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麗風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uChen/7510092
列印日期:2021/04/14
祈求與感恩
2013/04/18 10:46:03
	

祈求與感恩




大概是一年多以前吧﹐大學同班的一位僑生﹐從馬來西亞攜帶太太和女兒到台灣一
遊﹐一些同學藉此機會在台北餐聚。此事結束後﹐同學間傳送餐聚時所拍的一些照
片。接著有同學建議在臉書上作生活信息和情感的交流。最後更進一步的組織同學
們做定時的旅遊聚會和同樂。

第一次的旅遊聚會是到澎湖去。參訪的景點與活動的安排﹐就由故鄉在澎湖的阿地
負責籌劃。那次同學的旅遊同樂非常的成功圓滿﹐好多位是夫妻檔﹐攜手在海灘漫
步﹐在餐廳裡舉杯齊眉。漂亮的照片一張張的傳來。同學間以及夫妻間的親密與歡
樂﹐那些美好﹐只看得滯留於異域番邦的我好生羨慕。到了這個年紀﹐同學間的情
誼似乎更醇厚、自然和溫馨了。

今年五月初的旅遊聚會﹐原來的計劃是要到東部的太魯閣以及海岸地區歡聚、暢遊﹐
由住在東部的阿業負責安排籌劃。沒想到阿業病了﹐同學們五月到東部﹐除了遊覽
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變為去探訪阿業。

阿慧出國旅遊了兩個多星期回到台灣﹐心細的她﹐在臉書上沒有看到阿業的蹤影﹐
於是打電話給阿業﹐才知道他生病了。最近幾個月﹐我的工作忙得一塌糊塗﹐不但
壓力大﹐而且因為整天盯著電腦螢幕﹐眼睛疲憊不堪﹐所以下班回到家﹐我儘可能
不用電腦﹐不上網﹐而改為聆聽有聲書﹐好讓眼睛獲得一點休息﹐因此沒有留意到
阿業近日沒在臉書上出現的事實。

阿慧傳來簡訊告訴我阿業生病這個消息﹐讓我深感震驚。我隨即寫了一個簡訊給阿
業﹐問候他﹐也請他保持開朗﹐堅強面對磨難﹐務必打敗病魔。他也很快的回覆說﹐
他會堅強和開朗的面對。

在大學時代﹐阿業跟我不算很熟﹐只知道他比我大一歲﹐是從新竹搬到台北的客家
人。另外他在大三或是大四時﹐跟外文系的女孩談戀愛﹐也是全班皆知的大事。可
能是我們興趣不太相同﹐所以很少玩在一起﹐因此我對他也可說是了解不多。自去
年一些同學在台北聚餐﹐以及阿慧主張同學們在臉書上互動﹐我才跟阿業再次連上
了線。

我在臉書上的首頁﹐是張在雨霧迷濛中﹐憑欄而坐喝咖啡的照片。我意外的收到阿
業針對那張照片的回應。他問:「若有所思...又看到什麼想到什麼了?」在那張照
片中﹐我左手憑依著粗糙的原木欄杆﹐坐在中間有數朵紫紅花朵﹐由茂密綠葉所襯
托的盆栽的木板咖啡桌旁﹐我略微仰頭﹐望著遠方﹐嘴角微揚﹐似笑非笑﹐背後是
幾棵在雨霧中朦朧的綠樹。我看著阿業的問話﹐不覺莞爾。我回覆說:「想起了那
個雨霧迷濛﹐蟬聲漸歇的夏日午後林畔。」

我不是一個多話的人﹐沒有在臉書上跟人 socialize 的習慣﹐不知在臉書上要
說些什麼才好﹐所以便在臉書上貼上了我部落格心情日記的連結﹐跟同學們分享。
阿業不但閱讀了每篇我所貼出的文章﹐而且時常是第一位勾選喜歡文章﹐並且還不
忘寫下回應或是鼓勵字句的人。在大學時代兩人的生活沒有什麼交集﹐沒想到四十
年後﹐竟然在臉書上有了一些交會。

在寫了簡訊給阿業之後﹐我的心﹐還是牽掛著。大家同學一場﹐我對他的家庭和生
活竟然是一無所知﹐例如說﹐他家裡有幾個小孩?有孫兒女了沒有?退休了沒有?
我越想﹐越覺得我應該打個越洋電話給他。可是﹐我手邊並沒有他的電話號碼﹐也
沒有他的電子信箱。要怎麼辦呢?我左思右想﹐隱約記得同學 Kurt 曾經整理出一
些同學的通訊錄﹐裡頭應該有電話號碼。於是我連夜搜尋我那已經累積數千上萬封
信的電子信箱﹐希望能找到附有同學通訊錄的電子郵件。費了一番功夫﹐總算找到
了。上面列著阿業家有兩個電話號碼。

我迫不及待的撥出了第一個號碼﹐結果是個空號。會不會時日已久﹐地址和電話都
變更了?我突然不太有信心起來。遲疑了好一陣子﹐我再試撥第二個號碼。等了一
會兒﹐是一個女士接的電話﹐聽那聲音﹐像是年輕的小姐。她說:「請問你找誰?」
我又遲疑了一下才說:「請阿業聽電話好嗎?」她問清楚我是誰之後﹐叫我稍候。

阿業終於跟我通上話了。他的聲調是開朗自然的。聽到他這樣的聲調﹐我知道他面
對病魔的態度是正面而積極的﹐所以我稍微放心一點。我們談了一些和家庭有關的
事情﹐例如說﹐我問他有幾個小孩?男孩或是女孩?退休了沒有?

