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嚴與苛
2007/04/09 11:00
瀏覽22,773
迴響11
推薦41
引用0

老友傳來一個簡訊─以前看你被轟,總會快快轉台,因為沈重。現在尚好,反正知道你不是我腦中的俗人模樣。看你走回席位,突然想到王朝雲口中那個滿腹不合時宜的人.... 

信守著心,勝過保護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出發。

我突然想到他的那首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 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 誰怕?

一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

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何當共剪西窗燭 卻話巴山夜雨時

西窗剪燭,巴山夜雨,二00七年四月七日

三五好友話當年─在座的骨科許主任、蘇主任,都是當年的救命醫師。

那事件發生後,開刀房由許主任率領的五位醫師,手術了一個日夜;蘇主任忙進忙出,外頭還有曾貴海、黃文龍以及鍾金源醫師。,

有的人回天乏術,有的人九死一生。

我就像個木乃伊,被一層又一層的裹住,住在蛹裡,開始了冬眠。過了那一季,歷劫歸來,得到了新生,除了手勢留下的印記外。

皋陶為士將殺人,陶曰殺之者三,堯曰赦之者三。

皋陶是堯帝時代的法務部長,以嚴正執法聞名於當世。

有一次皋陶要處決人犯,堯帝心生不忍,問皋陶理由何在?

皋陶說:「殺他有三個理由!」

堯帝說:「赦免他也有三個理由!」

執法的寬嚴,以這個典故的探討,最具趣味。但是,寬嚴常有時代的背景以及賦予未來的展望。真正的問題其實不在寬嚴,而在適當及程序,更精確的說是,符不符合一般人的想法,有沒有踐行正當的程序,那才是實質的法律正義。

  打從心裡說一聲:我錯了!抱歉!

那是200743深夜。

我沒有進入狀況,做錯決定,而那個決定可能會波及到幾萬家公司行號。

  我深刻了解,在日常事務上,我比不上所有同仁,所以通常公事,都是層層節制,票擬如擬,每一級主管會將他們認為最好的意見寫在公文上,或直接用小貼紙寫上他們的擬辦意見,有點像是古時候的票擬,除非有特殊考量或特別的見地,否則大概都是如擬二個字。勞動行政業務在歷任局長留下的良好根基、優秀的幹部、盡職的同仁所組織構建的運作下順暢的進行。

  那個決策,當然也是!在繁忙的公事上,尊重體制的自然前行。每天都要仔細看幾拾件那樣的公文,何況那個卷宗特別厚重,也曾一度停下來省思,問題在那裡?應該怎麼做才對?

結果還是採行票擬如擬。

因此,過了一個多禮拜,我才了解決策有不妥的一面,殺氣太重。

那天,下午六點半,台北市議會民政總質詢結束,回到府裡。一發現問題,立即與同仁會商。

那晚,我想了一整夜。

隔晨,與同仁等開宗明義,分享一句成語:「瞞上欺下」這句詞的趣味─上可瞞不可欺,下可欺不可瞞。簡單的說,面對人民必須寬厚,但寬嚴是兩面刃,有它的相對性。舉個例子,當勞資不和諧時,對資方開罰,資方嫌重,勞方嫌輕,所以依法行政,當然應被奉為圭臬,以免無所適從。但這裡頭,在裁量權範圍,仍會讓人覺得有倚輕倚重之處。在同一地方,輕重有別,依各案裁奪,人民尚可了解,其中標準的一致。

但是如果一國好幾制,台北可以讓人覺得嚴,但不能讓人覺得特別苛。

嚴可以是處事的道理,讓一切井然有序。但「苛」則不近情理,有失厚道。

古人說:寧失不經,不殺無辜。

這是嚴與苛不同的經典名言。

少讀老殘遊記,猶記得作者借筆抒恨,留下另一句可以千古傳誦的名言─

貪官雖可恨,清官更可恨!

他講的是當時的一位酷吏,傷民之重,尤勝於貪。

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這是古話,何況現在是公僕!

那麼這個決策,在嚴與苛之間如何拿捏?

我覺得法規的執行,也就是公權力之所以被授權被尊重,那是因為它可以被信任,在實質面是合理、適當並有妥當性。

要這樣才有所謂的公信力。

沒有公信力的法規執行,是不妥的。

這就是為什麼,一月,當台北市政府頒布勞工勤前教育的要求時,要麻煩勞動檢查處同仁,務必先將行政命令確實先行送到兩仟多家營造業者手裡的道理。

不教而殺謂之虐,古有明訓。

當然,有些理性是如德國哲人康德所說,是自然的理性,不待教也可明白,例如殺人放火,是犯罪行為,不需贅詞加以解釋。

那種自然的理性,在刑法上,叫做自然犯。人類的理性是行為應該負責的原因所在。

如或不然,像一般的行政犯或行政處罰規定,政府不但有責任執法,在執法前,政府更有責任讓人民知道要怎麼做才是對,怎麼做才會被處罰。

否則,學法如我,凡三十年,尚且不知如何做。而,決策一定,處罰將波及上達十萬家公司行號,其中絕大多數,對此規定,一無所知,那麼我們只是將應讓人民知道的公責任弱化,而僅強化我們依法裁罰的公權力。

如果那樣,我們與法匠或酷吏,又有何兩樣?

