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談楊雨亭的「外省人的世界」
2017/01/08 16:38
瀏覽3,241
迴響2
推薦15
引用0

      近日,網路上有一篇很紅的文章,楊雨亭先生寫的〈追憶似水年華—從一場喜宴談外省人的世界〉。看了之後,總有一股不舒服的感覺。仔細再看,方才了解,這完全是一首「外省人的哀歌」,既自戀又裝乖,並且深懷委屈,與馬英九完全是一個調調。

        這篇文章的基調是:「外省人終於沒有能夠救贖他們在祖國嚴重挫敗的命運」,對中共不讓國民黨回大陸發展耿耿於懷,認為中共只把外省人當作消滅台獨的馬前卒,而「支持中華民國的力量反而多落在台灣本土有中國意識的同胞以及大陸與海外認同民國時代文化與精神的中國人身上。」他認為「我有些朋友寄望由中共幫助剿滅台獨」,作者直截了當的反應是:「可是,這是仇恨,不是愛。」是「前門拒虎,後門進狼」。

看到這些,我完全明白,原來所謂的「馬英九調調」,就是這樣一群死守「中華民國」,自認高尚先進,(楊說:「兩代台灣外省人是近代中國素質最好、文化最整齊、最接近民國時代氣質的一批人」),現在深憾「舞台不再」,但又覺得必須對台獨有「愛」,進退失據,因而發出來的哀音。

坦白說,在別人眼裡,我也算是「根正苗紅」的「外省二代」了。但我認為像楊先生這樣的外省人,其悲哀之感,可說是「咎由自取」。我不但不認同,而且一點也不同情。原因在於,這些人看似是十分愛國的「中華民國派」,但實際上,只有狹隘的黨派意識,以及由黨派而來的所謂國家意識,而完全沒有民族意識、文化意識,也就是沒有真正的國家意識與歷史文化情懷。這批人只想延續他們父輩所傳下來的「中華民國」,(說句難聽的話,若沒有共產黨,他們的父輩正是這「中華民國」體制下吃香喝辣的一群。)他們一點不了解,維護「中華民國」的真正意義在於振興民族,在於維護、發揚中國的歷史文化精神,而不在於支持那一個黨派或那一個國號。

於是,這群「悲哀的外省人」,其最大的尷尬,就是不知如何面對中共與台獨。由於缺乏民族意識,所以他們死抱「中華民國」的神主牌不放,既便因此而犧牲中華民族的復興偉業也在所不惜。以致於,他們樂於見到一切反中共的力量,還在做「光復大陸」的美夢。(就意義上來講,大陸其實已經光復了,只不過不是由「中華民國」的「國民黨」光復的,而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共產黨」自己光復的罷了。)所以,他們樂見「海外民運」,也樂見台獨之對抗中共。(雖然台獨也反「中華民國」,令他們有所尷尬。)當然,西方帝國主義打著「民主自由」的招牌反中國,也是他們所樂見的。(他們本來就對西方宣傳的「普世價值」中毒甚深。)然而,眼看中共越來越強大,他們的悲哀,自然也就越來越深重了。

同樣的,他們對於台獨,也陷入另一種尷尬。因為死抱「中華民國」的神主牌,自然不見容於台獨,就算你每年的二二八都哭的死去活來,也一樣被當作是「外人」。(還以為哭一哭就能洗脫「外來政權」的原罪?太天真了吧!)但是,要對抗中共,這又與台獨極為一致。對此,也就不惜「熱臉去貼冷屁股」了;更何況還有「民主」這一層濃濃的保護色,「怎麼可以無視於台灣大多數的民意呢?」是吧!所以,讓中共來打台獨,那當然是極沒有愛心的。(但反過來說,當年想要讓美國去打中共,怎麼又不說是沒愛心呢?哦!明白了,原來中共是「狼」,所以不能「前門拒虎、後門進狼」。而美國,當然是慈祥的聖誕老公公了(至少是個「麥當勞叔叔」)。前門拒虎,後門進個聖誕老公公,當然是極有愛心的了。)

