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下輩子不當醫師, 更不敢當病人
2011/05/05 22:50
瀏覽4,092
迴響8
推薦126
引用0

下輩子不當醫師! 

可是,在醫療行為還沒"去刑化",醫師還沒被"勞基法"保護的狀況下,我也不敢當病人。為此只好繼續當醫師,保護家人與自己。 

為什麼?因為醫療行為去刑化前,"防衛性醫療"不會消失。在醫師被勞基法保護合理工時前,被迫長期疲勞過度犯下的"無心之過",也不可能消失。 

此外,就算大醫院的醫師有了勞基法保護而不過勞,開業醫在金錢壓力下的自願性過勞,也不應忽視。因為第一個倒楣的正是病人,不是嗎?  

(防衛性醫療:醫療上執行不必要之檢查,或迴避收治高危險病患或從事高危險性之手術或醫療,見《醫療刑法與巨額賠償引發之防衛性醫療-壓死健保的最後一根稻草》http://www.tma.tw/ltk/99531208.pdf) 

有個前輩,住院醫師時期值班護士都不敢隨便叫醒他做事,因為次日他總是"否認"自己半睡半醒間開的醫囑。能怪他嗎?太累睡得爛熟硬被呼叫器叫起床,許多人都是依賴本能在做事,身不由己。 

還有我這種神經緊張型住院醫師,只要一個病人待產便睡不著,擔心忙碌中的大夜護士無法同時兼顧;若待產有狀況,得不斷查訪胎心音變化,整晚也是不必睡。第二天8點,繼續上整天的刀。但因為是女孩子,當臉色慘白腫脹時,主治醫師往往會主動要我去休息。這個貼心狀況,那幾年總共發生兩回。大多時候,還是咬著牙,以免被誤會耍女性特權。 

還沒升主治醫師前,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都發了,還因為嚴重偏頭痛找學長檢查腦波,結果,好不容易喬出上班時間的那半小時檢查,前一天值班的我,坐著坐著睡著了,以致檢查沒有定論。吃預防偏頭痛的藥物會昏沉,為不影響醫療能力,我放棄了,結果,已經很爛的胃被止痛藥搞得更爛。而餐後必昏沉的我,上班不敢吃正餐,多年來少掉的午餐,讓胃腸問題從沒有真正痊癒。

因為,我從事一個不容稍有閃神的工作,每個思路都影響一個人的安全。 

但至少大多醫師都具備了隨便睡隨便醒的功力,尤其累翻的時候,不太可能失眠。大多醫師對這樣的醫療環境逆來順受,我想,也是因為忙得沒時間思考。不然臉書上一個年輕的呼籲:【震怒!27歲實習醫師過勞死!──團結為公義!全民相挺!】不會門可羅雀。那些該"去團結的人"還在過勞,其他的"全民"則實在事不關己啊! 

直到這一代,我們還是堅信好醫師應該無私付出,不應一分醫療一分收穫地把醫療"商品化"。醫師是"責任制",不受勞基法保護有其背景原因;勞委會副主委也提醒,醫師過勞死可以根據勞保申請職災給付。但是日積月累的身心靈過勞,失去的健康、家庭生活,甚至因情緒失調波及的生活品質,又要怎麼討得回? 

婆婆我曾經開業曾經門庭若市,那時老有個幻想--奔走於兩個內診間與兩個超音波間時,某日必在候診病人前摔個四腳朝天,超級狗吃屎。後來並沒吃到屎,倒是診所院長出城去打小白球丟我一人顧店時,過勞之憂引發腸躁症,弄得邊挫屎打止瀉針邊看診,藥物過敏腫成小豬臉,嚇到門診小姐。那時頭痛達到巔峰,卻不能嘆氣皺眉,以免病人誤會自己病入膏肓。臉上的笑,有如假面。而今,幾絲那期間萌發的白髮,還是不時以沖冠之姿提醒著那個無暝無日、無時間思考的年歲。我僅有的一生一次的花樣年華,就這樣過去了。嗚嗚,下輩子才不當醫師! 

悲實習醫師之死 

而今課堂上,我那些花樣年華的學弟妹常常近半睡得東倒西歪。雖然分不清是上得太爛還是他們太累,總盡量準備飲料點心讓他們提神。這些孩子大多認真老實得可愛,他們只是學生,從這年的實習,才初次嚐到初入社會的勞資、同儕分工問題。也可能,人生首度尊嚴被踐踏、體力被耗盡。尤其是往醫學中心去的大無畏孩子們。他們還天真,未必了解自己選項之下代表的意義。實習醫師過勞之死讓人不禁悲傷,這些超時工作的歷史共業讓下一代承擔是否有理?  

我們醫院體系年年都有實習醫師大會,讓實習學弟妹們一吐怨氣。今年,有人問:「45日可以補修假嗎?」 

說真的,這是我這輩子都不曾想要對制定規定的醫院發出的問題。過往習慣當自己是一個大團隊的一份子,醫院的最佳表現就是個人名譽所在。但實習學生只是過路客,理論上學生應該照假休。他們並不享有體制內員工的福利,沒有加班費。怎忍還讓他們照著體制內員工的責任上工?我們不能因為自己當年怎麼過,就要下一代也照樣過。當場,長官迅速裁示,可在所屬科別內輪休。 

婆婆欽佩這些爭取權益的孩子。有時失去的權益未必出自惡意,但自身權益只有自身最了解。婆婆寧願看到他們及早保有健康,不要如我現在,即使半退休狀態,還是常常要與「動輒反動態度不佳的消化道」談判。

今年5 1日,護理人員高聲抗議護病比過低,這不僅是護士的過勞,也是病人的隱憂。55日一個實習醫師過世,由家屬申訴制度殺人過勞而亡。9912月,兩名台大主治醫師醫一倒一過世。 

