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李登輝:要讓台灣人走出「生為台灣人悲哀」的宿命
2016/07/02 22:25
瀏覽634
迴響3
推薦4
引用2
民報編輯部 2016-07-02
李登輝:要讓台灣人走出「生為台灣人悲哀」的宿命。
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第一位臺灣出身的國家元首、首位由公民直選產生的總統,以及首位卸任時完成和平政黨輪替的總統,被《時代》雜誌稱為「民主先生」。資料照片(記者蔡育豪攝影)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2016年/第13期】

李登輝,1923年1月15日生於日治時期臺北淡水郡三芝莊下的埔頭坑聚落「源興居」(今新北市三芝區埔坪里),農業經濟學專家。曾任農村復興委員會薦任官員、臺北市長、臺灣省政府主席、副總統等職,並於1988年至2000年擔任中華民國總統以及中國國民黨主席。

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第一位臺灣出身的國家元首、首位由公民直選產生的總統,以及首位卸任時完成和平政黨輪替的總統,被視為落實臺灣全面民主化的重要領袖,而被《時代》雜誌稱為「民主先生」。

李登輝生長在一個小康之家,有機會接受完整的教育。因為其父李金龍任職警察,職務調動頻繁,因此李登輝也跟隨父親不斷地搬家和轉學。從6歲到12歲之間,先後在汐止公學校、南港公學校、三芝公學校、以及淡水公學校等四校就讀過。李登輝於淡水公學校畢業以後,先在私立臺北國民中學(今臺北市立大同高中)就讀一年,後於1938年轉學至淡水中學二年級就讀。李登輝在淡水中學,幾乎各科成績都是排名第一。在1941年考上臺北高等學校。

高中時代,李登輝就讀過魯迅的《阿Q正傳》及《狂人日記》,幫助他了解中國。此外,他還讀遍了西方名著,包括英文、法文、與德文書。如哥德《浮士德》、尼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等;另外尚有哲學、歷史、倫理學、生物學、科學幾乎所有領域的書籍。畢業時,就擁有七百多本岩波文庫的書。並自言其人生觀受西田幾多郎《善的研究》、和辻哲郎《風土》、哥德《浮士德》及《少年維特的煩惱》、杜斯妥也夫斯基《白癡》的影響。之後讀到湯瑪斯.卡萊爾的《衣裳哲學》時,對其意涵心領神會。懷著更深入了解的衝動,走遍全臺北市的書店及圖書館,偶然在臺灣總督府圖書館裡發現新渡戶稻造的《講義錄》,讀後對於生死觀之疑問得到化解,並開始敬佩新渡戶稻造,基於對其攻讀之農業經濟領域,因而決定就讀京都帝國大學農學部農林經濟學科。

1943年9月,李登輝畢業於台北高等學校,同年10月,進入日本京都帝國大學農學部就讀農業經濟系,1946年春天,因為日本戰敗,李登輝回到台北進入國立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繼續讀書,並於1949年畢業,1947年228事件發生時,他是台大二年級學生。李登輝選擇農經系就讀的理由,據他說,一方面是小時候看到佃農的辛苦,想為他們打不平;另一方面是在思想上受到高等學校歷史老師鹽見薰的影響,讀了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為了想把農業與馬克思經濟學相結合,他選擇農業經濟作為人生研究和實踐理想的目標。

李登輝和蔣經國青年時代懷抱著社會改革的理想,都熟讀社會主義理論著作,背景相似。李的學歷高,而且能力強、為人聰明又謹慎,深得蔣經國賞識和歡心,將李安置身邊,多方提攜教導。李登輝擔任國家元首之前的兩年,亦即蔣經國生命的最後兩年,面對反對黨民主進步黨的成立和澎湃之民情,政府開始逐步推動各項政治改革,包括解除戒嚴開放黨禁與報禁。後來李登輝持續推動修法促進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學術自由,也下令釋放在兩蔣時代遭政治軟禁的人,如張學良、孫立人,更解禁海外黑名單,讓海外台灣異議分子得以返台。

1989年6月4日,中國大陸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李於當晚發表聲明:「中共所採取毫無人性的做法,必將受到歷史的裁判,為抗議中共以武力鎮壓民主運動,登輝要以最沉痛的心情,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和人民,呼籲全世界所有愛好自由,重視人權的國家與人士,對中共暴行給予最嚴厲的譴責。」

1990年2月,台灣爆發二月政爭。7月,李登輝召集朝野各黨派,開「國是會議」,徵求各界意見作為憲政改革參考,配合是年「野百合學運」之學生運動的要求,解決第一屆資深中央民意代表,包括國民大會代表及立法委員退職問題。1991年5月,宣布終止動員勘亂時期,廢止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並展開第一次修憲,制定憲法增修條文,使各中央民意機關得以換屆改選。修憲後,中華民國的民主改革即快速進入深化階段。日本學者若林正丈認為,「如果以1992年『萬年國會』告終為第一階段;那麼,第二階段是1994年臺灣省、臺北市、高雄市長選舉的實現;第三階段則為1996年總統選舉的實現。」這三階段改革都是在李登輝總統任期內完成的。

