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弗麗的風華日記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EIFULI/9624379
列印日期:2017/11/24
愛的修復和維護
2013/06/29 12:32:31


情很好的兩兄弟,偶爾也有爭吵的時候;而當媽媽的我,在觀戰與協調當中,也獲致了一些領悟。


今晨,在聲喚兩兄弟下樓吃早餐時,他們正沈醉在書本文字精彩的故事中,因此,任我千呼萬喚,換來的總是「OK. 來了!」,卻不見人兒下樓的結果;我已經開始不悅了。這時,我突然警覺意識到,是那自童年習來的不良的溝通模式又出現來干擾著我了,以致我的話說出去了,卻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於是我立刻切換頻道、祭出法寶,說:「再給你們五分鐘。」


這「再五分鐘」的法寶,對家裡的大人小孩來說,都具神效,少有例外,但,如果他們的興致正夯、欲罷不能的時候,還是得再拖個另五分鐘。如果時間不緊迫,一般而言,我是會通融的。


五分鐘到了,哥哥在不情不願下樓的當時,也不忘體貼、但同時也懷著點兒要「拖弟弟一起下水」的心態地幫我喚著弟弟一起下樓。可弟弟就是不動。這時,本來就不太情願下樓的哥哥,開始想出氣了,他站在樓梯間,用不悅的口吻向在廚房裡的我投訴說:「弟弟不下來!」兄弟倆開始口語爭執,弟弟說他沒有不要下樓,哥哥說有;他們各自認為各自是對的。


因為當下我的期望是希望他們都儘快下樓,因此,並沒有刻意去審查誰是誰非,僅順著哥哥的話語,就對著樓上喊話說:「柏鈞,時間到咯!」


不料,我這舉動竟然觸及了弟弟「總是被命令」的「幼子情結」,他哇地一聲哭了出來,雙拳緊握,哽咽且幾近咆哮地吼說著:「又責備我了!你們總是責備我!」


看著聽著這一幕,為娘的我心疼了。孩子他具有榮譽感,所以,他不喜歡被責備,因為,責備對孩子來說,是對他自身價值的否定。


但是,那一刻,我並沒有要責備孩子的意思,是留在孩子心靈的一個小小的傷口被觸碰到了,孩子在對著我釋放出他希望被療癒的需求。


弟弟向來比較靈活調皮,這對喜歡懂得適度用調皮態度靈活應對人事的我來說,我喜歡弟弟這樣的個性,只要不踰矩、有分寸,我欣賞他的風趣靈活、包容他的調皮。因為,就我人生經驗的體悟,我認為, 一個人若先天具有彈性靈巧幽默風趣的個性去面對無常的人事變化 ,那麼,無疑地,具有這樣個性特質的人,他們不但懂得取悅他人,同時也懂得取悅自己,這樣的人,比較容易受人歡迎,同時也比較容易感到快樂。


但對個性一板一眼,相當「理工」規矩的孩子的爹來說,他就承受不了這樣靈活調皮的個性,因此,兄弟玩鬧時,只要哥哥舉牌抗議,弟弟總是那個被他爹罰站的人。


於是,抓著機會,我試著開始療癒小柏鈞心靈的傷口。


我抱著小柏鈞,拭去他臉頰上的淚痕,問他說:「剛剛你為何會覺得媽媽是在責備你?」


小柏鈞哽咽地回答著我說:「因為你聽哥哥的話,哥哥說我不下樓。」


我把小柏鈞抱得更緊、摸摸他的頭說:「媽媽沒有責備你的意思,哥哥也沒有;我們只是希望你快點下樓來吃早餐。」個性還有點兒拗的他,一時之間還是不領媽媽的情,他執意地說:「有!你有責備我。」


但他畢竟是敏感心軟的,他知道媽媽是真的沒有責備他, 他也感受到媽媽對他的疼惜,他不過是在「藉題發揮」,希望媽媽替他「主持公道」。


小柏鈞知道時機到了,於是, 他逮著機會,對著我「挖心掏肺」地道出了他對他爹的「舊恨」;他說:「爸爸總是責備我,他還處罰我,把我關在地下室罰站。」


我雖不滿意孩子的爹的教育方式,但在孩子面前,我還是試著讓孩子知道他爹是愛他的。於是,我告訴小柏鈞:「爸爸是為你好,他希望你懂事,他的出發點是因為愛你。」


小柏鈞似懂非懂地停止了哭泣與抱怨,開始享用他的早餐。


 我端著我的卡布其諾,挨到他的身邊,告訴我的小柏鈞:「媽咪喜歡快樂地跟你一起吃早餐。」


小柏鈞歡喜了,他開始歡喜地與我分享那本讓他不捨下樓吃早餐的書的內容。


哥哥呢?他對弟弟的哭鬧雖也感到不悅,但當他看到我開始試圖安撫弟弟時,也體貼地吃完他的早餐,再上樓繼續閱讀去了。


這時,我知道是提醒弟弟去修復與哥哥的關係的時候了。於是,我取出了四顆軟糖式綜合維他命(Gummy Vitamin),遞給弟弟,讓他吃了兩顆,而後告訴他:「帶兩顆上去給哥哥。」


弟弟礙於面子、有點兒遲疑,但他旋即明白了媽媽的用意,把維他命接過了手、往哥哥那兒走去。


孩子,媽媽所領悟的、也想讓你知道的正是,愛的修復和維護同等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