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一卷:王國英雄 第三章:寶物擇主
2011/08/11 18:24
瀏覽302
迴響0
推薦23
引用0

“艾倫哥哥,為何要猎杀這麼多可愛的魔獸?”一群隨從盯著沉甸甸的魔核,五光十色親暱,好不扣人心弦,雖然吸引,但經過了艾倫每次或多或少的洗腦教育,養成了尊師重道的密契。


精美如玉的魔獸,各有異品迷人,但每次相撞不是逃遁便是硬併,雖花叢中的香味無窮,同時蘊釀著絕對的危機,危機來臨時,總是先兆般的定吉凶,而少年卻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美餐。

不發一言的狩臘,在寒冬之夜份外礙眼,睹塞不通的狼啼,尖銳刺耳,麻痺神經的信賴,與生具來般,隨著少年為尊的賭局開始了,而背後暗處輕輕讚嘆外,便曰:“獵人和獵物!”

血腥和野味重疊,一場混戰即將展開,三才之陣攻守而一,協調有致,靈氣不絕,熱血的崇拜的一切轉向另一個新的開始,獨立的思想論不斷衝跨著各人的悻悻然的心聲,及昔日誓言。

風刃、冰箭、雷擊不斷,在陣法中得到了雙重的增輻,攻擊型、防守型及輔助形如三角塔輝煌萬像,少年輕輕一跳,和強大的狼王對視起來,各自慎重的觀摩著對方的死穴,一觸即發。

狼王屬冰系,死死的抵制火系靈力的後天巔峰,少年大聲一喝:”劍式,破浪砍,九式合一,”透支體力,重疊魂火之光,道術加持之下,比練習上的七連擊還要強烈百倍,達至八擊!

冰狼王的狠狠指揮了三重的狼群抵擋,還是差了一絲火候,衝忙間,眼色一懼,放棄了硬併,還是迟了一步,巨大的破壞力,一刻不援的衝破三道防線,火炎旺盛,第八擊的破天荒劈下。

緊接而來的大失控,狼群亂舞,正處中央的他穩步回氣抵抗,而眾小精靈在神奇的影子相助下,從一鬆散時把握著偶然的機會,可是,女精靈使用完了增輻葯水,令到防衛網岌岌可危。

沒有再去理會重創的冰狼王,這一次沒有上一次那麼容易的發動攻勢,維持不敗已是極限,緊接著發現了元氣流失增加,於是他狠狠的把特制的古代偑劍上裝上了之前累積的魔核起來。

這個原理,是把所有的魔核全放在一次過的消耗上,箭在弦上,十指緊扣的握著刺劍,施展了許多腦海層出不窮的劍式,不一會大部份狼群滅掉,殘存的部份帶著一絲的清醒的離開了。

一下子,崩潰中的三才陣再次完美復合,幾乎人人帶傷,庆幸的是狼群敗退中,要不是狼群的頑固心靈被那少年徹底打敗下,就是武神復生也於事無補,因為數萬狼群不停地互相召喚。

武神,就是凡人國度的極限,和法神一樣有著兩雄並稱,而所以種族修士最向往的境界,同時,那也是踏入初階偽神的第一步,但是,對萬狼的圍剿也會損落,幸好小精靈都懵然不知。

暗影從極度疲累中的消失了,精光一閃,似乎亡靈般的黑幕降臨,讓寂靜的生靈回到安祥,點點血花細緻著美妙的草叢之中,竭斯底裡的掙扎變成了勇者們最神聖的樂土,超脫了生死。

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這是一個挑戰极限的世界!這是一個七情六欲的世界!當染上了血腥後的身體後,心靈如紅月戰衣互相輝映著,並與輕輕的古代寶劍在最後的爆炸化為灰燼。

生,要有破碎虛空的意志;死,要有凌駕永恒的決心;從沒有那麼真實過,手持唯一的輕劍,膝蓋著地的剎那,看著潮汐的惡狼退卻,甘甘地吞下了過度催殘身體的鮮血,凝視紅霞長空。

刀光劍影的原始森林,不無有著自然循環、弱肉強食、物從天擇的本能,從善義道理的反面,無一堅持了“大日逝,逝日遠,遠日反”的無上境界,一部先天道體的功法,了結了大因果。

即使如今的殘破身軀,仍不停的感受到生命之力強悍,不一會疲憊盡消,並有了一點點先破後立之感,難道遙遠的夢想不是理想,如摘星般的領導著眾精靈治療傷口,再收割著戰利品。

看著這些小小個子的弟子們的複雜倦容,艾倫只是朝了朝收拾了許多許多的獸皮和魔核,趁著這頓豐富的晚餐,給了弟子們去選擇,跟隨著艾倫往世家發展而去,或是重回起點的聖地。

……

艾倫在山洞中,佈置了簡單幻陣之術,同時耗用了幾塊魔核為陣眼,在火光中,清淡的百花漿液及香脆的盛餐下,位居正位,靜待眾人回了一些體力時,才冷靜而不失威嚴的娓娓道來。

“世上沒有絕對的公正和義理!只有絕對的強權和內鬥的黑暗面,別想只當中位存在,因為到了彼岸才會開花結果,溺水之地,正如精靈聖地只會封閉下去,直至野史中消滅一刻!”

