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司法獨立純屬放屁 黎陽 2017.3.3. 現在的“中國共產黨”還是49年那個黨嗎?
2017/03/10 15:22
瀏覽6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司法獨立純屬放屁
黎陽
2017.3.3.
獨立獨立,無地基不立。司法也不例外——沒有地基,空中樓閣,獨立個屁。
司法的地基是什麽?——國家實體。有國家實體才有司法,沒有國家實體就沒有司法,先有國家實體後有司法,而不是相反。這是最起碼的常識。西方國家的司法再獨立,有獨立於國家實體之外的嗎?有先有司法後有國家實體的嗎?
“司法體系本身就是國家的一部分”——不對。司法體系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但“國家機器”與“國家實體”不是一回事。“國家實體”承載“國家機器”但不等於“國家機器”。國家機器的不同組成部分彼此可能相對獨立,但國家機器絕對不可能獨立於國家實體——花草樹木可以彼此獨立,但誰也無法獨立於大地。
中國司法的地基是中國國家實體,而當代中國國家實體的存在離不開中國共產黨的凝聚——靠中國共產黨的凝聚而重生,靠中國共產黨的凝聚而維持。沒有中國共產黨,中國國家實體就要散架,靠中國國家實體承載的司法體系也將土崩瓦解。
除非監獄或集中營,人類社會一切團體的存在都離不開內在凝聚;要生成就必須建立凝聚,要生存就必須維持凝聚,要發展就必須增強凝聚。沒有凝聚就沒有團體,凝聚衰減意味著走向沒落,喪失凝聚意味著分崩離析。國家、民族、政黨、軍隊、宗教、公司、協會……無不如此。提倡愛國、鞏固軍心、提高士氣、增強民族自豪感、宣傳教義、加強團結、建立歸屬感……所有這些本質上都是“加強凝聚”。
最簡單、最原始、最傳統的凝聚是以私人關系和私人利益為基礎的凝聚——家庭、家族、宗族、部落靠血緣關系和親屬關系凝聚;商業公司靠經濟利益凝聚;幫派匪盜靠利害關系凝聚;宗教靠迷信凝聚;宗派靠同學、同鄉、同事關系凝聚……事物總是對立統一,有一利必有一弊,有凝聚必有排斥:靠某種原則建立凝聚,就意味著排斥一切不符合這一原則的其他人——靠血親關系建立凝聚,就意味著排斥一切非血親關系的人;靠宗教建立凝聚,就意味著排斥一切其他信仰的人;靠利害建立凝聚,就意味著排斥一切有利害沖突的人;靠同學、同鄉、同事建立凝聚,就意味著排斥一切非同學、非同鄉、非同事。
所有建立在私人關系和私人利益基礎上的凝聚都是凝聚少數人、排斥多數人的小凝聚。小凝聚就個人而言是凝聚,就國家而言是分裂——制造出一個個彼此利益沖突的利益集團。每個個人都只認自己從屬的利益集團,不認國家;只有對利益集團的人身依附意識,沒有國家意識。這樣的靠原始傳統的私人關系、私人利益凝聚起來的國家實體極其脆弱,陷入動亂內戰輕而易舉——利比亞、伊拉克、阿富汗長期內戰,因為這些國家中部落宗族的勢力強大,只有血緣關系的小凝聚,沒有國家意識的大凝聚,一旦沒了卡紮菲、薩達姆之類鎮得住台的強人,利益集團的均衡馬上打破,國家馬上四分五裂。南斯拉夫分崩離析,因為國內宗教集團民族分裂主義勢力強大,只有宗教種族關系的小凝聚,沒有國家意識的大凝聚,鐵托一去世,利益集團的均衡就打破,國家就分崩離析。
舊中國同樣只有原始的傳統的靠私人關系、私人利益維持的小凝聚,沒有現代國家實體存在所必須的大凝聚;老百姓只有對利益集團的人身依附利個人恩怨意識,沒有國家意識,所以四分五裂、軍閥割據、軍閥混戰、天下大亂。
只有毛澤東締造並領導的共產黨在中國最大限度地凝聚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為人民服務”、“一切從人民的利益出發,而不是從個人或小集團的利益出發”,不論地域,不論民族,不論家庭出身,不論文化程度,不論精英百姓,五湖四海東西南北一視同仁,一概靠公益而不是靠私利凝聚,團結95%以上的絕大多數人。這就實現了現代國家實體存在所必須的最科學、最牢固的凝聚;實現了其他任何政黨任何人、任何力量都從來沒有做、也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凝聚。這就決定當代中國的存在離不開毛澤東締造的共產黨——幾千年的封建統治把中國人變成了沒有國家意識的一盤散沙。由一盤散沙組成的舊中國形不成現代國家實體,無力應對帝國主義時代的外部侵略和內部分裂,已經四分五裂瀕臨崩潰。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把一盤散沙凝聚成一個拳頭;把沒有國家意識的松散群體凝聚成現代國家實體,這才使中國有了承載現代國家機器的地基。挽狂瀾於既倒、變不可能變為可能、把即將毀滅的古老原始中國實體變成現代中國實體的是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而不是“法律黨”或任何其它什麽黨。歷史的結論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而不是“沒有法律黨就沒有新中國”。