其實,在今天,台灣早就沒有「省籍問題」了,提什麼「外省人的內心世界」,都是你個人的事,於大局無關。坦白說,早年省籍問題確實有,而且有點嚴重。問題不在於外省人歧視本省人,(或許個別的有,但在整體制度上則絕無。)而在於外省移民,楊先生所謂的「近代中國素質最好、文化最整齊」的一群人,來台之後,很自然地(也是「不得不」)佔據了政經各界的高層,使本省人「出頭天」的願望被重重打擊了。於是這股被壓抑的怨氣,便藉由「二二八」的理由而大肆發作。坦白說,將心比心,我若是本省人,我也會討厭這群高高在上的「外省人」。但這現象現在早已過去了。而外省人帶來的「紅利」,則至今還在作用當中。(詳情可見楊儒賓所著之《1949禮讚》)看不見眼前的紅利,偏要活在過去仇恨情緒之中,實在不智,且沒有必要。

今天台灣的問題在「統獨」,不在「省籍」。此二者在感情上或有一點聯繫,但邏輯上則絕無關聯。民進黨為了政權,執著於「仇視外省人」的票房靈藥不放,不斷操弄早該歸檔備查的「省籍」情緒,深化成「藍綠」對立;把「討厭外省人」的情緒升高到「反對中國」的政治立場,於是演變成「統獨」的誓不兩立。「統獨」是個民族、文化認同的大關節、大問題,遠遠超過社會、政治的層次,豈能受制於一代人的經驗與情緒?偏偏民進黨享受了此中的甜頭,就一意要「一條道子走到黑」了。不惜一切的要把政治鬥爭拉高到「統獨」層次,最後騎虎難下,終將搬石頭而砸死自己(不止是砸了腳而已)。

我們要了解,民族文化的認同,他基本是個客觀事實,沒有選擇性的。而且,他與政治制度的選擇,完全是在不同的層次。民進黨等台獨團體,為了政治利益,選擇了要斷絕「中國人」之民族文化認同的錯誤道路;於是到最後,不得不扭曲事實,要硬推日本殖民認同。(否則無法抵擋自然的、來自歷史文化的中國民族認同)。而像楊先生這樣的「高外」,則把政治制度的選擇,提高到高於民族文化認同的位階,以致於自陷為「失落」。這完全是糊塗茫昧,自貽伊戚。

今天,在台灣,任何一個心態健康的人,不論本省外省,都應樂見我們的民族之復興,樂見我中國之強大;而我們在台灣的中國人比大陸同胞更可樂的一點是,我們還享有更多的政治自由。(當然也是混亂。就看你有沒有本領用自由去弭平混亂。若沒有,剛好說明你還不配享有這個自由。)明明是一個美好的時代,幸福的國度,卻偏要活在過去的感情包袱之中,而又完全忘了過去的共同理想(復興民族),以自陷於悲哀。台獨分子整天幻想美日聯軍如何打敗中共,整天幻想中共何時崩潰,其異於精神病患者幾希。而像楊先生這樣的外省人,其幻想不敢如台獨分子一般的大膽而恣肆,其目標的虛幻性較之台獨又不遑多讓,而其勢單力薄則到了阿Q也難以意淫的地步,那麼,其悲哀苦悶,也不足為怪了。然而,這一切,不都是因為你們自己的頭腦不清、意識混亂的結果嗎?如馬英九之輩,萬方唾棄,實咎由自取,又何足惜哉!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羊点
2020/06/19 11:50
讲得真好!
1樓. 九州昧慚生
2017/01/16 11:28
老鄧在民國70年代初(或更早)就提出和平談判,國號、旗皆可談,但小蔣領導的黨政高層以三不政策說是共匪統戰伎倆,一直到小蔣去世前開放探親(還是榮民不斷陳情之後),既然可以開放探親,為何就不能政治談判。向我們招手的人反而一直拒人於門外當敵人,卻對要消滅自己的人,為了維護自己飄搖無主的政權而對他們大開方便之門,我看這是在維護個人私位而不是在維護中華民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