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哲學問題
2010/02/20 12:45
瀏覽4,274
迴響4
推薦66
引用0

       鐵蹄伏地聆梵音    菩提樹下南華經

       金剛降魔動一念    枯禪十載馴虎心...

       這首虎年詩作,與家中星雲大師二十年前寫給我那幅勢若奔雷的字畫「施無畏」,異曲同妙,殊途同歸。

       每年離開台北返鄉過農曆春節前,都會到外勞庇護中心,與那些淪落異鄉的天涯不幸人共度年夜,順便傾聽他們的聲音,這已經是第四年了。

       今年氣氛哀傷更勝以往,主要是收留的除了受虐擴大到人口販運,來的路上海燕科長提到人口販運是否一併收留,中心存有疑惑,因為那種案件類型,不易分辨加害與被害。我的意見則是既然無法分辨,那麼與其誤了受害者,還不如寬待嫌疑者...。

       我不願「假裝看不見」影片中的悲劇,也是多年前一齊參與的改變,再回到從前,尤其是在台北──這個台灣的首善之都。

       至於對錯,那可能是個哲學上的問題。    君不見

       是非成敗轉頭空

       幾度夕陽紅

 

 

 

 

 

     庇護中心與移工朋友共度己丑庚寅年夜憶東坡寒食帖:

     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 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 臥聞海棠花。泥污燕支雪。

     闇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頭已白。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小屋如漁舟。濛濛水雲裡。

     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濕葦。那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

     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也擬哭塗窮。死灰吹不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上一則: 辭行
下一則: 台北第一窯----如意窯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小綿羊LEE(醫藥正知見)
2010/03/14 09:03
這個問題好複雜

看那些人的境遇實在可憐

打工仔也言之有理

有時候佛教的觀點

譬如 慈悲 寬容 忍辱

初學佛的時候讓我很困擾

我不知道要如何理解和貫徹這些理念

現在我的感受是︰

人從小要先有個是非對錯的界限

該反抗時候就是要反抗

這樣才能象樹苗一樣茁壯成長

等成年再學習忍辱和放下一些執著才不會變懦弱

同樣

在社會的發展中,也一定要以規矩和法律來懲惡揚善

社會才不會亂套

即使到了陰間和天界  仍然是有是非對錯的審核的

寬容有過錯的人,是在修我們自己的心量

但是社會對於這些犯錯的人一定要盡到教化的責任

判刑等懲罰不是目的  也不是唯一的手段

只要能讓犯錯的人認識到錯誤和悔改

就是大善事一件

我們來到這個惡世輪迴都是來磨練自己而不斷升華的

有感而發   借貴格一角一用  見諒

3樓. 流浪的打工仔
2010/02/26 21:12
是該從 寬 料定的
且不論是非黑白, 請問庇護中心的責任是什麼?

人有慣性, 為惡者不會因一時僥倖從此改過遷善, 反而會變本加厲, 直到得報. 但得報與否何時得報, 都不是庇護中心該關心的.
相對的, 易受人欺者, 也不會因一時獲得他人協助而從此抬頭挺胸, 庇護中心該協助而沒有協助到的話, 就是庇護中心的失職了.

政府施政能有此心, 才能得民心.

2樓. ☆路過☆
2010/02/24 03:06
謝謝來訪與推薦

1樓. pnv
2010/02/21 17:24
偏要雙重標準
蘇先生新年好。我知道所謂「與其誤了受害者,還不如寬待加害者」有多無奈,更無可奈何的是教人白「二度傷害」且「得了便宜還賣乖」。換作是我沒法兒自認是能有什麼資格去寬待了誰,就像人家問到死刑存廢時總覺得我這樣的普通人對此豈有置喙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