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軍把胃交給了中國人
2017/02/26 23:27
瀏覽13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美國的確沒錢了 美軍把胃交給了中國人

隨著美軍的多民族化,成員的口味和飲食習慣也變得越來越複雜,另外美軍的預算也連年削減,因此到了201X年MRE的菜單還是停留在21世紀初,而作為軍中主力的X世代嬌生慣養,也越來越不願意啃數十年如一日的MRE,他們聲稱這是“反人類”的食品。

  因此部隊除了提供互聯網服務和遊戲機之外,不得不用盡可能靠新鮮口糧才能維持士氣。 “如何不分軍兵種,前線後方,一律及時提供可口,足夠多樣化的新鮮口糧”成為美軍的一大課題。然而美軍的預算不足以提供這種奢侈品,所以尋求外包。

  美國轉而向太平洋彼岸的競爭對手尋求解決方案,對,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儘管國會有一些議員表示了擔心和強烈的反對,比如“中美髮生衝突,共產黨人乘機在飯菜裡面下瀉藥怎麼辦?”

  但由於美國的確是沒錢了,其他亞洲盟友的報價貴得要命,韓國和日本的報價不比美軍自己做便宜多少。另外一個要命的問題是,部隊不願意老是靠泡菜或者日本料理維生。

  美式快餐怎麼樣?夠便宜而且容易製作,但劃一的,有限的幾種組合很快就會讓人厭煩。

  在這個問題上,中國人有可怕的優勢,他們在烹調技術上的領先程度正如中美之間的巨大科技差距,後者的差距也許更小一些。而且他們的報價最低。

  而且,美軍對中國菜一向印象良好,到過湛江交流的陸戰隊員都認為中國人的士兵食堂每天都是盛宴。

  好吧,國會山的老爺們應該做決定了,是等著憲法號一聲炮響, ggggggg 的水兵衝進了國會大廈還是嘗試突破性的辦法?囊中羞澀的五角大樓和白宮支持這個方案,眾議院恰逢換屆,試圖連任的眾議員們為了取悅選民,轉而支持這個方案,參議員們一半對一半,這個時候副總統投下了關鍵的一票,他也是中國菜的粉絲。

  當然了,史雲生和金寶兩大MRE供應商的遊說集團沒有得逞。

  消息傳出,日本人哀嘆自己將國家交給了美國守護,但盟友卻將胃交給了中國人。

  中國國防部發言人表示,這只不過是生意而已。

根據中美兩軍的協議,中國派出炊事兵和裝備,作為加強部隊,配屬到美軍的營一級野戰部隊,國內的一連串叫什麼什麼堡的駐地,各地的AFB,水面戰艦和海軍基地,當然他們不止能製作中國菜,他們在西餐上也很有造詣。

  就這樣,中國人在模仿美軍在航母甲板上舉行自助餐會的時候,卻將自己最精華的部隊給了美軍。

  按照美軍的概算,他們將會吃得更好,而且花更少的錢,起碼不會再出現十幾塊美金的餐盤了。 “每年省下來的錢可以足夠一條航母運作了”一位助理海軍部長評論道。

番茄炒雞蛋是征服美軍的胃的第一道菜,這道菜的混合型口味很對各種族裔的胃口,無論WASP,錫克教徒,穆斯林乃至猶太教徒和佛教徒都能夠接受,除了那些嚴格的素食主義者除外。原理和左宗棠雞、宮保雞丁或者李鴻章炒雜碎差不多,不過將雞蛋和番茄這兩樣尋常之物做成好吃的,那就是中國人的本事了,一炮而紅的番茄炒雞蛋堵住了國會山老爺們的嘴。

ALS在美軍體系內除了燈光進近系統之外,還多了一層含義,那就是“Angry Lady Sauce”的縮寫,一種原產中國貴州省的辣醬,總的來說它的作用和美軍以前最愛的塔巴斯科辣醬油差不多,但口感則豐富得多,塔巴斯科辣醬油除了辣還是辣,美軍除了在吃中餐時少不了它,另外還有天才發現了它取代塔巴斯科辣醬油配比薩也是一絕,後來他們吃什麼都少不了ALS,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守備部隊很喜歡他。

