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涯網友“黑彌撒”發帖分析南大碎屍案被疑為兇手(附貼子全文)
2013/02/18 15:10
瀏覽2,585
迴響0
推薦0
引用1
 1996年1月19日,南京發生了一起轟動一時的兇殺案:被害者是南京大學的一名大一女生,其屍體被發現的時候,已經被切成了1000多片,而且內臟和頭顱也有被煮過的痕跡!  案件發生後,南京警方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來偵破此案。但是,12年過去了,案件還是未破。

    2008年6月19日21:49,天涯虛擬社區網站突然出現了一個名為“關於南大碎屍案的一點想法”的帖子,發帖者的網名叫“黑彌撒”。不過目前天涯上原貼已經被封了。 

   “黑彌撒”首先聲稱,他不是**,“之所以又談起這樁懸了十幾年的無頭案,完全是出於個人對這起案件的一點興趣。” 

   聲明之後,“黑彌撒”對這起案件的行兇者進行了大膽猜測。其中猜測了兇案嫌疑人的殺人動機以及嫌疑人的身份背景,並詳細描摹了殺人過程。這個帖子一石激起千層浪,許多網友認為,發帖者很有可能就是兇手或是知情者。  [“黑彌撒”的猜測 ]

    [猜測一]    兇手可能是學醫的?  

  “黑彌撒”首先聲稱,他不是**,“之所以又談起這樁懸了十幾年的無頭案,完全是出於個人對這起案件的一點興趣。”  

  聲明之後,“黑彌撒”對這起案件的行兇者進行了大膽猜測:  

  “被害人的屍體被切成1000多塊,內臟被煮過,可見嫌疑人有很強的心理素質,同時可能懂得醫學知識。如此看來,嫌疑人應當受過高等教育,至少其個人素質要高於普通的初高中文化者。試想,一個大老粗,憑藉什麼能吸引一個在校女大學生的注意?所以我認為,嫌疑人是屠夫、廚師,或者鍋爐工的可能性都很小;至於醫生,只能説有可能性,因為目前還沒有任何可用於推理的證據。”

 [猜測二]

     他們通過搖滾認識?

     這篇帖子的核心處還不在於此。因為在“黑彌撒”看來,對於這個內向的受害女生來説,要想認識兇手,並放下戒心和兇手單獨接觸,需要一個“媒介”——這個“媒介”就是他們的共同愛好。

     那麼,這個讓他們能夠溝通的“媒介”是什麼呢?“黑彌撒”想到了打口碟。這種以廢塑膠名義被進口到國內的國外正版碟因為上面被打了個口子而得名。這種CD的內容多是一些國內不常見的歐美流行音樂、鄉村音樂,更多的則是搖滾樂、重金屬等音樂。

     “黑彌撒”就從這種極端音樂入手,勾劃描述了死者和兇手相識的過程:

     “被害人剛入學不久,一次在校門口逛街的時候偶然接觸到了打口碟,她立刻就被那些以前從未聽過的音樂所吸引了。但在當時,一款普通的CD隨身聽對於她這個窮學生來説也是奢侈品。就在這個時候,犯罪嫌疑人出現了。他主動向被害人介紹這些音樂,更主動地邀請被害人去他的住處,因為在他家裏,也許有一款效果非常好的音響。嫌疑人成熟穩重的外表、文質彬彬的氣質、優雅的談吐,取得了被害人的信任,於是,他們很快成為了朋友。被害人覺得自己喜歡這個男人,而嫌疑人似乎也被這個女孩身上的某種東西所吸引。也許他們相愛了,甚至發生了性關係。”

     [猜測三]

     殺人源於心理陰影?

     如此浪漫的相遇怎麼會換來一場慘劇?“黑彌撒”也給予了一個合乎邏輯的推論:

     “也許是她的外表,或是氣質,又或是穿著打扮勾起了嫌疑人對往事的回憶,一段發生在童年或少年時期的並不美好的回憶,激起了他隱藏在內心深處的一個念頭——殺死被害人。他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將心愛的女人永遠留在身邊,儘管他可能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他覺得被害人太像童年時的‘她’了,她們的共同之處太多太多,有時他甚至會覺得她就是‘她’。”

     於是,在“黑彌撒”的設想中,兇手伸出了罪惡的雙手。最後,“黑彌撒”還對兇手的基本情況進行了一番描述:“男性,案發時年齡在30歲至40歲之間,亦有可能在30歲以下,相貌端正,氣質成熟穩重,性格內向,為人謙和,單身,受過高等教育,文化素質較高,喜歡聽音樂,亦有可能愛好文學,住在南大附近,獨居,懂得一些醫學方面的知識,但沒有人知道。”

  天涯網友“黑彌撒”原貼“關於南大碎屍案的一點想法”全文

  『天涯雜談』關於南大碎屍案的一點想法

  首先聲明,我不是pol.ice,之所以又談起這樁懸了十幾年的無頭案,完全是出於個人對這起案件的一點興趣。之前也看過網上關於這起案件的一些討論,但説實話,其中大多是在講故事,基本沒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因而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只能憑藉自己的猜測胡髮發表一些看法,目的和大多數人一樣,都希望真兇早日歸案,被害人的冤魂能早日得到安息。也歡迎各位一起來討論。

