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靈樹與嘟嘟鳥
2007/04/23 18:29
瀏覽1,396
迴響1
推薦4
引用0

嘟嘟鳥今天很快樂,非常快樂,再也不能說的快樂。
她在筆記本上這樣寫著,反正周圍沒有熟人,她不需要為陌生的人扮起笑臉,快樂與否,她自己知道。
當然,她可以很快樂。
如果她可以不必天天在街上遊蕩,天天泡在咖啡廳,坐在那相同的位置,以相同的表情對著每一個與往常相同的行人,哼著相同反覆的歌。
如果不是來來往往的行人,他們忙著,他們走著,提醒她,畢竟自己還活著。
如果不是剛剛擦身而過的背影不要是她熟悉的,定睛再看,他忙著,走著,只是陌生,惹得自己一身顛仆驚惶和一場自我訕笑。
也許,心情還算平靜。
但,更重要的是,如果她沒聽到他的近況,她相信自己就會很快樂。
可是,做一個人,不一定要天天快樂吧? 所以她決定坐那裡,一點一滴,聽他們共同的朋友,說他。
他確實很快樂,新的女朋友叫翩翩,想來是他為她取的名字,像他從前喊她嘟嘟一樣;那麼翩翩應該是美麗、飄逸的吧,而且沒有重量,不必負擔,適合他那樣的族類,熱情、浪漫,可是轉身就忘。
她知道他的健忘,正好她擅於記得。
於是曾經--他的信誓、他的承諾、和他們美好的將來,從他口裡流出以後,就流進她的心裡,小心收藏、不曾稍忘,只因她清楚,他將不再記得。
不是沒人告訴過她,他是個浪子,愛情,是他拿手的遊戲,她總是素淨著一張臉,沒心情地聽著,最後只插上一句話 :「他不會的。」
她一味地相信他,不聽朋友的。
即使在她自己提議分手的時候,她還是相信他,隔一段時間之後,還是會回來找她,像過去每一次分手一樣。
分手,是她最愛玩弄他的,每回讓他心焦、沉重,就能感覺出重量多少,她苦苦守著的一份愛,而他一直慣著她。
他是她的死結,再小心努力,也不能打開,直到現在,她仍不相信,他竟會。
她伏在筆記本上,猶覺哀不能勝,寫了幾百遍的快樂,都沒有用。
好像難以置信,曾經那樣好過,那時,他愛撒賴,在她懷裡,聽她說海的那一邊的故事,一個島上,一座叫天靈樹的森林,一種叫嘟嘟的鳥,一份萬劫不死的相守....直到島上來了船,墾獵的人砍了樹,嘟嘟鳥在樹旁徘迴不去,就此憔悴、死亡。
她記得很清楚,他說,他是天靈樹,她是嘟嘟鳥,一生信約,來來世世。
是的,他一直是她十八歲以來用情最深也最專的天靈樹,而在她棲上他時,才發現有另一隻鳥比她更早住在那裡,即使在她離去之後,還有另一個新名字,翩翩。
直到現在,她仍不知要不要信他,不信他,或許她會幸福些。
海那一邊的故事,墾獵的人們結束了天靈樹的生命,而她,一隻離了巢的嘟嘟鳥,她只欺矇自己去相信,他不會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愛戀物語
自訂分類:天靈樹與嘟嘟鳥
上一則: 妳不知道我為妳做了什麼
下一則: 懂愛的女人
迴響(1) :
1樓.
2007/05/12 23:42
貓來了

小心

貓會抓鳥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