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人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123chaplisifat/149746418
列印日期:2021/01/28
老歌考古
2020/08/28 13:22:16

早前不知版權為何物﹐很多流行一時的老歌﹐作曲人就隨便了。 所以高山青的作曲不寫阿里山風雲的導演張徹﹐只寫民族歌曲了事。


談一下台灣作曲家姚讚福


(載自:失傳的歌謠——《悲戀的酒杯》(苦酒滿杯)-- 作者傻大妹)

姚讚福與印象派後期的畫家梵谷頗為類似,兩人都是牧師出身,也都曾經在礦坑工作過, 為了對藝術的執著,到後來都晚景淒涼。 姚讚福出生於一九零八年,祖先渡台原落籍彰化,傳至父親姚再明,因曾從一位德藉傳教士學得眼科醫術,而北上懸壺,遷居台北錫口(今松山)。


姚再明民族意識強烈,不願子女受到「大和民族」教育的污染,在姚讚福十四歲那年,送他去廈門「英華學院」接受教育,畢業返台後,又命他進「台灣神學院」深造,姚讚福對音樂的狂熱即在此段期間培養,學成後,派到東部山區宣教。台語流行歌曲發韌期,他即離卸牧師神職,憑藉一手好琴藝,投效「 古倫美亞」唱片公司,他和鄧雨賢同事,寫曲外,並擔任訓練歌星工作。 他在「古倫美亞」期間,努力寫了幾首曲子,卻沒有人傳唱,甚不得志。幾經摸索,終於在跳槽進入「勝利唱片」 。


姚讚福在民國二十五年(西元一九三六年)和陳達儒合作作了兩首膾炙人口的歌謠《心酸酸》與《悲戀的酒杯》, 由於曲調哀怨至極,極具歌仔戲「哭調仔」的特色,因而有「新式哭調仔」的稱號。其實姚讚福的讚美式歌曲作得也很不錯,例如《戀愛列車》、《滿山春色》、《天清清》等,都是廣為流傳的歌謠,在台語流行歌壇佔了一席之地。 從樂曲所呈現的風格來看,姚讚福與蘇桐的作品要比鄧雨賢所作的曲子更富有「台灣味」,這或許是姚讚福與蘇桐兩人都是土生土長,未曾留學日本,受到東瀛曲調影響的緣故。


正值他的創作力正鼎盛的年代,台語歌曲被日本殖民政府禁唱;他眼見家鄉已無立足之地,乃恨走香港。 姚讚福憑著他的英文造詣,在香港總督府衛生課擔任事務長,不久和廣東籍馬志堅小姐結婚,大戰結束,夫婦兩人被遣返台。


他一度進八堵礦區工作,然而他卻耐不住對音樂的技癢,又再轉入歌壇討生活。光復後《悲戀的酒杯》被人改填成國語歌詞,易名為《苦酒滿杯》,風靡全台,但他卻未得絲毫好處。主唱者謝雷卻因此曲迅速走紅。


台語版的《悲戀的酒杯》自歌詞被重填後,逐漸為世人所遺忘,成為一首失傳的歌謠。 而姚讚福不但沒有享受到自己的創作,被改編成國語歌曲所帶來的名利,反而窮困到只能在台中的墳場附近搭建木屋居住,孩子也被迫寄放在孤兒院裡。為了兜售作品,從台中北上的車票,他都花不起,常常為了一點點微薄的生活費,從台中騎著借來的腳踏車到台北典賣自己的曲子,最後因為體力不支,氣喘病發而死在半途中。享年六十歲,死後一貧如洗,喪葬費用都發生了問題,後在國語流行歌星憶如、韓菁清等人樂捐下,才得下葬於淡水基督教書院墳地。


姚讚福的遭遇真是引人心酸酸的《苦酒滿杯》。


為何要談這台灣作曲家呢? 因為是從一廣東口水歌引起的﹔當年住學校宿舍時﹐常聽到香港的學長唱一廣東歌﹐後來在油管中找到﹐是一位專唱打油歌的馬來西亞歌手叫鄭錦昌﹐他唱的一首叫賭不如醉﹐和苦酒滿杯是同曲。 但原作者又是另一馬來亞的歌手叫上官流雲﹐年份比謝雷還早﹐所以曲應不是抄自台灣的苦酒滿杯﹐可能是姚讚福於居港時期傳出來的﹔ 唯此曲的作者部份亦只是寫古曲了事。



原來台灣在日治下﹐除了代養豬不能吃豬肉外﹐連台語歌都禁唱﹐今天的台人卻只會罵中共和香港沒人權﹐那日本人過去多年當他們像豬一樣管﹐他們今天卻視如恩人﹐只能欲罵卻無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