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強姦成中共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刑罰」
2013/04/12 07:48
瀏覽8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編者註:日前,大陸媒體突然披露了遼寧省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駭人酷刑黑幕,這只揭開了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滔天罪惡的冰山一角,文中刻意隱瞞了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驚人真相,包括1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慘遭輪姦的惡行。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施行駭人聽聞的性侵害,而這種獸性折磨與迫害實際也作為標桿向其他勞教所推廣。

河北廊坊市公安人員就曾透露,他們接到上級密令,指示對關押中的女性法輪功學員採取兩步強行「轉化」與迫害手段:一、肉體上折磨、羞辱、強姦;二、仍不「轉化」者,肉體上消滅,對外嚴密封鎖消息或宣稱因病而死或自殺。

萬家勞教所惡警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說:「你們識相點,趕緊把保證書寫了,這次是上邊下話了,否則我們也不敢這麼幹。」這句話正曝光了這場持續了十三年的迫害是中共在系統地實施著。

海外明慧網今年2月發表了一篇3萬多字的長篇報導《強姦——流氓黨的流氓手段迫害》,綜述了中國大陸各地眾多女性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甚至精神病院裡所遭受的滅絕人性的迫害。因受限於篇幅,本文只摘取了部份內容。】

十八名法輪功女學員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

由於迫害手段殘忍卑劣,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成了江澤民、羅干推崇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典型、全國各地黑監獄折磨法輪功學員的學習「典範」,得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獎勵。馬三家管教會被立英模、受二等功、長工資等,雙手沾滿鮮血的女所長蘇境從北京領得獎金五萬元、副所長邵力獲獎三萬元。

得到江澤民「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最高指示,二零零零年十月,為達到所謂「轉化率」,馬三家勞教所不惜將十八名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男勞教人員強姦、輪姦、污辱,導致至少五人死亡、七人精神失常、其他人致殘的慘劇。醜事曝光後,馬三家勞教所竟撤掉男牢,欺騙國際社會稱沒有男牢,以抵賴罪行。

九名法輪功女學員被投入男牢房折磨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劫持在馬三家勞教所一大隊的法輪功學員鄒桂榮(被迫害致死)、蘇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離世)、尹麗萍(下肢癱瘓,一度精神失常)、周敏、王麗、周艷波、任冬梅(未婚)、趙素環等九人,先後被馬三家送到張士男子勞教院,與四、五十個男人關押在一起。

她們被分開、封閉關押在單人房間,每個房間五、六個男人,二十四小時倒班,看著不讓睡覺,晝夜不停的折磨、污辱。尹麗萍被扒光衣服(只剩乳罩、褲頭),她和鄒桂榮以生命抗爭這種非人性的流氓關押和迫害。

任冬梅是未婚的姑娘,尹麗萍和鄒桂榮擔心這個女孩子會在這裡遭污辱,在自己被迫害的同時,還不停的呼喊她的名字,任冬梅隔著房間也拚命回應著。警察還告訴這些男人:白天輕點,晚上隨便。一位法輪功女學員(姓名未知)被如此迫害十八天後,精神失常。

遼寧本溪法輪功輔導站站長蔣先生的女兒,當年二十多歲,是個未婚姑娘,在馬三家被強姦懷孕並被折磨致精神失常,回家後生下孩子,孩子已有十多歲。

遼寧省女子監獄:八位法輪功女學員被男犯強姦

黃新,瀋陽法輪功學員,當年五十歲左右,二零零五年底,一位剛從遼寧女監出來的法輪功女學員揭露,黃新曾被扒光衣服推進男牢房,任死刑犯強姦,當時共有八位法輪功女學員同遭此難!

黃新當時被非法關押在遼寧女監一監區,被迫害的精神恍惚後,被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醫院,每日被逼口服「氯丙秦」。一監區當時由惡警科長李宏和武麗負責。武麗後被調到九監區任科長。

萬家勞教所:不寫「決裂書」的法輪功女學員被強行送進男勞教隊摧殘

萬家勞教所曾派男管教進入被非法關押法輪功女學員的監室,折磨凌辱女學員。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以副所長史英白、十二隊隊長張波為首的惡警把非法關押在十二隊的劉鳳珍、謝金賢(謝進賢)、楊慧玲、宋玉素、吳淑蓮、曹連弟、吳新如、X淑榮等五、六十名拒絕寫「決裂書」的法輪功女學員強行送進男勞教隊摧殘折磨,被綁、吊、毒打、電擊、二十四小時罰站等,有幾個女學員甚至被警察和犯人輪姦。

