小鯊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456852J/2017885
列印日期:2021/02/27
治水無方,水漫台灣誰之過?
2008/07/20 09:11:15
卡玫基颱風的雨量超乎預期,為中南部帶來巨大的災情,民眾財產與農民的損失難以估計。而對馬政府來說,此次的災情無疑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為其執政無能再添一筆,人民的不滿和忿怒是可以想見的。

對此,馬英九總統說了重話,「氣象預報雨量減少,結果雨量卻出乎意料,需要檢討。」行政院長劉兆玄也表示,「氣象局低估、誤差比較大。」

所謂「天威難測」。氣象局要測「天上風雲」,又要測「上級臉色」。還得整天提心吊膽,生怕給拿去「祭旗」,當成執政無能的代罪羔羊。這不?總統一句重話壓下來,氣象局能不被刮得東倒西歪、嚇得面如土色嗎?

面對各界的指責,想來氣象局除了感到委屈之外,恐怕也覺得非常無奈。委屈的是預報準,沒人鼓掌;預報不準,有人罵。無奈的是自己不姓「馬」,所以要吃點「虧」,扛責受過有份,推責卸任無門。要怪,也只能怪氣象局長辛江霖,姓「辛」代表「辛苦」,這下子可真是虧大了。

話說回來,治水本來就是一篇很難做好的文章,更是一門學問。在朝野互噴口水、推卸責任,質疑八百億乃至於一千億的治水預算花到哪裡去的同時,鮮少有人就問題的根本來做探討。

治水,古代尚有設治河總督,專職治河,統籌相關事宜。可台灣在「凍省」後,治水淪為中央出錢,交由地方政府執行。也因此形成了「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的狀況,缺乏統籌規劃的治水模式,成效幾近於零。更甚者,因為缺乏監督的關係,治水預算進一步淪為地方政府綁樁的工具,官商勾結分食民脂民膏的事層出不窮。如此治水,莫說是八百億、一千億,哪怕是九萬兆發下去,也得給水沖走,然後台灣依舊年年淹水!

再者,治水向來「功慢而謗速」,也就是說,消耗大而見效遲、功勞小而毀謗快。當初省府因應地方政府要求編列治水預算時,曾就整體評估,將地方政府的計劃擴大,做更完整的規劃,而編列更多的預算。此利國利民之舉,竟導致省長宋楚瑜遭受「要五毛給一塊」的抹黑言論攻擊。而後更因凍省之故,政府治水成效一年不如一年,此乃可想而知之事。

試想,倘若當年不凍省,由行政效率第一的「省府團隊」統籌,大至國土重劃,小至協調、幫助地方政府,推動執行治水計劃。十年下來,今天台灣會是什麼樣的局面?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馬政府既然「大方」地「概括承受」了前朝的爛攤子,何妨更勇敢一點?面對「前前朝」所犯下的錯誤,承擔起國民黨造成台灣這十年之苦的罪責,給台灣人民一個交待。宣稱「完全執政」的馬政府和國民黨,不至於做不到吧!WOW,台灣復省,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