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普士純文字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DrComposting/5815665
列印日期:2020/01/20
賭盤與賄選
2011/11/06 06:33:46

中華民國臺灣的總統大選有地下賭局,是公開的秘密。傳說中賭局的總金額,從數億到百多億圓;甚至,很多人相信,影響 2004 年總統大選的槍擊案,都與地下賭局有關。


長久以來,司法與選務單位對於選舉的地下賭盤,一直是採取睜隻眼閉隻眼的態度。大部份的選民,打聽一下都可以找到「組頭」;尤有甚者,在臺灣,名嘴們選舉前幾天在電視上討論民調是違規的,卻可公開的討論非法的賭局。


以本次總統大選為例,根據目前民調,坊間的賭盤多認為現任的馬英九總統會小勝民進黨的蔡英文主席 20 到 100 萬票。為了證明賭盤可以成功的影響投票行為與選舉結果,筆者特別針對 2012 中華民國的總統大選與三組後選人,設計出以下三種可以改變大選結果的「虛擬賭盤」: 


假設狀況一、助馬英九當選的賭盤:馬與蔡平盤。


目前的民調是馬英九小勝蔡英文。所以,若是有平盤的賭局,就純賭客而言,為了賺錢,當然會押「平盤馬勝選」。組頭若是準備了百億新臺幣,每注平均一萬圓,那麼,總共就可以接到近 100 萬個押馬英九勝選的賭注。這 100 萬個賭注,就是 100 萬個要馬英九勝選才能兌現、平均價值一萬圓的「鐵票」。百萬投注的莊家難做,但是找 300 個組頭,每個組頭收 3000 個下注就不難了。這個賭盤,如果由國民黨的樁腳分散在中南部民進黨的票倉開出,將會直接影響深綠選民的投票意願,效果會更大。


假設狀況二、助蔡英文當選的賭盤:蔡輸馬 200 萬票。


目前的民調趨勢是蔡英文小輸馬英九。所以,若是有蔡大輸 200 萬票的賭盤,大部份的賭客當然會押「蔡輸不到 200 萬票」,並為了贏得賭注,把票投給候選人蔡英文。同樣的, 100 億新臺幣每注平均一萬圓,就可以影響到 100 萬選票,如果賭盤是開在國民黨的鐵票區,改變深藍選民的投票行為,效果會更好。 


假設狀況三、攪局的賭盤:宋楚瑜總得票數超過五萬票。


宋楚瑜先生的民調目前在三組後選人中雖然殿後,但是大眾普遍認為,若宋堅持參選到底,應該至少有 10 到 20 萬票的實力。所以,若有莊家願意以一對一賠率開出「宋總得票數超過 5 萬」的賭盤,很明顯的,絕大多數的賭客會押宋的總得票數超過五萬。舉例,50 億圓平均每注一萬的總賭注就是 50 萬票。如果這賭盤開在深藍的票區,就會影響馬英九的選票;反之,若是賭盤開在深綠的票區,就會拉低蔡英文的得票數。


由以上三個假設的賭盤,我們就可以知道莊家是完全可以藉由「不以賺錢為目的的賭盤」來操縱選舉結果的。以中華民國總統可以掌握運用的資源而言,運用百億新臺幣來左右選舉結果,並非不可能(F-16 戰機的升級案就超過千億臺幣)。更何況,在選情緊繃時,幾十萬票甚至幾萬票就可以左右選情。 


在臺灣,民間與媒體喜歡把選舉的賭盤與運動球賽的賭盤相提並論,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因為,觀眾賭球賽最大的前提,就是不能用任何方式操縱球賽的結果。而具有投票資格、可以用選票來影響選舉結果的公民直接參與選舉賭博,等於就是球員與教練直接參與球賽的賭盤。用金錢做獎勵來影響投票的行為,就是標準的賄選。因此,筆者在此呼籲,與各種大小選舉有關的賭盤,社會大眾與治安執法單位實在不該僅以「賭博罪」輕看之;因為這種賭博的本質就是球員賭球賽,以金錢操縱選舉結果。更糟的是,有心的莊家,可以簡單的用讓票的方式來買票。


如果我們不認真的面對與取締重罰與選舉有關的地下賭博活動,就等於是間接的容忍變相的賄選。不認真對付賄選的國家,就算不上是真正的民主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