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名爭利奪,總有下場時
2010/06/09 06:24
瀏覽397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陽光普照的夏日午后,湖南鄉下寧靜村莊,稻穗搖曳成一波一波的浪濤,沙沙作響,蟬兒不甘示弱的求偶聲,有節奏的發送著,在商場上打滾多年的張三,坐在那小丘的老榆樹下,享受著難得的清靜悠閒,也許是微風輕柔,不一會兒張三就打起盹了。

    突然一陣斥喝聲,把張三給驚醒了。「來者何人?」這聲響中氣十足,定神一看,是個生得紅臉黑鬚眼神銳利著官服的人發的聲。張三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沈住氣回答,官人捏指一算,連忙作揖,說道:「原來是您是張炳一大人的玄孫啊!」張三對高祖父的印象,就是家裡大廳上的那幅畫像,還有只知他在清朝是位廉潔愛民的父母官,被惡人所陷,處死的時候,鄉民扶老攜幼趕至刑場,大家淚流滿面大喊冤枉,突然,狂風吹起,風沙刺得人睜不了眼,當大地恢復平靜時,刑場就只留下散落的繩子,和錯愕的人們,沒人知道他上哪兒去了,有人說他被武功高強的俠士救走,也有人說他已經歸列仙班,整個村莊都流傳著他的傳奇故事,但這眼前人又是誰?和高祖父又有什麼關係?官人似乎看穿張三的心事,說道:「張大人被玉帝欽點掌地府,並代天巡狩,扶善懲惡,我乃他的手下,今日你來陰間,自是天命安排,待我領你去見張炳一大人吧!」

    莫非我己經死了嗎?張三心想,也罷,人總有那麼一天,怕啥!只是,家中的雙親該如何是好?而且我還沒娶妻呢,不知小紅現在可好,張三在人世間一心只想著事業成功後,能夠光宗耀祖、能夠風風光光的回鄉迎娶柳紅,想不到還沒盡孝、還沒結為連理就歸天,徒留遺憾。張三想起了小時候,最喜歡和柳紅一起到橋下,聽一個說書的講故事,一次說書的看著他倆,說了一個愛情故事。 

    話說魏公子死後,來到了奈何橋,孟婆請他來一碗孟婆湯,明知飲後可了卻一生愛恨情仇,忘卻前世今生,但余曼的形影一直環繞在他心頭,他怎受得來生需行同陌路呢?爲了再見她,為了堅守那千年不變的約定,魏公子一躍而下忘川河,他相信千年之中,只要能看到經過橋上的余曼,也能滿足了,河裡的魂尖聲嘲笑他,凍寒河水無情的侵蝕他,他都挺住,就在這當下,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躍入忘川,那是無法忘情魏公子的余曼啊,她手中緊握著染血的定情金簪,為了赴約而來,兩人熾熱的愛情,將忘川變得溫暖,地府的人受了感動,讓兩人重入人間,再續前緣。

    張三露出一抺微笑,他想起了那天對小紅發下的誓言,他要讓小紅成為最幸福的女人,他是個守約的男人啊。張三因為家道中落,父親守著唯一的農田,雖不充裕但日子還過得去,他爭氣的一路順遂地從一流學府畢業,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成功。

    回過神來,發現一路盡是鳥語花香,和地府陰森形象迥然有異,官人領他來到一處竹林,隱約還可以嗅到青鬱散發的味道,走著走著,前方十米處座落著一間宮廟式的建築,斗栱樑坊彩畫繪工精緻,正堂格局方正,陳設簡樸,窗櫺線條優美,一張張木質桌椅整齊擺放,官人領張三來到堂後便先行告退,張炳一已在堂內等候,張三一股惱兒的把心中的疑惑給吐出來,為什麼我會來這裡,為什麼地府不是陰森森的,為什麼……..

    張炳一說:「蒙玉帝厚愛,吾接管此殿,見眾生在十八層地獄受苦,剪刀剪指、拔舌、蒸籠、石壓、上刀山、或石磨或火燒或以舂臼或以刀鋸或以油鍋翻炸,實慘不忍賭,人雖有所懼,心卻未能有悔,我潛心研究,覺讀書與勞動為良方,讀書可使人明事理、辨是非、增智慧,而勞動可壯其體魄,強其心志,於是,建讀書房、勞動室等,改造地府。」

    張三:「那真的是太好了,但您為何喚我前來呢?莫非我已經死了?」

 「哈哈哈!」張炳一大笑說道:「我想讓你看看你的未來!」

     張三:「高祖父啊!我在商場上是戰無不勝的,很快就可以坐到總經理的位置,就差這麼一步,難道會發生什麼變數嗎?」

    張炳一揮揮衣袖,張三看到了董事會通過任命案,如願坐在總經理大位的自己,這可是經過了無數的努力、無數的應酬、用盡多少管道所得來的,張三看著高祖父開心的笑了,高祖父沒多說什麼,帶著他到了一群董事喝花酒的地方。

        「那張三真是笨!公司的鉅額虧損,就給他做代罪羔羊」

        「等事情平息之後,我的姪兒從美國回來,就請大家支持我姪兒」

        「當然當然,這樣油水就好撈囉」

一群董事露出吃人的模樣。

    張三氣憤地緊握拳頭,恨不得打得他們滿地找牙。

    張炳一不語,又揮揮衣袖來到了舊厝,張三的父母,根本待不慣城市,張三給他們最豪華的房子,對他們而言,就像個高級監獄,兩老想念的是親切的鄰居、泥土的芳香,於是便搬回鄉下了,張三偶爾有空便回鄉看一下父母,但隨著事業愈做愈大,真是分身乏術,最後,就只剩下按時的匯款了,鄉裡的人都說阿三的父母好命,他們也只是笑而不答,看著鄰居阿狗的孩子孫子承歡膝下,一家人在大樹下乘涼,有說有笑好不快樂,兩老什麼也不說,但臉上難掩失落。

    隨即張三又來到他未來的家,柳紅正寫著日記,自從丫三哥當上了總經理之後,就沒什麼時間回家,即使回來了,也是深夜,一接到公司電話,便又匆匆離開,其實我不需要華麗的房子也不需要名牌的衣服,我只希望他能在身邊,一起開心的生活,阿三,你能了解我的心情嗎?我想今天又是個孤單的夜晚了………...寫著寫著,斗大的淚水就這麼滴在日記本上。

  

張三愣住了,原來他變有錢有勢,卻不能帶給家人、帶給小紅快樂啊!

  

張炳一:「名爭利奪,總有下場時,想想你的初衷?」

張三:「就是給父母和小紅幸福啊!」

「好孩子,你可以回去了。」張炳一慈祥的說。

    張三從睡夢中驚醒,發現還在老榆樹的懷抱裡,只是己經黃昏了。張三開心的笑了,用力的伸了個懶腰,好久沒有這麼輕鬆了,他決心辭去工作,回到鄉裡種田。張三運用管理的長才與行銷的技巧,加上村裡的長者給予的智慧,張三把村上的農業搞得有聲有色。

    幾年後,舊識來探訪他,告訴他公司發生的事情,誰因為掏空案被捕、某某某過勞死、有的又被鬥下來…..,張三學著高祖父說著:「名爭利奪,總有下場時。何不跟我一樣,在有生之年,好好珍惜家人吧!」張三看著小紅端著剛泡好的春茶,父母逗弄著在一旁嬉鬧的孫子,張三知道這一刻,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隨想隨寫
上一則: 觸動人心的廣告
下一則: 睡前故事時間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