00七年四月七日,草山行館付諸一炬。

從八十年前的日皇裕仁作太子時,台灣總督府為他興建,卻緣慳一面。一九六一年,蔣介石總統以此為夏宮,一直到近年開放給普羅大眾。我曾在今年二月第一次坐在它的陽台遠眺,當時萬木風靜,千山綠肥;三月花開斑爛,再度與友,到草山行館,品茗閒話,不意數日,便已成灰。

部落格調查截至二00七年第一季,全世界部落格總數,已高達七千多萬,其中日文最多,佔37%,英文第二,佔36%,中文正奮起直追,目前居第三,佔8%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二00七年四月十一日訪問日本,這是自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迄今,兩國第一次開誠佈公,友善的談判雙方的戰略佈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1) :
11樓. 魏承頤
2009/03/15 22:47
加油

我不懂政治

但是,給你

加油

10樓. 政治愛情故事
2007/04/14 10:08
嚴的部份較具爭議
嚴可以有不同的深刻程度。嚴謹是做事情謹慎,細節小心在意的處事態度。

嚴酷則等同於苛刻,是「嚴重」的過於殘酷無情之意。

是故應該有人和我的修辭用法一樣。將「嚴酷苛刻」合併用做表達同一種觀念和構想的語調。

凡是處世態度習慣於「嚴(酷)苛(刻)」的人們,難免會令周遭相處的人感到氣氛過於「緊繃」。這時候他們的待人處世的「嚴謹」態度,就會讓人誤以為是嚴(酷)「緊(繃)」的負面觀感了!

以上的釋例應該足以闡釋世人慣於將詞面意義上的混淆直接映射到現實的待人處世環境中的流俗和弊端。倘若透過認真不苟,絲毫不爽的語言文化教育洗禮,這些社會問題的層次應該還可以再降個幾階級才對呀!
9樓. blue phoenixe你的家在哪裡
2007/04/10 07:42
都是我不好嘍

先來道歉 沒仔細閱讀 弄擰文意 真相大白 經過提醒後 我終於想起來王朝雲是誰了

這裡的氣氛太嚴肅 我來 插科打渾一下 分享一則老笑話

多年以前連戰在中正紀念堂(?) 苦思  國事如麻 想從蔣公雕像找靈感 突然蔣公銅像說話了 連戰啊 你可以為我做一件事嗎 連戰說 蔣公請說  蔣公說 我座下這匹馬已經騎了多年 老舊不堪 請你替我換座騎 連戰回去後 連忙告訴當時的總統李登輝 他的奇遇 李不相信 蔣公銅像會說話 便要連帶路 兩人半夜跑來看會說話的銅像 蔣公銅像一看到兩人 又說話了 連戰啊 我不是要你找馬嗎 你牽頭驢子來幹嘛?

也可套用現今政治人物 馬王陳蘇 隨便套 高興就好


blue phoenix

8樓.
2007/04/10 00:20
回憶與灰燼

記得您到草山的那天

應該是一個假日的早上

冷冷的天氣飄著細雨

您很低調的帶著友人來訪

像一般民眾一樣購買門票入館

我們也不好意思打擾您

希望您能記得那天美好的回憶

7樓.
2007/04/09 20:00
what you mean is ...
你是說馬英九最可怕嗎?
I agree with you, since he lied too much.
It is even more scary that he is running for president!

6樓. Scent
2007/04/09 19:49
敬請轉達馬英九先生及國民黨團全體,感激不盡!

蘇先生您好:


請原諒,又到您的部落格張貼重複的文章。
實在是國難當前,憂憤難平!


這是急件,敬請轉達馬英九先生及國民黨團全體,感激不盡!


建議馬英九先生,不要否認在初次應訊時「說過」特別費是公款。
否則將引起更大的危機。


以下是個人的臆測:


馬英九所謂的「認為特別費是公款」,
指的是「事件爆發後,接受檢察官審訊時,因為大家都說特別費是公款,
所以此時馬英九當然覺得特別費是公款」。


(事件爆發後,所有人都說特別費是公款,馬英九怎敢說是私款?
只是馬沒有想到,此言一出,會成為被認定有犯意的關鍵。)


