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韓戰初期共軍裝備差,為保命想出各種奇招禦敵。
2017/03/21 07:26
瀏覽5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中國志願軍如何用地雷花式吊打美軍坦克zt
 
在上個世紀的朝鮮戰場上,中美兩國的軍事裝備有著巨大差距,同時由於交通運輸被美國控制,中國志願軍一時間沒有專業反坦克武器來對抗美軍的坦克。不過中國志願軍充分運用地雷、手雷等簡陋的武器,一時間竟然讓美軍的坦克束手無策。中國志願軍是如何辦到的?本文摘自微信公眾號“築壘地域”,作者趙易晨,原題為《抗美援朝中令美軍“肝膽震裂”的反坦克地雷戰:中國志願軍用地雷、手雷花式吊打美軍坦克》。

1950年10月14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 (圖源:Getty/VCG)

眾所周知,美軍的裝甲力量是相當恐怖的。

在抗美援朝戰爭期間,志願軍雖然在武器裝備上獲得了一些來自於蘇聯的支持,但畢竟本國的工業基礎薄弱,以及蘇聯援助在第五次戰役結束以後才充足起來。再加上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掌握制空權和製海權,導致運輸困難,前線的志願軍戰士在相當一段時間都缺乏各種專業的反坦克武器。

這種前線缺乏專業反坦克武器的情況直到第五次戰役之後,戰爭由運動戰轉入陣地戰階段初期依然沒有太大改觀。反坦克地雷、反坦克手雷、爆破筒甚至炸藥包仍舊是志願軍戰士最常用的反坦克武器。但是簡陋的裝備並沒有讓志願軍對聯合國軍的坦克束手無策,而是想出各種巧妙地辦法,讓這些武器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以達到消滅敵人的目的。

例如炸藥包和爆破筒這種本來用於進攻固定目標的武器,也被志願軍拿來進攻坦克。最初志願軍試圖將炸藥包放到敵軍坦克上進行爆破,結果發現在戰鬥中很難將炸藥包固定在坦克上,於是志願軍改將炸藥包當作地雷使用,埋設在敵軍坦克的必經之路,結果發現因為炸藥包不容易被敵軍工兵探測到,反而具備了更強的隱蔽性,收到了不錯的效果。

爆破筒的威力較小,志願軍主要將其用來破壞敵軍坦克的履帶來達到反坦克的目的。但是單個的爆破筒威力很難破壞坦克的履帶,於是志願軍最後將三、四支爆破筒捆在一起使用,才起到了一定效果。但是效果還是不太好,畢竟這種武器最初是被用來炸毀鐵絲網的。

相比炸藥包和爆破筒,反坦克地雷和手雷無疑更專業一些,所以取得的戰績也更多。志願軍在1951-1952年間志願軍反坦克作戰中的兩場戰鬥就是如此。

1951年5月17日,在第五次戰役的第二階段,志願軍35師105團6連爆破班接到了在自隱里南的洪楊公路上截擊敵人車隊的任務。次日凌晨到達目的地後,爆破班經過偵查發現,公路的一段轉彎處路面狹窄,西邊是一條小河,小河西邊是一片山地,東邊則是稻田,十分適合進行伏擊。

當時的爆破班因為連番大戰和後援上不來,手裡的反坦克器材很少,僅有一枚反坦克地雷、兩根爆破筒和三枚反坦克手雷。最終爆破班決定將爆破筒集中起來鋪設,形成第一道“雷區”。唯一的一枚反坦克地雷則採用虛實結合的辦法,先佈置一片較為顯眼的假雷區,再將真雷佈置在繞過假雷區的必經之路上。裝備反坦克手雷的爆破班班長和戰士梅永紅則隱藏在路邊,伺機待發。承擔支援任務的戰士則隱蔽在河西山上的高處。

當天下午兩點,敵軍美2師23團一部由三輛坦克、三輛汽車和一輛裝甲車組成的車隊沿著洪楊公路朝伏擊圈駛來。該車隊以一輛坦克打頭陣,中間為三輛汽車,三輛汽車後面為裝甲車和兩輛坦克。

美軍隊首的坦克駛過爆破筒埋設處時,因為引信問題,爆破筒沒能引爆,讓其安然通過。但在前進到假雷區時,隊首坦克果然中計,試圖繞過假雷區,結果壓發了真地雷,伴隨著一聲巨響,隊首坦克瞬間被炸毀。

雖然成功炸毀了一輛坦克,但是爆破班長因為距離地雷太近,不幸也被波及犧牲,此時前線只剩下了戰士梅永紅一人,梅永紅沉著冷靜,迅速潛伏到了距離公路更近的掩體後藏了起來。敵方車隊以為危險解除,於是繼續行駛,這時山上的志願軍士兵開火射擊,美軍頓時亂作一團,而隊尾的坦克則試圖繞開公路,從稻田繞過這段伏擊區。

因為坦克在轉彎時存在較大的觀察死角(因為山上的志願軍火力,駕駛員也不敢打開艙蓋觀察),稻田也限制了坦克的活動,於是梅永紅當機立斷,在掩體裡朝剛剛進入稻田的美軍坦克擲出了手中的反坦克手雷,結果第二輛坦克也成功被擊毀了。