  就目前來看,網上爭論最多的,無非是犯罪嫌疑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或者説,從事什麼職業。有醫生説、屠夫説、廚師説,等等等等,理由不外乎“刀功精湛”。對於嫌疑人的職業,我先不談自己的觀點,單就目前所知的情況,被害人的屍體被切成一千多片,內臟被煮過,並被整齊地疊好,包括衣物也被整齊地疊好,可見嫌疑人很強的心理素質,同時可能懂得醫學知識。如此看來,嫌疑人的文化程度較高,應當受過高等教育,至少其個人素質要高於普通的初高中文化者。試想,一個只有初中或高中文化程度的大老粗,憑藉什麼能吸引一個在校女大學生的注意?且又有什麼能力做到殺人後冷靜地分屍?所以我認為,嫌疑人是屠夫、廚師,或者鍋爐工的可能性都很小,因為這幾種職業的從業人員文化程度及素質普遍不高;至於醫生,只能説有可能性,因為目前還沒有任何可用於推理的證據。

  但問題是,嫌疑人的作案手法真的與職業有關嗎?我們不妨做一個大膽的假設:嫌疑人所從事的職業根本與“切肉”無關,但他又具備相關的知識,比方説,利用業餘時間自習了解剖學,香港電影《羔羊醫生》很多人都看過吧?電影的情節就取材于曾經發生的“雨夜屠夫”案,其案犯林過雲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我個人認為,這種假設的可能性比較大。

 犯罪嫌疑人是怎樣把被害人殺害並分屍的呢?是在街上偶遇被害人並將其強行帶回住所再實施作案?不可能,因為這種情況,嫌疑人與被害人之間並不熟悉,被害人必然會激烈反抗,即便是成功將其帶回住所,殺人後再分屍,也沒有必要將屍體切成一千多片,甚至連內臟和衣物都整齊地疊放好,或者説,沒有一種原因會導致嫌疑人這樣做,所以,偶遇的説法基本可以排除。既然不是偶遇,那麼嫌疑人與被害人之間應當是熟悉的,至少是認識的。是什麼能夠使兩人認識並熟悉呢?我的觀點是——相同的愛好。被害人性格孤僻,平時很少與同學交流,但這並不代表她就沒有愛好。或許正是由於被害人的愛好與大多數人不同,才會導致她不與同學交流,而當被害人遇到一個與她愛好相同的人之後,她的心情會是怎樣?一定是非常高興,並且很樂於對這個人敞開心扉,對於嫌疑人來説,被害人身上也必然有能夠吸引他的地方,這些應當是使兩人互相熟悉的主要原因。那麼究竟是什麼樣的愛好呢?我先不説,來説點別的。

  南大周圍,包括小粉橋、青島路、陶谷新村、甚至延伸到漢口西路、陰陽營一帶,集中了我市的三所名牌大學——南大、南師大、河海。我一直認為,這裡是南京文化氣息最濃的地方,不知道各位是否有同感?這裡的一切都顯得那麼地有品味,包括那些做生意的商人,南京最早賣打口碟的就在這裡。這裡的種種完全不同於城南或下關的市井小巷,也不同於新街口等商業區,這裡之所以有它獨特的地方,主要就是因為文化。這樣一個充滿文化氣息的地方,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當然願意在此居住,也包括犯罪嫌疑人。接著我想説説打口碟,這種CD的內容多是一些國內不常見的歐美流行音樂、鄉村音樂,更多的則是搖滾樂、重金屬,甚至那些極端音樂。很多人有一個誤區,認為聽搖滾樂或重金屬甚至極端音樂的人,個性一定十分張揚,裝扮也一定奇形怪狀,其實不然,聽這類音樂的人,恰恰多是那種比較內向,不愛説話,外表也很普通很低調的,尤其是聽重金屬和極端音樂的。這類人現在仍然比較少,在當時恐怕就更少了。想想看,96年的時候大多數人在聽什麼?又有幾個人明白什麼叫死亡、哥特?也許有人會問:你説的共同愛好就是指音樂?沒錯,可能性非常大。我們不妨再做個假設,需要説明的是,由於沒有任何線索,因此以下只是我的主觀猜測,如果各位覺得我是在胡説八道,那就權當聽故事好了:被害人剛入學不久,一次在校門口逛街的時候偶然接觸到了打口碟,她立刻就被那些以前從未聽過的音樂所吸引了,但在當時,CD還比較少見,而一款普通的CD隨身聽對於她這個窮學生來説也是奢侈品,用現在的話説,她很鬱悶。就在這個時候,犯罪嫌疑人出現了,他主動向被害人介紹這些音樂,當他了解到被害人沒有聽這些CD的條件後,更是主動地邀請被害人去他的住處,因為在他家裏,也許有一款效果非常好的音響。嫌疑人成熟穩重的外表、文質彬彬的氣質、優雅的談吐,取得了被害人的信任,於是,他們認識了,並很快成為了朋友,他們經常出入嫌疑人的住所,他們聽音樂,談心得,幾乎無所不聊。在嫌疑人的面前,被害人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健談,她覺得自己喜歡這個男人,而嫌疑人似乎也被這個女孩身上的某種東西所吸引。後來發生的事,我不敢妄加猜測,也許他們相愛了,甚至發生了性關係。

