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唐關強: 中共扶持法輪功和鎮壓法輪功的內幕真相
2020/10/29 13:04
瀏覽7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唐關強: 中共扶持法輪功和鎮壓法輪功的內幕真相
https://www.chinanews.co/news/gb/pubvp/2002/04/200204251150.shtml

【博訊4月25日消息】 法輪功在中共統治下為何能夠有當初的发展?為何法輪功能夠組織起來包圍中南海?中共政府究竟為什麽從扶持法輪功變成鎮壓法輪功?今天法輪功同中共政府的鬥爭究竟是一場什麽鬥爭?這些問題既是中共難以啟齒的問題,也是法輪功不願意讓人們談論的問題。但是,揭露這些問題的內幕,有利於人們真正了解什麽才是真相。我們沒有理由讓無辜和善良的人永遠被欺騙下去。
-中共政府當初優待待法輪功-

法輪功出現在中共統治下社會出現信仰危機的時候。法輪功是一種信仰,屬於“有神論”。主張“無神論”的中共,不會不发現這一特點。中共政府對於社會出現的“信仰”和“宗教”歷來是敏感並且嚴厲限制的。但是,對法輪功當初卻不是這樣。這其中有什麽奧妙呢?

法輪功在中國出現之後,在中共內部高層引起了兩種不同的態度,這兩種態度一種是主張“扶持”,另一種是主張“打擊”。

主張“扶持”的認為,法輪功提出“真、善、忍”有利於疏解社會不滿情緒,對社會穩定有利。也有人認為,“真、善、忍”的教條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填補日益惡化的社會信仰危機。

主張“打擊”的一開始就認為法輪功屬於“邪教”,因為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是一個活著的人,他不斷地通過演講補充新的經文,提出新的解釋,信徒崇拜這個活著的人。一般宗教經文和對經文的解釋是固定不變的,信徒崇拜的是某種神或偶像。因此認為法輪功的发展會誤導民眾、為害社會。

在這兩者的爭論中,“扶持”派關於“疏解社會不滿情緒”和“對社會穩定”有利的說法,與中共政府的“穩定壓倒一切”的政策相符,而且扶持者提出了法輪功不成熟的意見,政府可以在“扶持”中施加影響和引導,最終可以讓法輪功來填補信仰危機,對中共政權的穩定起到積極作用。“打擊”派指責“扶持”派饑不擇食,但是他們從意識形態方面闡述的理由沒有“扶持”派從維護社會穩定的實際需要闡述出來的理由更有說服力。

中共內部高層這兩派辯論中,江澤民的態度表示觀望,朱镕基傾向於讓“扶持”派去作嘗試。於是,一個信仰上面明確同中共的無神論相沖突的法輪功,在宣揚其信仰的一個局部,也就是“真、善、忍”這三個字的情況下,獲得了中共政府的容忍。我們看到,在法輪功1999年萬人包圍中南海事件之前,中共政府在嚴厲限制民主黨派的发展、嚴厲打擊、控制和迫害其他宗教活動的同時,對同樣是宣揚有神論的法輪功卻特別有待,連許多中共高層幹部都公開成為法輪功的學員。

-對法輪功的歸口管理和法輪功“不屬於宗教”-

中共中央高層關於法輪功功的辯論向“扶持”傾斜以後,接下去的問題就是由那一個部門來引導和控制法輪功的傳播與发展的問題了。依照分工,法輪功是一種新的信仰,如果按照宗教類歸口的話,應該歸口於統戰部門來管理。可是,按照統戰部門對宗教事務的有關規定,特別是對宗教團體人數发展進行配額限制和活動場所限制的規定,無法滿足主張讓法輪功快速发展以大面積填補中國社會日益嚴重的信仰危機的需要。而且,在統治部門高層,反對扶持法輪功的意見占上風,因此將法輪功歸口於統治部門顯然不符合中共高層願意作出嘗試的意思。

