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短篇】夜路
2008/03/03 08:20
瀏覽395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秀秀乖,把這杯牛奶喝了!牛奶有營養,對媽媽和孩子都好。」明倫端來一杯牛奶,輕輕哄著懶怠在床的瑩秀。

「不要!我最討厭喝牛奶!」瑩秀翻過身去,故意背對明倫。「尤其,是為了肚子裡這個沒名份的孩子!」

明倫笑了,笑得好幸福,「好──葉太太!不是說好了,等孩子滿月,我們就結婚嗎?」明倫轉到床的另一邊,「喜帖都印好了,你緊張什麼?來!乖,把牛奶喝了。」

秀秀嬌滴滴的嘟著嘴,靠在枕頭上把牛奶喝完。牛奶剛下肚沒過半小時,秀秀的兩條小命就歸天了!

明倫先搬秀秀下床,然後在床上鋪滿紅玫瑰花瓣,再把秀秀放回床上去。梳妝台上,秀秀的遺書端整的躺好。遺書,是兩個月前秀秀親手寫來嚇唬明倫的,今個兒還真是派上用場。「乖孩子!想當葉太太嗎?下輩子吧!」

明倫回到辦公室,嘴裡還吹著口哨。老媽正在等他,冷若冰霜的鎮在沙發上。「又把那個女的解決了?」知子莫若母!

「就那個李瑩秀!懷了孩子,就想當葉太太。」明倫說的輕鬆,殺人像吃飯喝水。

葉老太太重重的嘆口氣,心裡盤算著在兒子手下的冤魂,少說也有一打。「作孽!你自己小心,夜路走多了,難免遇到鬼!」

「媽──放心!您的兒子,絕頂聰明,做事滴水不漏!」

葉老太太拿兒子沒法,狠瞪了他一眼,「算了!我今天來,是為了你俊洋表哥的公司!你吃別人的公司,我不管!但是,你不能連俊洋的公司也不放過。當初你爸爸不但拋棄我,還逼我要把你墮掉!要不是你姨媽姨丈收留,哪還有今天的你!再說你表哥,從小到大,他有什麼好東西,都會分你一半。你今天的公司,當初也是靠他仗義相助,才能站得穩。你給我聽著,你千萬別忘恩負義!」

表哥?是的,俊洋對他真的很好!可是姨丈呢?為了他摔壞一支據說是很珍貴的鋼筆,姨丈就氣急敗壞罵出「小雜種」三個字;罵什麼都行,明倫最恨人家罵他是小雜種。仇,當然要報!可惜姨丈早逝!父債子償,天經地義!

「媽!俊洋表哥是個老好人,現今社會多奸險,他哪應付的過來。尤其是陸上集團,向來對姨丈的公司虎視眈眈,我可不想姨丈一生的心血,就莫名其妙的毀在表哥手裡!萬一人家先騙走了,我可沒有回天之術。」雖說是報仇,在老媽面前,還得說得冠冕堂皇。「我接手公司的事,沒先和表哥商量,是怕他反對嘛!好啦,算我錯了,不過我真的是為他好。」

「那……」葉老太太知道兒子的花招,一時卻也答不上話,「那你……至少給俊洋全家一條活路啊!」

明倫拍著胸脯很用力,「會啦!會啦!您放心!姨媽和表哥的股利薪水,我一毛也不會少給,都是一家人嘛!我再狠,也不能對自己的親人下毒手,對不對?親愛的媽媽。」葉老太太看在眼裡;想想兒子的話也沒錯,只要俊洋和姊姊沒事就好。

股利當然不會少給,如果表哥和姨媽還有股份!薪水當然也不會少給,如果表哥還有任職!葉老太太不懂,連帶她的姊姊也是笨蛋一個!俊洋的房子車子都給銀行收了不算,還順便撈個詐欺的罪名,一家子愁雲慘霧。

