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致歉文:記地表上一個小小小角落裡一場小小小小的筆戰
2010/07/20 13:03
瀏覽1,189
迴響1
推薦6
引用0

首先向鷹與犬這二種動物致歉,鷹與犬原本風牛馬不相干,前者自在翱翔天際,後者快樂奔馳草原,因為馴服與忠誠,被惡主人作為獵捕異己的工具,於是幾千年來鷹與犬合為一,為惡主背黑鍋,實在冤枉。也為一時憤怒不慎在筆戰中隨著引用「鷹犬亂搞」一詞,再次向鷹與犬鄭重致歉。憤怒還是要保有理性才好。  

既然人類與鷹與犬同為動物,同樣為了食物而向惡主效忠的人們,我們理解他/她們可能被迫或礙於時空因素主動參與惡行,當歷史之頁翻過,我們願意擁抱所有真誠懺悔的人,也為受難者家屬憤怒失去理性的行為,向被視為鷹與犬的悔過者致歉。深深的致歉是希望人類的愚行,在我們彼此緊緊手握著手的當下終結。 

臉上貼金或穿銀帶玉,看似使人高尚無比,但讓人內在真正增添光輝的是誠實的道歉。而以下的道歉,並不是為了光輝使然,是為了同胞與友誼。 

blackjackamisgin網路交友已有一段時間,彼此可謂君子之交,互相吐樔、絕無互貼推薦,過去是amisgin推薦blackjack(吐樔也多),這是學有先後,也曾噗文向blackjack致意,那是才疏向多學的看齊。這二天卻因為爭執一樁歷史冤獄,變成blackjackamisgin發出絕交信,說實在,amisgin收信心情不佳,在這個非敵即友的社會,要找到不同政治色彩而同樣堅持人權不可踐踏的朋友,已經是非常難得了。同樣堅持人權不可踐踏的blackjackamisgin竟然也決裂,由此可知,更是難上加難,但值得寬慰的是,至少沒有難如上青天,而古代君子絕交並不環保,要割袍割席,現在只要一封mailblackjack將你自他的好友通訊錄移除(2010/7/20 01:37)(意思是不能在他blog發言),既環保又省事,然而讓blackjack深夜忙碌,還是向他致歉。

amisgin的觀念粗淺,對於所爭執的這樁歷史冤獄,看法如下:

1.當年壟罩肅殺之氣,敢擺明挑戰當權而被逮捕關進黑牢三年,是義無反顧(也不該被捕入獄),該唾棄的是那當權的,其第四代也有同樣反省。

2.只是被錯誤解讀和湊巧聯想諷刺(筆名風遲=諷刺?還是本名王鳳池=風遲/諧音)而被補入獄,那是無辜者倒大楣的冤枉,令人婉惜。該譴責的除了上述當權的惡主,同樣也譴責爪牙,沒有爪牙充作耳目擅自解讀,惡主可能比較閒。再講白,歷史深刻的教訓是,將他人羅織入罪,如果沒有外圍份子從旁敲鑼打鼓呼應,這齣戲很難看,最難看的是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上千萬人敲鑼打鼓、鑼鼓遮天。遠離苦難身處當下,假設我們時光倒回,該譴責羅織入罪的,還是敲鑼打鼓的?或者我們也卑劣地加入敲鑼打鼓的隊伍?值得深思、再深思。

歷史一直循環輪迴,給予我們的教訓是切莫掉以輕心,像重度罹癌者必需小心翼翼以每五年為一個觀察期,五年到了,又重新小心翼翼以每五年為一個觀察期。不掉以輕心,是看重與感謝無數前輩的犧牲奉獻,因此我們得以在大樹底下納涼,納涼之際同時保持警覺注意遠方的迅雷。只有不掉以輕心,我們才能避免唯有犧牲才喚起抵抗的宿命,才能讓孩子自由成長。 

