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智識與靈性盈滿~陳漢金教授【巴赫獨唱清唱劇】講座後感 2019/9/21
2019/09/22 13:13
瀏覽988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這是個智識與靈性充滿的午后,漢金老師為了推廣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在(11/1新竹公園長老教會; 11/2台北國家演奏廳; 11/3台南衛理堂)演出中的兩齣巴赫solo cantata抽出時間演講。 

下場10/19 會針對演奏會上的布蘭登堡協奏曲(五號)做出全本布蘭登堡協奏曲詳解,釐清常見的謬見。 

陳逸芬 Yifen Chen)團長希望我寫心得,請專業音樂朋友多多包涵。

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年度公演售票與講座資訊請點此

https://www.formosabaroque.com/news 

%%%%%%%%%%%%

通俗清唱劇《他不知什麼是悲傷》(BWV 209)更名清唱劇《別離的感傷是人之常情》https://m.youtube.com/watch?t=0h3m3s&v=g49I9ya_63s

宗教清唱劇《我受夠了》(BWV 82a

https://m.youtube.com/watch?v=Mp0RwSs6xV8&t=0h0m17s (老師使用這個參考版本是因為看得見樂器,缺點是編制過大超出巴洛克時期編制)~的確我許多時候無法聽見重要的長笛,以及大鍵琴聲音。較好的版本是Natalie Dessa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0h3m8s&v=MAJBcX0Q2YI&app=desktop

%%%%%%%%%%%%

起手式老師比較傾向稱巴赫^^清唱劇管風琴作品佔他作品的最大兩塊 

*老師提醒重點1---【聽覺上】

老師說。巴赫清唱劇中詠唱調(aria)的安排使用為ABA「返始詠唱調」,不同的唱段之間,經常被「重現段」(ritornello:約等於Rondo ABACADAEA)接續起來,重現段A總奏tutti)唱段(即"變化段")BCDE經常是獨唱、長笛、第一小提琴的「三重奏唱」(trio) 

如果沒聽這講座,我必然會忽略了巴赫”trio”的音樂對位效果,也不曾查覺編制簡約音響效果呈現的重要性。原因有二

一是不知巴赫詠唱調(aria)精心呈現總奏唱段(變化段)室內樂trio效果(solo+管樂+第一小提琴;或是管樂+第一小提琴+頑固低音樂器),求"變化中有統一",這是好音樂的最高準則

二是不知,原來編制小,按照巴赫當時的要求,才能呈現上述trio的效果。

   當各弦樂聲部增加編制時,木管,大鍵琴聲音被掩蓋,樂曲活生生變了樣子。漢金老師舉的例子,證明了編制「不是越大越好」,每個曲目都應視作曲家需求調整編制。 

所以這回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的編制,不貪大,求還原巴洛克樣貌求精緻,才能讓人在女高音之外,聽到巴赫精心安排的另外層次的對位旋律。 

*漢金老師提醒重點2---【知識上/文本上】

當時代的義大利清唱劇純以弦樂爲主,德國則因各邦支持城鎮樂師(Stadtpfeifer, 通常是管樂與打擊樂的樂團)。所以德國音樂上,如巴赫,「管樂」一向比義大利受重視。在11/2演出的兩首巴赫清唱劇曲目裏,不論是BWV20982a, 都有長笛表現的亮點,與聲樂,第一小提琴形成巴赫喜歡的trio效果。管樂,即使只有木管,都讓樂團的表現層次更為豐富。 

當時寫清唱劇的歌詞都另有寫手,常常未能留下姓名。 

陳漢金老師親自精心翻譯這兩首solo cantata! 

陳教授以生花妙筆讓原曲信達雅兼具呈現,實在是愛樂者福氣。沒有這樣精確的譯詞,我們無法了解,巴赫真正把許多生活中(世俗)或宗教清唱劇,給予戲劇般的精神,卻有擁有比歌劇深沉的思維。 

BWV209 的常用名稱與實質內容不同,雖然我們常以第一句為Aria命名,但如這首《他不知道什麼叫做悲傷》便常讓人摸不著頭緒,文本直譯為「不知離別感傷的人,是不死之人」(He does not know what sorrow is, who parts from his friend and does not die) 文字邏輯的反轉根本很難一時間理解。老師便譯為離別的感傷,是人之常情,更為貼切易懂,才容易深入音樂要給予的感受。故也將清唱劇名稱以《別離的感傷是人之常情》更名之。 

