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警察與私有制律師的主要區別 黎陽 2016.12.16.
2016/12/23 15:30
瀏覽13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警察是公有制,律師是私有制。警察的職業宗旨本質為公,律師的職業宗旨本質為私。警察為人民服務,律師為人民幣服務。
——警察的工作一言一行都是義務,都免費。律師的工作一言一行都是買賣,都收錢。
——對自己服務對象的服務要求,警察無權拒絕,律師有權拒絕。警察無權討價還價,律師有權拒絕,有權隨心所欲挑肥揀瘦。
——警察無權嫌貧愛富,律師有權嫌貧愛富。警察免費為窮人提供服務是司空見慣,無需大肆宣揚;律師免費為窮人提供服務是偶爾的施舍兼廣告,恨不能嚷嚷得全地球無人不知。
——警察的工作實際是犧牲自己保護別人,律師的工作實際是發別人的倒黴財。
——警察的工作又苦又累又危險還默默無聞,律師的工作又輕松又舒適又安全還名利雙收。
——警察的責任是保護社會安全。律師的責任是保護客戶(包括罪犯客戶)私利。
——警察的對手是罪犯,律師的對手是警察。警察整天挖空心思捉摸如何對付罪犯,律師整天挖空心思捉摸如何對付警察。
——警察以戰勝罪犯為成功標志,律師以戰勝警察為成功標志。警察以戰勝罪犯為榮,律師以戰勝警察為榮。
——警察放跑了罪犯要受處罰,律師放跑了罪犯能拿獎賞。
——警察出錯會被大肆宣揚,律師出錯從無人宣揚。
——警察辦錯案要追究責任,律師辦錯案實際不受追究責任。
——警察在乎“誰是罪犯”,為的是制止罪犯危害社會。律師在乎“誰不是罪犯”,因為私利相關。這樣的利益關系決定律師從不在乎“誰是罪犯”,更不在乎“罪犯逍遙法外危害社會”——賀衛方說:律師“傾向於把有罪的人說成是無罪的。律師必須要最大限度地維護客戶利益”、“沒有可能出現無罪判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就會懷疑,心想我這個案件請不請律師有什麽差別?這對律師的發展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你的客戶跟你說,他們只知道我搶了銀行的錢,不知道我去年殺了兩個人。你怎麽辦呢?你作為道德那麽美好的律師,是不是要去揭發呢?不,絕對不能揭發”。(賀衛方:在人民大學律師學院論壇上的點評)

——對警察的監督和制約一重又一重,又是法律又是紀律。對律師沒有任何專職的監督、任何嚴格的紀律約束,唯一的制約是刑法第306條。
——只聞“遇到壞人、遇到危險趕緊找警察”,不聞“遇到壞人、遇到危險趕緊找律師”。
——只見律師動不動就說“你也會有需要律師的時候”,不見警察動不動就說“你也會有需要警察的時候”。
——“你也會有需要律師的時候”隱含威脅與詛咒,“你也會有需要警察的時候”則沒有。
——普通人危難時想到的是找警察而不是找律師。罪犯落網想到的是找律師而不是找警察。但律師總告訴人們“出了事找律師”。
——只見警察中出英雄烈士,不見律師中出英雄烈士。但“公知”大V的口中筆下,警察英雄烈士不是被歪曲就是根本不值一提,仿佛根本不存在;律師反而個個簡直比英雄烈士都崇高偉大。不僅烈士,凡是警察的成就不是被醜化妖魔化就是被淡化封鎖,凡是律師的“成就”必定獲得大肆吹捧百般美化;仿佛警察沒好的,律師沒壞的;專職為公的警察凈幹以權謀私的事,專職謀私的律師凈幹舍己為公的事;宗旨為民的警察是野蠻和邪惡的代表,宗旨謀私專發別人倒黴財的律師才是文明和正義的化身;總之仿佛白即是黑,黑才是白;公即是私,私才是公;維持社會正義不能靠公有制警察,而必須靠私有制律師。

