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七個小故事,對台灣這代年輕一輩難以樂觀
2017/01/25 01:36
瀏覽954
迴響2
推薦18
引用0

      去年暑假,和我已有五年以上沒見面,以前師大學生會的國文系學妹吃了一頓飯。

      這位學妹年紀小我一大截,當年在大學的時候,她就是個非常引人注目的才女,長得漂亮不在話下,辦事能力在他同年齡的人中顯得特別突出。當年在大學時代,她就因為美工能力強,被我延攬到師大學生會秘書處,延攬她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她當時已經在奧美廣告打工,美工能力真的很強,強到當時畢業,奧美廣告希望她繼續留任(但她當時很想當教師,所以拒絕了)。此外,我知道他有廚師乙級執照、還曾經與直排輪社團用直排輪環島一周...總之強的不像話,標準的秀外慧中。畢業後,她回高中母校實習,然後考了兩次教師甄試,因為她和我是同種人,不喜歡死背書,加上因為是獨生女,不想離台北老家太遠,所以要考一堆教育科目條文的北部激烈教甄都沒上(事後看來,是教育界的損失,也是她的幸運)。最後她決定出國留學。

      申請到英國牛津大學多媒體行銷類的碩士科系後,她花了約5年時間念完雙碩士(統計,為了拿這個碩士,她還利用暑假特地到南陽街補習班學微積分)和博士,之後由指導教授介紹,到一家荷商多媒體國際公司任職,前3年派到中國拓點,工作內容是人頭獵人─外商公司想到中國拓展業務,這家公司負責找到合適的人,包括教育訓練。但因為顧家,這兩年大陸的公司穩固後,到台灣開設新的關係企業,工作內容是網路廣告代理商,目前是GOOGLE唯二的台灣工作夥伴之一,掌握技術是點擊率的高投資報酬,她目前的頭銜是該公司的遠東地區負責人,薪水嘛,當然是我這個窮教師的好幾倍。

      像她這樣的大忙人,還願意被我這個偏遠地區的小小老師約出來聊,就可以看出她不同於同年齡人之處。當天在南港捷運樓上,大概聊了4個小時。以下是她說的許多故事中,我印象比較深刻的。

-----------------------------------故事一分隔線-------------------------------------

      在牛津念書的時候,因為英國高等教育學費超貴,她除了第一筆100萬台幣是大學時因為聽親戚說投資歐元會賺,所以當年歐元剛成立不久就用她的壓歲錢(50萬台幣,社會階級不同,賺錢的機會確實會有巨大的差別)買了,賣掉後賺了一倍,其他的學費都是在牛津時開課賺的。因為她受過正式的國文教育,加上英文當然很好,所以當全世界都受中國熱的影響時,她應牛津大學的邀請,開了中文學習課。和她一起開中文課程的有5個大陸學生,但因為那5個學生因為只會簡體字,所以她的課選修的學生最多,賺的錢當然也最多,因此不必在向家裏伸手要錢讀書。

     感想: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一般人大概覺得既然對美工有興趣,念中文系是浪費時間。但是事實證明,有沒有用,端視你會不會利用機會

-----------------------------------故事二分隔線----------------------------------------

      在牛津讀多媒體博士時,她高中老師的丈夫,是個在台大任教的知名教授,聽到她在她那位,在國際上很有聲望的牛津指導教授下研究時,就表達希望和她的教授做國際合作研究的要求,還開出如果能做成這次合作,他可以保證學妹到台大任教。最後她的牛津指導教授在合作後,警告她不准再和那位台大教授合作,也不准台大教授發表和牛津教授聯合掛名的文章,因為那位台大教授在合作的過程中就不老實,把一次研究結果拆成好幾份論文發表,還告訴學妹如果要在台大任教,她的博論也要拆成多份,這樣SCI的積分才會高,才有機會介紹她進入台大教書。指導教授告訴他:「台灣的教授難道都是這樣功利?學術研究的目的應該是為了全體人類謀福利,如果拿來當成升官發財的捷徑,那這樣研究一定不確實,他提出的研究數據我根本不敢相信,所以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把自己的博論拆成好幾份發表投稿,我就取消你的博士資格。」

      畢業時,牛津的指導教授說妳的能力這麼好,待在這麼糟糕的學校(台大)或者只是去教書太可惜了,所以介紹她給那位國際公司的老闆認識,目前看來,她的老闆應該是很滿意。

      感想:這次事件,學妹說她覺得台灣的臉丟到英國去了,她的指導教授也說連台大的教授都是這樣,他再也不跟台灣的教授合作研究了。台灣的學術界也許不是每個教授都是這樣,我當年念台大研究所時,好的教授當然不少,但是只想升等發財的教授也不算少,而且很可悲的,這種想賺錢的教授因為企圖心旺盛,常常是會成為知名、有權力的「學閥」,所以我一直認為我的兒子如果想要做學術研究的話,一定要去國外念書,不管能學到甚麼,至少會少沾染點官僚氣。

