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英烈千秋
2017/02/01 15:35
瀏覽32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台灣不賣座,大陸未公映,但你不得不看的中國良心片

2017-01-25 

他們有的來自頂尖學府,

有的是歸國華僑,

有的出生名門望族,

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他們顏值逆天。

在他們做出選擇的那一刻,

命就不是自己的。


他們的學校門口

立了校訓:

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

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

這不只是一個口號,

他們在入學的時候就寫下了遺囑。

翺翔在天與地之間,

不能掛念過去,不能思索未來。


他們只有現在,只有當下。

如果有可以稱之為計劃的東西,

那大概就是為國犧牲吧。


他們都是非常沈默寡言的孩子,

每一個都是這樣。

在天空面對孤獨,

回到地上來尋找依戀。

他們是中國史上第一代戰鬥機飛行員,

死的時候,平均年齡23歲。






這是一部在台灣並不賣座,

在大陸沒有公映,

無人知曉,

但是你不得不看的中國良心片!

紀錄片《沖天》

以1937-1945年中日全面戰爭為大背景,

呈現這群年輕人的愛戀、榮耀與死亡。

複製網址,觀看影片: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27406/

以下內容嚴重劇透,慎入


這是一部比電影還要好看的記錄片,事實比虛構更有擊中人心的力量。

穿過80年的歲月,穿過宏大的背景和冷冰冰的數字,通過當年往來的信件,和相關人等的回憶記錄。

本片把那些壯志淩雲、英年早逝的英雄,還原成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情有愛的人。




我爸爸,在天上

高志航,中國空軍“四大金剛”(抗日期間全部殉國)之一,後世被中國人、日本人交口傳頌的“空軍戰神”。

從法國、意大利學習歸來後,高志航任空軍教導隊副總隊長、第四大隊大隊長。1935-1936年間,集訓驅逐機部隊所有飛行員,培養出中國第一批優秀的飛行員。

日本密探對他們的評價是:

中國空軍的駕駛技術,

意外的優秀,不容小覷

如果漠視中空空軍飛行隊的戰鬥力

而與之作戰的話,

可能是相當危險的。

1937年8月14日,筧橋空戰中日首次對決,高志航首開紀錄擊落第一架日機,並帶隊首創3:0的光輝戰績。

後來這一天被定為空軍節。

這位赫赫有名的“空軍戰神”、空軍總教頭,有個調皮的習慣——每次教飛行經過自己家,他都會低低飛過。

這是他和女兒之間的小秘密,女兒此時,便會指著天上的飛機說:“我爸爸,在上面”。

經過我們家他會低飛,嗚~上去這樣子

我就知道是我爸爸來了

1937年11月21日,高志航於周口機場遭遇敵機空襲,中彈殉國,時年30歲。在三個月的戰鬥中,高志航共擊落敵機5架。

這裏,筆者有兩個感慨:

一是,這樣赫赫有名的英雄,戰鬥時間居然只有這樣短短的三個月。在後面的戰鬥中,我們不停地看到,年輕人的性命前仆後繼、以極快的速度消耗著。

二是,只擊落5架敵機?(他不是擊落敵機最多的,如他的學生劉粹剛的戰績是11架。)而需要科普一下的是,當時中、日空軍到底是什麽樣的飛機?

抗戰之初,我方空軍主力戰鬥機是300架霍克三雙翼機,特點是:

速度慢、善纏鬥

日軍主力戰鬥機是2000架九六式單翼機,特點是:

速度快、專門針對纏鬥機

九六式的時速比霍克三快60公裏。啥意思?

