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自己的故事】那些年喝過的汽水
2019/11/12 09:13
瀏覽4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話說人活著可以沒有陽光,但是不能沒有五花肉……呃,不能沒有小雨。水乃是萬物生長之根本,所以,沒有水喝的時候,我們就喝可樂……呃,不是,我們就去舉牌抗議。
這些汽水可樂啊,小時候的奢侈品啊!平時的飲料都是水啊茶的,偶爾家裏請客或者打牙祭,爹媽才會買點黑松汽水來放肆一下。記得那個開罐器不?啪嗒一聲,氣泡莎啦啦的從瓶子裏冒出來,聽著就喜氣!!當時一瓶黑松汽水可以在冰箱待兩天,小半杯小半杯的慢慢喝;至於可口或是百事,那可是舶來品,只能在比較高級紅白喜事上才喝得著.

不過泥,本菇被一群人溺愛著,每個星期奶奶或叔叔都獎勵一瓶蘋果西打,不是apple cider,是蘋果口味的汽水。當時汽水都是玻璃瓶裝,易碎是極大的缺點;菇手上有四歲留下的一道疤,就是給蘋果西打瓶子割的。據說瓶子本身有點裂,我用力一捏就……捏碎了……從小就具有女漢子的本領。

終於等到關稅下調,舶來品不再仰之彌高;同年,寶特瓶取代玻璃瓶,汽水瞬間變成方便又可口的飲料。從此雪碧七喜各種各樣的碳酸飲料橫行,買瓶汽水提回家,除了很重之外,沒其他缺點。再不久健怡飲料問世,更多人能享受帶汽的糖水,肆無忌憚的人生,突然想起被塵封的開罐器,還有果汁和各種茶飲。

所有的其他飲料都必須活著,換件新衣裳,再來一次。
披上歷史和昂貴的茶具,茶是一種學問;榨鮮果汁帶果粒滴喲,自然的果糖與維生素,乃養顏美容聖品。汽水的口味越來越多,功能越來越強大,沙士(root beer)可以治咳嗽,可樂可以燉雞翅,還可以洗廁所……哈哈哈,可樂還可以防滑。

這也是好笑,不知道誰那麽缺德,人家芭蕾舞要公演,他給舞臺地板上蠟。演員沒辦法,把可樂撒地板上,比松香還好用;唉,蠟是白打了不說,演出結束還得好好擦地,否則就成了螞蟻窩。

我想我是合適來到異鄉的遊子,便宜又大瓶的各種汽水,我是掉進米缸的小豬豬。然而不久之後,我更加迷戀咖啡,因為那是熱飲,更因為我韶華已逝。

走進亞特蘭大的可口可樂博物館,催人淚下的廣告讓人更加向往甜滋滋的可樂。各種瓶子的故事,各種畫報的歡愉,一幕幕地仿佛是自己曾經的童年和少年。
而今與白水為伴,偶爾在爬梯上來一杯汽水,小口小口地喝著,生怕喝完就沒有了。甜甜的冰涼,漫漫的回憶,一聲聲滋啦的開瓶,蜂擁而上的氣泡,靜靜消失的歲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下一則: 掠奪者?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