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泰國爆發內戰的可能性?
2010/04/23 12:32
瀏覽1,969
迴響2
推薦3
引用0

引用文章榴彈攻擊 曼谷5連爆1死75傷

2010/04/22曼谷市中心M-79槍榴彈襲擊點

泰國是否可能爆發內戰?可能性有多高?

這個問題在過去的幾個月裡,經常被泰國國內的媒體與學者們提出來討論,同時也大聲疾呼各界要冷靜面對與處理當前的政局。在2010/04/10爆發嚴重的傷亡衝突事件後,是否會發生內戰的疑慮,已經不再限縮於媒體與學者圈內的話題了,而深深的在其國內民眾心裡烙下陰影!許多人開始憂慮,政治鬥爭(สงครามการเมือง / sohng- khraam-gaan-meuuang)是否會演變為內戰(สงครามกลางเมืองsohng- khraam- glaang- meuuang)?

註:

泰語สงครามการเมือง / sohng- khraam-gaan-meuuang是指政治鬥爭,而สงครามกลางเมืองsohng- khraam- glaang- meuuang則表示內戰。再泰語裡兩個句子只有一個字的差異。

สงคราม是戰爭的意思,音sohng- khraam。『政治』泰語為การเมือง 音gaan-meuuang,而สงครามกลางเมืองsohng- khraam- glaang- meuuang是意指發生在城市(或國家內部)裡的戰爭,故解為內戰。

過去,泰國人予人的印象素來是笑口常開,一副樂天知足的歡喜樣貌。而今,持續不斷的政爭與暴力事件,許多泰國人話語間依然是一副樂天相,然而臉上的笑容卻是明顯的減少了。

經常在巷口與我哈拉閒聊的那些大叔大嬸小販們,那些總在大太陽下還戴着毛線帽及長袖套的摩托車司機們,不再跟我沒事閒扯淡了。自製的簡易棋盤,不再搶手而經常散置一旁。過往那種專注於下棋,會要求我稍等片刻甚至願意跳過排班的情況不復見了。

巷子對面的加油站裡,在本月(2010/04)初開始,Apisik政府開始對紅衫軍旗下的電台,與電視頻道、網站進行強力封鎖,把加油站當休息站的計程司機們,神態變得很消沉。過往總嫌油站裡音量開得鎮天價響的電視機,現在沒有紅衫軍的直播節目可以看了,因此突然覺得巷子裡怎麼那樣的冷清?氣氛也變得有點詭異。截至目前為止,泰國Apisik政府已經封鎖了三萬多個之持紅衫軍並抨擊該政府的網站。尤其是在0410流血衝突事件爆發後,那些掛載了事件當晚的影音檔的網站,48小時內全都被封殺了,並且動作還在持續進行中。

0410流血衝突事件,未來一定會被泰國歷史記錄。它與去年潑水節期間發生的衝突事件不同,去年的衝突事件裡,政府完全處於挨打的地位,不論原因是否因為恰逢東協峰會在泰國舉辦的關係。當時,紅衫軍的支持度急速下降,社會上普遍認為紅衫軍該負主要的責任。

而今年,一如前一篇格文標題:擺錯位置的泰國政府。Apisik政府不知是誤判或過度輕蔑紅衫軍的來勢,一開始就讓自己陷在與紅衫軍對壘的『兩肇』(泰國媒體與學者批判時所說的:คู่กรณี=kôo gor-rá-nee)的位置上。在政治面上失去了原本該有的優勢,同時在兩度與紅衫軍領袖進行協商時,又再度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過度的對紅衫軍的抨擊言詞進行言詞辯駁。而兩次協商都是公開的,透過電視及電台的實況轉播,Apisik總理的形象大失。同時親自下海進行兩次協商,也鑄成了上駟對下駟的局面。三位紅衫軍領袖,原本只是泰國前總理塔信陣營裡的二線或三線人物,在兩次會談後,政治身價水漲船高。對Apisik政府來說,這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局面。

過去,紅衫軍在首都曼谷活動的動員能力,始終不及黃衫軍當年的聲勢。這或許也是當去年底紅衫軍開始從外地各省挺進曼谷時,官方及執政黨各界都不把紅衫軍放在眼裡的因素之一。尤其過去的一年多來,Apisik的民主黨在許多過去持反對立場怦擊塔信的民生及經濟政策上,不僅未能提出更新更好的替帶方案,反而加碼推動曾經被他們怦擊為政治買票的政策。

不論是為塔信贏得堅實的農村基礎的健保政策,或是扶持農村發展的農村發展基金(每一村莊一百萬),以及塔信執政時期規劃的曼谷捷運網(地鐵二線以及空鐵八線),援助農村金融體系外債務等等。但這些政策的持續推動,不僅沒有讓泰國北方及東北部、東部等傳統農業地區改變對民主黨的不信任。而金融海嘯初期,Apisik政府積極向日本洽談400億的融資案(後改為向日本融資200億,向其國內以盤谷銀行為首的銀行團融資200億),更坐實了民主黨只擅於擔任反對黨,不適任執政黨的傳統印象。同時,也再次喚醒了泰國中產階級對民主黨前主席~川的不擅經濟政策的印象;在塔信上台執政前,川擔任總理時期曾大舉向國外舉債800億,這些債務在塔信上台執政的第一任期裡全數獲得清償。

