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別把德國對納粹的反省想得太美好
2014/06/15 14:04
瀏覽2,70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德國民眾認為紐倫堡公審是“勝利者的審判”,反感盟國實施非納粹化

導語:1970年聯邦德國總理勃蘭特在華沙猶太人紀念碑前下跪認罪的鏡頭,已成為德國反思歷史的經典象徵。在勃蘭特下跪一幕的影響下,人們普遍認為,二戰後,德國人徹底反省了。 …

這一結論雖說沒錯,可是二戰後聯邦德國對納粹歷史的反思,並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經歷了一個漫長而復雜的過程。

戰後初期德國對納粹罪行的追訴和審判並不成功

 戰後初期德國民眾迴避納粹歷史,甚至反對盟國實施的“非納粹化”,並要求赦免納粹罪犯二戰結束後,盟國將對德國展開“非納粹化”措施,追究納粹的戰爭罪行。 1945年盟國在德國紐倫堡公審納粹首要戰犯。在紐倫堡審判中,共有5025名罪犯以戰爭罪被判刑,死刑判決806例,其中486例被執行。

紐倫堡審判中揭露的納粹罪行讓德國民眾感到震驚,但他們普遍認為這是“勝利者的審判”,同時反對各國輿論對德國人“集體過錯”的指責,而且,當時德國已成廢墟,德國人流離失所,每日都為生存而奔波,無暇顧及清算納粹歷史,大部分德國民眾對納粹歷史的冷漠、沉默,乃至迴避,更遑論反思了。

 當時許多德國人討厭非納粹化,並試圖通過互相寫支持信和否認信,來暗中破壞這些方案。事實上,大多數德國人都覺得還頗能與納粹政權共處。畢竟,希特勒帶領德國走出了大蕭條,在戰爭期間,德國人比大部分的歐洲人生活得好。此外,戰後重建仍然不得不依靠德國人自己,因此這便不得不尋求盡可能多地融合前納粹分子的辦法。於是,德國民眾要求赦免部分納粹(1920年之後生人),而這也得到盟國的同意。 …

大批納粹罪犯獲得赦免,大量原納粹高級文武官員重返政府機關

 1949年9月聯邦德國成立後,西德政府希望在法律層面儘早結束處理納粹罪犯,同時特赦大批被盟國判刑的納粹罪犯。 1949年12月西德眾議院通過了赦免納粹分子一般犯罪行為的法案,1951年又公佈了“131法案”,批准了除蓋世太保和在此前審判中被定為“主要罪犯”的人員外,其他納粹文職人員均可被重新僱用,1954年眾議院再一次赦免了一批納粹罪犯。

 於是,在當時一些有著“明確”立場的納粹分子從他們的職位上被免職或勒令退休,大多數人在戰後或遲或早地都恢復了職位。一些政府機構在40年代後期比在第二帝國期間僱用更多的納粹黨人。尤其在在阿登納時期,大批的原納粹高級文武官員因此得以重返政府機關。阿登納總理府國務秘書戈羅布克就是當年納粹迫害猶太人的《紐倫堡法》的起草者與評論者。因此,人們稱這種現象為“戈羅布克現象”。東德因此攻擊納粹主義在西德復辟了。 …

冷戰時德國直接依靠納粹建立軍隊;美蘇“寬恕”罪犯,使用曾服務納粹的科學家

 在冷戰的背景下,戰後的兩個德國,在建立他們的新軍隊時,都直接依靠納粹精英,都利用了前國防軍官員的經驗。朝鮮戰爭爆發後,北約鼓勵西德總理阿登納重建軍隊。為了借助原納粹高級軍官的專業能力,同盟國與西德政府提前釋放了曼斯泰因等納粹高級將領。阿登納又親自前往監獄探望其餘納粹將領,而且還邀請曼斯泰因到總理府座談。阿登納本人屬於保守派,自己也受過納粹政權的迫害。他主張與西方交戰國,特別是與法國和解,也支持與以色列建立友好關係,對猶太人作出賠償。但他最關心的是如何重建德國,盡快從西方戰勝國手裡獲得西德的國家主權。為此他需要許多專業人才,這些人的納粹歷史對他來說無關緊要。