期待譯詞能於音樂會時釋出喔。 

*漢金老師提醒重點3--【感受上】

陳老師特別提醒BWV82此曲有版本,82a1731年再演版本。可知巴赫對此曲之重視,之喜愛。這樣我才了解為何自己也深為感動,這可是巴赫本人認證的感動。

怎能不喜愛?老師說,史懷哲稱其中Aria2 Schlummert ein, ihr matten Augen「心靈的搖籃」。難怪,我聽到直想掉淚這句「沉睡吧,你疲憊的雙眼」,音樂上的處理百轉千迴,實在感人肺腑。

*漢金老師提醒重點4--【戲劇性】

巴赫在處理清唱劇的戲劇手法常採取「對比」﹗這點可以解釋上述聆賞時我們感動的原因。 

BWV82a宗教清唱劇《我受夠了》最是明顯,老師的譯文我受夠了,所以緊抓住救主,公義的希望,靠到我熱切的手臂中。也是要證實,先感覺不安適(雖然完全不提人生的折磨等字眼),才對比出其後的轉折所以緊抓住救主,公義的希望 

巴赫雖是寫清唱劇,仍注重較歌劇更深刻的心靈上的戲劇性~大小調間的轉換,產生曖昧不明的效果。朝向上主的轉念,來自暗黑的狀態。有了黑暗當作對比,光明的那一面也就更為彰顯音樂與歌詞造就的對比~黑暗使得光明更加難能可貴。我猜測巴洛克時代音樂深受情感論的影響也是喜用對比的原因,這是旁聽老師課學到的,現場沒有特別提到。 

BWV82文本中Ich() 較小的編制是宗教改革後路德教派後再發展出的虔信派(Pietism )影響,要自己領略主懷的感受。當Ich(我)企求主懷時,也因為第一人稱,增加了清唱劇本身的戲劇性。調性的轉換更是為了這樣心情忐忑間戲劇性。

我領略到,巴赫沒有一味呈現對於上主的讚頌,而是反思過的,人生痛苦後粹取出的信仰。 

%%%%%%%%%%%%

最後老師給的小禮物﹗ 

比較巴赫:《馬太受難劇》(BWV 244, 1729), 非常有名的這段女中音詠唱調《憐恤啊,我的神》(Erbarme dich, mein Gott), 使用的手法其實非常相似。就寫在BWV821727兩年後(82a又在其後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0h1m47s&v=BBeXF_lnj_M&app=desktop

的確在較大編制時,我還是聽得出詠唱調trio般的效果(大多弦樂改以撥弦有如頑固低音),加上第一小提琴與女低音trio對位,有時則是第一小提琴與其他聲部的trio對位。

這曲是發生在受難時,彼得三次不認主後,心中充滿自責Have mercy, my God,/for the sake of my tears!/See here, before you heart and eyes weep bitterly. / Have mercy, my God …. 

這段的”/”在《馬太受難劇》的重要性,可由大導Pier Paolo Pasolini 拍攝《馬太福音》時特別強調這個影像看出~從歌詞乍看是觀看耶穌被鞭撻的心聲,但實際上是彼得的哀歌,女音像是第三者,說出對於彼得愧疚感的同情他畢竟只是凡人不要苛責~那麼,這一段的安排也是充滿戲劇性,彼得的暗黑心情對照女音的求主垂憐(Have mercy, my God). 

有如老師前面提及,是巴赫喜歡使用的戲劇性。而我們聽者,除了和彼得一起感受耶穌身體的痛,更加感受到彼得內心加倍的痛楚 

%%%%%%%%%%%%

我想到這種戲劇性、音樂上的曖昧,有如營造一種薄暮與晨光間的曖昧難分薄暮時分,黑暗之後,卻又晨光可待的關鍵時刻,有如,耶穌心中的期待,是彼得不認祂之後的脫胎換骨,成為第一位宣教的使者。 

回到這兩齣清唱劇,通俗清唱劇《別離的感傷是人之常情》送行者在感傷與祝福中的情感打轉,或是更強烈的宗教清唱劇《我受夠了》在企求主懷時的痛苦與想像進入主懷時的恬適音樂與文字上的轉折讓一齣室內樂般的清唱劇沒有衣錦演出也能讓人的心靈有如經過了戲劇性的滌洗與滿足

這是剪輯過的電影馬太福音,有《我受夠了》相關的"西面"抱40天的小耶穌,也有配樂所唱的"彼得的淚"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