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錢勒尼(Brahma Chellaney)----中國正在成為一個貿易暴君
2017/08/12 21:48
瀏覽189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錢勒尼

• 印度前國安會顧問

• 現職為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戰略研究教授

• 主要研究領域為亞洲政經局勢

•著有9本專書,包括《亞洲神力:中國、日本與印度的崛起》、《水資源、和平與戰爭:面對全球水危機》等。

 

中國否認將商業與政治混為一談,但長期以來,她一直用貿易來懲罰「不聽話」的國家。

 

最近,中國因為南韓決定部署THAAD(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終端高空防禦系統)而進行了嚴厲的經濟制裁,這是中國當局利用貿易作為政治武器的最新例子。

 

蒙古、挪威、日本都遭毒手

 

中國政府先是鼓勵其他國家在經濟上依賴中國,隨後利用這種依賴迫使它們支援她的外交政策目標。

 

經濟懲罰包括限制某個針對國家的進口或非正式地抵制該國商品、中止戰略出口(如稀土材料)、鼓勵中國人遊行示威反對具體的外資企業等,其他措施包括暫停旅遊團出行、封鎖漁場等。所有這些手段在使用時都會十分小心,以避免損害中國自身的商業利益。

 

蒙古是這一「地緣經濟壓迫(geo-economic coercion)」的經典例子。

 

中國貢獻了蒙古出口貿易額的90%,2016年11月,蒙古接待了達賴喇嘛。中國當局決定給蒙古一個教訓。在對蒙古大宗商品出口徵收懲罰性費用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希望蒙方認真吸取教訓」、「恪守承諾」,不再邀請這位西藏精神領袖入境。

 

一個更知名的例子是中國對挪威的貿易報復。2010年,身陷囹圄的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此後,挪威對中國的鮭魚出口量急劇下降。

 

2010年,中國利用其對重要稀土材料的全球壟斷地位,通過暗中出口禁運給日本和西方予以沉重的商業打擊。2012年,中國與日本就釣魚台(由日方在1895年首先控制)的領土糾紛再起,中國再次利用貿易作為戰略武器,讓日本付出了數十億美元的代價

 

類似地,2012年4月,南海爭議島礁黃岩島附近發生摩擦,中國不但調派海監船恫嚇菲律賓,還建議中國公民不要赴菲旅遊,並突然停止香蕉進口,導致許多菲律賓蕉農破產。

 

更甚者,在國際社會注意力集中到貿易行為的同時,中國悄悄地佔領了黃岩島。

 

對南韓、印度故技重施

 

中國最近因為南韓部署THAAD而發動的貿易報復應該放在這一背景下檢視。

 

中國的報復沒有針對美國,華府部署THAAD是為了防禦新興的北韓飛彈威脅,並有能力還擊,而這也不是第一次。

 

2000年,南韓提高大蒜關稅保護本國農民免受進口大蒜湧入的影響,中國的反應是禁止從南韓進口手機和聚乙烯,針對不相關產品的全面報復不僅僅是為了促進國內產業,也是為了確保南韓的損失遠遠高於中國。

 

如果自己的損失會更大的話,中國就不會掄起貿易的大棒,最近在西藏、不丹和印度錫金邦交界處的中印軍事對峙便是如此。

 

中國領導人將中國對印度的不對稱貿易關係——出口比進口高5倍多——視為破壞對手的製造業基礎,同時還能斬獲可觀的利潤的戰略武器。深知會導致印度的經濟報復,因此,中國並沒有中止邊境貿易,而是切斷了印度朝聖者前往西藏的傳統途徑。

 

只要有貿易槓桿可用,中國向來不憚於使用。

 

一份2010 年的研究發現,凡是領導人接見了達賴喇嘛的國家,對中國的出口都將迅速下降8.1%至16.9%,結果是,如今幾乎所有國家都切斷了與這位西藏領導人的官方接觸,除了印度和美國。

 

中國翻臉不認條約

 

嚴峻的現實是,中國正在成為一個淩駕於國際規則之上的貿易暴君。

 

違反國際規則的行為包括保持非關稅壁壘排擠國際競爭、補貼出口、扭曲國內市場以利於中國公司、盜版智慧財產權、用反壟斷法律強迫讓步、通過收購讓外國企業將技術轉讓給中國等。

 

中國甚至將雙邊契約也是為實現其目標的工具。

 

在中國看來,雙邊契約等到滿足了目標後便失去了約束力,比如,中國官員最近表示,為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鋪路的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可以丟棄

 

諷刺的是,中國是在美國的幫助下練就了發達的貿易肌肉,是美國取消了對中制裁,讓中國融入國際機構,從而在中國的經濟崛起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當選本應宣告中國搭乘貿易免費順風車日子的結束。但是,川普並沒有對這個他一直稱為貿易騙子的國家採取行動,反而再次幫了中國的大忙,包括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合作夥伴關係(TPP)、縮減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等。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在正在尋求重啟TPP(但美國不會參與),這有助於建立一個對市場友好、基於規則的經濟共同體,從而「約束(rein in)」中國持續的重商主義行為。但如果TPP要想真正有效地抵擋一個強大、高度中央集權政權所揮舞的貿易利劍,就必須將印度和韓國也拉進來。

 

到目前為止,沒人對中國的貿易殺手鐧提出挑戰,唯有聯合的國際戰略可望迫使中國領導人按規則行事,其中,TPP重啟是不可少的重要部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