貴州省女子勞教所:「攻堅室」裡的強暴、輪姦罪惡

法輪功學員周女士,當年二十八歲,被非法關押在貴州省女子勞教所新收隊(也叫嚴管隊)。她被惡警隊長顧興英關在一樓警務室所謂「攻堅」時,遭到從外面進來的三個男子強暴、輪姦,持續時間大約四、五十分鐘。三個男子出來時,邊走邊笑,說:「把她搞了,還是不敢把我們怎麼樣,老子就不相信會遭報。」

第二次,周女士被關押在三樓「攻堅室」。流氓隊長顧興英又從外面叫了兩個男子進去,兩人進去後,還叫包夾將周女士的手腳銬在鐵床上。

兩次強暴輪姦罪惡發生後,都是顧興英叫包夾打掃的衛生。這些包夾背地裏說:顧隊長做得太缺德,要是沒親眼目睹,真不敢相信惡黨警察竟然是這種東西。

北京前門派出所:多名法輪功女學員遭所長馬曾勇強姦、猥褻

北京天安門前門派出所惡警不但瘋狂毒打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的法輪功學員,所長馬曾勇還公然強姦、猥褻多名法輪功女學員。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只因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六名法輪功學員被帶到前門派出所脫去衣服搜身。代號100的女學員被前門派出所所長馬曾勇詢問。這個流氓成性的歹徒讓該女學員跪著報地址、姓名,用警棍打她,淫笑著摸她的乳房,用警棍捅乳房、陰部及全身,折磨了一個小時。

隨後馬曾勇挑了一名代號C105的二十多歲女學員所謂「提審」。大約兩小時後,那名年輕女學員被帶回,只見她的褲子被解開,眼眶發紫、頭髮蓬亂、一撮一撮往下掉,褲子全是濕的,身體大面積瘀血。事後,馬曾勇還派兩名警察對她恐嚇、威脅,不許將所發生的事說出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一位法輪功女學員進京上訪被綁架,被前門派出所所長馬曾勇脫得僅剩內衣褲殘暴毆打,她堅貞不屈。流氓所長見逼問不出姓名,竟企圖強暴她。她以死相拼,馬曾勇見不能得逞,竟掏出陰莖,精液弄得法輪功學員一身!

成都駐北京辦事處:兩名女大學生被三個獸警強姦

兩名女大學生,成都新津縣法輪功學員,到北京為法輪功請願被綁架,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在成都駐北京辦事處,分別在兩個單人間被成都武侯區三名獸警強姦。只聽到女大學生在房間裡說:「我的身子只有我媽摸過。」接著不停的哭泣。大約半個鐘頭,三個獸警狂笑著出了房間。其中一個獸警胸前掛的牌子叫王濤。當時十六名被非法關押在此的新津縣法輪功學員見證此事。

河北邢台公安局與邢台橋東公安局惡警將法輪功女學員在車上輪姦

二零零一年七月,河北邢台公安局與邢台橋東公安局成立「反法輪功專案組」,綁架了大批法輪功學員,並酷刑折磨,將法輪功女學員的衣服剝光,用竹條抽,用電棍電乳房、陰部。一些法輪功女學員在被押往看守所的路上,被惡警銬住手腳、在車上輪姦。一惡警還向人炫耀:他一人就曾強姦過三名煉法輪功的。

記者找到「專案組」人員之一的邢台橋東區公安分局的鄭少輕詢問此事,鄭未予否認,但很快切斷了電話。

湖南長沙雨花區井灣子派出所惡警輪姦性虐七旬老婦致昏死

這是當事人去世後被曝光出來的一例悲慘的強姦輪姦案例。

孤寡老人鄒錦,湖南省長沙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二月,被雨花區井灣子派出所惡警雷震等綁架,同年十一月十八日,被枉判九年。

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鄒錦老人受盡折磨和摧殘。某晚,因不配合「審訊」回答問題,雷震等兩惡警將其拖到床上,綁成「大」字,剝掉褲子,獸性大發的輪流姦污了這位比他們母親年齡還大的老人!姦污了還不罷休,惡警又將電棍使勁塞進她的陰道裡電擊,強迫她招供。老人不配合,痛得大聲喊叫,直到昏迷,惡警才將電棍從陰道抽出。鄒錦下身鮮血直流,惡警卻若無其事的走了。之後一個月時間,鄒錦下身腫脹疼痛,不能坐,不能走,只得躺在號房裡呻吟。

遭受摧殘一年多、奄奄一息的鄒錦被監外執行。回家半月,鄒錦能下地、吃飯了。醫院工作人員幾乎驚叫起來,還以為她已不在人世。

中共惡人的持續迫害和欺凌,遭受禽獸強姦惡行的心靈煎熬和屈辱,令老人身體越來越差,舊病復發,下肢癱瘓。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清晨,七十七歲的鄒錦老人在極度痛苦中淒然離世。