——警察的收入有限,律師的收入無限。警察發財違法,律師發財合法。
——警察收罪犯的錢犯罪,律師收罪犯的錢正當。即便定了罪、證明罪犯付給律師的服務費是贓款,律師也不會退錢——哪個律師在罪犯定罪之後說,罪犯付給我的律師費是帶血的骯臟錢,不是罪犯的合法財產,罪犯無權支配,無權付給我,我不能收,應物歸原主?別人收了贓款都得退還,唯獨律師從來不退,也從來不準把這個問題作為問題提出來。世界上能明目張膽地把罪犯沾滿血腥的不義之財變成自己的合法利潤還理直氣壯的只有律師。

——只見投訴警察,不見投訴律師。警察越奉公守法日子越難過。律師越膽大妄為日子越好過。
——警察加班家人懸心,律師加班家人開心。
——警察工作越積極家庭做出的犧牲越大,越不容易過上正常的家庭生活。律師正相反。
——警察希望罪犯越少越好;律師希望罪犯越多越好。警察惟恐天下有事,律師唯恐天下無事——警察愛說“下次別讓我遇到你”,律師愛說“下次請再找我”。一旦有事,警察巴不得亂子不鬧大,律師巴不得亂子鬧大——警察愛說“別鬧別鬧”,律師愛說“死磕死磕”。

——美國律師的執照只在本州有效,不能跨州。中國律師的執照全國通用。因此中國的律師可以吃遍全中國,只要叫嚷受了委屈就可以從全國各地招來一大幫同夥群起而攻之,警察不能。
——警察幹壞事,受害的人數、地域、時間都有限;律師幹壞事(尤其立個惡法、開創個惡判例),受害的人數、地域和時間都無限。
——警察說自己為公,律師也說自己為公。“警察為公”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事,有目共睹一目了然;“律師為公”是“皇帝的新衣”——誰說看不見誰的智商和品格就會被否定。
——警察不追求指揮律師,律師卻追求指揮警察——陳有西們說,依法治國就是“法指揮槍”、“法院和法律人要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應該學西方,律師當總統。
——靠律師維護社會治安必定大亂。但社會治安惡化人們只罵警察,不罵律師。
——警察不亂,律師再亂天下也未必亂;警察若亂,律師再不亂天下也必亂。
——歷史上沒有律師的社會能存在,沒有警察的社會不能存在。
薩蘇的一篇文章有如下描述:
——這位退休的老警官曾經破案無數,有一回談起幾個案件,有人評價說關鍵是案犯不懂法,老人家搖頭,說他們不懂法?中國人裏頭最懂法的就是他們。
——“現在他們找我回去辦案我都推了。跟我們那會兒不一樣了,你找一個刑滿釋放的問點兒事,三句話還沒說完呢,他掏出手機來開始投訴你了。你說,我們還怎麽幹?”說到這兒苦笑一聲,“一開始設投訴的時候,一般老百姓都不懂,投訴我們的全是這幫帶案底兒的。”

——這句話讓我啞然,因為想起來當年看的《神探亨特》和《警察故事》,投訴亨特麥考爾乃至成龍的,幾乎都不是好人,讓人恨不得把他們一個掃堂腿踢到銀幕外邊去。
——不止一個北京警察跟我說:“我們警察是弱勢群體”。
——筆者認識的這幾位警察,都是盡忠職守,有功於民的好警察。
(薩蘇:“日本奇聞之非網絡時代的人肉搜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745f60102dqs6.html)
評註:“我們警察是弱勢群體”決非笑話。警察在硬暴力面前是強者,在軟暴力面前是弱者。往往越是奉公守法的好警察越容易受到軟暴力的傷害摧殘。
……
所有這些不公平讓“法律人”一忽悠就全變了味:“在法官、檢察官、律師、警察、法學教授等法律共同體各類成員中,只有律師是不拿國家財政工資,不向公權力要好處,靠自己的法律服務養活自己的群體”——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警察裏有壞人,律師裏有壞人,官員裏也有壞人。毛澤東時代發動群眾監督權力,壞人占不了上風。“特別是”時代否定了毛澤東,壞人到處占上風,警察裏也不例外。不恢覆毛澤東的路線,不管是誰也制約不了權力,靠私有制的律師更不行。

