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一卷:王國英雄 第四章:賭局人心
2011/08/14 21:32
瀏覽260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碧波如海的槍影,化作靈蛇般的在森林中逃竄,在高參大樹抵住了大量陽光下,現出了一絲不協調,從起步的曼妙身影移動,突發火石間的浩然威勢,滾滾氣浪的侵襲著自然的生態美。

神奇的槍林忽地霸道地和森林爭奪盤地,優雅的舞姿正向雲彩微光探索,盡管是天性的不協調,甚至劇變成了水火不容的二重天,如龍鳳相爭之勢,堅韌的大樹早成了碎片般淋漓其中。

和熱愛自然的烙印如冰冷心靈轉換著,愈是上下求索,愈是背道而馳,少女的香汗如冰雕般的落下,天地至理的排斥著各種奧義,槍與人合一的步進了空冥之境,讓她長守孤寂的覺醒。

“奈娜!停手吧!”聖潔的光影孕育著艷紅,血幕,血幕中充斥著兇煞之氣,入魔的她正如心一樣的刺痛,世上不缺強者,或是孤獨的強者,只有力量排擠一切。悠久道:“我恨啊!”

有物渾成,先天地生,儘管再古樸,再單調的色彩,都不能埋沒它作為“天下母”之資格,槍的意志是噬神吸血,而人的意志卻是人定勝天,以弱勝強,君子,萬物之本,中庸之理也。

凱旋的槍刃領域,壓迫著四面八方,看著女精靈的透支體力,艾倫抱之一嘆!正在逐步圓善的功法迫切間,傾力而出,第一次的喂招!第一次的轟杀!第一次的博奕!慢慢重溫著強大之感。

兩個境界相撞,一個擁有著先天銀槍之助,一個憑著千變萬化的劍意,初時鬥得旗鼓相當,但隨著銀芒的破壞,新舊元氣交替不繼的他,頹然之勢雷霆萬鈞而下,難道只有不停的迴避?

眼見她香消玉殞之際,得失,得失之間沒有幸運彩數,竟然雙羸雙失之局,既使利用睡夢之法還是略遜一籌,先天之物,無懈可擊,神通不敵天意?棋局,他們再次面臨另一個交叉點。

太極的氣勢綿綿不絕,元氣自中點突然產生了龐大的磁場,星球的異力束成水晶球般,隨著臨界點的吸納,直直的把銀槍的意志削弱,一消一長間,讓遠處的精靈恐懼在無限的威壓之中。

差不到入魔的她,眼神開始了焦慮、驚慌,心跳急升,同時連帶的淚晶在看到滿目瘡痍的他時點點揮發,便再度進入了消失的視線內,萬千心頭的怨恨、絕望和悲慟接踵而來的摩擦著。

體力不能支撐的他,狠狠對著銀槍發出威壓,精神的微薄之力藉著剛不久練成的神通借勢而去,地水火風一現,輕劍碎花而去,銀槍靈敏的興奮霎時顫抖起來,形成了微妙的平衡之局。

回憶著夢中世界的各種法則,試圖著趁機逆流而上,可是空手入森山般的無力感再次涌現,玄玄之首,智慧之始的道德經,默默地唸時,太極氣場勢如泉水傾下,形成了一道無形劍氣。

唯有擊敗這好勝之槍,無形劍氣壓下實質之上,“大道無形,生育天地!”,無形之物才是第一個開始,還是“大道無名,長養萬物!”或許,兩者歸一,才是真正的開始,退卻槍意。

當兩大氣機的衝擊,如末日酷劫,大地破裂得瘡痍,天空也黯淡失色,“守静笃 ,萬物芸芸,吾以觀其復……”無上的境界讓他死守元神,死守著一絲清明,很久很久,便暈了過去。

在深窪的平地,是一大片的沙石,炎熱的氣溫繼續上升,天色幾次變換間,累積的火焰牆壁蓋住半個夜空,冰晶,玄光,碧玉,槍劍融和成了一個幻像…… “師父!我連累了你!”

看著深眸的倒影,少女沉重的說:“我看到您的隕落!以及精靈族再次倦入百族大戰中。”咬了咬了貝齒,亮麗的俏臉,輕輕振動著一對的尖耳朵,大喊:“我要變強,成為真神!”

少年心力交碎的抬起頭,似笑非笑道:“你做到了,現在的你不是比我更強嗎?”沉著的輕哼一下,星辰羅列得天馬行空,他淡然輕笑,是那麼的從容,是那麼的洒脫,“真舒服。”

桃紅的瓜子臉上,晶瑩的可愛少女情懷,已經歷了命運長河的洗禮,沒有法碼負重的溫柔之軀,變得更懂得更努力主動爭取,本來的好奇心換上了半成熟的韻味,但不失天性冰冷的外強中幹。

“為何要救我!”偶偶細語的柔和之色,恍是剛才太極的陽光撫摸下,每一寸的優美曲性美只懂得向著那柔柳之姿奔放了起來,凝視著在膝蓋枕睡的他,在失落微微帶著了一絲歡欣興奮。

重彈得細膩的變調,“為何要救我!”內心再次沉迷起來,但少年還是那麼的一句:“師父救弟子,理所當然!”在親密的接觸,令他捨不得放手,那精靈不自然的說:“我…… ”

“奈娜,命運長河只是一個鏡子而已?”斷斷續續的雨聲中,少年倔強的魂火狂熱起來,“這次救了你的其實是你自己!”不理會了那高不高大的身影,雙雙的還是那麼乏力的站起來。

少年心想,若不是她放棄學習更高的奧義機會,拒絕了銀槍的美意,但同時,也成就了他的機遇,無論這個女弟子將來如何,他也決心保護她的安全,或許是殘破情感中的一種體現吧!

