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3242 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MC3242/132503115
列印日期:2021/01/20
幾個關於疫期的科學釋疑
2020/04/15 11:39:19

最近在台灣大大小小的媒體上,由於台灣防疫的成功,台灣人似乎是找到了許久沒有的光榮感,因此媒體上自信滿滿的言論比比皆是,甚至出征到國外去,也讓人見識到民氣力量之沛然不可擋。但是就我而言,一次成功的疫情防治如果夠喚起國民的榮譽感和使命感,固然是好事,但是我在整個過程中,我卻看到了隱憂,因為有許多的結果和概念,根本沒有經過足夠的科學驗證和事實邏輯檢驗,這種沒有堅實基礎的知識,如果加上台灣人的榮譽感,我個人認為是很有問題和可怕的,因為無知的的自負是獨裁政權的引路磚啊!


所以我想就目前許多人討論的議題做一番科學的說明和論證,也希望大家如果有不同意見能夠一起討論,但事先聲明一點,非理性和用污辱性字眼的言論,本人一概不予理會,因為沒有必要跟豬打架。


首先我想先討論一下戴口罩的概念,口罩在台灣似乎已經變成一種神器,台灣也頗為自豪,但是我們先討論一個觀點,為什麼歐美國家以往都一直強調除非有症狀,否則不需要戴口罩的邏輯。這是因為以往的疾病通常都是在發病後才有感染力,理由很簡單,因為通常發病就代表有足夠數量的病毒了所以可以感染給別人,因此公共衛生專家都會認為與其大家都戴口罩造成恐慌和不衛生的隱憂,倒不如只要讓有症狀的人帶來的有道哩,以往的歷史資訊也證明如此是有效的措施。所以歐美人士極少會戴上口罩,因為口罩是生病才戴,是為了怕傳染給別人。但是台灣人的心理是不一樣的邏輯,因為我們把口罩不只當作一種隔離設備,而是當成一種主動的防護措施,因此舉凡有空汙或是流行病時,許多人是把口罩當作主動防護的工具,這似乎變成台灣人的習慣,我記得好像還有日本電視台把台灣人戴口罩當作一種特別的風俗介紹過。只是此次新冠肺炎如此奇怪,許多人是無症狀感染者,甚至有時候在感染初期還沒有發病就有傳染力,所以這時歐美公共專家的邏輯就顯得有些過時了,因為等到有症狀在戴口罩都為時已晚,因為早就已經感染開來了!這也為什麼此次台灣人防疫如此成功,因為我們國民早就比政府還提前部署,大家還記得法鼓山事件中,馬前總統對於蔡總統沒有戴口罩一事提出異議時,不是還被總統府黃姓發言人酸了一把,蘇院長也說一般情形下無須戴口罩,但是大家如果不健忘,那時大部分台灣人就已經該使戴上口罩外出了,雖然台灣人民的作為並不按照一般公共衛生學者的建議行事,但是在此次新冠肺炎的防疫上,台灣人的習慣卻是誤打誤撞矇對了而且展現了超強的保護力!因為我們的作為讓無症狀傳染者的感染途徑被打破,所以這也是台灣為什麼沒有爆發社區感染的原因之一。有時候很多事還真的沒法說了!


還有就是口罩消毒一事,老實說我並不建議用電鍋消毒,一是消毒程序的操作有風險,一般人士做和專業人士操作是不一樣的,否則網路就不會有那麼多失敗的例子,簡單舉幾個變數,電鍋的加熱溫度是否每家廠牌都一樣?電鍋經過長年使用後會不會有溫度誤差?口罩離電鍋底部高度和電鍋容器大小是否會影響效果?時間的設定該如何處理?。二來是實驗結果的全面性,口罩是高分子的製品且當初設計就是一次性,任何加熱行為都會對高分子產品有影響,所以高分子材料無法全面回收就是這個道理,這種風險性真的不低,我們有必要冒險嗎?舉一個例子大家可參考一下,很多專家都建議瓶裝水的容器千萬不要重複使用,沒有加熱都不建議再次使用,我們真的放心加熱過後的口罩嗎?