但是,對這樣一個有神論的信仰集團不進行歸口管理,中共當然害怕要出亂子,將來不好收拾。在中共體制內部的另一個對宗教事務有管轄權的是公安部一局的宗教處,這是一個公安部內負責政治保衛的,專門對宗教活動進行秘密監控的特工部門。由公安部插手,要能名正言順,避免與統戰部門造成直接矛盾甚至沖突,先決條件就是要宣布法輪功不屬於宗教。於是,明明白白應該屬於宗教的法輪功,就這樣被宣稱為“不屬於宗教”了。李洪志受到公安部的警告,如果他把自己的法輪功稱為宗教,那麽法輪功得歸口統治部管理,而統戰部是絕不會讓法輪功獲得发展空間的。

-如何對法輪功進行引導控制,公安部出現兩派鬥爭-

公安部一局宗教處正式接手對法輪功進行引導和控制的任務之後,其目的是要把法輪功變成只是宣揚“真、善、忍”的社會氣功團體,而要對李洪志宣揚的其他信仰方面的內容加以控制、甚至鏟除。雖然許多在99年前成為法輪功學員的許多人都不了解法輪功的信仰方面的內容,而只知道“真、善、忍”、練功能夠治病等內容,然而李洪志並沒有完全按照公安部的意思去做、去說,法輪功的信仰部分開始傳播並且被一些學員接受了,尤其是那些受教育較高的人接受了法輪功的信仰部分,這是公安部一局一開始沒有預料到的事情。

對法輪功的引導控制出現了覆雜局面之後,公安部的工作壓力大增,不但公安部內主張“打擊”的意見開始上升,其他如統戰部門和文化、教育、宣傳、科技和思想方面的意見壓力也開始出現並且上升。應付這種局面,公安部一局按照中共高層政治局人士的指示,制定了有關政策和策略。根據公安不一局的工作習慣和特征,這些政策和策略幾乎全部運用特工手段。它門主要是:架空並控制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有系統、有組織地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進行秘密滲透並占居主要輔導站、練功點的重要位置。

具體提出上述政策策略的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特工官員堅信這樣能夠成功。其實他們也確實比較成功。法輪功在97年到99年之間的发展,並沒有給中共政府添亂,反而比較成功地疏導了一大批對政府的不滿情緒,公安部一局宗教處對法輪功的工作一直受到中共高層有關領導的支持和鼓勵,這個部門的特工人員被看作很有“串頭”。

可是,公安部一局宗教處在滲透和控制法輪功方面的成功,帶來了另外兩個麻煩。一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不滿自己創立的信仰內容在傳播上遭受抑制,自己被架空並且遭受特工的控制,於是選擇到國外傳播法輪功。二是那些當初竭力反對“扶持”法輪功的中共高級官員,包括在公安部一局內部的一些官員,為了堅持自己的立場和當初的看法沒有錯,他們也開始聯合起來,試圖否定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功績。這種行動,導致一局宗教處特工雖然成績顯著,卻並沒有能夠“串上去”。

-境外控制李洪志,引起國安部的強烈不滿-

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經過幾年的辛勤努力,在國內對法輪功的在宣稱上的引導、組織上的滲透和控制在特工系統中工作是極為出色,但是李洪志在境外的活動卻是對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一個威脅,特別是李洪志到處宣揚法輪功的有關信仰問題,造成對國內法輪功練習者的影響。於是,公安部一局宗教處派出自己的特工在境外其他對李洪志進行控制,其策略是運用金錢和女色拉李洪志下水。

本來公安部插手法輪功就已經撈了統戰部的界,而派特工到境外控制李洪志的活動又撈了國家安全部的界。國家安全部立即提出不滿。這兩家出現糾紛,只有在中央政法委的會議上才能夠解決。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要求公安部克制,批準了安全部執行在境外對李洪志進行監控。