俊洋的夫人上門找明倫理論,「錢和公司都給你拿走了,為什麼還不放過我們!」

「因為,俊洋還有那些老頭子說要殺我!曼雲嫂子,我總得保護自己!」明倫睨眼看著表嫂,雖說生過兩個小孩,身材卻仍然膿纖合度。舉手投足之間,散發成熟女人的味道;那些自己送上門來的小妓女,根本望塵莫及!「除非……妳肯答應我……」

「答應什麼?」曼雲有點慌亂,看著明倫的眼神,她已經猜出畜生的企圖。

「我要妳……曼雲……」明倫先遙控鎖住辦公室的門,站起身來向她走去;在一個適當的距離之前站定,若有情似無情的看著正在發抖的曼雲。「陪我……今晚,共渡良宵。」

對於明倫的要求,雖然不在曼雲意料之外;卻還是很生氣,伸手想摔他一個耳光,「畜生!枉費你表哥當你是兄弟……」

然而,明倫抓住了氣憤的手,凝脂柔荑。「我的女人,都是自己送上來的。不強求,真的!不過,想想兩個小孩吧!有個坐牢的爸爸,對他們的心靈,該有多大的創傷!」

這番話,說動了曼雲。畢竟,孩子是母親的全部。「你保證會放過我們?我們一家,包括我婆婆?」

「當然……只要妳乖乖地……陪我……」明倫靠上前去,撫摸她那被歲月遺忘的臉蛋。「寶貝,來吧!春宵一刻值千金。」明倫輕輕的褪去眼前這個女人的衣衫,玉一般溫潤的胴體,富家少奶奶果然與眾不同!

明倫按倒表嫂在沙發上,卸下所有的風度和身上的累贅,像頭野獸,啃噬著一個極其傷心的女子。

連續幾天,明倫都沈浸在幻想裡,不自覺的還會喊出曼雲的名字。「反正,有董事會做擋箭牌。不如,再找她來吧!」明倫心裡想著沒人性的東西,手上發癢的開始撥電話。只是,老媽衝進來了,伸手就給個耳光!

「你這個混蛋!俊洋自殺了!你竟然……竟然強暴了曼雲!我……我怎麼會生出你這樣個人來!」葉老太太大吼大叫的,「還有……你說會放過俊洋一家,不再告他。可是,曼雲賣了清白,只換來保釋候審?你……真是……混蛋!比你老爸還混蛋!」

葉老太太剛去了醫院,看到曼雲抱著俊洋的屍體痛哭,又聽見她哀哀的泣訴;怒不可遏,氣得渾身發抖!可是,在奔向兒子公司的路上,從不多話的司機小林,開口勸了老太太要冷靜。剛巧遇上大塞車,葉老太太把小林的話聽進去了;抹平心頭的氣,頭腦也清醒了點。想想兒子沒救了,但總還是自己的兒子;就算為他減點罪孽吧,老太太要保住姊姊、曼雲和兩個孩子!

於是葉老太太讓小林先轉向銀行,領出自己房子的地契和房契,就近找個地產公司要賣房子。老太太告訴經紀商,價錢過得去就行;付現最好,時間要快。然後,老太太用小林的手機,聯絡之前幫她開過車的司機;據說他人在杭州開了個貨運行,生意還挺紅火。老太太找他,幫忙在內地找個安身之所。

也許安排悄悄離開的事情太繁瑣,拖過太長的時間;老太太剛罵完兒子,就接到姊姊心臟病發,駕返瑤池的消息。

「媽,俊洋的事,要董事會點頭才行。這個……我和表哥說過了。至於曼雲……我……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而且,她那天也穿得特別……所以……」明倫看著老媽怒氣衝天,又聽到俊洋和姨媽相繼過世的消息,不敢造次,只得陪笑臉。「我……媽……傷心沒有用了。我來安排他們的後事吧!您放心……」

「不必!」葉老太太斷然拒絕,又猶豫了一下;這個沒良心的兒子,總得吐點黑心錢出來。「錢!給我兩百萬,我來安排!喪禮那天,你也別出現,老娘的心臟也不好!」明倫不敢多說,趕緊開了張現票給媽媽。俊洋一死,接收曼雲就不是難事了!

