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深情女聲‧極致巴赫】福爾摩沙古樂11月巡演,"教堂音樂會"重現歐洲風華
2019/10/20 16:58
瀏覽919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無論您的信仰是什麼,都能從巴赫音樂領略自己心目中造物主的愛與滿足﹗不須被教堂兩個字限制了想像....

J.S. Bach and his family at morning prayers” ,Leipzig Museum, 1870 ,Toby Edward Rosenthal

【為什麼選在教堂演出古樂﹖】

教堂聆賞古樂,是歐洲音樂史的活見證,歐洲古典音樂傳統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就有如我們至今猶存的廟會活動般深植歐人心中。而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想把這樣的教堂古樂音樂會,分享給台灣樂友。 

教堂音樂會也關乎藝術,不僅是教徒專屬活動。教會長期間扮演了西方音樂推手,也讓許多作曲家有一展身手的機會。巴赫工作的教堂其實很簡樸,他本人屬於宗教改革之後的路德教派,萊比錫聖湯瑪斯教堂(St. Thomas Church)沒有繁華的壁畫或彩繪窗,講求以音樂讓人的心靈接近上主。 

走進教堂音樂會,你會感受到當年巴赫如何仔細呈現他的音樂美學,亦喜亦悲的調性出現時,彷彿遊走於還沒有大小調的時代。這樣的曖昧氛圍,觸及心底那塊柔軟的感性愛樂之心,又因奇妙的樂理誘發理性賞析。內在的原因是巴赫音樂上與人性深刻相通,外在因素則是教堂構造反射出的音響效果。 

巴赫這兩首《獨唱清唱劇》(歌詞翻譯請點此)其實不難哼出詠唱段主旋律(”朗誦段則只是模擬講話)

◆第一首雖說是《別離的感傷是人之常情》BWV209音樂起頭卻充滿了歡送友人的意味,讓人聆聽時都想跟著搖動起爵士擺子﹗中間穿插著不捨,而後再度逐漸迎向光輝前景。

◆第二首《我受夠了》BWV 82a(所以緊抓住救主,公義的希望,靠到我熱切的手臂),典故來自西面老人終得見到救世主讚頌能夠安然死去的西面的頌歌 第三段則是最有名的心靈搖籃曲(史懷哲) “沈睡吧,疲憊的雙眼,

放鬆而幸福的閉起來!您心中的畫面,便應是林布蘭特臨終那年所繪的西面,一個凡人的自況

(這兩首的進一步研究請閱讀智識與靈性盈滿~陳漢金教授【巴赫獨唱清唱劇】講座)

Simeons Song of Praise (1669), Rembrandt Harmensz. van Rijn 1606 – 1669 

◆至於巴赫過世前都找不到足夠高手演出的布蘭登堡協奏曲,第五號大鍵琴的華彩,是史上首度以大鍵琴為協奏曲主角的音樂,更是需要教堂這樣大小適宜的空間來凸顯細膩的音質。更何況陳團長把法國名大鍵琴搬來,好讓活樂當紅天才型名大鍵琴家François Guerrier來炫技呢

請參見陳漢金教授演講巴洛克樂團音樂登峰造極之作《第五號布蘭登堡協奏曲》,即將演出年輕有為的國際獲獎大鍵琴家,嫻熟表現出史上第一個鍵盤樂器布蘭登堡五號的華彩。以下是François Guerrie了不得的輕盈華彩段,其他原汁原味巴赫所搭配器樂,請來現場欣賞喔﹗

這次的曲目適合教堂形式,歌者與首席陣容更是強大﹕

  1. 福爾摩沙古樂11月巡演,首席宗師嫡傳持名琴來台﹕小提琴大師François Fernandez
  2. 泰斗加持福爾摩沙歐漂古樂團11月巡演,幕後真情感人﹕古大提琴與音樂總監Rainer Zipperling
  3. 福爾摩沙古樂11月巡演,巴赫美聲最佳詮釋四年後再度來台﹕獲獎女高音Anna Zander
  4. 大鍵琴家弗朗索‧瓦格里耶 François Guerrier: 優異首獎畢業於法國國立巴黎高等音樂院、萊比錫國際巴赫大鍵琴獎。
  5. 團長陳逸芬﹕古長笛先驅B. Kuijken嫡傳弟子,目前正與大師Jordi Savall巡演中(參考美女歐漂回台殫心竭慮需您相挺

兩廳院購票系統 ★11月1日周五新竹公園長老教會7:30 pm (NT500, 350) /★11月3日周日台南衛理堂會2:30pm (NT500) /(11月2日2:30是台北國家演奏廳)

 【入教堂更知古樂之美】

古樂是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的信仰。 

從前許多宗教人士默默來台奉獻。而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在巡演之餘,2016成團至今也默默在大師班外放送許多古樂教育,地點遠至花東,許多對象是親子、中學生。 

歐洲古典音樂除了宮庭,教會也是保存古典音樂文化的地點。今日在台灣我們搬不出一座歐洲宮廷,卻仍有教堂來作為復古的演出地點、形式﹗ 

若腳踏實地分析,則「教堂建築聲學」上,一向很重視隔絕外音聲響表現,尤其要彰顯古典音樂的美聲。恰到好處的殘響(Reverberation),凝造出被音樂包圍的空間感,教堂便具有這種適度殘響。聲音的傳導本來就是新舊教會近百年來建築教堂時的考量重點,還找得到論文研究。 

巴赫的音樂在喜愛古典音樂的人耳裡是絕妙撫慰,可台灣較少教堂於平日演出,許多教會音樂講求在地化;而古典愛樂者,也不是很常有機會入教堂聆賞巴赫,無從得知這種近距離的感受。 

今年八月我們一行愛樂者跋山涉水到瑞士”Saanen教堂聆賞Bartoli的韋瓦第(巴洛克)歌劇選曲,曲目和教堂音樂根本無關。但是小編制的古樂團與美好歌聲,還是清晰傳到我們那二樓管風琴旁的角落凹處座位。這是極端的例子,感謝教堂建築材質。 

其他時候,聆聽管風琴(或練習或彌撒,或音樂會)、或演唱會、室內樂,教堂音響總是比音樂廳更接近聆賞者,美麗的殘響彷若吹拂著心智與肌膚 

這回團長親自尋覓探勘後擇定的場地,適合此回屬於室內樂的八人編制演出,為了讓巴赫當時各聲部都很重要的音響得以突出,選擇這兩個教堂演出。當樂器與編制也都回歸巴赫當年,那更是難能可貴的機會。 

清唱劇曲目上,有喜樂參半的、有人生體悟的,更有世界第一手大鍵琴協奏曲(布蘭登堡第五號)~於我,巴赫除了是個虔敬上天與家庭的人,更是個把音樂生活化的寶典﹕《咖啡清唱劇》裡~女兒有如對要她戒咖啡的爹說出巴赫心裡的話﹕「給我咖啡其餘免談

此刻我也真想說﹕「給我巴赫其餘再說」~~人生最平靜的時刻,最暢快的歡樂,都來自巴赫音樂的賜予。 

當我們聆聽巴赫音樂時,心中其實應該是個彩色畫面~心繫家庭親友人生,忙碌開啟一日生活的巴赫,望著妻小,眉眼間帶著笑意,擁抱生命的靈魂﹗

他讓我們喘了口氣,還可抹抹淚,再度歡笑起來﹗

攝於逸芬與萬國音樂會古樂團2016年在法國Dole大教堂演出照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