賀衛方、陳有西們如今大吵大鬧,一定要去掉對律師唯一的一條制約——刑法第306條,理由是這條被拿來迫害律師制造冤案:
——“從1997年306條出台至2007年這10年間,全國大陸有108名律師因妨害作證被追訴,而最終被認定有罪的僅為32起。另對23個‘律師偽證罪’的案例進行統計分析時,11個案件涉嫌的律師被無罪釋放或撤案,6個獲有罪判決,1個被免予刑事處分,5個尚未結案,錯案率50%以上。”(陳有西:“北海‘7.18’圍毆律師事件綜述”)

(http://wq.zfwlxt.com/newLawyerSite/BlogShow.aspx?itemTypeID=739714bb-4884-4940-8860-9ae80181c479&itemID=1fe0bdb6-2f06-40eb-9ae8-9f1200a88ddf&user=10420)
任何武器都可以被濫用錯用。能因為武器被濫用錯用殺了人就取締武器嗎?能因為吃飯噎死了人就禁止吃飯嗎?法律的任何一條都可以被濫用錯用。能因為哪條法律被濫用錯用造成了冤案就廢了哪條嗎?比如根據陳有西的資料,10年中有108名律師被引用刑法第306條起訴,平均每年10.8人。據說其中有5.4人冤枉。假定20萬律師每人每年經手三件案子,那一年就是60萬件。60萬件案子中5.4人受冤枉,比率為十萬分之0.9。如果刑法第306條造成了十萬分之0.9的冤案就要不得,那13億中國人每年因偷竊罪被起訴的人有多少?如果其中被冤枉的比率高於十萬分之0.9,是不是規定偷竊有罪的刑法條文也要不得了?

刑法第306條是對律師的唯一一條制約。去掉了,律師就有了絕對權力。如果不是賊喊捉賊、借口反“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搞自己的“絕對權力、絕對腐敗”,那就只會要求修改,要求加強監督防止被濫用。武器被濫用錯用不是武器的錯,需要的是加強管理。刑法條文被濫用錯用不是刑法條文的錯,需要的也是加強管理。鬧著廢除制約律師唯一的一條制約而不拿出任何替代性制約方案,卻借題發揮叫嚷“律師辯護期間,為履行辯護職責所進行的任何行為不受刑事追究”——這不是明目張膽要求“治外法權”、要求有權無法無天逍遙法外嗎?如果警察也要求“警察值勤期間,為履行崗位職責所進行的任何行為不受刑事追究”呢?

陳有西說:“檢察認為,我是公共權力,代表國家公訴,維護國家安全;而你律師是給殺人犯、強奸犯辯護,你跟殺人犯、強奸犯立場差不多。你的意見不能同我的平起平坐”——這話也對也不對。在私有制條件下確實如此,而在公有制條件下就不是這樣。斯偉江說:“92年我剛開始從事律師業時,面對國家公訴人時,我們是國家辯護人,都是國家編制,國家發工資。在小平畫圈後,隨著市場經濟深化後,才需要律師為經濟建設服務,才有律師下海。”——這點出了要害:公有制條件下的律師是“國家辯護人,都是國家編制,國家發工資”,不圍著錢轉,真正是在監督權力、維護法治。一旦變成了私有制的律師,其根本利益就不在維護法制而在賺錢,誰出錢為誰辯護。律師整天買賣法律產品,成了法律買賣人,用不著對社會治安負責,社會越亂刑事案件越多越賺錢,實際就是給殺人犯、強奸犯辯護,就是跟殺人犯、強奸犯的立場差不多——在老百姓眼裏刑辯律師就是整天跟壞人打交道,就是專門為壞人幫忙,就是專門跟老百姓搗亂,就不是好東西。這不是某個律師個人的品質問題,而是律師私有制決定的利益格局造成的結果,什麽花言巧語也改變不了。代表著罪犯的利益還要求絕對權力跟公權力抗衡,不管怎麽說也是以法治的名義破壞法治,以反對“絕對權力、絕對腐敗”的名義搞自己的“絕對權力、絕對腐敗”。