前西德總理阿登納重建軍隊任用前納粹軍官,同時承諾賠償猶太人

 而其他超級大國,譬如美國和蘇聯使用了曾服務於納粹政權的德國科學專家們。此外,盟軍在冷戰迫切時因需要得到西德的幫助便使出“忽略和寬怒”策略取悅西德,就如同紐倫堡的訴訟律師羅伯特·肯普納所說的,是得了“寬恕熱病”一樣。美國高級專員盧修斯·D·克萊在一個特別的慈善理事會的支持下,或是縮短許多罪犯的刑期,或是乾脆直接赦免罪行。據說奧斯維辛IG法本上廠的經理弗里茨·特爾·梅爾走出監獄後,告訴他的手下:“現在美國手上有韓國,真是友善多了。”英國也效仿美國為前納粹罪犯打開了監獄的人門。

 60年代末期德國才開始全面反省納粹歷史

 60年代初奧斯維辛審判激發德國人反省納粹歷史,公知批評政府對納粹清算不力

 1963年奧斯維辛審判在法蘭克福舉行,引起德國全國上下對過去清算納粹做全方位的反思與自省。

 在奧斯維辛審判前後長達20個月的時間內,媒體對審判過程做詳盡深入的報導和評論。德國知識精英也抓住機會在媒體上發生,引發了60年代中期對納粹歷史認識的大辯論,追訴時效問題又一次成為辯論的一個重要議題,聯邦政府和司法界再次被捲入其中。 “針對追訴時效對繼續追究納粹罪犯的不利影響,蒂賓根大學社會學教授達倫道夫在1965年1月公開提出,德國不僅應該繼續懲處納粹罪犯,而且應該延長1965年5月8日截止的追訴時效。達倫道夫的理由是,法制國家懲處大規模犯罪的任務比形式上確定追訴時效的司法理由重要得多。達倫道夫同時還提出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為什麼直到60年代德國司法才開始認真考慮追究納粹罪行?達倫道夫的言論實際上是對當時的艾哈德政府在追訴時效問題上採取巧妙的躲避政策的直接批評。”

在輿論的壓力下,聯邦議院最終取消了罪行追訴時效

 隨著納粹罪行越來越多被披露,在輿論的壓力下,聯邦議院不得不對追訴時效問題上作出應對。

 在議會辯論中,有議員強調,追訴時效問題純粹是一個法律問題,而不是一個政治問題。他認為,聯邦議院在進行辯論和作出決定時不應考慮法律以外的因素,避免問題複雜化。但另一種爭鋒相對的觀點,有議員認為時效問題與政治密切相關,因為“當今的法制國家必須同時力求正義”,因此應該延長時效,原因是“首先考慮到民族的正義感將會以不可忍受的方式遭到腐蝕,如果謀殺不必贖罪,儘管它可以贖罪。”他強調指出,民族榮譽也是他提出上述動議的原因之一,“談到民族榮譽這一概念我要說,這個德意志民族不是一個謀殺犯的民族……”。在解釋為什麼堅決反對最終結束對納粹罪犯繼續追訴時他說,這不是因為“屈服於外國的壓力,而是屈服於個人信念的壓力。”

最終,聯邦議院作出了決議,對納粹罪犯的追訴時效期限延長至1969年。 1979年7月3日,聯邦議院接受了取消對納粹謀殺罪行和集體謀殺罪行有追訴時效的動議。至此,對納粹罪犯的追究將無限期繼續下去,納粹罪責也因此持續地成為一個公眾廣泛討論的直接涉及德國政治文化的主題。

 審判時揭露的罪行也驅使年輕一代要求上一代交代真相,並要求清算漏網之魚

 德國人再一次遇到了奧斯威辛幽靈後,沒有親身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德國更為年輕的一代,他們需要從父輩那裡得到關於第三帝國和他們參與其中的確切答案。這些年輕人甚為激進,這種情形引起了兩代人之間的尖銳衝突,並導致對政府機構組織的普遍批評。而在審判中被揭露的納粹犯罪事實無疑給年青一代帶來精神打擊,他們首先是不知所措,繼而是羞恥,最後是強烈的憤怒,被壓抑的情緒終於在1968年學生運動中爆發。

 60年代西方國家與西德都爆發了大規模的學生運動,他們的共同反對目標是美國的侵越戰爭以及本國的保守勢力。在西德,納粹德國的歷史及其在西德殘餘勢力是西德學生運動攻擊的獨特目標。那些探究前納粹精英們的生活及職業生涯的人會驚訝地發現,許多曾經踞高位的納粹官員毫髮未損,毫無悔悟地又出現在聯邦共和國里。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是大屠殺的罪犯,因為正義之網的疏漏而成為漏網之魚。這些人相對安穩地度過了50年代。學生運動爆發後,他們的納粹歷史遭到了年輕一代的清算。