但是,現代也有貞節烈女。剛做完俊洋的七七,曼雲便在先夫的靈堂自殺了。上吊的曼雲,穿著紅鞋紅衣,樣子真的很嚇人。明倫看得傻了,他不要她死啊!曼雲,是他唯一想娶來當老婆的女人。

葉老太太以為又是兒子幹的,把自己關在房裡傷心;拿著沒開封的安眠藥,想著該怎麼一口吞掉。又是小林在門外說話,告訴她買房子的人,已經備好全部現金。「就等您簽約了!」是啊!萬一兒子再使壞,連小孩子都不放過……

葉老太太趕到房產公司,簽約拿錢;然後趕銀行、趕機場,最後趕到學校接小孩,「我們去跟奶奶、爸爸和媽媽說再見。」

「姊姊、俊洋、曼雲,我對不起妳一家人!明倫是我兒子,我到底不忍心揭發他!」葉老太太跪在姊姊、俊洋和曼雲骨灰前,哀哀流淚。「我跟你們保證,一定會好好照顧這兩個孩子;等他們長大成人,我馬上去找你們!你們在天之靈,要保佑這兩個孩子,一帆風順!」

老媽走了,明倫更放肆了!心狠手辣,六親不認,殺人不眨眼;偏他又是聰明絕頂,謹慎小心到了極點,警察拿他一點也沒辦法!可是他也真是有辦法,上通天、下達地;三教九流,人人恨他,卻又不得不巴著他,混口平安飯吃。女人則是一個一個送上門來,為他的錢、也為他的人。也難怪,明倫有雙會電人的眼睛,能把他要的女人電成白癡。

其實,當明倫的情婦沒什麼不好,乖乖的不吵不鬧不懷孕,倒也是財源滾滾。然而,明倫從不做避孕的工作,認為那有損男性雄風;所以要安穩當他的情婦,自己看著辦吧!

然而,路再怎麼長,終會有轉彎的時候。

今天,明倫剛陪朱部長吃中飯,送出一筆公關費;聽了滿肚子的冷嘲熱諷,心中著實不爽。才回到公司,又聽秘書說門口有個瘋女人,嚷嚷著要自殺。「葉明倫!你還我女兒、還我兒子、還我孫女的命來!」一個披頭散髮的老女人,站在圍觀人群中央叫囂,空氣中有股濃濃的汽油味兒。

明倫加入看熱鬧的人堆,仔細的瞧瞧來者何人?

瘋女人看到葉明倫,衝出人群抓住他,「你……你……這個魔鬼!還我兒女的命來!還我們的家產來!」瘋女人手上還有半瓶汽油,「你毀了我女兒的清白,死了還栽她一個吸毒的罪名……」原來是白又芳的媽媽!

「又芳是自殺的!她吸毒,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前天,他幫又芳打針的時候,多放了些海洛因,「你這個當媽的,竟然說不知道?自己失職,莫要隨便怪旁人!」白又芳,人如其名啊!可惜,也想當葉太太,門都沒有!

婦人一時語塞,可是傷心事不只一件。「那你騙了我兒子的心血,還霸我媳婦和我那可憐的孫女,你又怎麼說……」老婦人說到傷心處,哽咽地說不下去,手也軟了。

明倫趁機掙脫老太婆的爪子,極冷淡的,「停停停,什麼騙?你兒子要欠銀行一屁股債,還不出錢,是他自己來拜託我收購他的公司!怎地?我沒佔他便宜啊!我用當時的股價,還加上一成利給他耶!」是啊,大好人一個!只是當時的股價,已經疊的連廢紙場都不想收了。就算加上十成利,也還是廢紙一張。「你媳婦?你孫女?合約上可沒讓她們到我辦公室來脫衣服!可她偏要來,還帶著女兒來,說是處女之身!我是個正常的男人,看到沒穿衣服的女人,衝動一下也無可厚非吧!你兒子帶著全家人開瓦斯,那可不是我指使的!」明倫當然沒有指使自殺的事,他只是把瓦斯打開而已!

