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沉默之聲........
2012/01/24 01:58
瀏覽670
迴響3
推薦38
引用0

  有一陣子我有嚴重的強迫症,凡事都得透過雙手親力親為才有踏實的感覺。

  記得那「一陣子」包含了國小約莫五、六年級的時候──只因為某次外婆誇我地掃得很乾淨,她不知道那次我是為了某件事情賭氣著,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執著的把那口怨氣當牆壁與地面之間的灰塵清掃著,那一份認真與外婆的稱讚化解了不知名的怨,此後也讓我更加執著追求完美。

  只是為了證明自己也能做到眾人眼中的不簡單,常常累死自己做些可笑的事情,好比說買了腰墊材料包,刻意計算針距用回針縫一針一線密密縫著那塊美麗的布,當把完成品送給母親時,年輕時擔任裁縫師的媽媽問我::「妳買裁縫車啦? 」「我自己縫的。」我說。

  媽媽的眼力何等銳利 ? 我的手工怎能躲得過她的評分? 而我等著的不也就是她的一句話嗎?  當母親慈祥的笑著誇我:「從來不知道妳的手這麼巧,這手縫工很細哪!」

   就為了一句誇讚,我一直沒放過自己。

   拖地非得拿著抹布過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擦過,直到那片光可鑑人出現才算過了自己這一關,但又如何?

  其實很多事情不見得要獲得別人的肯定才算成功,這個認知來的有點晚,但總比不來的好。

  如今已長大成年的兩個兒子在前幾年半開玩笑的埋怨我,我在他們小時候不算是個稱職的媽媽時,我總是很認真並且生氣的跟他們辯著自己多麼盡責的陪著他們成長,然而他們又確證鑿鑿的控訴指出他們不滿的地方時,我總覺得自己當時的努力根本是白費心力,妳怎能要求兩個讀國小的孩子明白他們的父母有多辛苦的維持家計,得迫於無奈心疼的讓他們自己放學走路回家?

  對他們的疼,對他們的好和關心好像是白費力氣了。然而如此不表示我們父母的付出形同虛無,對不對?

  對待朋友有時也會發生這樣的困擾,妳的好未必人人領情時,於是開始懂得知道自己的關心不該無限大的付出,只是懂得歸懂得,要做到讓自己不再受傷有些難,於是開始閉鎖自己,不再主動認識新朋友,但是對於老朋友的友誼與溫暖總是小心翼翼的收藏著。

  最近總是很常回憶一些年代久遠的事情,每每在複診時我對自己的嚴重健忘總要追問著醫生:「你怎能確定我不是得了失智症?」親愛的醫生總搖著頭肯定的回答我與失智症無關。

   今晚拉裡拉雜的寫了這些,純粹是看了九把刀的小說和首導電影「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裏面的情節我完全不陌生,這些故事,前兩個月我上台北時才剛和國中同學徹夜長談過,在那個年代有多少個沈佳宜呢?她是,我也是,只是看我們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的比重有多少了。

  年少輕狂──哈!年代久遠,有的說啦......只是或許你/妳會認為與今晚說的無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雜記
上一則: 罪過~醉過呀
下一則: 思念
迴響(3) :
3樓. 季非
2012/01/27 21:56
放鬆的秘訣之一
世界上多我一個;少我一個;都不會有多大改變。
好,把自己當成宇宙中的一粒沙. 鐵球2012/01/27 22:34回覆
2樓. 稀有動物--稀有的 隨想隨寫--母愛篇
2012/01/24 14:18
老朋友

那醫生是不是說:「當然不是失智症,否則妳也不會記得我了.」

呵呵,跟妳一樣,沒再交啥新朋友,只是對老朋友多一份珍惜之情.祝妳

新春愉快

稀有老兄,你也是我珍惜的老朋友。

前年或是去年(我忘記了),有次我去台北時見到某個路人長得好像你啊,一直忘記你是否曾經回台過呢? 有空回來說一聲,一起吃個飯喔。

鐵球2012/01/25 00:21回覆
1樓. blue phoenix如何放手
2012/01/24 09:42
保重

祝新年平安如意


blue phoenix

等妳回來聊囉. 鐵球2012/01/25 00:2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