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聲飛羽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ndy1970/19495346
列印日期:2021/04/20
我的鄉愁
2014/12/05 11:27:47


  在家門前的老榕樹下,幾處昏鴉,小魚在淺底輕劃,


  老人在躺椅上剛剛躺下,風朝著老榕樹撲捲而來,呼嘯半倦的聲音;


  家鄉人有著南方海島特有的生活習性,節奏緩慢,說話也會夾帶著半倦的磁性。  


  從小幾乎就在海邊,看著那海洋沒有邊際,


  浩瀚縹緲,每次總期待父親帶我去海邊捕魚.....,


  眺望著無邊的海,心也跟著放牛去了。  


  海,讓我著迷,我的夢裏一直裝載著看海的期許;


  在夢裏,我一遍遍夢著在海邊觀看海潮的壯觀,光著腳ㄚ踩著金色的海灘,玩鬧著。  


  日子總是那麼快意地繼續著。  


  


  家鄉裡有著濃烈的親情厚誼,院子裏如果有人家燉雞,夜晚時,全院老少都能品味到雞湯的美味,


  那熟悉而半倦的聲音總會在風聲和觥籌交錯聲中響起。  


  那快意的生活總是與失落雙雙而棲。  


  


  成績單是孩子們最大的果實,成績好的孩子與家長總會在老榕樹下收穫別人的讚賞和期許!


  我曾一落千丈,每當有大人聚集時,失落的悶氣就會在我狹小的心裏慢慢地集聚;


  每每此時,我都會自然或是假裝產生倦意……  


  看著飛起的昏鴉,朝著血紅的夕陽撲扇著翅膀,慢慢的覓食,


  我心突然有些失落,多像我的父親,為了孩子默默的承受這一切,


  而我卻——瞧著滿是叉叉的試卷,我一遍遍的心裡懊悔。  


  耳畔邊又響起了那種半倦的呼喚聲,同時夾雜著焦急的情感,


  我知道是父母在老榕樹下等待未歸的孩子,佈滿風霜的臉,那一條條的皺紋,


  訴說著一個個辛勤的故事,訴說著長輩對兒子的期許,我再次淚眼婆娑……


  


  鄉裡人們羡慕的神情禁閉不了我思鄉的情緒,鄉愁就是在此時有意或是無意地被我想起。


  想忘掉,總有一種落寞來自心底,透出傻傻的稚氣;


  我知道,這其實是一種如潮般的思緒!  


  我想家,不只是害怕孤寂,每當聽到故鄉的點點滴滴,總是心中存著歡愉!


  父親偶爾也會來到台北,過著和台北人一樣的生活起居,在高樓裏每天數落著在城市生活的種種不如意。


  


  我知道,那是鄉愁。


  是那鄉愁被他有意或無意地想起,心裏不免生出了淡淡的恨意。  


  終於,接到鄰家大叔的電話,父親流出了清淺的淚滴,


  最感動的時刻是一種默契,一種來自被朋友的想起。


  那時他們才明白:鄰裡鄰外、鄉里鄉親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一種同樣的鄉音所編織的同樣感情。  


  在電話裏,聽到父執輩們在老榕樹下米酒加維士比、你語我言地嘰裏呱啦的聲音。


  


  我又想起他們以前那開懷暢飲的情境,我情不自禁的打開CD,聽到小哥清細的唱著:“...千里之外 你無聲黑白…”


  我才發現:雨比雲更加潮濕孤寂,我的心裏突然填滿了濃烈的憂鬱。  


  夜裏, 我坐在書桌窗前,看著照片裡的點點滴滴,才發現:任何偏執都會讓人失去。


  躺在床上輾轉反復,濃濃的思鄉情緒驅趕著睡意,那家鄉裡的故事盡呈眼底,


  總會被有意或無意時候被想起,變得柔軟而帶著厚重的期許。  


  不知家鄉可好,父母親長輩們過得如何。


  那鄉愁帶著濃濃的氣息被我在有意或無意時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