06年黃衫軍掘起,並在軍方發動的政變下,廢除2541(1996)年制訂的憲法,於軍事執政團主導下,在2551(2008)年制訂新憲法,依此新版憲法重新舉辦大選。同時,也依此憲法對塔信的泰愛泰黨進行裁決解散,也依此憲法回朔偵辦塔信家族旗下的SHIN電信公司交易案。

目前,紅衫軍對Apisik政府的怦擊主軸,即為:司法可以朔及既往否?上曾社會的達官貴人與基層民眾的法律待遇是否享有同等高度?同時,Apisik政府所發佈的緊急命令及戒嚴令,所引用的法源竟然是被廢掉的2541(1996)年版的憲法。因此,當Apisik政府向法院提出申請驅離,以及逮捕紅衫軍領袖的命令時,被法院以於法不合為由駁回了!?當0410流血衝突事件發生後,紅衫軍向最高法院提告Apisk政府瀆職,及枉顧職守導致事件中有軍民在不當驅離的情況下出現重大傷亡,最高法院也受理成案了!?

而紅衫軍將現任政府稱之為:รัฐบาล-อำมาตย์ (rathbang-ammat)= Aristocracy(貴族政治),其原因來自紅衫軍指控民主黨,是在特定的泰國社會上層(政、商)團體之持下,再藉由黃衫軍的街頭抗爭,以及軍事政變等等不正當的手段取得執政權。而紅衫軍自喻為:ไพร่(phrai)= Serf,除了突顯其支持群眾的特質外,也算是一種宣示~自認為中下階層的代言者。

這樣的政治語言,在每一場集會演講裡都被一再的提出。加上軍事執政期間擔任總裡的素拉育將軍,被媒體掀出在國家公園範圍內的保育森林區,興建佔地數公頃的豪宅莊園。而一般的農民在山林開發墾植時,卻被相關單位以破壞森林遭受處罰。再加上媒體披露黃衫軍領袖林明達,在2008年赴美時對泰僑的演講裡,公開提及黃衫軍與軍事政變間的種種關係。民主黨在08年大選期間的賄選案,歷時了年餘,仍未被中央選舉委員會裁定,而同時被調查的民力黨及泰國黨等都早已被裁定解散。許多因素匯集為今日紅衫軍之勢,也形成了另一種階級鬥爭的勢態。

大曼谷地區(含曼谷市及周邊省份的京畿地區)人口(定居與流動)號稱一千兩百萬人,但其中來自泰國北方、東北、東部的外來人口卻佔半數以上。東南亞最大的生鮮蔬果批發市場,裡邊的上中下遊的供銷業者,整個地區的計程車司機,隨處可見的摩托車司機,形形色色的運輸業從業人員,各種勞務工作的勞動人力資源等等,泰國東北及東部人佔了八成!

這些來自鄉村的人口,不論他們在曼谷居住了多少年,他們從不認為他們是曼谷人。你可以隨機的向這群長期從事藍領勞務,甚至青壯年白領的東北人,未來的生涯有何打算?通常你會得到的第一個答案,是:回家鄉定居。一如羅大佑的歌曲裡所描述的戀鄉心態,他們對東北(ISAN)家鄉的認同是那麼的強烈又無法切割的。

因此,當很多人懷疑那來那麼多的人天天去參加紅衫軍的集會時,千萬不要忽略了在大曼谷地區的數百萬泰北人(KHUN-MUANG)、東北人(KHUN-ISAN)!我不確定,Apisik政府是否忽略了這要命的人口結構問題?以至於他們在發佈緊急命令、戒嚴令,乃至最後決定要以區區六個連的陸軍步兵進行驅離時,犯了至為關鍵的錯誤!如一位學者在接受電視媒體採訪時,憂心忡忡的警告Apisik政府,全世界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成功的將數萬人的政治抗議集會,以和緩的方式驅散過!

而今,當Apisik政府持續的想要藉由陸軍總司令主導的方式,來消瀰瓦解紅衫軍的抗議行動。在媒體與學界的眼中,卻是一個精算過度的算盤。民間社會普遍不認為陸軍總司令阿奴蓬將軍會成功,畢竟他只剩下五個月就要退休了,何況這其中還掺和了軍隊裡的權力角力的成份。再者,雖然海、空軍單位在泰國的棋局裡,向來屬於弱勢的一方。但這次海空軍的要角全都銷聲,而應該扮演一定程度的角色之國防部長,竟也在過去兩個月裡完全不見蹤影,這其中確實讓人有很多的想像空間!

未來的六十天內,不論Apisik政府將會做出怎樣的政治性抉擇,不論紅衫軍與民主黨間孰勝孰負,泰國社會從黃衫軍藉着誘導一般民眾,把原本是穿來對泰國國王致敬的黃衫,變成政治團體的圖騰的那一天開始,就已注定意識形態的分裂已然形成了!一位關心泰國局勢的音樂創作者,在回答記者問道:泰國人還可以再回頭彼此相親相愛嗎?他說得極好:該問大家的是『我們曾經相愛過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泰國:自由之邦
上一則: 泰國亂局,誰來解套?
下一則: 城南舊事
迴響(2) :
2樓. 波音747
2010/04/30 03:39
戰爭是沒有贏家的
所以內戰當然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1樓. luke koolhead
2010/04/27 16:36
if a compromise is not possible
civil war is another way of solving their problems, why not...?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