-----------------------------------故事三分隔線----------------------------------------

       到那家公司任職後,因為能力確實很強,老闆很快的就給她到中國拓點的重責大任。她第一站是上海,因為是開拓者,一切都要自己來,她請了一個貼身秘書,那位小姐是台灣人的妻子,年輕,學歷也不錯,因為先生在上海工作,她閒著沒事做,所以來應徵。做不到一年,她的外籍老闆就一直希望他把這個台灣秘書換掉,原因是:算的太精,絕對不額外時間加班。不過學妹人在異鄉,在感情上捨不得割捨這個同鄉來的祕書,而她的老板看到學妹很多事情還是要自己做,叫不動秘書,所以趁她到歐洲總公司開會時,親自到中國把這個秘書給辭了,自己聘了一個大陸人。

      感想:我在台灣接收到的資訊,都是「歐美人士很重視生活,所以決不加班」,因此回過頭來指責台灣的公司「壓榨勞工」,原來和我看到的不一樣。工作的積極態度才是世界通則,台灣人真的很難令人抱持期待,有一群用自己想像建構世界的人在宣揚消極的態度是元兇之一。

-----------------------------------故事四分隔線----------------------------------------

      因為是獵人頭公司,所以她也必須跑大陸的大學增加人才資料庫。又因為她亮麗的牛津學歷背景,也是大陸大學爭相邀請演講的對象。她說第一次到一個上海的二線大學演講順便招才時,台下的學生每個都聚精會神的聽講、抄筆記,之後開放提問,學生問的非常實際,例如「怎樣才能去牛津念書」、「念書會遇到的具體困難」、「你們公司需要怎樣的人才」等,最後系主任很不好意思的說:「雖然一開始你們公司就說好,願意提供的畢業實習名額有一個,但是我們的學生為了這個機會已經搶破頭了,讓我們也很難取捨。所以提供我們學生的申請資料,可不可以多開放幾個名額給敝系的學生?」她看完資料,真的都很優秀,所以決定收了四個,而且事後證明,這幾個人真的很優秀,最後也都留任。相對的,她也到台灣政大演講,讓她很驚訝的,演講時在台下認真聽的人沒幾個,睡的睡,滑手機的滑手機,最後提問時間也沒人舉手,最後是該堂課的教授半哄半強迫才有學生舉手問問題,但是問的問題令她傻眼,都是「你今年幾歲」、「結婚了沒」、「有沒有男朋友」、「是不是和我們年輕的教授『非常要好』」等無厘頭的問題,所以她後來決定不再到台灣的大學演講,獵人頭的範圍也僅止於大陸地區的人。

      感想:如果連政大這樣等級的學校學生思想都這樣膚淺,台灣的年輕人拿甚麼去和世界競爭?尤其是有個對照組在海峽對面。

-----------------------------------故事五分隔線------------------------------------------

      她提到老闆後來應徵上的新秘書,大陸年輕人,清華畢業,辦事牢靠,舉一反三的能力強,還真的精通四國語言,發音標準但是沒有出國念書過。她覺得很奇怪,問她為什麼沒出國過,說話卻能這麼流暢,發音居然這麼標準,她說因為老家在河北鄉下,非常的窮,當年考上清大全村道喜,她家把能賣的都賣了才能供她到北京念書,所以他從入學的第一天就知道,絕對不能白白浪費這個翻身的人生機會,所以她省吃儉用的買各國會話CD,每天一大早起床就是聽CD,練發音,持續四年後,就變成她現在具備的能力。而且,她表示像她一樣的同學占多數,語文能力強的不只她一個。學妹說,這位大陸秘書和之前的台灣秘書相比較後,她更擔心未來台灣的發展了。

      感想:「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句老話,大陸還有很多年輕人記得且身體力行,台灣年輕人卻訕笑這句話,只懂耍嘴皮找「小確幸」,哀哉。

----------------------------------故事六分隔線--------------------------------------------