而馬英九所謂的「認為特別費是私款」,
指的是「在將特別費入帳並申報為私人財產的當時,
並未想到特別費是公款,以為是實質補貼」。


兩者有時間先後的關係。


即「馬英九在『將特別費入帳並申報為私人財產時』,
並不認為特別費是公款」,
事件爆發後,才驚覺「原來特別費是公款」。


故「在接受檢察官審訊時,表示認為特別費是公款,
指的是『在被傳訊時,認為特別費是公款』,
而『在被傳訊前(很久很久以前),則認為特別費是私款』」。


後來「因『應訊時前後說詞不一』被認定有犯意」,
使得馬英九陣腳大亂,才會出現更多的言詞反覆現象。


補充一點,
「你認為特別費是公款還是私款」,
基本上不是馬英九有辦法回答得好的問題。
即題目本身條件不夠充足及清楚。


應要很清楚地指出
「你『當時』認為特別費是公款還是私款」、
「你『此時』認為特別費是公款還是私款」。


只問「你認為特別費是公款還是私款」,
假使馬回答「我認為是公款」,
則可能被指為「明知是公款,為何還入私人帳戶?
可見是明知故犯,明顯有犯意。」


假使馬在初次被傳訊時,回答「我認為是私款」,
則可能被指為「真是死不認錯,寡廉鮮恥,
到現在還敢說特別費是私款,
你要不要連鄰居的薪水也認為是你的私款?」


或是「睜眼說瞎話,一個當過法務部長的人,
可能會把特別費誤認為私款嗎?很明顯在說謊。」
(反正這種說法不予採信。既然這個答案不會被採信,
只能回答是「公款」,那幹嘛還問?有任何意義嗎?)


(基本上馬英九不太有可能會回答是「私款」,
因為事件爆發後,所有人都說特別費是公款了,馬英九怎敢說是私款?)


比較好的問法,應該是「你在將特別費納入私人帳戶並申報財產時,
於『當時』的『主觀』認知上,認為特別費是私款還是公款?」


「(現在)你在初次接受審訊時,
於『此時』體認到的『客觀』事實上,認為特別費是私款還是公款?」


假若提問本身不夠清楚、過於含混,
根本不足以用來判別馬是否有犯意。

5樓.
2007/04/09 18:51
多愁善感,尤非為官之道
郝龍斌,我不喜歡。只因為猶柔寡斷。
貴官;了解或建立好『勞工司法官』與『商業警察官』體系。
弄清『勞工』和『勞資關係』二大問題,也算不枉我對你的期許。

多愁善感,是不夠格的表現。
為官之道,欺上(左宗棠),瞞下(陳水扁)。
立德立功立言。
4樓. 恆愛台
2007/04/09 18:03
呵.呵...

時空轉換.......曾貴海.鍾金源等等醫師

不知 您的眼神如何對準他們的善心期待?

3樓. chuje
2007/04/09 17:21
To﹕blue phoenix
王朝雲﹐字子霞﹐北宋錢塘人﹐文學家蘇軾之妾…

突然想到王朝雲口中那個滿腹不合時宜的人....

這裡指的是「他」﹐不是「她」…

我突然想到他的那首定風波─

所以指的還是蘇軾…

清 心 也 可 以
心 也 可 以 清
也 可 以 清 心
可 以 清 心 也
以 清 心 也 可
2樓.
2007/04/09 11:32
馬英九已經罹患「政治癌」

馬英九已經罹患「政治癌」

「政治癌」症狀:
當事者未必瞭解症狀的嚴重性 請參考明顯症候:
1. 民進黨對2008年的總統選戰 似乎已經胸有成竹
而馬英九是挑戰綠營於2008連續執政 最強的勁敵
民進黨會儍到讓馬英九還可能有機會參選總統?
2. 風向球
03-30 -2007:
- 前交通部長郭瑤琪女士 因涉案收賄美金兩萬元
遭起訴求刑八年....; 檢調的大幅改組及人事更替....
- 王金平傾向將明白宣示不會出任馬英九副手,並
可能在十月逕行登記參選總統,為國民黨總統候選
人一旦出缺「保留一線生機」....
- 民進黨主席游錫堃提告的「三中案」,司法持續
在偵查處理中,極可能成為特別費外,下一個綠營
打擊馬英九的利器,也會讓進入司法審判的馬英九
特別費官司雪上加霜....
3. 馬英九也坦承對司法的信心 已經發生了動搖....

醫療與處方:
1. 醫生常說 人類求生的意志力 往往勝過藥物....;
但此症非比尋常 意志力愈強 癌細胞會擴散愈快
2. 要多休息 逐漸導引太太周美青準備「代夫出征」
3. 前有柯拉蓉 況且當今之世局 女性當總統已大增
太太周美青如果能夠順利當選為2008年的總統
則馬英九先生的「政治癌」很快就可以治療痊癒

推動「台灣維新」八週年: 自由 民主 法治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no=3206&aid=1003160

古詞欣賞: 蘇試, 辛棄疾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268341&tpno=0&no=2407&cate_no=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