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地瓜田裡的芋頭---13.分家
2021/08/30 23:11
瀏覽198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老爺子過世沒多久,家裡來往的人就少了許多,這本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所有的榮辱本來就是跟著老爺子的,就像紅樓夢裡的榮府,以軍功封爵,第二後代期望代子孫習文立業,怎知卻是一代不如一代,最後樹倒猢猻散,不過他們賈家撐了四代,才家道中落,咱們楊家是濃縮版, 才二代就玩完了。爺爺負責允文允武,我爸這一輩負責耍個性和虧空,在他們兩代的合作之下,終於到我這一代什麼都不剩。


   爺爺走後家裡變得清冷,一開始奶奶忙著爺爺的喪事,也沒有多餘的力氣來悲傷,但事情一落幕,難過的心情就隨之而來。就在老爺子抬去種沒多久,奶奶就病了。


   那時,我已經上小學了,正在放假中,那一天,不知為何,一覺醒來所有的姑姑都回來了。不是過年、過節,大家卻一一集結到家。家裡好不容易平靜了,一下子又冒出許多人,圍在奶奶身邊,噓寒問暖。原來是阿叔打的電話,奶奶半夜起來上廁所摔了一跤。所以,一下子三姑六婆就從四面八方趕來了,圍在奶奶床前,說著無意義的安慰。

這讓我想到峰火戲諸侯的戲碼裡,周幽王為了褒姒點了狼煙,召喚諸侯們,諸侯們就紛紛趕來以表忠心;而這三姑六婆不遠千里趕來,為的是以表孝心。

   

看著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聚在一起討論,我不禁懷疑,有人受傷這種事不是應該先送醫院嗎?大家在一起討論是能討論出個什麼?病就好了嗎?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小叔叔的腳會延遲就醫了,這一家子真的都有病。


     這讓我想到幾年前,俄羅斯捕到一條巨大的翻車魚,由於這條魚太大太罕見,於是所有的漁夫就討論要不要放回海裡?這一場激烈的討論就從上午討論到下午,然後……魚就吊在船上,死了。我永遠記得新聞上,那條魚死不暝目的樣子,我突然覺得,我奶奶命真大,經過了他們冗長的討論後,還能安然無恙。


     這家人的不正常還表現在「討論」的模式上,每次要商量什麼事,都不是大家一起討論,而是幾個人分成小組,各自找了談話的對象,還生怕別人聽到,要不就是壓低音量講悄悄話,要不就是密室會談,談完之後才出來公布。但其實誰都不服誰,你們公布你們的結論,我們公布我們的答案,然後還不是得再全部討論一次。(不要告訴我,這是目前流行的世界咖啡館討論方式,才那麼小貓兩三隻,根本沒必要。)

   那時我在一旁看得一頭霧水,姑姑看到我,突然轉頭看向我:「你可以幫忙嗎?」


   我:「蛤?」


   姑姑笑得詭異:「奶奶早上跌倒了。」


   我:「我知道。」

    姑姑:「妳可以把奶奶的內衣褲先拿去洗了嗎?」


   我傻傻的應:「哦!」順手就把奶奶的衣物拿到外面洗手檯上,墊起腳尖在那裡洗。那時我只有國小二年級,身材又是姐妹裡最矮小的。


   看著水流一直從水籠頭裡流出來,不知道要關了水再搓。我拿著肥皂,不太熟練的亂洗。她們一如使喚我媽那樣,把我支開去洗奶奶的衣物。


   多年以後我一直在想,他們會叫自己剛上小學二年級的孩子去洗衣服嗎?應該不會,這一家子果然都是少爺小姐,連表個孝心都要驅使別人,自己完全不動手,真是他媽的孝感動天啊!


   一邊洗著,我一邊有了新的領悟。原來那些擠在奶奶身邊說好話的,才叫做孝順的兒女,而照顧奶奶實際生活上的大小事都是個屁。但事後想想,她們也許支開我,為的就是商討革命大事,怕我這個間諜去傳話。


   其實我多心了,從她們的做事邏輯來看就是一般的三姑六婆。


   就如一般的肥皂劇,在這個時候,就是編劇加戲的好喬段,他們好像覺得,對於奶奶跌倒這件事,一定要找到一個罪魁禍首,大家口誅筆伐一番,才叫做替奶奶做了些事。


   這就如許多醫院裡都會上演的戲碼,病人臥病多年乏人問津,但他一但出事,莫明其妙的就冒出一堆孝男孝女,揪著醫生的衣領,哭得死去活來叫醫生負責,以示自己很關心這個死者。更甚者還順便敲醫生一筆,來貼補家用。唉~這個世代標榜的都是人前的功夫。