  但是被害人並不知道,她已經離死不遠了。也許是她的外表,或是氣質、又或是穿著打扮勾起了嫌疑人對往事的回憶,一段發生在童年或少年時期的並不美好的回憶,激起了他隱藏在內心深處的一個念頭——殺死被害人。他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將心愛的女人永遠留在身邊,儘管他可能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他覺得被害人太像童年時的“她”了,她們的共同之處太多太多,有時他甚至會覺得她就是“她”。嫌疑人開始不可自拔。每當與被害人相處的時候,嫌疑人總是能夠回憶起“她”,回憶起“她”給他帶來的快樂,當然,也有傷痛。

  根據以往的變態犯罪的案例,這類犯罪嫌疑人的童年或少年時期基本上都經歷過一件或數件對他們身體乃至心理造成傷害的事件,這類事件則在他們心靈上留下了陰影,從而導致了後來的犯罪。本案中嫌疑人過去究竟發生了些什麼,我們無從查證,但有一點,事件本身一定對他的傷害很大,且主要是心理上。

  對於嫌疑人來説,被害人像極了“她”,他愛被害人,所以要把她永遠地留在身邊,但首先,他要為她“贖罪”。

  作案過程我無法做出具體描述,但可以肯定的是,嫌疑人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快感。看著被害人的身體像切羊肉似的被切成了一片一片,嫌疑人感到,她的罪贖清了,但這肉體依然污穢,必須丟棄,只有靈魂,才是永遠潔凈的,只要被害人的靈魂能和他在一起,他就滿足了。

  現在,我們可以給嫌疑人簡單地畫個像:犯罪嫌疑人,男性,案發時年齡在30歲至40歲之間,亦有可能在30歲以下,相貌端正,氣質成熟穩重,性格內向,為人謙和,單身,受過高等教育,文化素質較高,喜歡聽音樂,亦有可能愛好文學,住在南大附近,獨居,懂得一些醫學方面的知識,但沒有人知道。

  最後再強調一下,以上分析,只是基於沒有任何線索的情況下做出的主觀猜測,僅代表我個人觀點。如果各位覺得我説得不對,歡迎做出更正和補充,如果公共安全專家機關一直沒有停止對此案的調查,也希望這些能夠對他們的偵查工作提供一點點幫助。 這是帖子鎖定前一個回貼者為WCAT666的回帖

  ----------

  作者:WCAT666 回復日期:2008-6-23 15:26:23 

  為什麼要切成1000多片?為什麼要把內臟和衣服疊得整整齊齊?很多人問過這個問題。只能説你們想得太複雜了。

  很簡單,因為享受啊,享受的就是這個過程。正如讀最喜歡的小説,舍得一口氣讀完嗎?正如吃最愛吃的雪菜肉絲面,舍得一口氣吃飯嗎?整個過程,那氣味,帶著一絲絲血腥,一絲絲涼風,有點點腥,還有點點甜。那燈光,因為前兩天日光燈壞了一根還沒有修好,只剩了一根,那一根用的時間也很久了,燈絲總是暗暗的。另外一根或許是接觸不好,忽明忽暗的,總發出絲絲聲,讓每個手勢都被放大了。雖然帶來的陰影不那麼方便操作,但是卻增加了另一種快感。潮潮濕濕的地方,沒有看時間,很久都沒有戴表的習慣了。但是室外寧靜和黑暗,偶爾晃過的人影,正是有點點的興奮。

  一片片地切,沒有戴手套,這樣才最真實地感覺到整個過程。每一刀的力度,斜度都需要和肉質的狀況緊密配合。因此永遠沒有最完美的那一刀。每一刀都差一點,因為每塊肉,即使是同一個部位,也都因為組織結構,血液濃度,骨脈走勢而不同。所以每一刀也不同,不能讓血水噴出,不能讓沫留在刀上,不能破壞了整體的經脈結構,否則,就再也不完美。每一刀下去,都有一些遺憾,因此總想在下一刀彌補。也不知過了多久,切了多久,只是越來越找到那種感覺,運力,手腕。不可抑制。眼睛已經不用再看,只是大腦裏還在不斷對比那浮現過若干次的情景。那個晚上的情景,一直緊緊抓住了這顆心。多少次夢中比較,分析,尋找最合適的位置與力度,尋找那種感覺。直到今時今日才是最清晰而深刻的感覺,一切都恰到好處。

  幾個月前遇到她,當時卻並沒有在心中有清晰的考慮及計劃,只是潛在的。或許不需要去考慮,但潛意識裏,已經知道怎麼去做。所有的一切,引導的只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如此完美,只能跟隨。。。。。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