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贊成自動販賣機入校園,反對披上「智慧」噱頭
2019/10/11 06:17
瀏覽722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自動販賣機入高、國、小校園,我看不出有甚麼不好的,贊成。但披上「智慧」外衣,只是噱頭,助長浮誇之風,反對。以下就實務面說明贊成與反對的理由。

----------------------------------我是分隔線,沒興趣的人請離開-------------------------------------

    2019年10月10日,聯合報讀者投書如下(附連結):

剝開人工智慧糖衣 販賣機剩什麼,謝志杰/國小家長會副會長(台北市)

    反駁北市教育局提出的六大理由中的前四項。六個教育局的說明,分別是體驗智慧支付、教育即生活、不冒進不強制、個資不外洩、雙層把關、不賣含糖飲料以下就謝文的反對事項,說明我的看法。

    對於第1點,我和謝先生看法相同,智慧支付便利商店就有,除非能讓學生能和廠商一樣,看得到消費數據,學習了解這些數據對於商業行為的助益,不然「用體驗智慧支付的理由來設置智慧販賣機」確實牽強,所以反對套上「智慧」之名。

    對於第2點,一樣和謝先生相同,以「教育即生活」這頂高帽子做擋箭牌,確實是為了找理由而找到的理由。就我對杜威先生這句話的了解,他是希望學校教的東西不能離開生活情境,但不是所有在生活情境發生的事情學校都要教。例如,學校不教你怎麼洗澡、怎麼找戀愛夥伴、怎麼打手遊、怎麼玩網路社群...因為這些事情,雖然在你我的生活都要碰到,但是不必教你也會,所以不必浪費寶貴的在學時間教這些。掃卡使用自動販賣機也一樣。

    對於第3點,我不能苟同謝先生的說法。附上「臺北市公立高中職以下各級學校設置智慧商店及自動販賣機管理試辦要點」,綜觀所有條文,並沒有規定「每校至少設立一個智慧販賣機來落實政策」,謝先生把沒有的東西硬套在北市教育處頭上,是折損自己身為國小副會長的公信力。當然,若台北市教育處真的「強迫」每一校一定要設置自動販賣機,各校沒有否決的空間,那就是帶頭違法,因為這條法規沒有賦予教育局這麼大的權力,請家長會告教育局就是了。

    對於第4點,也是這幾天這件事能上新聞的關鍵─「學生消費數據運用」,謝先生的反對理由一樣有問題。文中「要查學生消費的品項,可以向學校申請明細,這樣一點也不智慧」,此言差矣。我從9月中開始,指導花蓮縣國中小網路小論文,有寫過論文的的人應該很清楚,「決定題目」是一篇論文寫不寫得出來的關鍵,我在台大地環所沒念完,就是一開始題目定太大,後來發現困難重重,論文未完成所以沒畢業。如果學生能夠得知自己學校自動販賣機的消費品項紀錄,「本校學生消費金額年級調查」、「本校學生牛奶消費年級分析」、「本校學生文具容易丟失可能性調查」、「智慧補貨─透視廠商大數據應用」,信手拈來,我就找到四個可以發展的國中小小論文題目,要讓學生學習大數據的應用,這樣的銷售數據資料是最好的試金石,怎麼能說「一點都不智慧」?謝文自己也提到,「小朋友不會一天到晚忘記帶文具,而且一台販賣機能擺放的品項有限,這些文具放在販賣機中要放多久?符合經濟效益嗎?」這不就是一個很好的研究題目?

    鬧最兇的議題,還有文中說的「這些資料被誰拿去使用、被誰拿去分析了,家長們就不得而知了」。這是資安疑慮的無限上綱,造成沒有必要的恐慌。成大有個李宗憲教授,這人...有名,以「立場堅定,忠心護主」有名。他在這裏提到「智慧自動販賣機的潛在危機」,真的是為反對而反對。照他的邏輯,「這個學校消費的所有卡號,還有消費的內容,都會被廠商給掌握。如果資料被存心不良的人掌握了,就會知道這些卡號學生的家庭是比較有錢的,對於這個族群可以造成某種程度的傷害、詐騙,甚至綁架」,別說公立學校有政府監督了,那所有沒被政府管控的消費卡,例如悠遊卡、一卡通、I-CASH...哪個不會發生李教授說的情事?「要死不死販賣機的旁邊有個監視的攝影機,人跟卡就互相對照起來了」,捷運站、便利商店等哪個沒有監視器?照他的邏輯,乾脆所有的行動支付都不要做了。我想,這也是台灣在行動支付普及率遠遠落後其他國家的主因之一,汲汲營營於權力,占據要職與話語權的學者,因人設事的頭腦和堅定不移的作為,阻礙了台灣的進步。

    最後,提出我贊成自動販賣機的另外2個理由:

1.如果羨慕猶太民族多金、歐美生活富足,那麼何必妖魔化「從小教導學生商業行為、金錢運用」這件事呢?文說:「剝除智慧販賣機的糖衣,從家長的眼光來看就是一種商業行為,在校園內設置販賣機就是一種刺激消費。」這有甚麼不對?學習刺激消費的手法,和與怎麼抵抗不必要的消費欲念,有機會學又有甚麼不好?像我一樣40歲以上的人,哪個沒有在校福利社消費的經驗?還記得自己首次能夠掌握零用錢買自己想要東西的感覺嗎?以我來說,我父親在我上國小的第一天,給我的零用錢是每天1元,所以1周是6元(當時沒有周休二日),福利社的麵包一個5元,我得忍住花錢的欲望,小心的存錢,而且得學著存錢、保護自己的錢,以免出新口味的麵包,大家都去吃過了,而我錢不夠不能買。目前的我沒有財務困擾,在父母沒有留房產的情形下,49歲名下有新北市房子一間,與我小時候的福利社經驗有很大的關連性。如果我們這代沒有因為有福利社而迷失在金錢中,那為何要剝奪下一代的校園擺個自動販賣機消費、財務管理的機會?

2.福利社人員難找,成本遠高於自動販賣機。有人說:「何必放販賣機,開福利社不就好了?」在學校的實際運作中,福利社是要找老師當委員的做財務管理的,「做好沒賞,打壞要賠」,每次學校的福利委員都是大家互選,強迫中獎,其實大家的心聲都是「廢掉福利社吧!」為什麼沒廢掉?因為我們知道福利社對於學生金錢使用價值的重要,咬牙也要做。此外,福利社必須雇一位服務人員,要付薪水,學校也只出的起最低基本工資,每年我們學校還「每位教職員自由樂捐100元」當成服務人員的年終獎金,為什麼?因為只要這位超過60歲的服務人員不幹了,下一個還真的找不到。自動販賣機取代福利社,就像便利商店取代「柑仔店」一樣,是沒辦法抵抗的潮流。

    愛之適足以害之。不讓學生有自由使用金錢的機會,成人後掉進「卡奴」等個人財務漩渦的機率,一定比有處理經驗的人大。看我之前文章的人就知道,我並不是柯粉,沒有替台北市政府護航的意思,就事論事,讓各校自行決定要不要放自動販賣機吧。我覺得有法規管理的校園自動販賣機利大於弊,擺吧。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