然而,國家安全部被批準插手法輪功之後,不可能不涉及國內法輪功的問題。1998年末,國家安全部发出了對公安部一局宗教處極端不利的報告。該報告指出:公安部對法輪功的管理,相當於在共產黨組織以外,建立了一個龐大覆雜的組織系統,而且這個龐大覆雜的組織系統具有隱秘性,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工作完全不受到其他國家部門和黨務系統的監督控制,法輪功已經成為在國內发展迅速,但問題成堆的一個獨立王國。該份報告還列舉了公安部一局宗教處在國家經費之外利用其他渠道成倍地謀取經費,並利用這些經費,大量在離退休幹部、軍隊、基層黨政官員、學生等中間发展特工人員和準特工人員。國安部認為這樣不受另一個系統監督的運作狀況,會給國家安全帶來危險。

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接到這篇報告之後,請示中央政治局,在江澤民的親自授意下,羅幹於1999年1月下令國家安全部秘密地對法輪功的情況進行全面調查。公安部一局宗教處很快也察覺了國家安全部的動作。

-包圍中南海:逼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表態-

1999年初,在中共內部對公安部一局宗教處形成了“四面楚歌”的包圍狀態下,尤其是國家安全部準備開始全面插手法輪功,使公安部一局的成績眼看就要被否定,有關官員“串上去”的夢想眼看就要徹底破滅,而突破這一包圍的唯一辦法就是讓中央高層明確表態,肯定並支持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工作。然而,中央政治局常委們卻繼續在猶豫之中,理由是“黨內壓力太大”。中央無法下決心撐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工作,公安部一局宗教處面對部里上司開始出現的猶豫、指責甚至背叛,無法頂住壓力。

就是在這種形勢下,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特工們,下決心采用“非常手段”來逼迫中共中央政治局站在他們一邊。這些特工官員的想法是:搞不搞“包圍中南海”行動可能最終都是遭到整肅的結局在等待著他們。搞了“包圍中南海”行動,至少也算是出一口氣,亮一亮能耐,說不定還能產生什麽意想不到的轉機。可能出現轉機是這樣考慮的:當初中央為了社會穩定的優先考慮,給法輪功的发展開了綠燈,如果拿出事實來證明否定法輪功將會造成社會嚴重的不穩定,則中央政治局就會要求那些反對法輪功的官員作出讓步。非但如此,只要用事實的證據有力地說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那些反對法輪功的黨內官員的公開動作造成了嚴重的社會不穩定事件,還能夠把今後的障礙搬開。

於是,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進行抗議的事件发生了。這是公安部一局宗教處利用完全由他們自己掌握的組織系統-即法輪功全國範圍內的主要輔導站、練功點的主要職位已經被他們早已安排好的特工所控制這樣的秘密組織系統,神密地、成功地組織了一場向中共中央政府的抗議行動。公安部一局宗教處並不想躲在背後,他們在行動成功之前秘密策劃和進行組織動員,但是行動一旦開始,他們就不可能隱藏自己的作用,中南海的人逼上眼睛都能夠知道,除了公安部一局宗教處,中國沒有任何人能夠預先絲毫不露風聲地策劃這麽大規模的法輪功學員從全國各地集結到北京。這場包圍中南海的抗議示威行動,與李洪志幾乎一點關系都沒有,與法輪功本身其實也沒有多大關系,包圍中南海事件,其實質完全是中共內部爭鬥產物。

作為中共賴以維持社會穩定的公安部內部官員策劃這樣一場“逼宮”的抗議示威事件是十分危險的。如果成功達到目的,“扶持派”將瓦解和排斥了“打擊派”,自己將在中共政權內部飛黃騰達。如果失敗了,他們將成為不可饒恕的打擊對象。正因為這個原因,至少四個中共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主要特工官員,在中南海事件发生的時候,利用職權之便,以特殊工作為借口,使用中共官方認可的編造身份,在美國等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最後表態。