就是我們的飛機“嗚~嗚~”的慢慢飛行的時候,日軍飛機“咻~”的一聲就已經飛過去了。

而且當時,我們的空防裝備幾乎全靠國際援助,量還少,總共不到300架,打下一架少一架。

而日本,可用飛機多達2000架,而且國內還在源源不斷的生產。

裝備不行,敵眾我寡。


死亡來得時候,是一瞬間

愛情來的時候,也是一瞬間

劉粹剛,中央航校二期驅逐科學生,他的空中命中率高達九成,被日軍對手稱為“空中趙子龍。

鐵血男兒,居然也是癡心情種。他在火車上邂逅一位姑娘,驚為天人,無法自拔。

寫起情書來,也是一紙癡相。

初遇城站,獲睹芳姿,娟秀溫雅,令人堪慕。

耿耿此心,望斷雙眸。

許希麟女士是大家閨秀,追求者眾,自然不會回覆劉粹剛的書信。

而劉粹剛很得高志航真傳:喜歡她,就開飛機去她家,玩低飛特技!

沒事開著戰鬥機去姑娘家轉悠,表演各種特技,震得的電線抖動,還揮手打招呼。

結果嚇到了未來丈母娘,主動勸自家姑娘。

(~女兒,要不你就從了吧,放過我們家的電線桿~)

飛的這樣低,好猛好險,

又做各種特技給我看,電線震得抖動

你就和他通信做朋友吧。


劉粹剛突破許希麟女士的防線,許希麟女士突破父親的顧慮,她們勇敢突破所有阻礙,結為夫妻!

就像所有的飛行員那樣早早的交代身後事,劉粹剛給新婚的妻子,寫下這樣的信:

假如我要是為國犧牲,殺身成仁的話,

那是盡了我的天職。

您要時時刻刻

用您最聰慧的腦子與理智,

不要愚笨,

不要因為我而犧牲一切。

您應當創造新生命,改造環境。

我只希望您在人生的路上,

永遠記著,遇著我這麽一個人。

我的麟,我是永遠愛你的。


即使早已知道飛行員的事業是如何兇險;即使可以寫下: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即使知道今日的興奮,都是明日悲壯的回憶

死亡來臨時,依然措不及防。

兩個周後,劉粹剛在任務中,當場死亡。

年僅24歲


新婚的許希麟女士聽到丈夫殉國的消息,寫下:

剛,在你固是求仁得仁,

已盡了軍人天職。

可是我,正日月茫茫,

又不知若何度此年華。

粹剛,你平時常說,

將來年老退休後決以余力辦學。

如今你已經了最後心力。

我決定繼你遺志,先從基本教育著手,

拿你英勇不屈的精神,灌輸於未來的青年。




中國已非昔日之中國

閻海文航校六期學員,曾在航校史上創下打地靶滿分記錄。

8月17日,閻海文在執行轟炸任務時,被炮彈擊中,跳傘誤入日軍陣地。

以隨身手槍反擊包圍他的日軍,並高喊“中國無被俘空軍”。然後用最後一顆子彈,自殺。

年僅21歲。

日軍感佩他的壯烈,為他立碑,上面寫著:“支那勇士之墓“。

日本記者在報道他的事跡時更感嘆:中國已非昔日之中國”。




中日空戰“自殺式襲擊第

沈崇誨航校三期學員,從清華大學畢業,投筆從戎。

8月19日,沈崇誨在攻擊日本船艦時,座機受損,無法順利返航。

這時,他又發現了更多敵機目標,於是加踩下油門沖向日本軍艦,與敵人同歸於盡。

年僅25歲。



1937年11月,霍克三損失殆盡

1938年-1941年,

中國戰鬥機為蘇聯援助的伊十五與伊十六

伊十五還是雙翼的纏鬥機,只有兩支槍

1939年,

“一群從未見過的新型飛機“

出現在中國上空,

那是日本研發的當時“世界上最優秀的”

——零式戰鬥機

航程遠,速度快,活動力強,纏鬥性能好

零式出現了之後,它一護航

制空權就被它拿去了。

1940年9月13日,零式戰鬥機出現在重慶璧山上空,國民政府空軍第三機械大隊7隊36架飛機,在璧山上空與66架日機相遇發生激烈空戰,這就是震驚中外的“璧山9.13空戰”

經過短暫而慘烈的激戰,我機傷損11架,毀13架,人員傷9員,陣亡10員,日本飛機無一損失

必須無所畏懼

但也無所遁逃

航校七期畢業的徐華江也參與了當天的戰鬥。徐華江在口述錄音裏,這樣回憶:

那次作戰當中,可以講我們很慘敗。

大概有五分鐘,我的滑油就被打到了。

滑油噴出來,就模糊了,看不清楚。

飛機嚴重抖動。

你想走也沒有辦法,不想走也沒有辦法。

......

