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妻温柔媽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021400/109002439
列印日期:2017/11/20
家長會
2017/11/11 01:33:20

有些生命中的片段,不管過了多久都記憶猶新,就像八年多以前的那次,改變了我人生順位(priority)的家長會......


那時,弟弟剛滿五歲,過了暑假就要上幼稚園。弟弟雖然還沒有上幼稚園,卻早已經開始了言語治療(speech therapy)的課程。一個下午,我和老公向公司請了假,匆忙趕到學校,只見會議室的長桌對面坐滿了人,有校長,幼稚園老師,言語治療師,以及兒童心理學家,大家都是為了弟弟的個案而來。我們在會議中被告知: 經過專業評估的結果,弟弟不但得持續上言語治療課,他的閱讀能力也低於本郡的平均......


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位同時也是姊姊的幼稚園老師,以嚴格出名的德國老太太搖頭對我說:


怎麼姊弟倆差這麼多!不要


家長會结束時,我心情異常沈重。"學習遲緩","學習障礙",這些字眼不停在我腦中盤旋。不久之後,在暑假開始之前,我向公司遞出辭呈,離開了主管的職位,也告别工作近二十年的職場。


而今天,是弟弟八年級第一季結束的家長會,因為學校時間上的限制,我只和弟弟的四位老師談到話,老師們談到弟弟時仍是搖頭,卻帶著微笑與讚歎.....


教研究科學的老師搖頭笑說:


弟弟的程度不是一般的高, 我希望弟弟能擔任小組的領導,分享他的知識。


教世界歷史的老師搖頭笑說: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一定要推薦弟弟九年級時上大學先修(AP)世界歷史課,弟弟的寫作和使用的字彙都比八年級學生的程度高很多,他一定熱愛閱讀。我看他的第一篇論文時我還以為他是抄的呢! 後來發現他每篇都是這樣!


教西班牙文的老師搖頭笑說:


我無法再给他更高的分數了! 弟弟的西班牙文甚至比許多父母是西裔的同學更棒,他還在學中文,而西班牙文是弟弟的第三種語文。


也曾是姊姊的英文老師搖頭笑說:


妳根本不用來! 弟弟,是一位"作家"(writer)! 妳知道,我不輕易給滿分的。我不知道妳對這對姊弟做了些什麼? 但是,不管妳做了什麼,持續下去! 他們未來可以成就任何他們想做的事!


我笑說:


我没做什麼! 我只是讓他們做自己喜歡的事! 


想到姊弟倆在學習的道路上不吝分享的相互扶持幫助,我感到很安慰!


而最讓我感到安慰的,並不是弟弟優異的成績,而是每位老師都覺得,有弟弟在班上是件很幸運的事,她們都說弟弟謙和有禮,熱愛學習的認真態度讓她們十分篤定的告訴我,弟弟未來的發展潛力無限! 


家長會結束後,我走向停車場,初冬的夕陽暖暖的,而我的鼻頭酸酸的......足感心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