明倫很早就看中瑞昌企業,想法子先搭上白又芳,打聽到瑞昌的金主;然後用那個銀行老闆的醜事,逼得銀行中斷與瑞昌的信貸業務。呵呵!最笨的就是那個白又芳的嫂子,竟然享用自己的身體來換瑞昌;可是,明倫卻看中她那個剛上高中的女兒!啊!他還沒有享用過那麼年輕的女孩,那麼嬌嫩,連眼淚都像天山雪水般清澈。

警察和消防隊來了,新聞記者也來了,現場更加混亂!明倫示意公關經理和律師好好處理這件事,然後大搖大擺的要走人。

「葉明倫!你會有報應的!哈哈……」老太婆點燃澆在身上的汽油,轟然一聲,「哈哈……哈哈……」火海裡站著一個狂笑的女人。警鈴、水柱、氣笛、泡沫、煙霧、尖叫聲,嘩啦啦吵得全世界亂七八糟!

明倫極其嫌惡地看著驚慌四散的現場,再度示意公關經理和律師好好處理這件事,「笨女人不死也沒有用,倒是我們公司的形象,千萬不能有所損傷。」

總算回到辦公室,鎖上門,把世界隔絕在外。可是整個下午,明倫還是心神不寧;那個火海裡的女人,不斷的溜到眼前;而那陣陣狂笑,也一直在腦裡迴盪。

熬到鐘聲輕輕敲過十二下,日子又往後挪了一天。「今天真背!什麼事都沒幹成!全是那個瘋婆子搞的!」明倫對著窗外的燈海大罵。「不過……哼!笨女人不死也沒用,浪費國家糧食而已!」明倫不禁又讚賞起自己的傑作,嘴角開始往上彎起。

鈴……鈴……一陣電話鈴聲,鬧醒明倫的沈醉。「他X的!這麼晚還有人打電話來!」接起電話,明倫的口氣極其不耐,「喂──誰啊!這麼晚了,沒人陪你睡覺,我可是有女人排隊呢!」

「明倫……」聲音很熟悉,是媽媽!失蹤三年的媽媽!

「媽!是媽媽嗎?」明倫再恨這個世界,也恨不到自己的親娘!「媽!我好想妳,妳在哪兒?過得好不好?我知道妳生我的氣,我真的沒有想到曼雲會輕生!我想娶她……真的!我從來沒有想念過任何一個女人,可是我好想曼雲,真的……哦,媽媽,妳需要錢嗎?我……」

「明倫,收手吧!」電話那端傳來的聲音,很微弱,卻很清楚。「只要你有一念是善,老天爺會饒恕你的!」

「媽媽,妳在說什麼,什麼善……」

「我只能說這麼多了!從小看著你長大……唉!你好自為之!唉……」

「媽……」明倫對著嘟嘟聲大喊,但怎麼也喚不回媽媽。他想法子追蹤電話來處,電信局卻給了個下午六點多打來的電話?「算了算了!她哪還認我這個兒子!回家睡個好覺,明天還要跟名雅的老闆吃飯!」

想到名雅實業,明倫嘴角又浮出冷笑,「吃完這頓飯,名雅就是我葉明倫的了!」按亮電梯的燈,看著數字慢慢上升,就像整個明倫企業的規模,直線上升。明倫走進打開的電梯,小小的方格,裝潢的金碧輝煌;正對電梯門口的一面鏡子,貼牢明倫英俊瀟灑的外表。帥哥甩了甩額前的一抹頭髮,迷戀著自己的眼神,現實卻不讓他多留戀一會兒,電梯停下來了。

「28樓?還有人?」明倫瞄了一眼控制版面,不敢相信這個公司裡還有另一個工作狂。還沒想出28樓是哪些單位時,門啟處,一個女孩走進電梯;霸在控制版前,看也不看他一眼。

在這棟大樓裡,明倫從來沒有被忽視過!他睨了睨背對他的女孩,一身淺藍套裝,頗有專業人士的架勢。凹凸有致的身材,而剛剛瞬間一眼的面容,讓明倫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在哪兒見過呢?」

明倫還在記憶庫裡挖寶,電梯又在18樓會計部停住;進來四男三女,把小方格給塞滿了。「怪了,又不是月底!這麼多人加班?難道是出問題了?」照樣沒人理會明倫,而且更奇怪的是,大家都要到地下二樓的停車場!