……

“學無先後,達者為師!”及“學無止境,終身學習!”或是強者宣言,類似熱血之心的深深漫延了開來,“強大!是靈魂的不屈,身在天地中,心在萬物上,便是寄託虛空之意!”

“聖子,咳咳,其實你的身世……”打斷了那話中的他,冷冷的道:“我早就知道了!請問我何時可以離開?”無視許多噬人眼睛,“可以,不過……”再次的打斷了精靈族長的雜音。

“為何?”“因為我們是朋友。”“為何?”“你從小不斷的說了許多小故事,令我們很想尝试!”“為何?”“不好意思,我們決定永遠跟著你了!”輕輕的一句我願意、我喜歡令他困窘。

“你知道聖人是甚麼嗎?”徐徐而談的黑瞳染上了銀芒,日月換天,“那是貫徹神通、法力、法則,至高的無上的一種境界!聖人之下,皆是螞蟻……所以你才有機遇闖過這盤死局。”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道,各有自己的思想,既使是成就小我,也是一種道的美德,不知不覺,仰望著的藍天白雲,和自己的青春氣息,只願這刻駕御永恒,充溢的片段和變化都一一浮現。

“孔德之容,唯道是從!”除去了狂野不羈的內心,吃了最後一支的生命之水,短短的數月,天地寵兒的眾精靈都一一進了先天之境,既使再表面,也不可置疑著自然族群的魔鬼般天賦。

經過了野外風光,眾人幾乎快要踏入炎龍王國的領土,上京城--一個中位的文化都會,和前世的古代東方之景大致相同,同時,自己隱修的世家也在這裡,但是一種不吉之兆浮現了。

……

灯火珊阑的野營,竹枝交接的墨綠大地,少年穿著的獸皮和紅光一樣顯眼,拂了拂手向森林深處,看著完好無傷的眾精靈,小小的個子,青花柳綠的奇特標誌,眼神活寶一樣的期待著。

“各位朋友,已經過了百餘場的大小戰鬥!你們都已經和我一樣成就先天,以後我們就以道友相稱,和原來一樣,我會返回家族,那麼有我的雙親,恭喜你們全數毕業。”回音餘波盪漾。

頓時,照耀下的蒼白之色,微微帶著一絲的苦澀味道,說不出,道不出的友情,崇拜的目光仍舊,但自然中失去了純真,多了一分的沉澱毅然的神色,許多的神話奇遇令他們無限向往。

三才之陣化成了心靈無界限的密契,精靈會意的一併去掉了最後的阻礙,拋棄了精靈之身份,少年不動聲色的看著,眼神如前的肅穆,接著以人族的國度一樣,效忠死命的狂熱追隨者。

而銀槍似是歡愉的鳴聲,又似滑稽的尖笑,傾刻,山川水秀,世外桃源的秘境入口消失了,而步調一高一低的如新舞台展現,無數的精品放進唯一的戒指當中,也是交易時的昂貴代價。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兩句同時在族長和少年嘆息起來,在旁的精靈大長老臉上厚黑無比,正打算利用空間傳送之法時,便被翠兒死死的抱著,一時間,臉如死灰的向族長咆哮著。

自私是正義的公敵,堂堂的聖子竟是那麼的一個妙人!在棋局之上的數個人族強者笑意橫溢,默默的眼精除了貪婪還是貪婪,先天之物刹時打斷了他們所有的佈局,讓他們準備合計爭奪!

此刻的少年恍然不知大禍臨頭,只明了兇兆將近,但在光影中的明天,他依然學習著古人論道的大毅力、大智慧、大機緣的風度……同時,打量著自己如何奪得隱修世家大族的認同。

“甚麼事?”平淡中微微升起了一絲難察覺的喜悅,“這個給你!”變成少女間的接觸閃電般的猛烈,但少年強忍著那狂熱之心,時間可以昇華一切,接著,迫切的看著那把古代重劍。

他看她那紅透的小臉,和重新配上的雪白袍子,深深的問:“那裡找來的?” 奈娜萬年冰封的臉重新解放了,單手食指遙指他方,簡潔細語:“是一個空的墓地,是它帶我找的。”

艾倫沒有理會這高傲的器靈,器靈不爽又向著苦澀的他擊去,不一會,敗下陣來的他仔細的看著劍身,忽地,“太虛”二字呈現銀芒,親切之感重臨,久久不捨後,重劍放在戒指之中。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