第三輛坦克見狀不妙,加速朝稻田行進試圖逃跑。因為車輛加速,梅永紅的第二發手雷沒能擊中坦克。梅永紅最終孤注一擲,跳出掩體飛奔接近坦克,美軍坦克因為進入稻田後速度減緩,被梅永紅追上,梅永紅將最後一枚手雷擲出,擊毀了這輛坦克,也完成了堵截敵軍的任務。戰後梅永紅因為優異的表現,榮立一等功。

整場戰鬥之所以能用如此簡陋的武器取得不小的戰果,除了戰士梅永紅如“天神附體”外,戰前巧妙的真假雷佈置也不可或缺,可以說,敵軍的失敗,就是從隊首坦克壓到了真雷上開始的。

1951年11月-1952年2月的金城防禦戰期間,我志願軍103團4連爆破班在中芳坪西南一代承擔反坦克任務,因為戰術多變、技術巧妙,用反坦克地雷前後共炸毀美軍坦克十八輛,獲得了集體一等功、“二級反坦克英雄班”的光榮稱號。

該班防守的中芳坪西南地區,是一片南北走向的谷地,其間有公路、小河流縱貫敵我的縱深地區。因為小河太淺,河床堅硬,坦克可以暢通無阻的行動,因此美軍經常派遣以坦克為首的裝甲部隊前來進攻。

爆破班經過初步偵查和對敵坦克活動的規律進行總結後,決定首先在上芳坪南側的公路附近埋設地雷。 1951年12月20日,美軍以坦克14輛,裝甲車6輛配合兩個步兵連前來進犯。結果在進入上芳坪南側公路時只有兩輛坦克觸雷被炸傷,有的地雷被觸發,但是沒能炸傷、炸毀美軍坦克。美軍發現我軍布雷後,馬上調動工兵排雷,並試圖將兩輛受傷的坦克拖走。此時我軍佈置在縱深的砲火猛烈回擊,美軍在拖走兩輛坦​​克後撤退。

當夜爆破班來到現場考察,發現之所以白天的戰鬥戰果不大有兩個原因:(1)對當地的氣候環境不熟悉,沒有考慮到光照和積雪,導致地雷埋設的深度過深或過淺,難以觸發或易被發現;(2)單個地雷的威力不足,難以炸毀坦克。

針對這些問題,爆破班想出了以下辦法改進:(1)根據向陽、背陽、雪深、雪淺等自然條件採取不同的深度埋雷;(2)如果一個地雷炸不掉地方坦克,就再來一個,用雙雷重疊埋設、並列埋設等方法加強威力;(3)如之前在自隱裡做的那樣真假結合埋雷。改進方法後,美軍進攻的坦克連連被炸毀,而始終找不到有效的排雷辦法,最後不得不中止了從陸路進攻。

美軍在陸路進攻不斷受挫後,改利用水路進攻,妄圖利用前文提到的縱貫敵我的小河,沿河涉水前來。因為反坦克地雷難以在河中佈置,爆破班戰士突發奇想,將反坦克地雷裝進彈藥箱,用穿廢的破膠鞋熬成膠水對其加以密封,製成了土製水雷。這些水雷被佈置在小河沿岸,成功炸毀了數量美軍坦克,再一次遏止了敵軍的攻勢。

見陸路、水路進攻的路線都被志願軍爆破班攔截,美軍想出了最有效卻又最“笨”的辦法,派遣大量工兵和掃雷坦克先行排雷,主力裝甲群再跟進。面對這種情況,志願軍想出了一條“欲擒故縱”的妙計,志願軍先按照之前的佈置,在美軍坦克來犯的路線上布雷,即使被美軍工兵發現後也依然如故,待多來幾次後再將地雷改佈置在敵方坦克展開地區(一片開闊地帶),屆時美軍坦克一定會不假思索的進入雷區,然後觸雷而毀。

果不出所料,經過志願軍爆破班一個星期左右的慾擒故縱,美軍麻痺大意,以為志願軍只會在沿路埋雷,對展開地區不加偵查,每次都大搖大擺的直接進入展開地區。這時,爆破班指揮員認為時機已到,命令全班戰士將分散於道路的地雷全部起出,並集中在展開地區埋設,此時萬事俱備,只欠美軍坦克。

1952年2月18日凌晨,美軍坦克、裝甲車共四十五輛前來進犯,結果剛一進入展開地區時就有兩輛觸雷被毀,後面一輛坦克試圖繞開兩輛被毀的坦克,也觸雷被毀。連續觸雷使美軍發生混亂,結果又有三輛坦克觸雷被毀,美軍這次進攻再次以慘重的損失收場。

在後來的戰爭中,各種反坦克武器如反坦克火箭筒、無後坐力砲的供應漸漸充足起來,甚至我軍的坦克也逐漸多了起來。只能依靠地雷反坦克的情況越來越少了,這些巧妙埋設地雷的方法看似暫時失去了意義,但是其中蘊含的靈活與積極的軍事思想卻永遠不會過時。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防軍事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