各軍兵種的炊事設備也進行了改造,陸軍用悍馬或者防雷伏擊車拖著中國製的炊事掛車,後面跟著FMTV五噸冷藏車,燃料車,為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部隊提供熱飯菜,陸軍和陸戰隊採用了中國製的保溫飯盒,這種飯盒本來不是一次性使用的,但美軍用一次就丟掉,每一次部隊就餐後,路邊就會出現碼的整整齊齊的飯盒小山,供當地人自取。但即使這樣,這也比堪比天價的餐盤便宜多了。

陸戰隊對炊事車有突擊投送要求,他們要炊事車塞進MV-22魚鷹,但悍馬顯然無法做到,所以陸戰隊使用咆哮者作為牽引車,這種價值80萬美元的車本來預定充當陸戰隊遠征火力支援系統的牽引車,但現在被用於牽引造價只有幾千美元的中國炊事車。

一年之後,美軍參聯會J-4部門提交了一份公開報告,稱從中國僱傭炊事兵的計劃,總體來說,從財務角度成功省下了20億美元的伙食費,雖然在超過1500億人員費用(含工資伙食福利待遇等)中顯得微不足道,但已經是一個突破,美軍歷來除非削減編制,否則人員費有增無減。

這是由於中國炊事兵人力成本較低的緣故,在2014年,一名三年軍齡的E-3(對應下士軍銜)士兵月基本工資是2034美元,這個薪酬可以僱傭三到四名中國炊事下士。

另外中國供應的副食品也較為便宜,ALS在中國祇賣1.3美元左右,但在美國亞馬遜賣到6.99美元,美軍直接從中國採購,算上物流費用才2.7美元,而相同分量的塔巴斯科辣醬油是7.33美元。這就是差距。

  美軍對各種食材的需求,直接刺激了其國內的農業,這使得南方州的農業從業者直接受益,從而使南方的議員支持繼續該項專案。

  另外,美軍成功幫助國內解決了亞洲鯉魚問題,當亞洲鯉魚逼近五大湖區時(或許已經入侵了五大湖區),美國-食堂-終於開始高度關注這個問題。一隊美國陸軍工兵作出的報告(對這份報告的聽證會在這個月就沒有停過)提出了8種可能的措施,想方設法阻止亞洲鯉魚進入五大湖區。每個方法都列出了對時間、資金與生態環境破壞可能付出的代價。其中可能最有效的方法——在河流水路匯入大湖區和大湖之間的位置建立水中“壁壘”,從物理上隔絕鯉魚的入侵,但這一方法預計要消耗180億美元,建築工期可能長達25年。

  亞洲鯉魚其實是中國四大家魚的統稱,但在大洋彼岸氾濫成災,一位主管本項目的解放軍上校提出:“為什麼不通過吃掉它的方法來消滅外來入侵物種?”

在中國人手裡它是桌上珍饈,從去年六月起,美軍嘗試提供來自伊利諾伊州的亞洲鯉魚作為主菜,多刺的問題通過批量工業化流水線去刺的方法解決了,中國炊事兵開始變著戲法提供各種各樣的亞洲鯉魚主菜,包括松子魚等等。

其結果是伊利諾伊州獲得了每日提供10萬磅鯉魚的合同,之後提供到50萬磅,這為伊州帶來大量收入,亞洲鯉魚中國菜譜在伊州得到推廣,仿照中國的“農家樂”在伊州遍地開花,當地將每年6月的第三個週日定位“中國鯉魚日”

在慶祝環保問題得到解決的宴會上,提出這個點子的中國上校打著酒嗝對美國同行說:“你……你們知道這四大家魚有幾種做法?現在你們吃到的不過20種而已。 ”

