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Debugger 倒數 (3)
2020/11/15 22:08
瀏覽114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天微微亮,韋航又被同一個夢驚醒,這已是不知第幾次看見那女孩站在懸崖邊上,他用力一拉,自己卻從床上滾下來。接下來翻來覆去的在床上滾來滾去,卻再也睡不著,索性就乾脆不睡了。

之前的任務如果在夢裡修正過了,這件任務就算是完成了,這次已經在懸崖邊拉了她不下十次了,難不成,這次必須在現實生活中,遇到這個人,確切的拉她一把,才能算是完成任務。他一邊刷著牙一邊推論著,但那人何時才會出現?如果一直卡著,該不會每天都得這樣,七早八早就從懸崖邊滾下床?

他一臉沒睡飽的樣子準備出門上班,今天出門得早,他可以多走一站,再去搭車當作運動。就在下樓時,一位老太太正要上樓,這身影不陌生,常是他在清晨醒來時,看到巷子裡,那個替全家人提著早餐回家的老人。那時韋航常想,是哪家人這麼幸福,家中的長者一大早就起來買了家人的早餐。原來住在同一棟樓裡。

韋航側身閃過老人家,讓她過,但沒想到老人還是一個不穩提著一袋袋的早餐往後倒。韋航嚇了一跳,下意識的丟了公事包趕緊去扶她,老人家嚇了一跳,手上的早餐掉到地上。

韋航扶好了老人抓著她的手扶住樓梯的扶手,又彎下腰去撿她的早餐。

「沒事吧!有受傷嗎?」韋航看著老人家慢慢坐在樓梯上喘氣。

「還好、還好。」老人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

「來,阿嬤,妳的早餐。還好袋子沒有破,這灰塵拍拍就好。」韋航瞄了一眼,裡面大概是三四人份的早餐:「阿嬤,爬樓梯太累了,以後讓家裡的年輕人出來買就好,您別這麼辛苦。」

老人家搖頭:「哪兒來的年輕人?都走囉!」

韋航一臉不明白:「您不是買了三、四份早餐嗎?」

老人家一聽:「啊?」趕緊往袋裡看:「我怎麼又忘了…….。」老人家頻頻搖頭:「老囉!又要吃上一整天。」

韋航看看手錶,時間還早,便扶著老人上樓:「阿嬤,您家裡人呢?要不要叫他們下樓來接您?」

老人走得極慢,不時還有點喘:「家裡現在剩我一個人啦!」

韋航一聽不由得有些難過:「他們人呢?」

老人一邊走著一邊喘著:「原本我和兒子住,去年我兒子一家人移民去了,外孫女兒書唸完也搬到外面去住了。現在這裡剩我一個,下個月,我女兒要來和我住了。」

韋航聽了這才放心:「下個月和女兒住…….也好,有人照應。但最好是搬去有電梯的大樓,才不用爬樓梯。」

兩人走到三樓,老人家停了下來,開始翻找著皮包:「誒?我的鑰匙呢?」老人家又一臉驚慌:「怎麼回事,我記得剛剛有帶啊?我出門前還有檢查啊?」老人一邊找一邊自言自語。

韋航想著,不妙,這老人家似乎開始忘記很多重要的事,如果家裡人能帶她去看醫生就好了。看著老人家急得四處找鑰匙,他關心的問:「要我替您找找嗎?」

老人無助的眼神看著他,隨之便把小布包遞給了他,韋航順手接了過來,那布包很小巧,沒有幾個格子,韋航一邊翻找一邊問:「阿嬤,您會不會是放在口袋裡啦?」

說完老人家就往身上兩側拍著,果不其然叮叮噹噹作響:「唉喲,我就說我記得我有帶鑰匙啊。」說罷就從口袋裡拿出鑰匙開門。

韋航看著老人開門,便也放心的往樓下走:「阿嬤,那我走了。」

老人突然開口:「年輕人,等一下。」

韋航回頭,老人家突然拿著熱熱的早餐往他手裡塞:「年輕人,謝謝你啊!」 韋航看著老人:「阿嬤不用啦!我待會兒路上買。」

老人滿臉皺紋,笑得慈祥:「謝謝你啦,反正我買多了,就當幫我吃啦!」

韋航向老人笑了笑,拿著熱包子向老人點點頭:「謝謝,我上班了!」

一路上韋航心情很複雜,把包子塞進嘴裡。天下父母心,省吃檢用一輩子拉拔兒女長大,如果兒女沒出息賴在家裡啃老,老人也可僯;兒女太有出息,忙於工作,或遠付外地工作,老人獨自在家也可憐。生命的軌道,不論怎麼走,終究會走向孤獨終老,難道就沒有解套的方法嗎?

