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国家理论(道路与体制)确实是个很难的大课题
2019/10/21 09:04
瀏覽23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本人比较倾向于某种结合了传统科举与现代票选的有方向性和闭环性的精英治理制度。

这事很复杂是个大课题。但简单点说,我认为现在世界上有一个国家的体制很独特,有可借鉴性。这个国家就是名声很臭的伊朗。

当然伊朗制度也还是有问题,比如科举考试这部分它就没有。是个人就有选举权,被毛拉认可了就有被选权,这是不妥的。但它有个好的地方,就是基本解决了票选的方向性问题。把精神领袖和民选总统分开的设计,解决了体制的稳定性和有效性的平衡。

精神领袖是精英集团内积极产生出来的,有监视权。民选总统则是实际干活和背锅的,有行政权。这样民众有不满基本都会指向或可以被导向总统。而总统和行政部门因为被上下共同检视,腐败和渎职方面就不得不谨慎。

伊朗以伊斯兰为国家方向,中国当然不能抄这个。中国可以也需要定义出自己的方向性,比如大同社会或社会主义之类。

送交者: 千万 于 2019-10-20 06:59:30

回答: 留香的顾虑/现在中国的难题
中国退回到封建社会,那肯定是毫无前途,也行不通的。 老邓的小康也走到了尽头,全盘西化也确实搞不得,会闹得天下大乱。而新的广博长久规模宏大能服人心的思想,又没有搞出来。于是确实是在有一天过一天的混日子。我早二三十年就料知这种局面,所以还很想搞出来一个新的国家理论,没办法,本人学识浅薄,海外也没那么个条件。

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国现在所有的社科大学文科人员,没有大师固是事实, 就是骂他们全部是吃屎的也不为过。

我自己认为,当中国国力达到一定程度时,还是要大规模对外侵略扩张才有前途。 大规模对外发动战争,才有可能把华夏的底火烧旺起来。那时,才有希望中国涌出来大量的真正人才。待在国境之内,还是可能是不行的。 由 大江 于 2019-10-20

跟贴:
大千此帖很具慧眼,尤其是拿伊朗舉例!
其實國家的體制是從人民的生活實踐發展出來的共同標準與共識,而不是"祖國"搞得這一套,由國家照搬外國的一套東西強迫中國人得照做。這就是為啥祖國體制內的高級骨幹熱衷自己練氣功,同時自己服務的政權又極度忌憚氣功。
氣功在日常作息之中的操練與實踐,能夠產生出來一套以操練效應為核心的生活和社會延伸物,能夠用來操持家庭組織,能夠創造社會公範,能夠設計出合適的居家與庭園,能够合理的利用自然资源并与之共生共处,而且中國文明經過五千年的印證,早就已經總結出來許多金玉,不需要外來的洋教來多事。
所以鐮刀槌子可以負責搞追趕,道家與中華文明可以明心靈搞復興,但鐮刀槌子必須服膺在中國文明的金玉之下,為豐富和貢獻中華文明而存在。 green 10/20
我不懂气功,特别是不懂能对物隔空外放的气功。只会没事练练太极拳。 哈哈。
千万 (28字节) 10/20
千萬兄對氣功的態度很實在,這樣很好。
http://classic-blog.udn.com/trix/130180183 green 10/20
谢谢分享 (无内容) 千万 (0字节) 10/21
:) (无内容) green (0字节) 10/21

政教还是以分离为好
马主义在中国类似于教,应该分离出去,不要和行政搞在一起,现在是搞不清楚。
大江 10/20

什么是马主义?我是不清楚。国家的方向性,不是某块招牌,而是要有实际内容的。

如果把所谓“马主义”教的教义列清楚了,研究一下适合不适合中国,也没什么不好。但我看它不是教。教都要能解决生前死后的问题。它完全是讲今世利害的东西,还是政治,不是教。 千万 10/20

对外侵略扩张不一定是丢核弹或战争或到处杀人放火
丢核掸或战争只是一个方法,未必是最好的方法。

主要是要夺取对外国的支配和控制权。有正反两个做法,一是发明中国独有的东西,如治癌药长寿药等等, 中国独家垄断掠夺全球财富。反的如生产特毒的药,一点点就可以灭亡一国的人口,或怎么样。 大江 10/20

中國的帝制本來就是引領你說的這些用的 被孫文給廢了 我說的重建國體也是這個意思
你沒有一個可以反洗腦西方的政治理論體系,你就永遠是給人打工的經濟動物。做不了別人的主子,更談不上去做別的種族、別的國家的主子。包括高舉鐮刀槌子的"祖國"。中國人意識到這一點的仍然太少 green 10/20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