山西長治精神病院:十九歲姑娘三個晚上被輪姦十四次

在山西省長治精神病院,許多法輪功學員進去後要過三關:拳腳關(被打得渾身沒有一塊好肉)、迷藥關(藥物折磨)、禁睡關,對女性法輪功學員來說,還有第四關,強姦關。

在長治精神病院裡,十九歲的姑娘肖亦在三個晚上被輪姦了十四次,胸部和下體被強姦者用香煙頭燙出了一個又一個疤,最後躺在床上不能動彈。

在山西長治精神病院,一些年輕漂亮的法輪功女學員,在多次強姦、輪姦下,真的成了精神病患者。

北京昌平精神病院:九歲女孩被三個流氓輪姦

二零零二年夏天,吉林法輪功學員劉女士到北京上訪,被警車帶到昌平收容所,因抗議抓捕又被送到昌平精神病院。在這個精神病院,她始終沒看到一個醫生和護士,除了警察就是打手,他們都拿著皮帶。精神病院裡關的大都是法輪功學員和上訪人士。誰稍微做得不好,皮帶就會飛舞而至。被關押的人不可以自由移動,但是打手們可以在任何時間自由出入她們的房間。

她在昌平精神病院一共被關了三個晚上,每天晚上都在極度的恐懼和陣陣慘叫聲中熬到天亮。晚上,精神病院的三個外號叫「大頭」、「長毛」、「啞巴」的打手就到她們房間來輪姦一位九歲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的父母是法輪功學員,一家三口被關在昌平精神病院,她的父母被害死在精神病院後,小女孩晚上還要被三個流氓打手沒命的輪姦折磨。女孩被摧殘的慘叫聲揪心裂肺。房間裡沒有人敢出聲反對,恐怖得就像人間地獄。

四川洗腦班:下藥、強姦致法輪功女學員精神失常

祝霞,法輪功學員,家住成都市金牛區光榮小區,長期遭撫琴派出所(原光榮小區派出所,後合併到撫琴派出所)二十四小時監控、管制,哺乳期一滿,即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遭非人折磨。非法勞教期滿,又被以當地610頭目何元富為首的惡人直接劫持到郫縣洗腦班繼續監禁、摧殘將近半年。

回家三個月不到,二零零三年六月,祝霞再次被何元富等惡人劫持到彭州市、郫縣、新津縣三個洗腦班相繼迫害十個月,遭酷刑折磨、藥物迫害、毒打、強姦、遊街示眾、連續不讓睡覺等摧殘虐待。年僅三十二歲、原本風華正茂、健康美麗的祝霞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據悉,祝霞在郫縣洗腦班期間,在被藥物迫害的精神恍惚的情況下,被一叫劉偉的流氓特務和另一惡徒多次強姦。

回家後,祝霞不願洗澡,嚷著洗澡就會被強姦;經常用手摀住頭部驚恐的大叫:「你們要強姦我嗎?」咒罵陸中華(音)、吳波(音)、陳英(音)、趙威(音)、劉偉等。

家人把祝霞送到外地療養,為了照顧她,丈夫王仕林(法輪功學員,曾連續三次被非法勞教)被迫關閉小店,兒子被迫輟學。撫琴派出所以他們去外地沒通知派出所為由,通知壤塘縣文教局停發祝霞母親倪清慧(法輪功學員)的工資,致使一家人生活更加困難。

女研究生被惡警當眾強姦 十多名曝光者被非法重判 當事人下落不明

魏星艷,事發當年二十八歲,重慶大學電氣工程學院高壓輸變電專業碩士研究生。父魏明倫,四川郫縣九州春麴酒廠工人,母黎曉英,四川內江市資中縣雙河鎮人。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一日,魏星艷被綁架,在重慶沙坪壩區610辦公室遭非法審訊,因每次講真相,被惡警認為「表現不好」。五月十三日晚,在沙坪壩白鶴林看守所被惡警當著兩個女嫌犯的面強姦。魏星艷絕食抗議,遭灌食迫害,氣管和食管嚴重損傷,五月二十二日被緊急送重慶西南醫院搶救。

強暴惡行在國際社會曝光後,重慶、涿州610無恥掩蓋真相,白鶴林看守所知情警察全部調至永川監獄,沙坪壩區知情的大部份警察也被調離;魏星艷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重慶大學為了自保,不惜配合、屈從邪惡迫害本校學生,遵610指示,否認魏星艷和她所學專業的存在,將高壓輸變電專業停課,與魏星艷同宿舍、同層樓的女生被轉移,不知去向;數月後因造成自身被動和難堪,又把否認的「通告」、「聲明」全部刪除,謊稱「魏星艷」是貴州舞廳一名「坐台小姐」。