不一會兒,他又突然想到,這該不會是系統派給他的任務吧?剛才老人家那一跌,搞不好真的會丟了小命。想到這兒,韋航摀著嘴悶聲罵了一聲「幹!這沒天良的系統,七早八早的不讓我睡飽,等我回去報到,我一定要求加薪。」

冥政局刑事課

阿碩拿著一堆資料進來:「二哥,這是這幾天我們部門裡接的案。」

尹崢接過卷宗一一打開,阿碩轉身便要離開。

「等一下,過來。」尹崢喚住阿碩。

阿碩得令後,走到尹崢身邊,尹崢把案件一件一件攤開,招手示意阿碩一起過來,阿碩便走到尹崢身邊坐下:「怎麼了?二哥。」

尹崢隨手捏了一個訣,把三四組的案件,最後的人生跑馬燈叫出:「看看。」

阿碩便靜靜的陪在尹崢身邊看著個案的人生跑馬燈。

「看出什麼了嗎?」尹崢問。

「二哥,之前這些畫面都看過了,個案之間並沒有關聯,都是獨立案件。」

尹崢托著下巴:「我指的不是人和人之間的關聯,而是事件的屬性。」

阿碩走近,三、四個案件又重看了一遍:「這個B6381號的劉和,看似死於公安意外,但事實上是人為的,早就有人在器械上動手腳,所以這案件就來我們部門了,要在謀殺者回來報到時重審,已經在靈魂編號上註記了;這個B6403陳采熙的車子一樣是被人動過手腳,在轉彎時沒能減速,所以失速撞到路旁的建物,另外的兩案,也是類似的案件,但被波及到的人,都送往玄黓長官的部門了。」

尹崢調出了這些人的人生跑馬燈,一一的比對,咬著手指皺著眉:「你看,這些人,從事發到真正生命歸零,這中間其實是有目擊者的,有的還不止一個。」

阿碩:「對啊!人間那裡已經啟動了調查,而且我們也不能插手人界的事,怎麼了嗎?」

尹崢搖搖頭:「這些目擊者,如果能夠第一時間替他們求救,這些人應該不致於這麼快就生命歸零了,甚至應該整個命運是不同的。」

這下換阿碩一頭霧水了:「命盤的編寫不是天界一開始就規畫好的嗎?二哥在懷疑什麼?」

尹崢搖搖頭往椅背後一躺:「父神曾經給人一個末世預言: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

阿碩:「這已經被寫進聖經裡了,怎麼了嗎?世代不就該這麼結束的嗎?」

尹崢低聲的說:「最近……伽宇和天界做了一個交換,啟用方舟想找回失散的Debugger。」

阿碩:「Debugger?」

尹崢咬著指甲:「這個部門早在多年前已經式微,當年的那些Debugger流轉在人世,逐漸的失去功能,我想,如果……這和世代的終結有關,人性的涼薄是可預期的。聖經上早就預言了末世的現象,各種不法和人心的淡漠,但為何偏偏現在想要重啟這個部門,難道父神的心意改變了嗎?」

阿碩:「二哥,我愈聽愈不明白!你是指末世預言嗎?」

尹崢點點頭。

「明白的人,你二哥不找,不明白的人,你二哥卻…….。」這話酸得,尹崢不用抬頭就知道伽宇來了。

阿碩立刻站了起來:「局長!」

尹崢嘆了口氣,也站了起來。

伽宇轉頭看向阿碩:「你去忙吧!」阿碩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尹崢便退出的辦公室。

伽宇走近一手拂過尹崢的臉頰:「有時我還真不喜歡你的敏銳,什麼事都瞞不過你。」

尹崢撥掉他的手眼神裡有些疑惑、有些迷茫:「所以,真的和這世代的終結有關?末日延後了嗎?」

伽宇撇過頭去不敢再看他的眼,尹崢的眼似乎能讀懂人心,他徑自走向窗邊,看著模擬的陽光,伸出手來遮蔽刺眼的光線:「這是奧祕,不能透露。」

尹崢眉毛一挑低頭淺笑:「所以只有各處局的首長被告知,看來是我的等級不夠啊!」隨之轉身想離開.

伽宇聽出尹崢話中的不滿,上前一把攬住了尹崢的肩:「世代的終了不是我關心的,我現在只在意你能不能留在我身邊,能不能留在冥政局。」

尹崢哧笑了一聲:「什麼時候你也學會了這種哄騙的技巧?看來人界真不是一個好地方,去了一趟人間,你變了。」

伽宇:「是啊!人界有些東西是我們這裡沒有的,他們對情感的表達更直接,我只是更坦白的面對自己的感情,有錯嗎?」

尹崢想掙脫他的手,卻被攬得更緊:「你以前不會這樣,這是不安的表現吧。」

伽宇把臉埋在了他的背後:「不安,對,我的確不安,被迫離開三百年再回來,任誰都不會想再放手吧。」

尹崢:「你知道這樣的不安,代表著不信任?」

伽宇:「你知道這樣的不安,代表著我在乎。」

「柯萱萱,妳媽找妳。」

柯萱萱正從檢驗室拿著檢體回來:「我媽?」

允琪從診間出來,手裡一樣拿著一疊厚厚的病歷:「嗯,她剛剛來過,好像是陪一個家裡的人來看病。」

柯萱萱一聽到是陪家人來看病,表情變得猶豫。

「哦,她說待會兒再CALL妳,他們先去看診,可能會住院。」

他們?哪個他們?這次母親又帶了哪個親戚來?自從萱萱開始從事醫護工作後,親戚家裡的健康問題,都成了她的事,但是,這是她最怕的,她害怕別人的期待,更害怕面對親人的生離死別。

她心事重重的回到診間,今天的診特別忙碌到中午都不一定能結束,她搖搖頭,先把手上的報告送回診間。

一早上的工作,讓她也忘了母親待會兒會來找他。一到中午,母親和外婆真的出現在診間。

「媽?你們怎麼來了?」柯萱萱剛剛才把所有的病歷整理好。

「打了好幾次電話妳都沒回。」母親和外婆站在門口。

外婆見到孫女,一臉慈祥的笑著:「丫頭啊,吃飯了沒啊,別一直站著,我們去吃飯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Debugger 倒數
下一則: Debugger 倒數 (2)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