“老師,是不是,精靈是善的極端?人類是惡的極端?那只站在中間尺寸的,就是事非不分之輩?”一個女精靈用極其冰冷的目光質疑著,極品尤物的少女冰冷地渾然天成於虛空極處。

正觀摩著的眾人正欲一如以往的暢談,神彩中多了一些東西,奇異的感覺,包裹著外面的嘩啦之聲,如钢針般一下一下的擊去心房,少女再道出驚世之語:“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天色突然酷現天劫,著了魔似的打著那個巨型石洞,空中更出現了龐然大洞,吞噬著萬物而不止,更有變大的趋勢,突然,黑洞中吞吐吸納般的現出了一物,向著少女位置綺麗的刺去。

竟然是先天之物!艾倫哭笑不得,緣份的竟然不是自己,深邃的眼眸活是一絲不變,強忍著研究的衝動,同時所有人被那股威壓弄得震動不得,幸好自己常常告誡弟子們不要起貪念。

一把古樸的銀槍,定住所有的生靈,方圓數百裡,一切的飛禽走獸的餘音頓熄,而遠景極處早已烏煙瘴氣了,周圍如水珠般的香汗淋漓,精靈是自然的天性寵兒,修行門法時更勝艾倫。

經過一個多月的現在,彼此心交澄澈,而一群精靈早去了所有污衊,無限接近著先天道體,而銀槍看以迟疑,實則光影頻閃,一個個的朝著眉深的刺去,將至之際自然返回,找有緣人。

“上下四方為宇,古往今來為宙 !”啐啐而念:“想不到混沌之夢,在這裡,竟有一絲的可能性!”心念的傾刻,腦海明白了神通不得法,但無中生有實在太難太難了,非至寶不行。

因果!因緣不盡,果報不顯!純淨的靈魂之火,才是衝破先天的開始,但靈魂創傷太深,到了無盡的溫養,溫養過了大限,在沒有六道輪迴的世界,只會化為塵土,為何自己不是長耳?

艾倫緊緊的握著這個機會,再次耗廢大量的生命之力,藉此一探命運長河,重組所有破碎的回憶,寶物似有靈性的向著他額上一點,便讓大量的信息灌入意識之中,便馬上揚長而去了。

第一世:他是印度沙門的女娃娃,在貧赤之地,石器時代中,受盡非人的生活。

第二世:他仍是女娃娃,卻是炎黃部落之後,或許是廣結善願,死後獲得了不少供俸。

第三世:他終於為男生,居然是那時所謂的現代世界,集文藝、漫畫、電玩娛樂於一生。”

……

最後一世:他在危難中,雙親因為自己而和家族的武士,與精靈部落血戰沙場,而他幸運地被生命之樹選中,成為聖子,日久生情,使許多的精靈被迫接受自己的存在,隨後至今回家。

他由最初的憤怒,在百世輪迴中,中和了灰暗的一切,雖然還有太多的無明,但是他已經非常的滿足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是誰?!如迷妄之災降臨,馬上用剛領悟的精神修行抵抗。

“小子,我們心魔一族來了!嗄嗄!準備受死吧!”霎時,天地相合,漆黑中五指不見,他用所有精神凝眾在魂火之中,那心魔吃掉了許多剩餘絲線般的靈魂碎片,接著互相爭奪攻擊。

“你是誰?”內心深處發現了一個極為稀釋的靈魂,艾倫的形像趕走了肅穆,多了一份笑容,但跟著話令他摸不著丈二腦袋。“我是你的天使,惡魔,把你的一切交給我!”謎音重現。

“不好意思,如你所願!”一口靈魂之火吞吃了那果實般的存在,那恆久的酸甜苦辣讓他驚醒,意想不到自己原來如此,一生一世,誰也沒有那麼幸運,夢中證道的動作只是瘋子所為。

隨後的面臨心魔對持之時,他狠絕化作一隻巨手運起吸星大法,而心魔逐漸變小,最後莫明奇妙的消失了。“為何你會懂得?!”衝破了心靈世界的隔壁,重現清晨的光明,隱隱覺醒。

……

“現在,存在的只有艾倫,以後的也只有艾倫!”面對著棋局的人生,他做了第一次的屈服,忽地,精神開始完美起來,片刻如玉石般的氣質重生各系光明,飄渺的沙沙而嚮轉成了哭聲。

“喂!你們幹甚麼?”不待他回首,許多把聲音的喊叫著:“師父!”汗啊!這些傢伙這是的…… 當他從沙堆中沉重起來時,發現那位弟子跪下獻槍,他古怪道:“槍選擇了你。”

看著他的所有追隨者的背影,少女走到跟前,黯然道:“弟子想用這個了師父大人的因果,請放過自私的精靈族!”接著冰冷的她首次帶著哭腔,不著意捉著她嬌柔的玉手,曖眛無比。

“寶物有尊嚴的,只要對得著自己便好了,別計較太多旁外之物,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道,人要光明正大,不要閉門造車的感覺良好!”艾倫輕輕而談,卻換來多一絲曖眛,“我一定讓您滿足的!”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