我問他是如何發現得病的?他說先是胸部感覺不適﹐後來那種不適已經影響日常生
活的作息了﹐方決定到大醫院檢查﹐這才發現是癌症﹐而且過了可以動手術的時機﹐
所以目前是用鏢靶治療﹐接著要用化療了。

「起初我也會有那種『為什麼會是我?』的怨嘆﹐」阿業說:「漸漸的﹐我心情平
靜下來﹐也能接受這個事實了。在人生的道路上﹐會遭遇些什麼﹐誰也沒法預料。
死亡﹐是每個人都必須面對的一件事﹐唯一的差別只是早些面對或是晚些面對而已。」

「小孩都已經成長獨立﹐也有了孫兒﹐責任義務都盡了﹐因為在台灣五十五歲就可
以退休﹐到了今年的四月二日﹐我就退休十年了﹐也享有過悠閑的時光﹐其實心裡
也沒有什麼遺憾的了……」老同學終究是老同學﹐阿業很平和的談著他的病﹐他的
感受和想法。

我們談到樂觀開朗可以戰勝癌症的故事與理論。我提到一些我所讀到的﹐無藥而癒﹐
戰勝癌症的文章與故事。例如一對英國老夫婦都得了癌症﹐醫生診斷﹐說他們只剩
下半年的壽命﹐他們想﹐既然如此﹐任何積蓄若留下來也毫無意義了﹐所以他們就
把所有的積蓄五萬英鎊領出來﹐找了一家旅行社﹐要簽約給旅行社﹐唯一的條件是
讓他們隨團隨意旅遊﹐直到他們去世。旅行社想﹐癌症患者體衰病弱﹐而且只剩半
年壽命﹐怎麼遊玩也花不完那些錢﹐所以就同意了。老夫婦遊山玩水﹐欣賞世上的
大自然美景﹐不但心情歡愉﹐也忘了他們的病痛。在遊山玩水中﹐半年過去了﹐一
年過去了﹐他們不但沒有死亡﹐反而是﹐到醫院回診﹐醫生發現他們的身上已經沒
有癌細胞的蹤影。老夫婦到處遊玩﹐最後都不好意思讓旅行社繼續虧損下去而主動
跟旅行社解了約。在科學研究所得的結果是﹐癌細胞嗜好酸性和缺氧的環境。如果
身體的細胞充滿了氧氣﹐是飽滿而充滿活力的﹐身體也是中性或是微鹼性的。在這
樣的體質裡﹐癌細胞是不能生存的。至於要如何使自己的體質保持微鹼性以及細胞
裡飽滿而有充份的氧氣呢?最簡單的方法是:適當的運動﹐開懷大笑﹐親情、友情
和愛情的關懷擁抱﹐本身樂觀積極的正面思維……

我說的這些﹐阿業都知道。他說他會開朗積極的去面對。「現在每晚睡前﹐我都會
祈求上帝讓我好眠﹐有個安穩的夜晚﹐」阿業說:「每天早上醒來﹐我都感謝上帝
賜給了一個平和安寧的夜晚。面對朝陽﹐一切充滿美好和希望﹐我還是對上帝祈求
一個平安的白天。白天過去了﹐在就寢前﹐我依舊祈求上帝賜給我一個平和安寧的
夜晚。」

阿業說:「每天﹐我都是在祈求和感恩中度過。平安度過一天﹐就是多獲得了一天。
我現在的生活﹐是以天為單位的……」

阿業不但心胸開朗﹐而且話語充滿睿智﹐聽了我既感動又不捨。

事實上﹐我想每個人過日子﹐都應該珍惜擁有的每一天的。我們都應該對每天的能
夠平安度過而充滿感激之情;我們在就寢之前﹐也應該祈求能夠獲得安寧平和的夜
晚﹐以迎接明天這個未來。

跟阿業在電話談了好一陣子﹐我們才互道保重。


(2013-04-17)
【後記】

阿業以積極開朗的態度面對病魔﹐是我們生活態度的好榜樣。我祈求他每夜都能平安
入睡﹐每天早晨也能以歡愉的心情﹐迎接充滿希望與光明的白天。



Holst - Jupiter, The Bringer of Jol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