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管仁健----韓國瑜贏定了嗎?眼前還有三座大山要跨越
2018/11/21 01:31
瀏覽555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青天白日滿地紅,終於要收復南台灣了嗎?網路上被藍白紅這三種勢力所豢養的網軍,聯手讓自台北空降來高雄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短短幾個月內就創下極大的網路聲量,連柯文哲的鋒頭都被壓過了。但就選戰來說,這終究還是空軍,說穿了也就是空氣票。

韓國瑜靠著幹話營造出的媒體高曝光度,以及各種自創的民「條」,早已宣稱領先民進黨參選人陳其邁。還在距投票日剩下不到一個月,10月26日晚上,舉行了展現陸軍陣容的鳳山造勢晚會。連屬性被鄉民歸為偏綠的《新頭殼》都報導:

「不只現場候選人與支持者士氣大振,連帶電視媒體的討論度與看好度也跟著水漲船高。」

其他像是中T東年壹等五家電子媒體,與旺旺加重工這兩家「舊時黨國堂前燕」,更是將現場人數從三萬到五萬的不斷加碼,恨不得現在就宣布韓國瑜高票當選了。

但是這樣網路高聲量與媒體曝光度,真的能讓韓國瑜幾星期後就「幹話成真」?從歷史來看,本魯認為還有三座大山要跨越。

選戰層級拉越高也摔越重

網路聲量或是媒體曝光度,會等於選票數量嗎?即使在網路出現前,1994年的媒體寵兒趙少康,在解嚴後台北市長首次開放民選時,就重重跌過一跤。

趙少康1950年出生,留美時加入反共愛國聯盟,是外省第二代的政治金童,1981年已當上台北市議員。只有老三台的戒嚴時代,他還可以政媒兩棲的擔任政論節目主持人,夾高知名度在1987年選上增額立法委員。甚至蔣經國尚未惡貫滿盈前,就在節目裡意氣風發地揚言,一滿40歲達到憲法要求,就會登記參選總統。

小蔣駕崩後,趙少康與王建煊、郁慕明等外省籍立委,成立「新國民黨連線」。1991年入郝柏村內閣為環保署署長。次年辭職以無黨籍身份參選北縣立委,獲得史上最高的23萬票。由於他在北市南區與北區及北縣都選上過立委,聲望之高,被媒體稱為「趙少康旋風」。

1994年省市長開放民選,趙少康代表新黨參選台北市長。坦白說趙少康雖是外省籍,但跟黃大洲與陳水扁一樣,都是來自台南。從市議員選到立委,地方經營也很紮實。選前聲勢之高,幾乎篤定當選。

無奈趙少康的選戰策略錯誤,那一次他好像不是在選市長,而是在選總統。不僅主打「中華民國保衛戰」、還說陳水扁有什麼「台獨時間表」,把市長選戰拉高到「國家認同」層級。問題是台北市長能宣布台獨嗎?日後阿扁當了8年總統也還是沒宣布台獨啊?

趙少康1994年善用媒體造勢,在選前營造出這麼強大的聲勢,但這樣反而激起了本省人的危機感,默默地一個拉一個,最後果然豬羊變色,趙少康落選後專心去當名嘴了。選情太熱,讓藍綠對決,甚至省籍對決,這是外省人競選時,飲鴆止渴的無解之鴆,別被掌聲沖昏了頭。

傷害南部人自尊的韓式幽默

韓國瑜善用網軍,挑戰民進黨鐵票區的高雄,一開始還不被各界看好。但隨著韓國瑜的幹話無尺度,什麼太平島挖石油、殯葬一條街、性愛摩天輪、母語回家學、幾百美金包治癌症、經濟被宮刑、山洞可挖寶、台獨像梅毒……這些能搶到媒體版面的幹話,台灣智賢即使剃了光頭,辣度也不及這天生的超級幹話王。

高雄縣市被民經黨執政20年了,對國民黨來說,選民結構比台北市更不利。從台北空降來此的韓國瑜,不知藏鋒降卑,卻用高人一等的輕蔑態度,嘲笑這裡又老又窮,乞丐不配聽歌劇……這些韓式幽默的幹話,根本就

是「三傷拳」。傷敵三分,卻自損七分。

這20年來,高雄這裡很多外省人悶壞了,這心情就跟解嚴後的台北外省人一樣,失去了由來已久的優越感,只好把心情寄託於趙少康或韓國瑜那樣的非典型國民黨政客。今年起,年改又讓一些人憤憤不平,韓國瑜的聲勢起來後,讓這些支持者,悶久了之後更勇於表態。

本來韓國瑜的選戰策略,就標榜自己不是高級外省人,不是權貴子弟,要積極展現自己與南部人一樣的草根性,確實也能獲得一些在地人的好感。但他的某些幹話過了頭,那種韓式幽默傷害了本省人的自尊,尤其是南部本省人的自尊。

但韓國瑜自己神經大條,不以為意,一說再說;他身邊的人與支持者更誇張,黨國舊勢力尚未復辟成功,就已毫不隱諱地表現那種外省人優越感,成了民進黨的超級催票機。韓國瑜是要跟陳其邁選高雄市長?還是要上電視跟偉哲妹比賽說幹話?就在他自己的一念之間。

選舉時與新黨同室操戈的夙怨

從歷史來看,韓國瑜還真的很不「國民黨」。1990年首次參選台北縣議員選舉,本來國民黨會在中永和各提名一位外省籍議員。但這次國民黨卻只提鍾康治與有婦女保障名額的李玉香兩人連任。封殺其他外省人。因為解嚴後黨部要保留一些眷村鐵票,選前機動支援其他有機會吊車尾的本省籍候選人,韓國瑜因此未被提名,連報准參選都不行。

但是來自中和壽德新村的韓國瑜,雖不被黨部認可,卻靠著趙少康與郁慕明等新國民黨連線的大力助選,最後順利當選,還在1993年縣議員任內轉戰立委成功,照理說韓國瑜與新黨前身的新國民黨連線,應該是關係極好才對。

但這次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新黨郁慕明已經宣布在台北要挺丁守中,卻仍未對韓國瑜表態,關鍵就在於1993年8月10日新國民黨連線脫離國民黨,自組新黨之前,韓國瑜、洪性榮、施台生等66位國民黨籍立委,在5月下旬連署一封措詞強烈的共同聲明,指出「誰分裂國民黨,誰就是歷史的罪人」。

由於這份聲明的連署期間很短,而且是趁趙少康、郁慕明、周荃、李慶華、陳癸淼這5位新國民黨連線核心成員(後來的新黨創黨5立委)赴香港出席研討會時連署,對新黨來說,韓國瑜等於是國民黨中央的打手,根本不想讓他們簽署,只是要把被逼出走的新黨創黨元老,扣上「分裂國民黨」的罪名。

黃復興黨部與新黨的票源都在眷村,本來大家都在國民黨內,同屬軍系立委。但現在分家了,雙方為了爭奪相同的資源,選舉時同室操戈起來一定更激烈。現在韓國瑜雖然聲量暴增,但昔日選舉時與新黨間的夙怨,看來也沒這麼好化解。假如連外省人的大本營都搞不定,內憂不解,有何心力來除外患?這種夙怨靠網路聲量是化解不了的。

選戰層級拉越高也摔越重、傷害南部人自尊的韓式幽默,以及選舉時與新黨同室操戈的夙怨。橫在韓國瑜眼前的這三座大山,才是他能否獲勝的關鍵。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