為查清是誰把「國家機密」發往明慧網,重慶、涿州610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更為瘋狂的監控、跟蹤和大肆搜捕。至少十名法輪功學員被以「洩露國家機密」等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處五至十四年重刑:陳庶民(十四年)、黎堅(十三年)、何明禮(十三年)、袁湫雁(女,十年)、盧正奇(十年)、劉范欽(女,九年)、堯榮宣(七年)、馬世芳(女,七年)、魏曉明(女,七年)、殷艷(女,五年)等。

各地610、洗腦班強姦輪姦、猥褻惡行

雖然610恬不知恥的將洗腦班稱為「法制」教育中心,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遭受的卻是違法綁架、非法拘禁,洗腦班裡面發生的更是違法犯罪甚至是見不得人的勾當,610、洗腦班頭目和洗腦班打手很多都是人渣。這種強姦、猥褻案例頻發,流氓、人渣經常出沒的地帶,甚至強迫人看黃色錄像的地方(比如成都市溫江區柳林鄉洗腦班),不知要將人往哪裏「轉」。

河北正定縣610頭目胡軍,積極迫害法輪功,壞事幹盡。二零零二年,胡軍帶倆正定縣610流氓,把裕女士等未婚的三位法輪功女學員秘密押往正定縣國豪大酒店,分別對三女士施以強姦、輪姦等獸行,一夜花費人民幣一萬二千元(都是對法輪功學員的罰款,每人罰五千至一萬)。

傅進賓,濰坊市610洗腦班頭目,經常利用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之機,瘋狂勒索錢財和對法輪功女學員耍流氓,看到年輕漂亮的法輪功女學員就往自己房裡抱,多名法輪功女學員遭其性侵犯,如焦慧芳、宇美霞等。傅進賓曾多次對一位年輕女學員性騷擾、動手動腳,遭到該學員的強烈抵制,流氓成性的傅進賓不知羞恥、繼續耍流氓,竟然突然把自己的生殖器掏了出來……

黑龍江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610辦公室頭目、洗腦班打手付彥春,是個曾將自己妻子毒打致死的痞子人渣,迫害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並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五十多萬元。更有甚者,他踢打法輪功女學員的乳房和小腹,還經常闖進法輪功女學員的房間調戲法輪功女學員,慘叫聲令人毛骨悚然,付竟無恥的當眾宣說:「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

女教師遭多次強暴等折磨後 被活生生摘取心臟和腎

二零零九年,一位目擊證人對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披露了一起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點,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兩個軍醫(一個瀋陽軍區總醫院軍醫和一個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年輕軍醫)將一名三十多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在人完全清醒、沒有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摘取了心臟和腎等器官,時間進行了三個小時。這位證人當時擔任警衛。

這位女學員是一名中學教師,兒子當年大約五歲,丈夫是一名工人,在此之前,她遭受了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電擊和強迫灌食,身上已傷痕纍纍,還遭受多次性污辱和強暴。以下文字根據證人錄音摘錄、整理。

「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這個時候已經拉開了,然後她就『嗷』的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嗎?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的……先摘的是心臟,然後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唉,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警察有不少就是比較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然後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在中共不得不承認的強姦案的背後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法輪功學員劉季芝和韓玉芝被鎮派出所綁架,遭非法審訊、毒打。次日(二十五日)下午,派出所警察何雪健連續強姦了相當其母親年齡的這兩位法輪功女學員。

醜聞傳出,舉世震驚。一貫抵賴、慣以「干涉內政」為藉口迴避國際社會譴責的中共,對聯合國特派專員的緊急質詢卻不得不予以回應,不得不承認警察強姦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迫於輿論壓力,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一日,何雪健被拘留,後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但是,在中共這場持續了十三年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強姦、輪姦、虐殺等各種嚴重違法犯罪行為沒有受到法律懲處,罪犯不但逍遙法外,甚至由於這些犯罪行為充分體現了中共的流氓意志和迫害政策,還得到獎賞和進一步的鼓動。

這一事實表明,正是在中共的操控下,執法部門自上而下的、系統的執法犯法、集體犯罪,利用國家機器,披著法律的外衣,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絲毫不講法律的群體滅絕性迫害。

揭開中共冠冕堂皇的法律面紗,我們看到的是一幕幕血淋淋的殘酷現實。「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冤情總有水落石出的那一日。更多的真相必將曝光,更多的受害者必將站出來揭露中共暴行。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