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這可能是蔣介石生前策動的最後一次大陸起事
2019/10/20 20:50
瀏覽27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SR说的镇压那事可能是这件

1975年3月,中共云南省委向中共中央请求采取军事手段镇压。

1975年7月29日凌晨三時,开始武装镇压沙甸村民(打土围子)。在对沙甸之军事包围部署完毕后,一支先遣侦察部队开始行动。他们在熟悉沙甸地形和道路的嚮導指引下,先除去村边站岗的沙甸民兵,然后进入大清真寺后院——沙甸民兵团的办公地点,欲捉沙甸叛乱者的头目。不料头目们当夜皆不在現場,有駐寺人员发现武装军人深夜进入清真寺,登上叫拜楼三楼敲钟报警。

凌晨四時,沙甸村民凭借地形熟悉,利用自制武器向占领大清真寺的部队进行反攻。经过激烈的交火,沙甸村民夺回了大清真寺,并从部队手中抢夺一些现代化武器。这时西营已被部队占领,后山、马家井、林家巷、金鸡寨、川方寨的部分生产队场院和民房也被部队控制。当晚,沙甸村民展开街战、巷战和以房屋为据点的攻守战。

同日下午,沙甸反抗者被围困於金鸡寨。部队决定對群众勸降,让他们交出武器自行出村。兩千多名老、弱、妇、幼、伤、残、病者于31日上午集队出村。出村后所有有问题的人被关起来审查,其他的人被送到沙甸附近的鸡街铅厂、江水地砖瓦厂等地參加強制講習。

8月1、2日两昼夜,战斗集中在争夺金鸡寨、川方寨的民房和制高点。战斗时紧时松,但从未间断过。8月3日,金鸡寨已被部队控制了一半左右,之後進入短兵相接狀態。当时沙甸约有7700人参与叛乱,这场战斗进行了七天八夜,击毙“沙甸村民”900多人,伤、残600多人。而解放軍也有一百多人之伤亡。马伯华等沙甸村民的核心成员共10人,其中有3人被俘,其余都被击毙。马伯华的尸体是在一段被炸毁的地道里找到的,在其周圍还有5位全副武装的年轻女子的尸体,都是死於152加农炮轟炸之下。

政府在事后檢討这次平叛战斗的情况,發現以下問題: 一是对敌情掌握不够,特别是对村庄内的立体式防御工事缺乏了解。 二是对沙甸的地下兵工厂的生产能力完全不清楚。 三是轻视了反叛势力武装集团的战斗力。 四是對一般群众仇視解放軍的情況估计分析不足,造成了不必要的伤亡。 五是没預想到叛軍集团对武裝抵抗之准备充分情況。以至於原计划中僅3小时的作战计划,最後居然打了7天8夜。

参加“沙甸事件”遭到同样武装镇压的还有开远市的新寨,砚山县的车白泥、田心、茂龙、松毛坡,文山县的茂克等回民村寨。整个事件中回教民众死亡1600多人,伤、残近1000人。其中开远市新寨的伤亡比例最高,超过了沙甸。战斗结束之后,省州县(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县)沙甸工作组的“武装平叛沙甸叛乱”宣传提纲即30条指出:“沙甸等地回民村武装叛乱,妄图建立伊斯兰共和国,沙甸成立‘罕指奔拉协’,派人与苏修联系,妄图背叛祖国,反对中央领导同志,打砸抢、挑起武斗,反对省委、反对新生红色政权”等等。

省州县沙甸工作组还举办沙甸武装叛乱罪行展览。该展览先在鸡街、个旧展出。而在“沙甸事件”后,因“沙甸事件”而判死刑和重刑的多达数十人,接受強制講習的也多達数百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2%99%E7%94%B8%E4%BA%8B%E4%BB%B6

跟贴:

应该是这个,年代久远,可能把省份弄错了。当时家里父辈朋友乃贵州公安局的,来信提及此事,故印象是贵州。 SR 10/20

那个地方再次大镇压是必然的事
现在他们的力量已经很大了,当地共党ZF根本早就控制不了了,X后是不是好点不知道。 大江 10/20

沙甸事件的另一种说法/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ZT)

“改开”以来,“沙甸事件”一直被官方涂抹成“林彪”、“四人帮”推行“极左”路线,酿成的流血冲突悲剧事件,这种描述吞吞吐吐,漏洞百出,一团浆糊,自相矛盾,结果是谁也不满意,国际社会叹为观止。 其实“沙甸事件”就是一起镇压回民屠杀汉人和武装叛乱的事件。
当然,事件的背景,有“文革”中“支左”宣传队关闭清真,“亵渎”伊斯兰教的因素,但并不能改变沙甸事件的屠汉和叛乱性质。

事件的直接起因,是1975年1月,沙甸当地阿訇判处一名养猪的回族女青年石刑(即以石头活活砸死),导致军宣队进驻沙甸,但军宣队的成员,遭沙甸村民肢解惨杀。
此后,当地伊斯兰教哲合忍耶派(俗称“血脖子教”,即沙特瓦哈比派)回民,在阿訇马伯华一伙的领导和组织下,迅速行动,抢劫了邻近几个县的人民武装部枪械,并且自制枪炮进行武装,随即宣布成立“沙甸伊斯兰共和国”。

其实马伯华一伙蓄谋已久,早在1974年元月,就成立了上千人回民民兵武装,四处抢枪,甚至袭击解放军士兵,云南当局欺软怕硬,一度极力“大事化小”;屠杀军宣队后,马伯华趁热打铁,指挥回民武装,围攻沙甸县委、县政府、武装部,大肆屠杀汉民、、.

