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鯊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J456852J/130467309
列印日期:2020/01/20
為什麼2020大選第三勢力high不起來?
2019/10/30 20:36:49


2020百花齊放,國政聯盟、民眾黨、一邊一國、維新黨、郭家班(非政黨來亂的,濫竽充數、聊備一格)…等新進小黨,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頭,但都「雷聲大、雨點小」,聲勢總做不起來,卻是為何?答案是:『金庸沒讀好』。


先帶大家看一則新聞,再細說分明:


第三勢力 聲音大力量小


從民眾黨、維新黨、一邊一國、國政聯盟,到所謂的郭家軍,2020的台灣政治,彷彿復刻了解嚴前後的眾聲喧嘩年代。只是,對比當時頭角崢嶸、生命旺盛的民主運動,此刻的第三勢力卻都陷入「聲音很大、力量很小」的困境。


厭惡藍綠,幾乎已成台灣最大共識。矛盾的是,即使如此,每當選舉到來,多數人也只能二擇一;且思考模式往往還落入「因為很討厭某位候選人,所以投給他的對手」的偏鋒,因此,選舉未必能發揮優勝劣汰的功能。


因此,眼見新政黨大量冒出,按理說人民是會寄予厚望。只是,何以走到現在,即使是有柯文哲加持的民眾黨,都陷入欲振乏力的泡沫危機?其原因,除了選民根深蒂固的政黨傾向外,這群第三勢力並未找到獨樹一格的市場優勢。


不可否認,由蘇煥智號召的維新黨,理念與政策論述是相對具體且有理想性。只是,除此之外,以聲量相對高的民眾黨為例,8月成立迄今,這個黨幾乎是把「醋酸」當養分,每天不是痛罵蔡政府,就是狠酸國民黨,但自己到底有何福國利民的能耐與政策論述,都僅停留口號階段。


又譬如郭家軍,除了整天發言對昔日藍軍同袍冷嘲熱諷,試問又有提出哪些比國、民兩黨更了不起的具體主張?


大抵而言,多數第三勢力,表面都高喊跳脫藍綠,實際卻仍跳脫不了傳統惡鬥模式。所以,2020看似群雄並起,但新政黨若仍繼續當個醋罈子,只求噴口水搏版面,卻無意創造市場差異化,別說能否威脅藍綠,這場春秋大夢注定將來得快、去得更快。


【中國時報/朱真楷】2019/10/30


筆者茲就以上報導所說的「市場差異化」和「厭惡藍綠,但票投兩大黨的矛盾」之疑問,作一些補充說明及分析。如下:


為什麼新政黨和所謂的「第三勢力」,在2020大選中欲振乏力?始終無法有效地創造選舉市場「差異化」?


報導所說的新政黨缺乏「具體主張」和「政策論述」固然是原因之一。


但更重要的是,本次大選「第三勢力之魂」、或者說是「精神」,早已經「名花有主」,並且悄悄地深植在「某人」身上了!


是以,國政聯盟、民眾黨、一邊一國、維新黨、郭家班(非政黨來亂的,濫竽充數、聊備一格)…等標榜「第三勢力」的新進小黨,無法有效地創造2020選舉市場的「差異化」。


也所以,「厭惡藍綠」,但票最後還是要投兩大黨,這非僅是「西瓜偎大邊」效應而已。


那麼,第三勢力的「魂魄」和「精神」,究竟深植在誰身上?


答案是:『韓國瑜』!


選舉時端出的政策,一般選民會仔細看和深入研究的不多,第三勢力拿的其實是不滿藍、綠兩大黨的「賭爛」票。再者,政策再好,也得有「實力」和「能力」實現,是不是?


由於蔡英文執政的失敗(最最重要,是民進黨在北農對韓國瑜的迫害,引起同樣受害的選民共鳴,國民黨其他人不能替代),韓國瑜拿到了「討厭民進黨」的選票;又因為國民黨權貴拱郭台銘亂入初選的緣故,所以韓國瑜再拿到了「討厭國民黨」的選票!


以上,討厭藍、綠兩大黨的「賭爛票」全被韓國瑜給包辦了,「第三勢力」還能夠有空間嗎?


結論,韓總國瑜,本就為『非典型』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再加上國民黨權貴郭台銘亂政,使得韓國瑜成為披著國民黨袍的「第三勢力」,也就是說,韓國瑜早在「不知不覺」中,將自己和國民黨給「差異化」了!而這也是韓國瑜大於國民黨的真正原因。


那文章開頭所說的『金庸沒讀好』,又是怎麼一回事?


還不就是某些媒體啊、郭粉啊…,初選時,要不說柯文哲是練吸星大法的、要不就鬼扯甚麼韓氏吸星大法…云云。


殊不知,以本次2020大選而言,韓國瑜練的是正宗的北冥神功(吸功不傷己身)、柯文哲練的是吸星大法(吸功少化功多傷己身)、郭台銘練的是化功大法(吸不到功專損人)。


以上,就是2020大選,第三勢力high不起來的事實與真相,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