被打到發動機嚴重毀損,才迫降稻田裏。

......

我摸到飛行口袋的時候,有兩顆子彈,

拿在手裏這還是熱的。

追擊他的日本戰鬥機飛行員三上一禧後來回憶:

我看到中國空軍

一直頑強打到空中停機,才墜落下去

真是吃驚

徐華江回憶到:

我們明明知道日本空軍的飛機優於我們,

但是我們還要堅決迎上前去。

我們中國空軍的信條是:

誓死報國不生還

這次戰鬥極大地鼓舞了日軍士氣,他們以為中國的天空都是太陽旗了。


孤膽英雄

日本轟炸機長驅直入,編隊飛過成都上空時,突然闖入一架中國的伊十五。

日軍隨軍記者拍攝下了這樣的畫面,並記錄到:

我軍飛過殘雲飄飛的成都上空

出現一架不自量力的敵方戰鬥機,

突然向我挑釁。

青天白日旗的敵方戰鬥機,

近在咫尺,

被我軍拍到。

這是盧溝橋事變以來,

第一個珍貴記錄。


這段短兵相接的珍貴畫面,徹底說明中國抵抗到底的決心!




裝備不行,唯有博命

鄭少愚,當時第四大隊大隊長,甚至向隊員提出迎頭相撞,同歸於盡的戰法。他說:只要捕捉到機會,我願意第一個撞敵人的領隊機

1941年,蘇聯終止對中國的援助,

並與日本簽訂互不侵犯條約。

1941年12月7日,日本突襲美國珍珠港,

美國立即對日宣戰。 

1942年,中國正式獲得美國軍事援助。

由美國退役飛行員組成的志願隊

“飛虎隊”來到中國。

有了當時最先進的P-47、P-51戰鬥機

及B-25中程轟炸機,

在陳納德協助訓練下的中國空軍

脫胎換骨




運輸線的維系與爭奪,是戰爭後期雙方攻守的重點。

1943年,日軍已經全面封鎖中國海岸線,中國唯一的對外道路滇緬公路被切斷。援華物質只能通過飛躍喜馬拉雅山脈的飛機來運輸,這條航線被稱為駝峰航線。這是二戰期間維持最久、規模最大的空中運輸。 

然而這條航線所經過的地形與氣候條件惡劣。

總共有超過五百架飛機失事。

在晴天,飛行員完全可以沿著山谷間鋁制飛機殘骸的反光來導航

因此這條航線,又有一個金屬般冰冷的別名“鋁谷”。

孤獨的 死亡

周志開,中央航校七期,第一個獲得“晴天白日勳章”的飛行員。

1943年6月,日本轟炸機空隙四川梁山機場,中隊長周志開單機沖入日軍機群,以一敵八,創造三比零的戰果。

這位戰鬥英雄其實也是一個大孩子,名門之後,家境優渥,他的第一個夢想是做電影明星。

1935年6月,周志開瞞著家人,偷偷報考了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直至接到錄取通知書時才告訴家人。

我們與環境作生命的掙紮時,

我們是孤單的、遼遠的。

在離人群極遠的空中,

我們的痛苦和喜悅,

只有我們孤單的享受。

痛苦向我們圍攻時,

卻更殘酷得不容許我們去思索

和回憶任何一件往事。

......

等到我們回到機場,

和人們談到一個幾乎失去了生命的經過,

是沒有人可體驗到當時的情形的!

因為,生命是這樣的東西:

已經失去了,沒有人能知道它!

沒有失去,沒有會感到它!

......

我們仍只能靜靜的

像並沒有過什麽一樣!

這不近人情的容忍啊!

——湯卜生 一個飛行員的自述

1943年底,周志開在一次偵查任務中,起飛兩小時後與地面失去聯絡。年僅24歲。

半年後,官方才透露了陣亡的消息。

正在歡笑的時候,

敵機的來襲,

也許在這忽忙間,

朋友們就消失了!