在私有制市場經濟體制下,律師不可能不以謀私利為根本目標,不可能不是一切為賺錢,不可能不遵循“誰給錢為誰服務”。只要是私有制,律師就不過是一群狗——誰給錢替誰效勞的走狗。更確切地說,是有錢人花錢雇來的專用走狗——法律走狗、法律打手、法律娼妓、法律奸商,法律流氓,帶執照的法律無賴,強詞奪理、胡攪蠻纏的專業戶,誰給錢就說誰有理,沒理攪三分,得理不饒人。婊子認錢不認情,誰給錢跟誰上床;律師認錢不認理,誰給錢替誰幫腔。二者在認錢不認人這一點上完全相同。不同的是婊子不會聲稱自己賣身是“為了道德,為了我們心中那一份愛情”;律師卻死死咬定自己買賣法律商品是“為了法治,為了我們心中的那一份理想”。婊子拿了錢賣了身之後不會給自己立“貞節牌坊”;律師拿了錢賣了嘴之後還非要給自己立“正義牌坊”。私有制下律師的操守連婊子都不如,更休想跟警察相提並論。

跟帖目錄:

分析得很好/no_text - shandong 08:32:33 12/19/2016
大俠的文章除了分析鞭辟入裏,還能“給出路”。明明白白指出正路通向哪裏 - 觀察員909 12:27:10 12/19/2016
可惜,今天警察基本只對雇主服務,律師也只對雇主服務。警察 - 好主見 20:53:02 12/19/2016
說得好,社會主義的律師,應該是對警察辦案的體系的補充以防止冤假錯案, - Omska 00:47:04 12/20/2016


原 帖 [ 0 ]

分析得很好/no_text

[ 1:0 ] shandong(陳.河.銀.松) - 08:32:33 12/19/2016 *** 回 帖

原 帖 [ 0 ]
大俠的文章除了分析鞭辟入裏,還能“給出路”。明明白白指出正路通向哪裏

我國最大的軟肋,還在那些已經私有化而又不該私有化的關鍵部門和產業上。私有化的進展不停下來,政治上就硬不到哪裏去。

[ 2:112 ] 觀察員909(吳.郡.絳.草) - 12:27:10 12/19/2016 *** 回 帖

原 帖 [ 0 ]
可惜,今天警察基本只對雇主服務,律師也只對雇主服務。警察

若見死不救或助紂為虐,也毫無辦法;普通老百姓是只能向警察求救,因為他們原先為人民服務的人民警察;今天的普通老百姓基本是請不起律師打不起官司的。王文軍扭斷民女脖子,不判死刑………

[ 3:176 ] 好主見(常.州.老.花) - 20:53:02 12/19/2016 *** 回 帖

原 帖 [ 0 ]
說得好,社會主義的律師,應該是對警察辦案的體系的補充以防止冤假錯案,

而不是濫用三寸不爛之舌去狡辯去鉆法律漏洞替罪犯開脫減免罪。社會主義國家的律師應該是由國家發工資不準收受委托辯護的人的錢財,一切以保護人民利益為最高原則。私有化下的律師以盈利為最高目的,是罪犯和罪惡的幫兇,是人民的階級敵人。

[ 4:222 ] Omska(巴.嶺.千.楊) - 00:47:04 12/20/2016 *** 回 帖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