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秋思鄉感傷特別多
2010/09/24 17:42
瀏覽225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先父在世的時候, 曾連八次被提名升將軍, 在老蔣總統介石先生在世的時候, 先父是連續八次都沒被圈選, 甚至曾被冷凍. 記得在那八年失望消息傳來的時候, 先父朋友為他打抱不平但是卻沒聽過先父說過一句怨言, 直到蔣總統經國先生執政後才升升了將軍後他上下班依然是輛吉普車, 跟以前沒有任何改變. 後來他由聯勤退下來的時候在退輔會工作, 一天跟爸爸晚飯後例行的飯後散步時, 他很得意的跟我說, "你看, 前好多年我們年青優秀的人都急著跑國外不肯回來, 台灣遭受人才外流的威脅, 現在有好多優秀的都想回國發展, 人才回流想進研究所工作, 每天我收到好多履歷, 這就代表我們發展計劃的成功". 他那臉上快樂的表情與語氣我是到今天還記得很清楚. 記得當時台灣還不是錢淹腳目的時代,  那時台灣是很殷勤與積極的田蛙.

 

我現在正在著手寫一些有關台茶發展,  其中會提到明末清初首次由荷蘭人手中收復台灣, 先民來台拓荒開展的歷史, 也會提到在日據時期與49年再次收復後台茶發展的歷史與今日發展.

 

寫到這, 不禁想到爸媽是在49年到台灣. 每年過年節爸媽好友來家裡聚餐時聽他們講過去當時他們還年青才二, 三十多來歲, 經過抗日與後來國共戰爭, 他們在經歷的苦難中得到的可貴同袍友誼, 與家人分隔兩地, 所以思鄉當然是難免, 但是在他們的言談中我只聽到他們是怎麼樣的把心與力全放在台灣的建設與生活上,  在當時簡單平實與不富裕的生活中卻有說不完的快樂與充實.


哪知到了李等會的時代開始玩弄族群分裂時, 我們被扣上外省人, 外來者的帽子. 我父母那一代對台灣的愛, 投入與建設似乎都變成了我們的原罪, 甚至有外省人的後代也在跟隨那族群分裂的政治"鬥爭"起舞. 不禁令人晞噓.

 

或許是因天氣變涼, 或許是因年齡增長,  或許是中秋思鄉情切,  所以這兩天感傷特多.  想起小時候在苗栗住時一票死黨到田中挖地瓜, 捉小蟬, 用指甲花擦的滿手是紅, 喂食後院的放野雞, 夏季夜晚滿鼻的茉莉花香, 鄰里戶外聽收音機唱小調, 孩子們小溪抓蝦的田園之樂, 後來搬到台北站在田埂上看松山機場飛機起降乘客的小小身影, 想起後面阿婆種的芭樂園, 有時到村中來的現作爆米花與臭豆腐, 下課時買些豆乾與雞腳一路走一路啃, 今日想起依稀還能聞到香味與滿嘴的美味.  

 

想起後來在成長時期看到台北的變化與發展.  當我大專快畢業的一晚跟朋友對當時高速道路的路基工程中看到的壯麗與心中的澎湃, 初入社會工作期時經過第一次十年經濟計劃發展動力與帶來的成果是多麼的讓人感動.  相對的與近十五六年來眼見台灣進入凡事政治化,爭紛不斷, 生活焦慮, 社會進入內耗的比較, 心中有說不盡的感嘆與傷感.

 

人能同舟共濟,  共同努力,  一起建設與詳和生存是件多麼美好的緣份, 我們是不是應該一起好好珍惜?  前世與過去我們已無法改變, 未來就看我們今日的努力. 今日種的因會結明日的果. 大家一起加油吧.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