......

就好似做了一個噩夢,

掉落在千層的崖下,

這種實有的噩夢卻無法可以醒的,

我們的腦中印有多少的英勇的同伴的影子,

而他們,是永眠了!

——湯卜生 一個飛行員的自述

他們必須斬斷自己的未來

才能讓他們所愛的人有未來

這群二十多歲的大孩子們,比誰都接近死,因此他們不得不比誰都接近上帝。

如果死神前來敲門,他們沒有任何躲閃的余地。

縱使有再多的不舍,他們必須下定決心斬斷自己的未來,才能讓他們所愛的人有未來。

好多女孩不懂空軍的危險,看他身體健康,看他有地位,不曉得他隨時會死的好多女孩不懂嘛,但是你良心曉得,不可以這樣。每個人都不敢交(女朋友),這是良心的問題。

張大飛,空軍第三大隊。

“她的信是我最大的安慰。我現在休假,也去喝酒、去跳舞了,我活了二十六歲,這些人生滋味,以前從未嘗過。

三天前,最後的好友晚上沒有回航。我知道下一個就輪到我了我禱告,我沈思,內心覺得平靜。”

1945年5月18日,張大飛中彈陣亡,年僅26歲。

“同學們在一起,每天吃啊住啊,什麽都在一起,和自己兄弟,在家裏兄弟一樣,結果到十二月一號一看,一百四十七個人只剩下三個人。

......

講不出來,想到幾個老大哥,很難過,心裏很難過”


他們都有一付可羨慕的好身體,

他們受的訓練

就是要他們無條件地貢獻他們的技術,

必要時無條件地貢獻出他們的生命。

而萬千國人像已忘掉,

你死是為了誰!

1938年,林徽因和梁思成在昆明逃難,循著雨夜的小提琴聲,他們遇到了正在受訓的八名飛行員——這是中央航校的第七期學員。畢業的時候,梁、林夫婦作為名譽家長”出席畢業典禮並致詞。

之後幾年,林徽因不斷地聽到這些飛行員朋友慘烈殉國的消息,收到他們的遺物。

至抗戰勝利前一年,他們結識的最後一位飛行學員朋友陣亡,此時相距林徽因的弟弟飛行員林恒殉國已三年。

弟弟,我沒有適合時代的語言 

來哀悼你的死; 

它是時代向你的要求, 

簡單的,你給了。 

這冷酷簡單的壯烈是時代的詩 

這沈默的光榮是你。 

......

只因你是個孩子,

卻沒有留什麽給自己,

而萬千國人像已忘掉,

你死是為了誰!

——林徽因 《哭三弟恒》



1937-1945年八年期間,

中國空軍擊落或擊傷日機超過一千兩百架,

我軍損失軍機近一千架,

犧牲官兵超過四千人。

這部紀錄片為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而作,制作周期17個月。

去年年底在台灣上映,除了官方捧場,在年輕人中幾乎沒有激起水花。

導演張釗維,說:“我知道現在台灣社會的氛圍,對和大陸有關的歷史不那麽感興趣。”

而他其實抱著一個更大的希望,希望拍給全體中國人看的,要不太遺憾!

距離1937年已經八十年,他們的死亡依然孤獨!

我們仍只能靜靜的

像並沒有過什麽一樣!

這不近人情的容忍啊!

——湯卜生 一個飛行員的自述

丘吉爾對英國皇家空軍說的那句名言在人類征戰的歷史中,從來沒有這麽多人對這麽少人,虧欠這麽深的恩情。”

而我們,不要忘卻了我們的英雄!

不要忘了我們優秀到令人扼腕嘆惜的年輕人!

不要忘了我們虧欠了極深恩情的熱血男兒!

他們的心智,如藍天一樣透徹單純,他們的靈魂,卻深沈的令人費解。

風雲際會壯士飛,

誓死報國不生還。 

走進生命的幽谷,

開創國家的出路。

分享是對作者最大的支持

來源:記錄中國頻道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