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門口的歷史 港都基隆旳故事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3e08416f/100574855
列印日期:2020/10/01
康雍乾年間的雞籠-基隆媽的誕生
2017/04/14 19:48:19


歷史課本之外,基隆有自己的故事。


康熙(1683-1722)-神秘的百慕達
清帝國領台之初,雞籠對於台南府城而言是個偏僻地方、瘴癘之地,漢人移民尚未大批湧入,所以清初有所謂「雞籠積雪」的傳說,或是雞籠山下「舟至則沈」的神話。不過丸子貓覺得所謂「雞籠積雪」、「舟至則沈」之所以流傳,應該是當地人刻意不予說破。蓋清帝國承襲從荷蘭、鄭氏傳下來的管理制度,有所謂金雞貂三社(金包里社、大雞籠社、三貂社),「踰嶺渡雞籠,蟒甲風潮駛。周圍十餘里,其番稱姣美。風俗喜淳良,魚鹽資互市」,社有原住民「土目」和漢人「通事」,郁永河1697年到北投採硫,參與的番社包括了大雞籠社,郁永河也提及大雞籠社通事賴科前往後山之事,照常理應該有人知道「雞籠積雪」、「舟至則沈」說法不實,但相關人士保持沉默,丸子貓覺得可能是刻意不讓官府勢力介入當地生態,刻意保持雞籠的神祕。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雖然設立淡水營,雞籠也在其轄區(半年輪流分防),但因為淡水營兵力不足很難落實戍防。



神秘到了極點,有時也會兼具神聖性;基隆山成了「龍脈」與「祖山」。1696年刊行的《臺灣府志》「臺灣山形勢,自福省之五虎門蜿蜒渡海,東至大洋中起二山曰關同、曰白畎者,是臺灣諸山龍腦處也。隱伏波濤,穿海渡洋,至臺之雞籠山始結一腦。」1722年《臺海使槎錄》「雞籠山...乃郡治祖山也」。


讓雞籠山周邊神秘又神聖的原因,丸子貓判斷是煤!1724年刊行的《諸羅縣志》,「煤炭:灰黑,氣味如硝磺。可以代薪,焰甚烈;北方多用之。出雞籠八尺門諸山;傳荷蘭駐雞籠時,煉鐵器皆用此」。當地人藉由神話與傳說,避免外地人介入煤炭生產。


雍正(1722-1735)-水師來了
漢人開始入墾雞籠內港傳說是雍正年間的事,丸子貓雖尚未發現有明確文獻記載,但認為此一說法尚屬可信。雍正十一年(1733)淡水營升為都司營,增設一名把總分守雞籠,與傳說記載漳州人從八里來到基隆西岸或有相關。


乾隆(1735-1796)-基隆媽誕生
依據與基隆媽慶安宮相關的古文書,「(1805年以前)緣大雞籠海坡嶺腳及頭二重橋大沙灣內外獅球火號一帶海島,固大小船隻遭風停泊,在彼商民貿易無所棲止,遂挑石於海坡填砌,築蓋茅屋營生及搭寮廠捕魚。乃議建慶安宮內外兩廟,崇祀天上聖母,賴神光之庇祐,延僧住持」,推測基隆媽慶安宮應該是在乾隆年間建立的,「挑石於海坡填砌」(改變石硬港入海口的地貌)相當耗費人力,標誌著那時當地已經聚集不少的漢人移民。在獅球嶺另一頭,「八堵」出現在1770年的古文書,因為漢人蕭秉忠入墾,成為原住民業主的佃戶。「暖暖」至遲於1784年已完成開墾。


至於煤炭,陳培桂《淡水廳志》記載「雞籠山...實煤窖也。土人鑿售內地,為壅田用。開挖既甚,恐傷龍脈,乾隆間已立碑示禁,淹沒失考」。禁歸禁,看來挖煤的事從荷蘭時代以下一直有人在幹。


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台灣發生林爽文事件,牽連甚廣,北路也殺了淡水同知,但似乎未發展到雞籠。乾隆五十三年(西元1788年),來台平定林爽文事件的陝甘總督福康安,鑒於偷渡嚴重,遂奏請朝廷改弦易張:「至攜眷之例,屢開屢禁,至今未絕;總因內地生齒日繁,閩、粵人民皆渡海耕種謀食,居住日久,置有田產,不肯將其父母妻子,仍置原籍,搬取同來,亦屬人情之常。若一概禁絕,轉致私渡情弊。請嗣後安分良民,情願挈眷來臺灣者,由地方官查實給照,准其渡海,移咨臺灣地方官,將眷口編入民籍」。若輕佻的說,林爽文事件的影響,就是之前來台的是打光棍,之後的可以帶老婆。


實際上,林爽文事件之前也有攜家帶眷的。依據吳沙基金會的網路資料:「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已屆中年的吳沙攜妻帶子漂洋渡海去台灣,初居雞籠」。八斗子的杜家,相傳也是乾隆年間來台。


小結-你是什麼時後過來的?
相傳「唐山過台灣」是「三留、二死、五回頭」,客家有「渡台悲歌」,朱一貴事件時隨軍入台的藍鼎元曾做偷渡詩「累累何為者﹖西來偷渡人,瑯璫兼貫索,一隊一辛酸。嗟汝為饑軀,登岸禍及身,汝愚乃至斯,我欲目沾巾。哀哉此厲禁,犯者仍頻頻」。但是藍鼎元寫偷渡詩的時候(推測約為康熙末年),雞籠地區還沒有漢人移民。雞籠地區大批漢人入墾的時間較晚,丸子貓推測約落在1775年以後(古文書記載1805年慶安宮開始收取海坡店地的「地基銀」,往前推算30年),與傳說基隆慶安宮溯自乾隆四十五年相近。相較於台南府城,基隆地區的開發史截然不同,以台南人眼光編撰的中小學教科書往往忽略基隆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