   這種家庭肥皂劇的基本套路戲碼,咱們家怎麼能省了呢?這群人莫明其妙的討論著,加上,這二年國外的狀況不太好,出國的姑姑、叔叔似乎混得不太好,原因就是當初家裡資助少。


一群成年人,都已成家立業了,還理直氣壯的指望老爺子多給點兒,我不知道他們為何可以討論得這麼自然。老爸這些兄弟姐妹不知為何茅頭全部指向了家裡。哥吉拉雖然個性令人討厭,但好歹一世清白,留下的並不多,全在奶奶手裡,但看在別人眼裡,就覺得我們這一家子住在這裡,不知拿了多少好處。


   所以奶奶的跌倒,經過了這些神醫們的討論取得了共識,結論就是:奶奶跌倒就是我們這一家子的錯。至於這有沒有直接相關、間接相關都不重要,以她們的智商和邏輯推理能力,找一個代罪羔羊直接判死罪是最快的。多年來我試著由質性或量化的研究,找出一個人的跌倒和同住的家人拿了什麼好處二者之間的直接相關,沒有結果,蝴蝶效應嗎?好吧!我笨,我承認。


   有了這個結論後,她們輪番打了幾通電話回來,酸言酸語的諷刺著我媽。不過,說穿了,她們就沒膽跟我爸講呢?還不是怕他鬼吼一陣,大家撕破臉難看,但對著我媽竟然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說咱們賴在家裡坐享其成,等著收兩老的遺產。天知道老爺子剩了多少。雖然這中間有嚴重的邏輯問題,但是不知為何,看著這些大人吵來吵去,猶如動物園裡的猴子爭做山大王,沒得講理的,那就省了吧,讓他們吵。


   那一天,我媽一邊做菜,一邊想著,這些年來做牛做馬,家裡的勞力活兒,全都挑起來做,這些少爺小姐們每每只出張嘴等著吃,還要被這夥人看不起,住在這裡究竟有什麼好?刀一斜,左手食指指尖就裂成二半,鮮血直流,接著就昏倒了。


   再次醒來,我們四個小孩已經哭成一團。我媽這次再也無法忍受這長年下來的屈辱。沒唸書就必須活得這麼卑微嗎?咱們這一家子又沒有靠這些人來養,為何要看這些人臉色?這次無論如何,都要改變。


 她開始向我爸要求搬出去。我爸這輩子除了嗓門大、脾氣大,其他什麼都小,膽量小、志氣小,他似乎並不覺得住在這裡有什麼不好,畢竟他在這裡住了這麼久,別人的眼光,他早就習慣了。我媽這下才徹底覺悟,這人之所以可以活得好好的。憑的就是麻木,我媽火了:『你被兄弟姐妹看不起,你的老婆被人看不起,以後你的孩子也會被人看不起。』她這次是下定決心,就算用爬的,也要爬出這個牢籠。


   我依稀記得,那時只有一年級的妹妹,突然語重心長的對說:「姐,我們以後會像他們那樣嗎?」這個小胖妞,看到家裡三姑六婆對我們發動的攻擊,在她小小的心裡,投下了一顆震撼彈。這個家裡最天真最單純的妹妹,竟然開始擔心這種事,那時,我也突然覺得這些自詡知識份子的大人,那副嘴臉十分噁心。


   我反問她:「妳覺得我們會嗎?」


   小妹搖頭:「我不想和他們一樣,我們以後不要這樣好不好?」妹妹這話說得單純,但我卻深有同感。我對於這家子楊家人,真的一點好感都沒有。勢利、重男輕女、目中無人、冷血傲慢,真是罄竹難書。


   就這樣,我媽標下了幾個會,硬是湊了一些錢,叫老爸去海軍的眷村裡頂了一戶,正式脫離了楊家大宅。

  

   離開楊家大宅後,又是另一個故事了。家裡原本給的價值觀,慢慢的和這個社會給的價值觀不斷的在衝擊。我媽想盡辦法擺脫楊家給的束縛,而我們也不斷的在擺脫我爸給的束縛。我爸反抗老爺子加諸在他身上的價值,我們也反抗著我爸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價值。

 

   衝突仍在上演著,在蓋棺之前,誰也不敢說誰的想法才是正確的。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budfss
2021/08/31 19:24
地瓜田裡的芋頭
感謝分享
newbalance327,
vans old skool ,nike鞋,dw手錶 資訊推薦
謝謝您的蒞臨 巾絲草2021/09/16 20:4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