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時間不是最後的法官
2012/12/29 20:04
瀏覽1,540
迴響0
推薦111
引用0

In God We Trust 

        我告訴你一個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故事……分開很多很多年了,但是他一直不肯和她辦離婚手續,現在他昏迷了,他的直系家屬都不能為他作主開刀,只有法律上的配偶才有權簽字。現在,他的配偶,就決定保留他的「現狀」,讓他作一個完整無瑕的植物人終其一生。怎麼樣?你願意和我辦離婚手續了嗎? 
  菊花寫完,按下「發出」,還留一個副本給自己存檔,對著幽暗的房間呼出一口長長的氣,然後起身到廚房裡找牛奶。牛奶全過期了,她只好帶著一杯冷開水回到書桌,發現回覆的信已經進來。那個遠方的男人寫的是: 
  『怎麼就知道,你活得比我長呢?時間才是最後的法官。』

(菊花,《目送》,龍應台 

        不論你喜不喜歡龍應台的態度、論調、或自覺挖掘了她在《大江大海》背後的潛意識,你很可能都無法抗拒她在《目送》一書中的溫柔告白。 

        失智的父/母親、撕裂的家庭關係、牽掛而遙遠的孩子,這些現代人類共同面對,想保護的問題,在龍女士筆下,那麼深情而雋永。她敘述中必然抒情,抒情時不忘論理。 

        「哪!」我摺了幾篇,略作解釋分析,要準備學測的孩子好好讀讀。他是個善於抒情卻不懂論說的孩子,很像當年的自己,作文簿上被當時的名作家國文老師眉批:「抒情有餘,意義闕如。」 

        說真的,到現在,還是不太懂得如何從"風景遊記"牽拖到"人生意義".....呵呵,所以非常了解孩子作文的障礙。 

        人生意義往往是個重大或美好的宣示,但它的形式卻是經由辯證或人類的集體潛意識而產生。萬一,你心目中的至高目標不被理解,後果就不僅僅是個糟糕的眉批而已。莫名的圍剿或許會讓你懷疑起自己,特立獨行的事實可能會讓你自此刻意與人群分離。 

        在那個可能偏歧信念的關鍵,在那個許多人直接放棄了結生命的關鍵,有的時候,反而讓你看見真情之所在,真善之所在。 

        正如聖誕老人不必通過法院認證,只需通過眾人的內心信仰一般,上帝更是如此,祂不必存在於任何具形之間,而是一個善念,一個領悟,一個施與,甚至一個簡單無所求的孩童笑顏裏面。無論如何,就是不可能存在綠油油的鈔票裏

     「時間才是最後的法官」,殘酷的回答,卻帶著智慧。 

        智慧的行為常常容易被誤解為殘酷,只因當事人不願或不能昭告天下那關鍵的一點。就算半個天下的人都誤解你時,孩子,不要害怕,時間才是最後的法官。 

        而,說真的,當我們走到時間盡頭時,法官判決了什麼,還會重要嗎? 

        重要的是當下的日日夜夜,我們如何與內心交談,與現下的上帝交談。 

        彌撒裡信徒唱誦的主禱文(Lord's prayer)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說的便是這個意思吧! 

【敗腎油肝一身是病】 

        聖誕前一夜辦趴,把單身的或是難得一見的友人聚在一起。光是清理廚房、浴室、客廳、餐廳與院子,便搞到生平第一回腰痛發作。但這是愛人同志堅持的想法,第二年了,大夥紛紛要自稱敗腎油肝一身是病。今年,更讓我們見識到兩歲便愛啃鴨舌頭的小天才(上圖)

        「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 」耶穌也向請他的人說:「幾時你設午宴或晚宴,不要請你的朋友、兄弟、親戚及富有的鄰人,怕他們也要回請而還報你。但你幾時設宴,要請貧窮的、殘廢的、瘸腿的、瞎眼的人。如此,你有福了,因為他們沒有可報答你的;但在義人復活的時候,你必能得到賞報。」

(路加福音 14:11-14) 