嚴肅以外,讓我們來輕鬆讀詩。

故事:作者風遲(王鳳池)      發表於1963/4/23聯合副刊/參見一畝桑田

從前有一個愚昧的船長

因為他的無知,以致於迷航海上

船隻漂流到一個孤獨的小島

歲月幽幽,一去就是十年的時光

他在島上邂逅了一位美麗的富孀

由於她的嫵媚和謊言,致使他迷惘

她說要使他的船更新,人更壯,然後啟航

而年復一年,所得到的只是免於飢餓的口糧

她曾經表示要與他結成同命鴛鴦

並給他大量的珍珠瑪瑙和寶藏

而他的鬚髮已白,水手老去

他卻始終無知於寶藏就在他自己的故鄉

可惜這故事是如此的殘缺不全

以致我無法告訴你那以後的情況  

緊接著讀詩之後,阿楨的感想是:那年頭啥都會成叛亂,就像現今賣台帽子到處飛一樣。一畝桑田的感想是:現在看這首詩,怎麽看都和蔣介石扯不上關係,或許蔣介石真的不許別人說三道四,容不得閒言閒語;也或許是他身邊的衆嘍嘍假傳聖旨,故入人罪?因寫這樣的詩而坐牢,真是情何以堪呀!blackjack的感想是:把美國當作「美麗的富孀」、蔣介石是「愚昧的船長」,難怪風遲(本名王鳳池)要被關三年。 LuLu詩評是:類似像這種現代詩文體本是像輕鬆的歌謠,但卻被蔣介石視為敏感,可見國民黨是如此般的沒自信,多麼的心理有鬼。諷刺點說法是他們還真有自知之明,狼狽不堪的逃亡過程就連蔣介石自己都覺得丟臉!...王鳳池的詩寫得很流暢,句子間充滿自己的革新思想,用字豪放不羈,瀟灑自然,簡直就是LuLu的榜樣。好加在LuLu不是活在當時,否則被抓的就不是王鳳池!2010/7/28補LuLu詩評 

amisgin讀詩之後的感想是:文字優美,非常白話,讀讀讀,感覺文字與韻味很像70年代Joan  Baez自彈自唱的古蘇格蘭民謠和New age的愛爾蘭民謠,想著想著,想到愛爾蘭Troscad傳統,古愛爾蘭人要取回自己正當的財產或應有的正義,會去虧欠或損害他/她的那戶人家門口絕食,直到對方賠償或認錯為止。那些古老的年代,有愚蠢,也有憨直。回到更古老的年代,夫子言:思無邪,甚是、甚是,單純的蘇格蘭民謠風的一首詩,卻被amisgin讀到愛爾蘭去,夫子呀,搖搖頭。細思量,原來思無邪,才是磊落坦蕩蕩的君子。

註:原打錯字,把王鳳池錯寫成王鳳遲,已更正,王先生,恕不敬。

 

Joan Baez - With God on Our Side (Live 1966)


.
8/1日補充:郭麗娟《發現更多可能性 ──邱錫勳的柏油畫》:

一九六七年,他(畫家邱錫勳)為一本兒童刊物畫八頁的漫畫故事,篇名為《天花板上的英雄》,敘述漫畫者家中天花板藏有老鼠,於是買了一隻貓,這隻盡責的貓每天都到天花板上吃掉一隻老鼠,這時鼠群中有隻年輕的老鼠因鼠爸被吃掉,便將全身塗滿農藥,告知鼠群牠準備慷慨赴義與貓同歸於盡,貓吃掉這隻老鼠後果然暴斃,倖存的老鼠們便為這隻勇於犧牲的老鼠立銅像、辦追思會。

這篇漫畫在印刷廠就被警總攔下,把他找來質問:老鼠是陰暗、邪惡的象徵,是不是在鼓勵黑社會對抗警察?是不是在鼓動反抗權威的烈士思想?種種莫須有的罪名,讓邱錫勳百口莫辯,最後在有力人士協助下,才免於白色恐怖的牢獄之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1) :
1樓. 一畝桑田
2010/07/20 19:07
文字獄

像這樣的文字獄所在多有,

台灣當年的白色恐怖,

真是草木皆兵。

今天的台灣,

言論充分自由得來不易,

值得國人珍惜呀!


先謝謝一畝桑田大方出借文獻,謝謝,為樹也謝謝貴賓狗。《台灣當年的白色恐怖,真是草木皆兵。》所以小時後長輩常說:小孩有耳無嘴,那真是帽子漫天飛的恐怖年代,說話、寫文章,一不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再怎麼小心,帽子莫名其妙地掉在頭上,也完了。電影《淚王子》就是改編那時代真實的故事,故事雖與言論自由似乎無關,卻出於言論自由的背叛─告密。

經歷時代悲劇,我們對言論自由有深刻的體悟。言論自由範圍太廣,其中之一包括不要擅自解讀、大作文章、借題發揮和亂扣帽子。王鳳池寫詩筆名風遲,現在來看,有可能一時取鳳池諧音,但碰到疑神疑鬼的,就不幸入獄,blackjack 說:把美國當作「美麗的富孀」、蔣介石是「愚昧的船長」,難怪風遲(本名王鳳池)要被關三年。用數學看這首詩發表於1963 年,蔣介石撤退來台是1949年,兩者差14年;光頭的蔣介石又怎麼變成鬚髮已白?反正無論如何,就是有嫌疑,就關了吧。可能王鳳池有這樣解釋,才幸運只關三年。

那天胡里胡塗的人引用blackjack 的文章這段『把美國當作...難怪』,搞不好拍手叫好說:活該風遲(本名王鳳池)要被關三年。被折磨而人間蒸發三年的王鳳池還得如此被消遣?blackjack 罵蔣介石卻不知不覺用蔣介石的眼光讀詩,實在不曉得真罵還是假罵,唉,一筆胡塗帳。

無數前輩的犧牲奉獻,確實「值得國人珍惜呀!」

amisgin2010/07/20 21:3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