電梯繼續下降,繼續下降,明倫不經意往身後的鏡子瞄了一眼。鏡子裡的小方格可不擁擠,只有孤單單的一個明倫,而且控制面版上的指示燈,已經亮在地下二樓。可是,明倫的眼前真的站著一群人啊!而且,控制面版上的數字,也乖乖的往下依序亮著!

明倫揉揉眼睛,仔細再看看鏡子裡的倒影;真的只有一個人,電梯真的已經停在地下二樓。明倫沒有宗教信仰,更不信鬼神,「搞我!門都沒有!」強掩心中害怕,伸手拍拍前面一個西裝革履的人,大方的自我介紹,「您好,我是總裁兼董事長葉明倫,請教尊姓大名。」

「你不認識我了嗎?親愛的表弟」西裝革履的人回過頭來,「我才是董事長!」凹陷的雙眼,血滴滴從嘴角流出。

「是啊,你不認得我了嗎?虧我在地下,還生了你的孩子呢!」一身淺藍的女孩,不是別人,是秀秀。風姿綽約的年輕美麗,消失在泛紫的臉上。「也難怪你認不出來,我變太多了!連你也變樣了呢,看看鏡子……看啊!」

「夢!一定只是場惡夢!」明倫努力的讓自己冷靜,可是回憶卻如海嘯般襲來。「你們……這些笨蛋,不要來煩我!讓我出去,我要出去!」明倫大吼大叫,粗魯的推開四周的『人』。用盡力氣拍打電梯門,要扳開電梯門!

「還沒到啊!還沒到啊!」此起彼落的聲音,空洞洞的從另一個世界來,卻清晰的繚繞在小小的方格裡。

明倫扳不開電梯門,望著上頭的指示燈,一直下降……下降!明倫推開秀秀,瘋狂的按著控制面版,按著每個數字鍵,企圖阻止電梯下降……下降。「讓我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電梯一直往下去,指示燈亮過了地下二樓,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明倫嚇得沒血色,轉身對著電梯裡的其他『人』吼,「你們要幹什麼!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啊──」可是,電梯裡的其他『人』,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都消失了。只有鏡子裡還有個他的樣子,而摔碎的臉蛋上,有顆眼珠子勉強扯住細細的血管,吊在嘴角邊晃蕩。

「啊──」明倫張得老大的嘴,再也無法言語!腦子浮出離開辦公室前接到的電話,那熟悉的聲音,不是遠遠避開他的媽媽,而是幾年前被他氣死的姨媽。

電梯還在下降、下降,而空間卻越來越小;終於縮小成個棺材的尺寸,裝住動彈不得的葉明倫……

第二天一早,修理電梯的工人,在電梯間底層發現摔得稀爛的董事長,驚慌失措的喊來警察救護車消防隊……還有一籮筐的記者、路人、員工,大樓正廳成了鬧哄哄的菜市場。明倫的屍體被抬上擔架,晃蕩許久的眼珠子掉到地上,被慌亂的腳步踢到一個婦人腳邊。婦人彎腰撿起眼珠子,捏在手裡,抹出嘴角一絲冷笑。

有個記者看到婦人的舉動,又彷彿聽見婦人的喃喃自語,「報應!」好奇心驅使記者追往電梯間去。

可是其他的旁人,只是看到這個記者莫名其妙的對著空氣喊叫,「哎……您……這位女士……您不是白又芳的母親嗎?」

「又一個白目記者!」眾人都在搖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聲說一說
上一則: 州官放火
下一則: 給愛麗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