“公知”階級說:不行,共產黨的那一套沒什麽了不起,早過時了。如今是“普世價值”的時代,社會必需由“精英”管理,必須多黨平等競爭,“公知”階級誰都能組黨,誰都能當政,誰都能取共產黨而代之、統治中國。既然“依法治國”,那麽“法大於黨”,一切得法律黨說了算——共產黨搭台,法律黨唱戲,開口就唱“司法獨立”。當然“老鼠拉木鍁——大頭在後邊”,“司法獨立”不過是開場白,後邊的戲碼是“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憲政民主”、“多黨制”、“一人一票”……真正的壓軸戲是“共產黨下台”——既然賀衛方早在“新西山會議上”宣布“共產黨非法”、陳有西早宣布“法院和法律人應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那“司法獨立”的結果必然是法律黨判決共產黨“非法”、“下台”。
“公知”階級以為憑“司法獨立”就可以取共產黨而代之奪得政權。可惜打如意算盤的時候忘了幾件事:第一,忘了司法體系的地基是國家實體;第二,忘了中國現代國家實體全靠中國共產黨的凝聚;第三,忘了當代中國沒有任何力量能像中國共產黨那樣凝聚中國;最重要的第四,忘了“公知”階級自己是中國最狹隘、最自私、最排斥一切、最具有破壞性、沒有任何凝聚的階級:
——“公知”階級排斥勞動人民:“勞動不創造財富”、“人分三六九等是客觀事實”、“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上智下愚”、“沒有腦子的底層平民”、“腦殘”、“智障”、“愚昧”、“無知”、“弱智”、“低能”、“低素質”、“智商低下”、“劣根性”、“不文明”、“憤青”、“民粹主義”、“失敗者”、“窮鬼”、“懶漢”、“群氓”、“草民”、“愚民”、“墮民”、“刁民”、“暴民”、“屁民”、“人渣”、“垃圾人口”、“奴性”、“盲從”、“暴戾”、“民粹”、“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看起來殘酷,但是公平”、“下崗工人根本不值得同情”、“改革代價”、“下崗三千萬”、“下崗分流”、“減員增效”、“優化組合”、“末位淘汰”、“這個社會一定是不平等的”、“中國不能搞太多福利”、“國家需要由精英而不是由勞苦大眾治理”、“流氓無產者的卑劣,是建築在自己的沒出息之上的。他知道自己這輩子都競爭不過人家”、“對待刁民不能手軟”、“你就不配活著!”……
——“公知”階級排斥自然科學家、工程師和技術人員:“工程師都是造機器的,造機器的方法怎麽能夠治理好國家?一個問題解決不了,他就拿榔頭來硬敲了。所以中國經濟運營硬著陸、軟著陸不斷”、“文人的思維特征是瞧不起工匠式技術思維,有問題喜歡向上走,走向雲端,引出一個統攝一切的本源,然後再俯瞰下來,向下作哲學的批判或文學的抒情……而工匠式的經驗性思維就比較笨拙,總是貼著地面步行,就事論事,局部問題局部解決,甚至是技術性地解決,輕易不敢把很多不相關的問題攪在一個大局裏,然後發一通宏觀議論了事”、“絕大多數專業人士,專業知識還是有的,但就是沒文化,呈現出一種強烈的唯技術化的傾向”、“所有的學科,學的都是一門手藝”……
——“公知”階級排斥一切其他行業:“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公知”階級對中華民族中國人的一切無不排斥:“中國這樣一個民眾天性懶惰、懦弱、不思進取、道德墮落的國度”、“數量驚人、永遠罵不醒的自甘奴賤貨”、“根深蒂固的奴性”、“醜陋的五十年代生人”、“60歲以上的人受到的完全是無道德、無誠信、無秩序、無思想、無知識、無論理、無善惡的公產檔教育。讓他們不醜陋,難!”、“父輩們是《醜陋的中國人》,生出的肯定也是醜陋的,不管五十年生人、六十年代生人,代還是八十年代生人、九十年代生人,彼此彼此,半斤八兩!”、“50年代出生的這一代,確實是很混蛋的一批人”、“中國的50、60後都是標準狼羔子”、“中國人從肉體到精神統統陽痿!”、“中國人缺乏創造力”、“中國人有什麽?中國只有一堆非驢非馬的大雜燴”、“三百年殖民地”、“三百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中國文化的危機不僅是民族性的問題,我甚至感到是與人種不無關系”、“對傳統文化我全面否定。我認為中國傳統文化早該後繼無人”、“四大發明對中國今天惟一的意義,就是遮羞布!”……