  也有環保團體指出亞洲鯉魚富集了重金屬,對人體有不利後果,但這份報告並沒有得到重視。在部隊地方皆大歡喜的局面下,沒人去聽這種不和諧聲音。

  有人歡喜有人愁,這項計劃導致了美國國內一些中餐館的一蹶不振,那些在部隊裡鍛煉成吃貨的軍人回到地方後對那些“有瓶中國醬油就敢開店”的中餐館嗤之以鼻。要知道,美國不少中餐館實際上是韓國人,越南人甚至墨西哥人在掌勺。

  而中國炊事兵即使是土豆都能做得有滋有味的,醋熘土豆絲和地三鮮在部隊很受歡迎,有些吃不慣米飯的人將他當主食。

對於多民族問題,中國人也能很好地對應,一些炊事兵甚至掌握了符合伊斯蘭教義的屠宰方法,根據中國軍隊的傳統,他們自己養豬以補充肉食,因此炊事兵都有屠宰經驗,在中國歷史上,“庖丁解牛”是很有名的成語,它顯示了烹飪行業和屠宰行業密不可分的關係,一些炊事兵認為殺牛和殺豬沒區別;其次中國軍隊為少數穆斯林士兵提供回民灶,所以他們懂得如何烹飪符合教義且美味可口的飯菜。

  “紅燒肉”和“維尼熊包子”也深受歡迎,有一道食品,中國麵條,是例外,它被稱為“拜登陽春面”,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命名。

不到一個旅的中國炊事兵被分散配置到本土和世界各地,他們也成為美軍觀察解放軍的窗口,總的來說他們和美國兵除了語言問題(有華裔美國兵做翻譯)基本上能處得來,而且他們非常敬業樂業,有空就想菜譜,每到一地看著空地不種上點什麼蔬菜就有負罪感,而且在缺乏裝備的時候能夠發揮主觀能動性,有一位能手能在野戰條件下用自帶的工兵鏟切土豆絲,攏柴禾當燃料,然後在十幾分鐘內讓連隊都能吃上熱飯,總之一涉及到吃,中國人就顯示出無與倫比的創造力。

這些黃皮膚黑頭髮的盟友通常會被保護得很好,在極少數條件下,炊事兵也有遇到危險的可能,但在這些戰例當中,中國炊事兵顯示出過硬的軍事素質,在一次對美軍哨所的襲擊當中,美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這時候中國人加入了戰鬥,他們拿起槍後,炊事班分成三個火力組,守住了陣地。

事後美國國防部長打電話給中國國防部長,表示了感謝,同時他問是不是將精銳步兵當成炊事兵派出去了,而中國防長大笑起來說沒有派錯人,就是普通的炊事班,在中國軍隊,只有軍事素質過硬的士兵才可以進炊事班,因為每一次上級檢查訓練成果總喜歡抽查炊事班,久而久之,炊事班裡面都是本領過硬的能手了。

這些士兵是交流中國兩軍的橋樑,畢竟自朝鮮戰爭以來,中美軍隊沒有大規模的基層“交流”,但有時候這些士兵也在無意中製造了一些矛盾,這完全是無心之失,豆腐腦是一種健康食品,很受士兵歡迎,陸軍吃的是鹹豆腐腦,海軍和陸戰隊吃的是放辣子的豆腐腦,空軍的豆腐腦放的是糖,問題是三方都覺得自己的豆腐腦好吃而對方的豆腐腦是異端。

  軍種基層的爭論因此而引發,最後參聯會根據“聯合豆腐腦方案”,所有軍種一律配發三種豆腐腦輪著吃,這才把爭論壓下去。

中國炊事兵在美軍當中的傳奇故事還有很多,到現在這個計劃還在繼續,那道“高湯蘆筍”就是本計劃的最好比喻,它源自於上海老正興,西方的蘆筍配上中國火腿和高湯,象徵著中美兩種文明之間的新型大國關係。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