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地瓜田裡的芋頭---22.為自己翻轉
2021/09/12 00:01
瀏覽222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我的幸運從專科開始。


    由於家裡的關係,我和同學混得特別凶。同學的爸媽就是我乾爹乾媽,混著混著,同學的神就成了我的神。我的好朋友有一對客家的屬靈父母,不管家裡、學校或是在打工遇到的問題,都可以拿去”交通”。混久了,他們也成了我的屬靈父母。

     

客家人正直、誠實,再加上信仰上人性美德的榜樣。對當時的我,是一種吸引。


    那時,常常和我的好姐妹,窩在人家家裡,拿著學校裡發生的大小事,和屬靈爸媽討論著。有時還忘了時間,直接在人家家裡蹭飯。


一次屬靈媽媽和我們聊得開心,留我們吃飯,但她看看家裡的冰箱,所剩不多,她也很坦白的說家裡要斷糧了。說那話的語氣, 就像聊著天氣一樣的平常, 一點也不像家裡要斷炊的樣子. 當下,我和同學有些驚訝,她仍喜樂的煮了一鍋麵疙瘩。


    看著我們一臉擔憂,她馬上補道, 從來不會憂慮明天。她的表情平淡,並沒有一絲絲為難,不一會兒,她發現我和同學的表情,馬上又說不應該讓我們擔心,感覺很抱歉。


    對於經濟經常拮据的我而言,非常能理解捉襟見肘的感受, 想到小時候為了五塊十塊,要跟家裡革命,眼前這人真的是名符其實的「窮開心」,她知道我的疑惑,卻笑得神祕。說這是基督徒的特質,全然的交託、一無罣慮、常常喜樂。


我實在不明白,一個人怎麼能不去憂慮明天。但這我第一次感受到,我們沒有血緣上的關係,卻有人願意這樣的付出,她教導也關愛,卻告訴我不是出於她自己


    不久後,我也從傳統信仰,改信了別人口中的外國神。從那一刻起,在我身上,有不斷的奇跡。大大小小,接連不斷。我總能遇到好人,也總能遇到好事。在神的家裡,神空降了一批家人,補足了在我家的不足。

  

    畢業後,舊眷村改建完成,我爸天真的想一家人應該可以住在一起了,他買了新的傢俱,也叫我媽和我回家來看。房子建得很漂亮,三房兩廳,最大的房間給我們三女兒,兒子一間,他們夫妻一間。他帶著我們看著”新房子”。我媽沉默的看著這間新房子,為了這間房子,這個家從完整到破碎。一時之間,五味雜陳。情感破碎後,還要怎麼在同一個屋簷下共處?她不知道。


    我媽看著我爸開心的臉,心想著:高興什麼?有什麼值得高興的,這些年,把老婆孩子罵得一無是處,為著這個空殼。


    我看完後,心情也是沈到谷底,在大宅院裡那種被忽視的感覺又來了,我尷尬的笑一笑,對小妹說:「妹,很漂亮,以後……我會常回來。」小妹臉色一變:「為什麼?為什麼不回來住?」


     我也臉色一沉:「因為…他並沒有打算讓我回來住。這是能力和責任的問題,他自己不自覺,我也不想多說。」我乾笑了一聲:「就這樣啦~。」我媽看著我走出去,也跟在後面。小弟有些不明白,甚至可以說是生氣,追上來問:「二姐!為什麼?」

我淡淡的跟他說:「你看看你的房間,再看看我們的房間,你就會明白為什麼。」心裡其實還是有一些不平,我不想再回過頭去,仰賴別人的施捨過日子了。

 

我弟說:「最大間的已經給妳們了。」

 

我指了指房裡三張床、二張書桌、二個書櫃說:「很抱歉,這很明白並不是給”我”的,而是給她們…」我看著弟弟的反應,突然覺得可悲又覺得好笑。這麼明白的狀況,難道還要我點破嗎?

 

「我不懂…」我弟說。

 

「一定要把話說得這麼白才懂嗎?」其實當下心裡很不是滋味。

 

「爸替妳買了床耶。」


「對!他買了床給我,但只有床。


「你有櫃子、你有書桌。


「妳…」


「我只有床!」我看著弟弟天真的臉,我知道他要失望了,但我心裡的不平快要衝出口,但我知道這一出口,一定又是一場大戰。我的神在我心裡,讓這些事在眼前發生,卻再也傷不了我。

 

我拍拍弟的肩:「明白了嗎?我只有一張床,而且是可以收進另一張床下的客床。我根本就是客人,我並不是要爭什麼,我要的他也給不起。只是一個作父親的,到底有沒有想過養一個孩子需要付出什麼,養四個孩子又需要怎麼分配他那少得可憐的資源。他沒有能力,也不覺得那是他的責任。他從來都沒有自覺他是四個孩子的爸。」

 

「妳可以跟他要啊!爸想要大家住在一起很久了耶!」我弟單純得可愛,即便老爸待他並不好,他和大姐一樣,逆來順受,但可惜,我不是,我做不到。我喜歡這個弟弟,但我不想再和老爸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這種被人忽視、不被尊重的感覺,我雖然很會應付,但我不想了,我累了。

 

「要住在一起,可以。」我用力吸了一口氣:「那我一定會為了爭取我自己的生活權益向家裡開戰,你覺得…我的炮口要對準誰呢?」我認真的看著弟弟。

 

我弟嚇到了,他知道我真的生氣了,但我並不是跟他生氣。

 

以前看過一個馴獸的影片,飼主把少得可憐的食物,丟給他所飼養的猛獸,讓牠們彼此爭奪,互相殘殺,然後挑出戰力最強的。不知為何,每每看他在分配他手邊的資源時,腦袋中就浮現這樣的畫面。只是,我不再弱小,我自己可以賺錢,我不需要靠他的施捨,也不必和兄弟姐妹爭得你死我活。我想徹底脫離被他擺佈的生活。

 

看到弟弟為難的臉,我知道他在思考:「哈哈哈,逗你的啦!我才不會傻到向家人開戰。天地之間大得很,不是嗎?」

 

    弟弟和妹妹再轉向我媽,等著她的答案。我媽搖搖頭:「我不能放著你二姐不管。」隨之,又再回到我和媽媽的家。

 

    我發現,這些年我變得獨立而且堅強,並且已經不會再因為他的不公平而掉眼淚了。我享受來自朋友們、朋友的家人們給予的溫暖,整日為了追求一個更好的自己忙碌著,我努力賺錢、努力圓自己的夢。

   

    即使那裡,家具都是最便宜的、房子是租的,但我有一個自己的房間、一張床、一個衣櫃、兩個書櫃、一台電腦、一條狗和一個沒有血緣卻十分疼愛我的乾爹。不用擔心他隨時發瘋衝進我的房裡,把所有的東西掃在地上;不用再和別人共用什麼,而別人要用時,我非得讓出不可;不用傻傻站著聽他訓話,只是發洩他自己處理不了的情緒。另外,還有神替我準備的一大群家人。其實,很幸福,而且什麼都不缺。

 

    那年,我已經決定要再考大學了。方法就是有錢就唸,沒錢就賺。沒什麼大不了的,我不在乎是否比同學年長,也不在乎白天要上班,我的決定我自己來完成。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