——“公知”階級自己也互相排斥:“文人相輕”、“位卑則足羞,官盛則近諛”……
——“公知”階級只有破壞性,開口就是罵、罵、罵:“真知識分子應該敢於批評人民”、“知識分子一定是批判的”、“現代意義上的知識分子一定是批評的,如果他不批評他就不要做知識分子。知識分子的定義就是一群永遠在批判現實的人”、“進行批評是知識分子的義務”、“知識分子就是以批評為己任”、“知識分子最重要的價值就是批判”、“知識分子應該代表社會的良知、通過批評社會而傳播著自己心底的理想與原則”、“知識分子的一個基本職能就是批判現實,通過批判現實推動社會的進步”、“知識分子是文化的創造者與傳播者,是社會的批評者”……
過去的軍閥尚且知道要成事得有凝聚,尚且知道不能排斥一切,“蔣委員長”尚且知道除了凝聚浙江同鄉和黃埔系之外還得能容得下幾個“獨立異見人士”。跟舊軍閥和“蔣委員長”相比,如今的“公知”階級差遠了——楊振寧做錯了什麽?什麽也沒做錯,就因為“公知”階級不喜歡,馬上就以“老少配”、“人品問題”為借口大肆妖魔化:諾貝爾科學獎的分量還不如男女的婚齡般配,什麽愛護人才、尊重科學、尊敬老人,一概去他媽的。連世界頂級科學家都如此任意侮辱,其他人可想而知。這樣的人能有凝聚嗎?你願意追隨這樣只知道罵人利用別人而從不知道給人帶來任何好處的狹隘刁鉆冷酷無情的主子嗎?這樣的人到哪兒當權,那兒的人不眾叛親離才怪。這樣的人掌握了國家大權,國家豈能不分崩離析?
“公知”階級“司法獨立”的鬧劇令人想起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共產黨宣言》辛辣諷刺過的行徑:“為了激起同情,貴族們不得不裝模做樣,似乎他們已經不關心自身的利益,只是為了被剝削的工人階級的利益才去寫對資產階級的控訴書。他們用來泄憤的手段是:唱唱詛咒他們的新統治者的歌,並向他嘰嘰咕咕地說一些或多或少兇險的預言”、“半是挽歌,半是謗文;半是過去的回音,半是未來的恫嚇;它有時也能用辛辣、俏皮而尖刻的評論刺中資產階級的心,但是它由於完全不能理解現代歷史的進程而總是令人感到可笑”、“為了拉攏人民,貴族們把無產階級的乞食袋當做旗幟來揮舞。但是,每當人民跟著他們走的時候,都發現他們的臀部帶有舊的封建紋章,於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溫故而知新”。看看《共產黨宣言》對過去的描述,就可以知道如今“公知”階級鬧“司法獨立”的前景:即使得逞一時,也終將徹底失敗:“每當人民跟著他們走的時候,都發現他們的臀部帶有舊的封建紋章”——“上智下愚”、歧視百姓……“於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徹底被人民拋棄。
諸葛亮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沒有凝聚,拉不起大旗,立不起山頭,於是老老實實給劉備打工,從不生非分之想。如今的“公知”階級沒有諸葛亮之才,卻老妄想幹諸葛亮幹不了的事:借打工反客為主取而代之,用“憲政民主”、“司法獨立”把共產黨趕下台。
然而之後呢?國家崩潰——沒了共產黨就沒了共產黨的凝聚;沒了共產黨的凝聚中國必重歸一盤散沙;重歸一盤散沙必分崩離析。中國分崩離析了司法就沒了地基,沒了地基司法還獨立個屁——共產黨搭台你唱戲,你拆了共產黨的台也就拆了戲台。戲台都拆了還想在台上唱下去? ...華岳論壇 - "http://washeng.net"
“公知”階級的“司法獨立”之所以荒謬,是因為它違背了當代中國的鐵規律:只有共產黨能凝聚中國。沒有任何其他政治力量有這種凝聚力——不服氣,你凝聚一個試試?如果你能比共產黨更能凝聚老百姓,如果共產黨放棄了凝聚老百姓,那你才有機會。否則就別不服氣。這就決定現代中國國家實體的存在離不開共產黨。黨大於國,國必須服從黨——中國共產黨。司法體系也不例外。

