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樵臥處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68193c75/109000441
列印日期:2017/11/19
漁樵心事~筆
2017/11/10 06:01:55



    寫完一支水性簽字筆,心裡有一些眷眷不捨...... 一個月的朝夕相隨,三十元的代價換得萬千字的揮灑淋漓。順暢飽酣的墨水,在努、磔、點、挑之間,展現矯若驚龍的筆意,而那隻蓄勢待發的虯姣,總能在我靈光一現的倏忽之間攫住每一片吉光片羽,成了筆下琳瑯的詩篇。
    想起古人的墨池、筆塚、紙山、硯海,每一個字需要多少心血?花費多少代價? 而我憑著一支鈍筆,逕自在文城字池間一夫當關,無須悲笳聲動,已然難耐鄉關之情,終不免成為翰林的囚虜。然而當鍵盤成了字林攻戰的利器,筆--只能是虛張聲勢的旌旗,聊備一格了!
    終究我會再有一支新筆,但除了刷卡、畫押、簽到,只是一隻淺灘的困龍,如何騰躍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