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yang 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Eduyang/24734149
列印日期:2021/01/26
我的學生 Nathalie
2015/06/20 14:53:24

芭姐我退休己經五年整了, 曾在聖荷西 Los Arboles 小學任教二十五年弟子無數但學生分散於天涯海角鮮少聯洛, 說也奇怪有一天在 Facebook message 板同時收到兩個不同年齡的學生來信, 那天真的把我樂壞了!


十八歲的 Vicky 說她要帶媽媽來拜訪我順便告訴我她要上什麼大學, 記得以前這位胖媽媽在教室門外等女兒下課, 手上常捧著兩杯奶茶, 一杯給她寶貝另一杯當然是給 teacher 在下我.


另一封 Facebook 留言是墨裔女孩 Nathalie 要我參加她十四歲的生日邀請信, 當天芭姐立馬回信: 一封歡迎娘倆來寒舍另一封說生日宴老師我一定到.


誰知 Nathalie 生日前幾天兒子下詔書說將會出差回我北加州兩天, 因為少爺需要用我的車子芭姐只好趕緊給 Nathalie 寄了張生日卡片內附小支票一張當做"不克參加"的通知.


過了一星期我正好回母校代課, 因為下課很早我決定去看看 Nathalie 的媽媽, (因曾也教過她大兒子所以認識她), 果然她在巷口見到我時高興的很, 當芭姐踏進她的小公寓客廳驚見一個大胖女側躺在沙發上, 當時我以為是她來自墨西哥的親戚, 家常開始聊到 Nathalie 好不好之類的話誰知她指了指沙發上的女人.


"什麼? 她就是我的學生 Nathalie?"


" Why didn't you go to school today?" 我直覺的問她.


Nathalie 媽給我使了個眼神說到廚房說話, 原來 Nathalie 病了得了腦癌, 而且我這位好學生己經輟學兩年了也就是說她只上了幾個月的初中, 當時的我心疼極了笨嘴真不知該說什麼話好, 幸好 Nathalie 的哥哥也在家 (大學放暑假了) 跑下樓摟著我拍了張合照, 臨走時 Nathalie 也勉為其難起身跟為師的我留了個影(全在她媽媽手機裡).


一路上我的驚嚇及難過久久不能平復, 從此芭姐只能天天用力地替她禱告.


過了幾天我又回毌校代課, 一進辦公室䕶士就告訴我 Nathalie 快不行了而且學校第二天準備要替她籌款, 她的小弟因為還在夲校上學所以 Nathalie 媽媽偶會在辦公室用西班話跟同仁哭述, 沒想到我這個窮學區家長竟給他們籌出一千元, 那是小朋友坐在 cafeteria 地上看電影買汽水糖果 dip 等籌成的一點一滴"社區愛款" 真是令我感動.


當天回到家我找到了一張很合宜的慰問卡內附支票一張送給 Nathalie 母女, 如今學校己放暑假了但我還沒有她們的半點音訊, 啊! 慈悲憐憫的天父請祢救助我苦難的學生吧!





Nathelie 最終還是被主接走了, 今夜(2016 夏) 重讀此文特將她的最後一張照片放出以致紀念我這位好學生. 



(全文完)


下面幾張是我前天回母校參加代課幼稚園那班的畢業典禮,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不曾退休不曾離開我工作的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