跟帖

黎陽終於把這個問題說明白了。

中國的公知就是國家的毒蟲。 他們成為國家的毒蟲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賣身投靠了別國。
[ 1:79 ] shandong(蜀.宮.甘.柏) - 07:52:50 03/03/2017 *** 回 帖

原 帖 [ 1 ]
香港的法律黨也一樣猖獗狂妄/no_text

[ 2:0 ] FAI(秦.埠.橙.草) - 09:08:05 03/03/2017 *** 回 帖

原 帖 [ 2 ]
屬於放出來騷擾分散戰略定力的蒼蠅蚊子

無源之水,根本沒有長期存活的希望。
[ 4:34 ] 松蘿(伊.河.隹.鳥) - 15:30:28 03/03/2017 *** 回 帖

原 帖 [ 0 ]
說得對,首先,立法的人不可能中立,其次,法的解釋和執行不可能中立。

代表了勞動人民的法和代表了資產階級的法不會一樣,代表了法律黨的法是盡量覆雜化,為他們設立後門進行顛倒黑白的操弄,以便收錢替有錢人開脫罪名。不僅司法獨立是屁話,依法治國也是屁話,應該是依人民意願治國,盡量保護人民而不是設法去保護罪犯的人權。

[ 3:238 ] Omska(巴.嶺.千.玉) - 09:20:39 03/03/2017 *** 回 帖

原 帖 [ 0 ]
現在的“中國共產黨”還是49年那個黨嗎?連軍隊都不是國家的,何談司法獨立?/no_text*

[ 5:0 ] 五毛混水摸魚(荊.山.紫.槐) - 05:49:14 03/09/2017 *** 回 帖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