-國安部的報告被證實,鎮壓法輪功開始-

“包圍中南海”的抗議示威行動,證實了國安部的那份報告,即法輪功已經是一個龐大覆雜的組織系統,而且這個組織系統受公安部一局宗教處這樣一個特工部門單一的控制,其他政府系統、安全系統和黨務系統對法輪功都沒有監督和控制。本來目的是希望借助法輪功的“真、善、忍”來填補道德和信仰真空,讓法輪功來幫助政權的穩定和社會的穩定。可是,暴露出來的問題卻證明了在公安部特務系統的操控之下,實際发展形成的法輪功成了一個對共產黨政權可能造成威脅的龐大組織,而且這種威脅已經由“包圍中南海”的抗議示威行動對中共最高領導層的威逼所證實。

可以說,中共中央原來對於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工作過於信任,這不是從他們接手法輪功開始的,而是這個處在監控和鎮壓國內其他宗教人士和活動中一貫功勞顯赫,從建國以來,這個部門的立場和手段從來沒有出過問題,也沒有放過一個中共政府不喜歡的宗教活動或人士。然而,當“包圍中南海”事件发生之後,中共中央為之一楞。在江澤民親自聽取每一份國家安全部的報告,羅幹親自坐陣指揮下,國家安全部還是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把搞清了法輪功內的秘密組織系統。而在這期間,中共從宣布“包圍中南海”事件是“非法抗議示威”,到宣布法輪功是“非法組織”,最後給法輪功定性為“邪教”,也經歷了一個逐步升級定性的過程。

―法輪功同中國政府的繼續鬥爭―

中共政府從嘗試扶持法輪功填補道德與信仰真空為穩定政權服務,終於走向全面鎮壓法輪功。然而中共內部“扶持”派並沒有因此被消滅,不少原來的“扶持”派依然堅持他們當初的主張是正確的,“包圍中南海”行動雖然違反了黨和政府的基本工作原則,然而那是“個別人”的錯誤,中央不能全面否定法輪功,尤其是不應該打擊普通的法輪功練習者,他們只不過是這場中共內部“人事糾紛”和“部門成見”的無辜的犧牲者。

“扶持”派還認為,對於那些公安部一局宗教處在各地滲透安排的“站長”們,他們是忠於黨和政府的特工人員,“包圍中南海”事件中他們雖然有責任,但主要責任並不在他們身上,對他們的處罰過重,嚴重打擊了國內秘密戰線的工作士氣。

那些策劃和組織“包圍中南海”抗議示威行動,並在行動发生之前就留在美國觀望的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幾個頭頭,也是最不認輸的幾個。雖然他們從來就不是法輪功的信徒,然而,他們卻利用特務工作的經驗和優勢,利用他們在“包圍中南海”事件发生之前就利用特殊職務之便控制和騙取的國家境外特殊活動經費,在境外繼續他們的鬥爭。而這項鬥爭實質上也與李洪志沒有多大關系,法輪功的真正創始人李洪志目前在美國,實際上遭到這些人的威脅和軟禁,李洪志並沒有公開发表意見和單獨接觸媒體、單獨接見法輪功學員的自由。對於李洪志的控制,早在“包圍中南海”事件发生之前就由公安部一局宗教處的這些官員落實了,連國家安全部想插手都遭到了抵制和瓦解。

-結論和沒有結束的問題-

法輪功在中國的发展是因中共內部某些高層官員考慮填補道德和信仰真空,為維護中共的政權穩定而作的大膽的嘗試,扶持而成。由於公安部一局宗教處將法輪功變成了一個不受其他政府、安全和黨務部門監督的龐大覆雜,由公安部特工滲透控制的組織而引起了中央政府的恐慌,最後導致中央下令取締和鎮壓法輪功。李洪志目前對於創立的法輪功,原來就失去控制,現在更加沒有自由的发言權。

法輪功在中國被中共政府取締和鎮壓,當初是否能避免?這個問題留給了解真相的人們慢慢結合了解到的更多的真相去下結論。

但是,我們看到,如今中國內部和海外已經有了那麽多堅強、執著的法輪功信徒,他們是否會有一天喊出“救救師父”的呼聲?師父是不可能向信徒求救的,因為師父聲稱自己有超過常人的能力,這也是師父遭受人的控制無法掙脫卻又無計可施的痛苦之處。(唐關強) (博訊boxun.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