西德總理基辛格曾是納粹高官,女記者克拉斯菲爾扇了他一記耳光

 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1968年11月7日,在大庭廣眾之下,女記者克拉斯菲爾德給了原納粹黨員與高級官員、西德總理基辛格(非原美國國務卿基辛格)一記響亮的耳光。她說,她是以年輕一代的名義打這個耳光的。在她看來,二戰結束後僅20年,一位原納粹黨員與高官竟然能當上聯邦總理,這是德國的恥辱。 1969年初,聯邦總統呂布克因其在納粹時期在一個曾設計過集中營的建築公司的工作經歷受到輿論的攻擊,只得匆匆下台。

在激進學生運動的推動下,勃蘭特上台對外尋求和解並謝罪

 1969年秋天,在學生運動的大力推動下,社會民主黨聯合自由民主黨上台執政。社會民主黨主席、當年的反法西斯戰士勃蘭特任聯邦總理。勃蘭特上任後,對外謀求與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和解(“東方政策”)。 1970年12月7日,勃蘭特在華沙代表聯邦德國與波蘭政府簽訂了和平友好條約。就在當天,他弔唁了華沙的猶太人起義紀念碑。就在那裡,他作出了本文開頭提到的那個舉世聞名的謝罪舉動。

 學生運動對納粹歷史的反思也出現了極左潮流,變成恐怖主義,最終被消散。但是68年一代通過對老一輩的政治“反叛”引發的對納粹歷史的反思卻在繼續進行。 1978年,原納粹海軍法官、時任巴登——符登堡州州長的漢斯·費賓格在輿論的壓力下被迫下台。他在二戰結束的最後日子裡還繼續判決士兵死刑。而且在戰後堅持認為,“如果當年是合法的話,那麼現在不可能是非法的”。

 而且68年一代中形成的反省納粹歷史的自覺意識得以鞏固和傳承,80年代以來,隨著德國社會新老代際交替的完成,68年成為社會主流,等各個領域對納粹制度的產生及其根源不斷地進行再認識與自我解剖,自覺地將反思歷史作為的政治及道德義務,並將其製度化、法制化。而反思歷史也成為了德國人自我認同的一個標誌。

 資料來源:《戰後對納粹罪行的審判與德國反省歷史的自覺意識》,李樂曾;《二戰後聯邦德國反思納粹歷史的曲折過程》,景德祥

 結語:如果沒有奧斯維辛審判對歷史真相的披露,以及60年代西方學生運動的特殊背景,單純依賴戰後的德國政府,是不可能完成對納粹的徹底反省的。何況從法律層面上說,戰後德國對納粹罪行的追訴和審判並不算成功,大批納粹罪行依然沒有得到清算。所以,別把德國對納粹的反省想得太美好。

作者:黃家楊

政治家玩的跪,德國人可不這麼想,和俄國人的仇恨是永恆的(無內容) - Laviedur (0 bytes) 06/06/14
這時候就看出二戰的作用了,德國心裡恨但連和俄國叫板都不敢- guotengfei (64 bytes) 06/06/14
遲早還有一戰,出來混的總要還的。日本人其實很怕。 - reddust2013 (40 bytes) 06/06/14
我認為如果從發展的觀點來看,德國在- 請進來(455 bytes) 06/06/14
因為德國被徹底打服了。 。 ! !打痛了 - 中華遊俠 (106 bytes) 06/09/14
別把德國想的太理想- 成大事不拘小節(74 bytes) 06/06/14
不在少數,但不是大多數。 (無內容) - 請進來 (0 bytes) 06/07/14
reddust2013 給請進來點“贊”支持3銀元獎勵! ! (無內容) - reddust2013 (0 bytes) 06/06/14
德國至少比日本做得好,這就足夠可以拿來抽日本的了. (無內容) - lzhou (0 bytes) 06/06/14
在鐵證下能認錯也算是不錯了,比起有些人來說。 。 。 - reddust2013 (22 bytes) 06/06/14
德國人也不願意啊,奈何直接被幹的亡國了- guotengfei (50 bytes) 06/06/14
龍應台的《大江大海》裡提到過她的兒子對二戰的一些看法。 - reddust2013 (928 bytes) 06/06/14
言之有物。 (無內容) - 314159265359 (0 bytes) 06/07/14
有道理,同代人要完成自我批判,不可能! - 白臉 (126 bytes) 06/07/14
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無內容) - ek8650 (0 bytes) 06/06/14
要取締NPD都說了多少年了... (無內容) - Schweini (0 bytes) 06/06/14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