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列政權統治下的中國苦難同胞 我所知道的高考錄取頂替內幕
2020/07/05 08:18
瀏覽13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城里人不懂農村人。。。(ZT)我所知道的高考錄取頂替內幕

送交者: 乾坤 於 2020-07-04 00:53:37

最近新聞都被“高考錄取頂替案”給刷屏了。我對此並不震驚。因為這種頂替錄取,十幾年前,在我們省的部分農村,常有发生。

我並沒有親身經歷過,這些黑暗的內幕是我參加工作以後,一個同事告訴我的。雖然我們單位規模不算小,但我們這個小科室,大部分辦公時間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關系很好,工作不忙的時候,經常嘮點閑嗑。

我所在的省,是一個貧困省,距離省會120-200公里,就有好幾個國家級別的貧困縣,直到2018-2020年才全部正式摘帽脫貧。我這個同事,就來自於這樣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農村家庭。

他告訴我,在他的老家農村,高考錄取頂替很常見。然而,與最近的新聞不同,被頂替人與頂替人之間是開誠布公,你情我願的。

被頂替人:通常是來自極其貧困家庭的農村考生,第一次高考上了二本或者大專線。這樣的考分頗有些雞肋的感覺,如果去讀,家里要出一筆不菲的學費;而畢業之後,就業前景並不樂觀。於是,這考生就打算覆讀一年,爭取明年能考上一本甚至重點院校。我那個年代,雖然高校已經開始自費擴招,“千軍萬馬擠獨木橋”的嚴峻形勢有所緩解,但“鯉魚跳農門”依然存在,多少農村學子就指望著這張文憑跳出農村,邁進城市。

頂替人:則是貧困地區相對“富裕”家庭的“學渣”孩子,老爸可能是村支書,還和鄉幹部多少攀上點親戚。頂替人自己的高考成績基本是二三百分這個水準,什麽學校都上不了。所以,被頂替人的二本或者大專錄取通知書,對於頂替人,是極具誘惑力的。

於是,頂替人與被頂替人達成一樁協議。由頂替人去學校報到讀書,而被頂替人覆讀,參加明年的高考。通常,頂替人會答應負擔被頂替人的覆讀學費,視具體情況還有更多的好處。除了出錢之外,頂替人一方還要有能力搞定一切手續,比如被頂替人要換一個新名字,重新辦理身份證,上戶口,修改雙方的學籍材料等等。

有時候,頂替人與被頂替人是同學,互相認識,關系還挺鐵的,那就是哥們兒義氣了。有時候,則通過信得過的親戚熟人從中秘密牽線搭橋。說白了,就是被頂替人把一張自己不太想去就讀的錄取通知書,賣給了頂替人。

當我第一次聽到同事用極其平靜的口吻,娓娓道來,我震驚得如同遭到了雷擊。我不敢相信如此嚴密嚴肅的高考錄取,在農村竟然被侵蝕出了這麽大的漏洞。無論哪一種形式的舞弊行為,對於其他遵守規則的考生,都是犯罪。

可是,我同事卻告訴我,這是雙贏。

村里太窮了,蒙昧落後,難得出一兩個會讀書的娃,能考上大專線的,都算得上“文曲星”。如果就這麽白白放棄一張二本或者專科錄取通知書,未免太可惜了。通過頂替錄取的方式,可以充分優化資源配置,讓被頂替人覆讀一年考上更理想的大學,而頂替人也可以借此跳出農門,徹底改變命運。由於達成了這一共識,在過程中涉及的一系列手續也變得相對容易。鄉下的辦事人員都心知肚明,讓盡量多的孩子出去讀書,這是造福鄉里的好事,所以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能放水就放水,當然辦事的“好處費”還是要給的。

他隨口數出了好幾個靠頂替讀了大學,來到省城工作的老鄉。一個是經常來找他玩兒的哥們兒,在我們市里一個區公安分局當警察,就是頂了別人的名字讀了公安專科學校,才有了這個鐵飯碗。這哥們從初中開始橫行鄉里,打群架,我一看那眼神有股子狠勁兒,和我同事不一樣。我同事說這老鄉自從當了警察之後,愛崗敬業,很快立了威,他那個區的小賊沒有不怕他的。被他頂替的那個考生,覆讀後第二年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點大學,後來留在北京工作。這不是雙贏麽。我啞然。

我同事自己的學歷也只有大專,他說當年高考張榜之後,也曾有人聯系過他,問他是否願意出讓這張錄取通知書。但他和家人考慮再三,決定既然錄取了,還是去念;覆讀一年明年再考,也有很大的不確定因素,還是不冒這個風險了。

我同事說,他們附近幾個村子里,凡是家里有娃參加過高考的,都多少聽說過頂替錄取這回事兒,但秘而不宣。985、211等重點大學的錄取,一般不會有貓膩,一來是重點大學太引人注目,二來重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也沒人會賣。頂替錄取通常都发生在二本和大專這些檔次的學校。誇張一點說,這已經形成了一種“地下產業鏈”。

我沈默了一會兒,想起我同事聊過他的家庭情況。他有三個姐姐,本來有兩個哥哥,二哥小時候不知害了什麽病,家里沒錢治,夭折了。後來懷了他,那時候農村已經開始宣傳計劃生育了,但執行力度還比較溫和,他娘一定要生,因為他二哥沒了,家里只有一個男丁,根本撐不起門面。他娘身體一直不好,生了他以後,腿上長了一個瘡,流膿流血,每一天一瘸一拐地去村里衛生所換藥。他幾歲的時候,娘也沒了。他爹拉扯著這一群孩子們,女兒十七八歲就趕緊尋人家嫁出去。他二姐做的豆腐乳很好吃,曾送過我一瓶,味道不比老幹媽差,就是放的油少一些。他哥沒讀書,很小就出去學木匠,後來進城做裝修,賺錢供他讀大專。他爹晚年還住在農村的老屋里,連電都沒有牽,自來水也沒有,院子里有口井。他哥後來在縣城買了房子,幾次要接他爹過去住,老頭兒推說不習慣,還是老屋好。有天半夜起床解手,摔一跤,在床上哼哼了幾天,就去了。

他最後說,像你這樣從小在省城里長大的人,不會懂。

最近,當幾起高考頂替錄取被曝光之後,大部分人們的反應是震驚、憤怒;而我的反應則是悲涼。由於信息的極度選擇性屏蔽,大家對稍微遠離自己生活圈子的事情一無所知。當然,我也一樣,我不知道這些形形色色的高考頂替錄取,到底在多大範圍內存在,存在了多久,現況如何。我老家的這種情況,和本次新聞里的事件有一個重大區別:新聞里的被頂替人毫不知情,被人設計陷害偷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受教育機會,從而被徹底改寫了人生。這是赤裸裸的、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實施的加害。而我老家的這種頂替錄取,則更多地帶有一種交易的性質,可這同樣也是對國家高考制度的肆意踐踏。然而,當我看到貧困農村那極端艱苦的受教育條件,極度匱乏的教育資源,我有什麽資格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去指責他們這種行為呢?!我沒有。我只希望,貧苦的農家孩子能有更多、更好的受教育機會。在公平的前提下,寒門再出貴子。
https://www.6parkbbs.com/index.php?app=index&act=view&cid=1612039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