1975年3月,对局势已无力掌控的云南省委,被迫向中央请求军队镇压,1975年五月,解放军野战军合围叛乱势力,并派出一个非武装排,进村去做回民工作,结果全部被回民武装砍头杀害!部队被气疯,王洪文、邓小平闻报大怒,拍板动用重武器镇压。
开炮之前,解放军仍然网开一面,通牒回民中的老弱妇幼撤离期限,结果精明的瓦哈比派原教旨穆斯林,放出了老弱妇幼两千多人,作为今后复兴的火种。
随后,面对疯狂顽抗的原教旨穆斯林武装,原计划三小时的战斗,居然打了八天七夜,最后在一百多门“152”榴弹炮的轰击下,马伯华被轰毙于地道里,身边还有五名全副武装的穆斯林美女尸体,一千多人的叛乱武装,只有三人被俘,解放军阵亡两百多人。


沙甸事件的起因,虽有文革政治迫害的背景,但阿訇以石刑处死回民女青年,无论在哪国,都是谋杀刑事罪;而回民武装大量杀害军宣队员,和非武装的解放军进村人员,在再自由民主的西方国家,也是不可容忍的屠杀刑事罪;
马伯华一伙武装建政,宣布成立“沙甸伊斯兰国”,即便在自由民主的西方,无论哪一国,都是会遭到武装镇压的叛乱行为。

但在胡耀邦那里,这一性质明确的事件,居然被搞成了一头雾水“奇葩”:

1979年2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云南省委和昆明军区党委发出《关于沙甸事件平反通知》,说:甸事件”并不是反革命叛乱,采取军事解决是错误的,“原定以沙甸为中心的反革命武装叛乱的结论正式撤销,事件中涉及的广大回族干部、群众,应予平反”,对被打死和错杀的群众要一律平反,并给予家属、子女抚恤,伤残的给予治疗或救济。1987年8月,中共云南省委又撤销了《通知》中个别的不正确的结论,“沙甸事件”得到彻底平反。(摘自《维基百科.沙甸事件》)

奇葩之一在于:牺牲的解放军是“烈士”;发动武装叛乱、成立伊斯兰国的马伯华之流,也成了“烈士”。
那么,谁是坏人?“林彪”、“四人帮”么?那么,死亡的解放军和马伯华,难道都是在与“林彪”、“四人帮”作斗争中牺牲的???

非但如此,胡耀邦还拨出1.3亿人民币,为沙甸原教旨回民修建了一座更堂皇的大清真寺。
在胡耀邦“开明”、“善良”的关照下,沙甸事件,其实以穆斯林的大获全胜而收场:
如今的云南沙甸,回民人口已比1975年增长了十倍,沙甸地区已拥有了十座清真寺,成为回教圣地,其中的大清真寺是东亚地区最大的清真寺之一。

今天的沙甸,犹如“国中之国”,清真寺权力大过政府,在清真寺的主导下,女人戴面纱,全区禁酒……今天的云南红河州个旧市沙甸区,每天都迴荡着清真寺阿拉伯语的唱经声,当地居民对记者称,回民的生老病死都与清真寺有关,
而声望低下的当地共产党的区委、区政府,不作为,也不敢对回民作为。

这就是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笔者无意否定胡耀邦推动“改开”的贡献,以及推进中国政治民主化的满腔热忱。
但胡耀邦做的每一件事,客观上都收取了相反的效果,凸显了毛左给他的“胡乱邦”绰号,并不冤枉。

胡耀邦的后半生,经典地验证了孟子的古训“徒善无以为政”:
作为一个政治家,要想成就自己的改革大业,首先得有权力,但老好人胡耀邦,却在“粉碎四人帮”后,把华国锋给卖了,把邓小平、陈云、薄一波、李先念等老人“解放”出来骑到自己的头上,最终酿成“六四”的悲剧,诚可谓作茧自缚。
胡耀邦要是有一点政治头脑,就应该追随华国锋压制邓小平、陈云等即将过气的老人,然后发展自己的势力、、、、、、


很多时候,一个国家走错路,是因为时机到来的时候,没有正确的人。这恐怕是天意了。

曾节明 于2018.2.12丁酉甲寅丙子阴寒下午

(2018/02/12 发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