第二我要跟大家談談檢測模式的概念,事實上要確認是否感染並不是像小說寫的這麼簡單,否則就不會需要隔離了!實際上檢測方式分成三種,一是所謂RT-PCR,另外兩種是抗原和抗體快篩。RT-PCR是最準的方式,也就是所謂核酸測試,但是耗時很久,基本上至少要好幾個小時,所以不容易全面檢測。而所謂的抗原測試和抗體測試則是分別檢驗新冠病毒的表面抗原和人體的抗體反應,所以分別代表的是新冠肺炎病毒在人體的濃度和人體感染後免疫系統產生抗原的濃度,通常一般而言是抗原檢測是確認痊癒的病人身上是不是還有病毒殘餘以作為出院的標準,而抗體檢測是作為是否染病的依據。而快篩試劑的原理就和驗孕棒一樣,並沒有甚麼特殊的,特殊的地方在於找到有要檢測物質特徵性的檢驗區段。但是這兩種方法都有極大的不准度,簡單的來說,如果病毒剛剛感染你,你的免疫系統尚未反應,那抗體數量就會因為太少而偵測不出來而呈現陰性,但是等過了兩天,免疫系統發功了,檢測結果就是陽性了!因此所謂試劑不准的問題是基礎原理的問題,這也是陳時中部長一直說普篩會有假性反應的問題,但是許多人不知這其中奧妙,徒然訕笑別人試劑品質問題,殊不知這種假性反性存在於所有快篩試劑中,如果再加上原本就存在的試劑品質和系統不准度,快篩的目的通常只是在找出患病者,而不是告訴你沒有問題。如果大家對這種準確度有想更進一步了解,也請大家先去理解一樣貝式機率學。在這裡我就想對於人性說一句話,當初第一班武漢包機時,台灣民眾對於中國竟然硬塞了一個確診患者上機而憤慨不已,所有陰謀論都出來了!甚麼大陸想拖垮台灣醫療系統啦!但是大家冷靜想想,大陸這樣做有甚麼好處?大陸在政治上的確台灣盡其所能打壓,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大陸也企圖用軟性方法收買台灣人心,不然就不會有一大堆所謂惠台政策,所以我真的不理解他硬塞一個確診病患的政治目的。如果用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反倒認為這是因為檢測方式的差異所造成的問題,因為中國應該不會傻到做這種吃力不討的蠢事。


三是消毒的問題,首先一定說明每一種病毒有不同特徵,此次我們建議用75%酒精是因為新冠肺炎的外鞘有蛋白質,利用酒精可以將蛋白質變性的道理將新冠病毒殺死(用殺死這種字眼是有些問題,因為病毒根本沒有生死的問題),但是用其他強氧化劑也可以有同樣效果(如漂白水,次氯酸水),只是我真心建議大家,與其事後消毒,還不如養成良好習慣,不要亂碰觸,不要摸臉尤其是揉眼睛,以免將病毒從環境經由手帶入體內,當然勤洗手也很重要,但是根據以往的資料,正確的洗手方法比清潔劑本身更重要,網路上有許多教學,我建議大家要跟這做。


四是對於新藥和疫苗的期望過於樂觀,老實說對於細菌,醫生有許多工具可以殺死細菌,但是對於病毒,醫生有的工具極少,所以一般只能給予症狀支持治療,你還要靠自身免疫統打敗病毒。少數對病毒有效的藥都是只能中斷病毒複製的程序,更重的是我們不知道藥有何副作用!而疫苗亦是如此,不是有了抗體就一定能擊敗病毒,大家記得浩鼎事件嗎?翁前院長的確使測試者產生乳癌抗體,但是抗體卻沒有療效,所以我們應該謹慎樂觀,因為不管是新藥或是疫苗,那都需要時間。


五是汙名化的問題,對於WHO和中國的不滿在台灣的基本上是到了臨界點,所以許多網軍甚至政府都用武漢肺炎來作為宣洩的管道,但是這種逞口舌之能的宣洩如了自嗨外,我看不出甚麼效果,只不過把我們自己的格調往下拉罷了!國際上早有共識,不要以地名國名或是群體來病名,因為這有汙名化的問題,這是正確的做法,不然愛滋病可能就會被稱為同性戀免疫不全症候群了!當然許多人會說,可是不是有西班牙流感,日本腦炎嗎?拜託,那是以前人的錯誤,難道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嗎?事實上西班牙流感第一例是出現在美國喔!你可以不爽中國,但是這種基本人性還是要有的,否則你如果處處和中國一樣,那我想請問一下,我們憑甚麼說中國!


第六點我相信很多人會有意見,但是我還是要說明,台灣人基本上是分不清楚防疫專家和醫生的區別,尤其是台灣深受日本影響,對於醫生有莫名其妙的崇拜心理,所以在此次疫情中,台灣人相信醫生多過防疫專家。但是這兩者到底有何區別呢?老實說防疫專家才應該是主角,因為整體防疫的專業知識並不是醫生的專長啊!醫生的專長是在疾病治療,防疫專家是對整體疫情傳遞模式的控制,這是學有專精的部分,不要混為一談,陳副總統和楊前署長都是防疫專家,但是他們應該都沒有醫生的執業執照,也就他們根本不能病人進行治療,而能治療病人的醫生,可能連統計學都沒學過,但是疫情控制是要靠統計學的!我不是在說醫生不好,只是想告訴大家正確的知識,正確的知識才是有效的。


 


最後許多台灣人在此次疫情中找回了國家尊嚴和自信,但是科學是以事實為依據,不是用自信和尊嚴可以證明的,我常常在想,既然大家盡量不要外出,為什麼就不會坐下來好好的看看書,多學習一下,而是成天在網路做一些價值判斷的論戰,甚至用污辱性和不雅字眼去訕笑別人,台灣現在固然成功,我們也希望全世界多關注台灣也希望台灣國際地位能夠提高,但是這種長遠的策略只靠一次防疫成功是遠遠做不到,因為疫情總會過去,而國際現實也會重新回來,那時候我們如何繼續面對呢?!不管如何,激情總是不可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