      她提到最近在處理一件台灣年輕人的公事。那位年輕人是她親自應徵進來的,學歷不算漂亮,某私大文科畢業,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學妹第一次應徵進非國立大學畢業生,應徵她進來的理由是因為在面試時表現突出,看來能吃苦,也有很強大的企圖心,表示未來還要出國深造,剛好他們公司有公費留學制度,雙方一拍即合。工作一陣子後,有一個專案計畫,雇主要求要專門的小組負責,小組人員不得擅自退出,每個月多領10,000元台幣的專案津貼,那位年輕人接受了這樣的挑戰。過了半年多,這位年輕人說因為有另外的人生規畫,想要好好衝刺托福,所以說她下個月就辭職,這下該我學妹跳腳了,因為這樣很難對出錢的公司交代,千勸萬勸,那位年輕人堅持不改,所以學妹只好無奈的說明妳是有簽約的,如果真的要辭職,得照合約走,要賠12萬台幣,所以會從月薪扣除,還要在日後補足不夠的部分。後來,年輕人的家長帶著勞動部的人到公司,質問她為何要扣寶貝女兒的薪水,學妹說她冷冷的把當時他女兒簽名的合約書拿出來,勞動部的人看了當場沒話說。

      學妹說,她不懂的事情有:第一、台灣年輕人沒有職業道德了嗎?她所在的公司剛在台灣起步,很難面對這樣打擊商譽的事情,專案只有一年,離完成也只差5個月,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堅持離開?這麼重要的工作責任,說不做就不做,好像在給她難堪,她們心自問,私立大學文科畢業生起薪四萬多,週休二日,每年有兩週帶薪假,出國遊玩公司有補助,也常有出差到歐洲工作兼遊玩的機會,若要出國進修還能免費安排你去念國外的學校,甚至提供公費補貼進修,這樣的工作環境,真的是台灣年輕人覺得「因為是血汗工廠,所以我要挖洞讓老闆跳」的理由嗎?第二、出了事不敢自己面對,還慫恿自己不知情父母來做不合理、不合法的要求,台灣是媽寶充斥嗎?

      感想:台灣從教育養成期開始,就不鼓勵學生吃苦,加上社會上「硬ㄠ就會贏」的事件不斷發生,還能用這樣的態度獲取巨大利益(君不見一黨獨大的民進黨,永不道歉,卻達到完全執政的效果),出現這樣的員工,我並不意外。

--------------------------------故事七,也是最後一個故事的分隔線-------------------------

      言談中,學妹屢次強調台灣媽寶太多、年輕人的不可靠性太多的問題。她說在台灣面試時,真的有出現帶著國立大學研究所畢業的兒子來應徵,最後堅持要跟著兒子一起進去面試的母親,她問那位家長為什麼要堅持在場,那位媽媽居然說「如果我不在場,我怎麼知道你們會把我兒子怎麼樣?」,學妹只好無奈表示:我只接受「一位」面試應徵者,只好請「兩位」一起回去。還有一次應徵了一位成大碩士生,整個面試情形都非常令人滿意,她也決定要錄用,但最後離開前,應徵者突然說:我希望自己的起薪,比你們給其他台灣研究所畢業的學生多3000元。學妹很驚訝的問他為什麼,這位先生說:「我是成大的耶,是最受企業歡迎的學校畢業生,當然應該要比其他學校的畢業生多拿錢。」學妹只好苦笑說:「我是英國牛津雙碩士、博士畢業的耶,我認為你不應該拿比別人多的起薪」,之後當然就沒錄用他。學妹說:也不過才差了不到十歲,以前學校教我們的都是要先有實力,等你證明了能幫助公司獲利,是個人才的時候,再來跟老闆談薪水的問題,難道現在的國立大學都教學生「先搶再說,實力其次」嗎?我還沒看到你工作上的表現,你為何敢先和我這個老闆談加薪?

      感想:台灣年輕人眼高手低的現象,在國中教育現場就很明顯了,我在「德不配位」一文中就說過,我在花蓮,可以說是鄉下人觀察到的,未必是台灣的通則,但是和這位學妹交談過,我認為年輕人怕苦畏難,眼高手低已經是台灣通則,病源確實與教育有關。身為教師的我,只能努力影響自己週圍的學生,和學會放手讓年輕人自己去碰,冷眼旁觀不幸的結果了。

       以上的故事,絕非編造,都是那位學妹親自說的,內容也許有點出入,但是沒有添油加醋。對於台灣的未來,只能悲觀。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陸游
2017/05/22 11:07
真是三十年風水輪流轉,當年那個吃苦耐勞的世代好像已經被汰淨了。學佛的老人:畢業50周年返校團聚有感http://blog.udn.com/jfeng13x/80106868

多謝回覆。

就如同現在的民進黨政府,沒實力與中共做對,只會在島內胡吹大氣,結果不會讓台灣人生活更好一樣,我一直提醒學生社會的現實面,點出他們的缺點,以免出社會後成為沒有競爭力的LOSER。對於由此而來的「賤嘴」稱號,我與有榮焉。

立言2017/05/24 03:55回覆
1樓. 寧靜姐
2017/01/25 12:13

心有戚戚焉

多謝回應。

我盡量以親身經歷看世界,希望大家一起想想我們的未來該怎麼走。

立言2017/05/15 19:1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