1993年,以李登輝為首的派系,取得了國民黨黨內的領導權,史稱「主流派」。而原先佔據領導地位的國民黨派系,被稱為「非主流派」。在1994年7月召開的國民大會決定自下屆(第九任總統)開始,實施正副總統直接選舉,李登輝也成為台灣第一位直接民選的總統。

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採取「務實外交」,默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席的場合,取代兩蔣時代過去「漢賊不兩立」,並與多個國家建立或恢復邦交,以總統身份成功出訪新加坡、菲律賓、泰國、印尼、約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美國等無邦交國和南非,巴拿馬等許多邦交國,加強與日本關係,推動「南向政策」增進與東南亞鄰邦友誼,促進中華民國外交空間。

李登輝於1988年接任總統後不久即訪問新加坡,被稱呼為「從臺灣來的總統」,他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對此稱謂「不滿意,但可接受」。中華民國政府也以「臺澎金馬關稅領域」名義申請加入「關稅暨貿易協定」,以中華臺北之名加入亞太經濟合作會議。

1999年,李登輝在卸任總統前一年出版《臺灣的主張》一書,之後再發行日文和英文版。該書討論臺美關係頗多,對臺灣海峽兩岸關係有兩大述說:一、定義臺灣為中華民國在臺灣;二、分割中國為七部分(臺灣、西藏、新疆、蒙古、華南、華北、東北),各自競爭發展以維持安定。後者即引起軒然大波的「中國七塊論」。

李登輝當選第一次以直選產生的總統後曾表示:「臺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他的國號叫做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他的領土範圍在臺澎金馬」。他在選擇不競選連任並卸任後與日本學者中嶋嶺雄合著的《亞洲的智略》一書即表示「中華民國在臺灣大致上可分為兩個時期,蔣介石、蔣經國統治是第一時期,因為,憲法都是在中國內戰時訂下的。現在,臺灣的憲法不但經過大幅度修改,過去的立法院也已全面改選,老立委退職、國民大會虛級化、臺灣省已經『凍省』了,總統由人民直選,臺灣經歷了這些重大變革,憲法與政府結構也已經重組,這就是第二共和。」

李登輝總統任內,對在野黨民進黨給予多方協助,2000年3月18日,在野黨民主進步黨籍的陳水扁以相對多數(39.3%)當選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由於陳水扁的當選,李登輝實現了「在任內和平轉移政權」的理想。國民黨成為在野黨,結束臺灣長達五十五年的統治。

李登輝卸任總統後,雖曾說他想到山地或偏遠地區傳教,或關心弱勢族群的權益。但他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的影響力卻絲毫未減,使得他仍在台灣政壇和國際舞台上扮演重要的角色,繼續為台灣前途發聲和發光。在民進黨執政後,新出現的政黨台灣團結聯盟仍以李登輝作為精神領袖,扮演 主權對抗中國壓迫的角色,在陳水扁競選連任的選舉中,台灣本土陣營在李登輝的號召下,形成最大的力量,對抗連戰和宋楚瑜所代表的國民黨和親民黨聯手的親中力量,協助陳水扁驚險的取得連任,確保台灣的民主化繼續向前邁進。

李登輝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中,從戒嚴解除、開放黨禁報禁、取消黑名單、推動國會全面改選和總統直選、停止動員勘亂、修憲推動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主權獨立,向上提升了台灣民主化的成果,保障了台灣人民言論、思想、集會、結社的自由,他的貢獻受到舉世的民主自由國家肯定。即使中國施壓反對,美國康乃爾大學仍然邀請他前往發表演講,日本國會甚至邀請他發表公開演講,日本民間團體組成李登輝之友會,多次邀請他前往訪問,甚至日本出版界出版他多本著作,探討他的人生哲學與治國理念,把李登輝看成是比日本政治家更了解武士道精神的偉大政治家,更頒給他〈後藤新平獎〉,肯定他對台灣民主化和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巨大貢獻。

李登輝如今已93歲高齡,身體精神仍然硬朗精彩的活躍著,他曾說人生最大的目標,就是要讓台灣人走出”生為台灣人悲哀”的宿命,帶領台灣人走向光明的未來。李登輝的一生,就像聖經中的摩西,帶領猶太人出埃及脫離苦海,希望台灣人也能早日建立自由民主公義的國度。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3) :
3樓. 呆丸哈哈哈
2018/03/22 18:45

跑錯了跑道的羚羊!
《海峽評論》327期-2018年3月號 作者:石文傑(黨外運動人士)