日本研究發現,過勞死三大危險群,是工作時數太長、輪班、工作時間不定。這三項,醫護人員全包了。過勞不僅指體力,也包括責任、被迫帶來的壓力。自律神經與內分泌長期失調,過勞死只是其中一項結果,其他過勞引發的慢性病、身心病不勝枚舉,遑論過勞環境下飲食睡眠不正常的其他後遺症。http://www.npf.org.tw/post/2/5882 

無怪乎越來越多醫師去學法律,越來越多年輕醫師不碰高風險的醫療科別,越來越多聰明孩子不想當醫師。

所謂高風險,就是一般人最需要被照護的大病。其中,照顧一人風險兩倍的產科,自是箇中翹楚。 

牽涉醫療品質時,病人主觀容易感受到的是資訊不對稱,懷疑醫院是否暗槓了疏失,何況醫師常被視為既得利益者;但醫療實是團隊工作,醫療品質牽涉每個相關醫護檢驗人員與期間互動,更遑論超時工作對於醫護人員身心的傷害。這些結果,也都會間接連坐到病人身上。 

一個醫師跨海行凶或許與過勞無關,但不被保障的醫療環境下,醫護人員要怎麼避免自己因過度疲勞而過失殺人?多年來,這個問題常讓婆婆冷汗一身。那時我還沒想到,許多孩子,根本是倒在習醫的路上。不論制度有沒有幫助殺人,一個公正合理制度的要求並不過分。你可以討厭醫生,但你還是需要他們身心健全的行醫。 

← 毛蟲的遊行

這樣的因果循環,讓我憶起某個雨後,我的傻瓜數位相機年代。一群新生的毛蟲在富陽公園排排隊,領頭的胖老大走昏了,爬到人行道上。婆婆搞了片葉子把它們一隻隻挪往草叢,九牛二虎之後,這群小朋友還是嗅著前蟲的體味,成放學一縱隊隊型往前直闖,再度爬到人行道上。前路茫茫,我又送往草叢一次,連忙落跑,以免自己再度不捨,耽誤接下來的重要行程。 

幸而,就算背負著白色巨塔的宿命與沒有勞基法的苦楚,實習醫師至少不會前路茫茫。 許多長輩已經努力不懈,讓醫學生的臨床教育更合情合理,更與社會接軌。 

衛生署醫事處處長石崇良表示,教學醫院評鑑基準中規定實習醫師照顧病人不能超過10床,每3天值1次班,這是根據美國醫師的標準訂定,可以研究是否需要減少;102年醫學系改制後,實習醫師能以員工身分納保,權益就能受保障。他說,2個星期內將與教育部、教育部醫學教育委員會及各教學醫院,討論現行實習醫師的保險制度,是否由學校或醫院辦理加保,來保障實習醫師權益。衛生署長邱文達上午在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答復鄭汝芬質詢時也表示,林姓實習醫師去世讓人痛心,會詳細檢討實習醫師工作規範及教學醫院的評鑑基準,讓學生不要工作太多。

http://www.cna.com.tw/ShowNews/WebNews_Detail.aspx?Type=FirstNews&ID=201105050030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3/6310355.shtml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505/63/2qzxg.html

http://news.pts.org.tw/detail.php?NEENO=167125

http://www.nownews.com/2009/12/29/11490-2552278.htm

 
有誰推薦more
迴響(8) :
8樓. 奈米
2011/05/12 09:31
大醫王們 辛苦了
這是份讓人敬佩的職業
謝謝妳 也感恩所有的醫師們
7樓. 泥土‧‧‧郭譽孚
2011/05/10 10:56
有了人生經驗以後‧‧‧

有了些人生經驗之後,才知道人生不容易
年輕時,完全無法想像的種種問題,一件件地,那樣真實
逐漸理解了,還要努力下去
學校教育給我們的實在太少,更何況青春期的年輕人實在有些看不起學校教的終於懂了,整個世界其實很合理
每個人有不同的背景,成長於不同的際遇,領受不同的情感
如何各自協調,實在不容易
唉,祝福大家,不要太想下輩子的事,努力盡今夕,為明天而酣睡吧
泥土有感
謝土哥哥, 我是說個反話
希望高層願意聆聽小醫心聲 
■♀醫楊曉萍2011/05/10 20:59回覆
6樓.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2011/05/08 23:00
婆婆曾經開業門庭若市
讀到這句,還以為您的婆婆也是医師,半响未弄懂。哈哈,還是不習慣美女医生自稱婆婆
這篇已被擄去臉書了,(不告而取,說是賊)
新作「乖蹇」連載中
5樓. 譚敬宇(胡椒)
2011/05/08 17:55
你是好醫生

http://blog.udn.com/pepper460618/5185481

又聞花謝了!



4樓. 林錫銘‧攝影筆記
2011/05/07 03:06
竭澤而漁.......

焚林而田,竭澤而漁

我們都得深思。

人才不應被制度與迷思綁死。


3樓. blue phoenix韓粉與韓黑的故事
2011/05/06 09:18
為我接生老三的醫生

後來我再也沒見過

因為搬到外州去執業了

聽說被病人告

醫療不當保險太貴

無法負擔得起

我家老爺就說當年選牙科就是因為其他醫科太累

牙科比起來真是輕鬆多了


blue phoenix

2樓. Where繪兒
2011/05/06 08:07
你說得對
你說得對,不能因為我們曾經面對不公平,就認為未來的子孫也必須接受不公平,如果秉持這樣的心態,制度原來都不會修正的!
1樓. 馨怡
2011/05/06 00:37
想念楊醫

妳柔軟的容顏溫暖的性靈,

是我此生最美麗的醫師...


馨曠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