        一定鼎力相挺~~這是愛一個人的方式,更是,你愛兩個人的方式。 

        孩子,聽見了嗎?上帝不必存在於任何具形之間,祂存在於母親的蔥油餅煎蛋裏,在父親與華格納圖書館叔叔指導的英語作文裏,更在你簡單無所求的童顏裏。聖誕趴,所有的來客都要見見你,他們看著你長大,在口齒不清時便被娘帶著到各個聚會趴趴走。 

        所有的來客也都驚訝於你的早熟,那個曾經在母親忍著淚水瀕臨崩潰階段前來安慰:「我很好,我習慣了(不要擔心我)」的孩子。謝謝你這些年來用溫和的青春期與蜻蜓點水的一吻支持著母親,讓母親提早體驗到天堂的滋味。 

        聖誕夜傍晚往醫院開會時,發現夕照美得驚人,雖然沒有彩虹。 

        再去了子夜彌撒。 


 【平安才是最好的聖誕禮物】 

        和辦趴有所不同。彌撒是要望見內心的,幾乎永遠都是。通過痛苦的回視,再得到暫時的平安。不幸的是,隨著年齡,基督徒內心的標準與日俱增,自我審視的痛楚也與日俱增。因之我們必須撐過所有的自省,方得神父最後賜與的平安禮 (Sign of peace) 

Sign of Peace

PREIST: Lord Jesus Christ,who said to your Apostles;Peace I leave you, my peace I give you;look not on our sins,but on the faith of your Church,and graciously grant her peace and unity in accordance with your will. Who live and reign forever and ever. 

        聖詠裏常提及,我們都只是上帝的Vessels. Vessel字義非常多元~~容器船隻, (血管), 運河導管..... 

        第一回到天主教會時,不知規矩,傻呼呼地排隊領了聖體。會後一群媽媽們前來教誨:「還沒受洗不要領聖體喔。」當下備受挫折,覺得方才熱情過度跑到第一排根本是個錯誤。太引人注目,失去我追求主的本意。 

        出了綠蔭成道的小教會,彈風琴的女孩攔住了我,輕聲細語地說:「別想太多,她們只是上帝的工具。」 

        這就是Vessel最準確的意義吧!工具,藉由我們的熱情或愚昧,上帝會傳遞生命的真諦。 

        恩師說了個故事,他陪師母前來我們教堂唱詩歌那日,領聖體時,修女嚴肅地對雙掌朝上的他說:「要左下右上」,他直覺擺出兩手拉弓左上右下的太極拳姿勢。其實英文彌撒團體姿勢上相對沒有那麼嚴格,錄影為證。他們只是不希望聖誕夜變成"觀光業",冒出非信仰者前來領聖體,對上帝不敬。 

 

       

        英文彌撒團體在台灣相對資源缺乏,大多由菲律賓教友撐著,從前的子夜彌撒,常常被挪至小堂舉行。近來會眾增加,幾乎擴及五大洲。每個周日,我們都歡迎第一次到來的新朋友。 

        不知不覺斷斷續續也有個經年,還是沒有辦法與團員太熟,畢竟她們間有更密切掏心挖肺的姐妹情感及真正共通的語言。可是,只要有人在平安禮時對著我的方向,嫣然一笑,便成為繼續鼎力支持的力量。時間會證明,這樣的真心誠意無需言語。 

        聖誕時分,聖詠團半數成員都回國了,聖誕節反而變成一年當中最缺乏"聲音"的時刻。所以更要錄影,表達感謝。       

        英文彌撒像是個虛擬教區,成員往往是外派或來台打工的異鄉人,部分主持的神父也是。來去者眾,但卻是離鄉遊子更重要的心靈依據。今年是來自義大利,濃眉大眼一臉慈愛的神父主持

     就在上周吧!終於有個人留言Youtube, 詢問聖誕彌撒時間,因為當日他正巧在台北。

     一年增加一個靈魂,不壞的收穫......。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今年聖誕節,上帝得要再度送了一個鳥巢到我家門以資鼓勵之故罷(引用文章鳥窩紀事愛你喲!)

最美裡的雪...下再我冰箱久放的起士片上....這是聖誕夜次日, 母親要替兩個最愛男人煎餅的當下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