正準備為2020年的東京奧運提前暖身的「飛躍的羚羊『亞洲女鐵人』」紀政,不在左營國家運動中心有計畫的訓練運動員,卻跑來台北推「正名公投」。
日前紀政響應民間獨派團體推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活動,訴求將「中華台北隊」正名為「台灣隊」,她還呼籲,請同胞們站出來支持。值得注意的是,支持這個正名公投的幾個人民團體,清一色都是基本教義深綠獨派。換句話說,他們正在做「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老把戲,要用「台灣」暗渡「台灣國」!
這是台獨始終玩不膩的老梗,去年台北主辦世大運時,鎩羽而歸卻仍不死心,一心以為「日本政府與台獨的民進黨比較友好,一定會拔刀相助」,完全無視國際奧委會的集體運作。日本雖是主辦國,難道不必遵守奧委會規章或決議?過去台北主辦世大運、高雄辦世界運動會……等國際賽事何嘗不是如此,日本當然得遵守。
獨派固然不喜歡「中華台北」,卻要正名為「台灣」或「台灣國」。問題是,縱使花大錢公投通過了,難道日本膽敢違逆國際奧委會,擅自改名?就跟以前阿扁推動的入聯公投、軍購公投一樣,除了浪費時間、金錢、人力外,全都無三小路用!
就以最近的例子,西班牙加泰隆尼亞雖通過獨立公投,依然無任何一個國家給予外交承認,最後還不是鬧劇收場?加勒比海的美國屬地波多黎各,曾舉行過多次公投要求成為美國第51州,美國仍然不理不睬、視若無睹。這就是國際社會的現實。難道台獨自己搞正名公投,通過用「台灣(國)」名義參加奧運,國際奧委會就會接受嗎?中共會默認允許嗎?尤其蔡政府最近又小動作不斷,一直挑釁中共忍耐的底線;日本政府即令支持台獨,但是他們敢得罪中共嗎?
奉勸紀政女士:你就別瞎忙了,倒不如好好幫忙訓練咱們台灣的運動健將,以求能在奧運會場上大放異彩,相信要比搞這種毫無結果的政治活動有意義多了!
也奉勸那些台獨團體:現在既然情勢一片大好,民進黨完全執政,掌控行政、立法、司法,黨、政、軍、特一把抓,呼風得風,喚雨有雨,無所不能;想要獨立建國,請直接正名制憲,改國旗、易國號,只要把任務交給蘇嘉全、柯建銘,在立法院三讀通過,一錘定音,不就大功告成?何必搞什麼「正名公投」?簡直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2樓. 呆丸哈哈哈
2018/02/05 18:32

李登輝及其台獨論述支持者不讓你知道的真相:

----------------------------------------

缺乏獨立精神的台獨運動
2018-02-04 中時電子報 譚台明(大學講師)

無可否認,台獨思想在台灣已有幾十年的歷史,而近年來更是聲勢大漲,幾成為台灣唯一的「政治正確」。然而,非常奇怪的是,幾乎所有的主張台獨的政治人物,都是極度的親日或親美的。陳水扁在卸任後,公開宣稱自己是美國軍政府的代理人。而美國的「印太戰略」八字還沒一撇,蔡英文在見莫健時就忙不迭得不請自來地宣稱要加入。某位號稱台獨理論大師的先生,更公開地說:「不抱美國的大腿,要抱誰的大腿?」諸般對美國明目張膽、毫不避諱、亦毫無羞恥心的依賴,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必須依賴美日才能進行台獨,其「依賴」性,對其尋求的「獨立」來說,難道不是一種諷刺?很明顯,從「獨立」走向「依賴」,台獨運動早已全面異化了,而朝野諸公對此竟然絲毫不覺,豈不可怪?
李敖說,台獨都是玩假的。一點不錯,台獨最缺的就是「獨立精神」。缺乏獨立自主之精神,使台灣永遠淪為軟弱的、受欺負的一方;因此,台獨政客便可永遠可以利用這種心理弱點來綁架全民的情緒,從而壓榨無窮的政治利益,食髓知味,樂此不疲,也就難怪對「獨立」變質為「依賴」也毫不在乎了。此乃是台獨運動的陰暗面,台灣人對此還可以不加思索嗎?

1樓. 6
2016/07/04 07:58

李登輝:要讓台灣人走出「生為台灣人悲哀」的宿命

>

生為台灣人悲哀???

人 沒有辦法選擇懷胎八月生你的媽媽 不是台灣人

李登輝一直再灌輸台灣年輕人台灣宿命論

李登輝大概是台灣人媽媽生的 一直耿耿於懷

去他的

知道嗎

中華民國憲法是有不少台灣人和外省人 光榮的一起在首都南京制定的

中華民國是LAN台灣人的外省人的 不是外來的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