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Authority forgets a dying king-我們只是懷念
2012/09/12 13:54
瀏覽607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紫氣東來兄寫了一篇紀念毛澤東主席的文章,有臺灣的朋友覺得有些個人崇拜了,於是便有了下面的回帖:

先給臺灣的朋友們解釋一下:太祖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領袖毛澤東。最早在網絡上出現是用來諷刺大陸政府仍是一個封建獨裁的朝廷政府,簡稱天朝,而毛則是開國皇帝,自然便是太祖了。久而久之,大陸的網民,無論是反共者還是親共者,都習慣於“天朝”,“太祖”這樣的稱呼,對於前者來說是諷刺與泄憤,對於後者來說,是親切與可愛。

我個人是很少用這樣的昵稱的,個人習慣而已,總覺得對於毛澤東這樣的人物,心裏存在著很嚴肅的尊敬和仰慕。這種尊敬和仰慕,存在於很多80後年輕人的心中,更存在很多60,70年代人的心中,至今,如果有機會去大陸的基層,有機會去坐大陸的計程車,不少時候,能看到人們家中的主席像,車裏掛著的主席的徽章。要知道,鄧小平掌權之後,做的非常之多的一件事就是全面與徹底的否認毛澤東與他的文化大革命。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我們仍然可以看見有很多人民,特別是底層的人民,依然懷念毛,相信不是以一句“個人崇拜”就可以解釋的清楚的。

“個人崇拜指僅以某特定個人為崇拜對象的行為或現象。狹義上,當利用大眾媒體、宣傳及其他方式將某一在世的政治領袖塑造為理想化、英雄化的公眾形象,並予以絕對的奉承和頻繁的頌揚時,會產生個人崇拜。”

需要註意的是,個人崇拜的對象,根據定義,首先應該是在世的政治領袖,即使這一點並不嚴謹(比如說北韓的金家三代),而其另一個明顯的特征是“絕對的奉承和頻繁的頌揚”。紫兄的文章明確指出了毛澤東有其晚年的錯誤,他也從未頻繁的去頌揚主席,應該算不上是個人崇拜的。

我想,對於毛澤東,毛主席,我們更多的時候,崇拜只是其次,我們只想多懷念一下。
臺灣的朋友無法理解我們大陸人的這種想法,其實我是理解的,畢竟文化教育,生長環境不同。說我們被共黨洗腦也罷,奴性強酷愛獨裁也行,已所不欲,勿施於人,大家彼此尊重彼此的信仰便好,不見得需統一化一。只是,僅僅一篇懷念的文章就叫人聯想到個人崇拜,未免有些敏感,而一個為民族作出貢獻的偉人如今卻遇到這樣的遭遇,也不禁讓我唏噓,嘆息不已。

讓我傷心的是大陸的年輕人,在越來越自由的網絡中間,接受了無數未經過思考和考證的糟粕,甚至是惡毒的宣傳,讓他們每每提到毛澤東,便惡語相向,每每提到共產黨,就不共戴天,卻忘了自己今天不愁吃穿的日子,恰是毛與第一代共產黨人浴血奮戰,艱苦奮鬥從換來。如今共黨雖已漸現腐敗墮落之相,而就此否認自己的歷史,則是毫無頭腦,毫無尊嚴,毫無自信,毫無骨氣之舉。當一個民族開始忘記自己的歷史,開始鞭笞為自己做過貢獻的歷史人物,那是多麼悲哀和可恥的一件事情。

丁尼生曰:當權者在忘記正在死去的國王。我們則在塗鴉死去的偉人。當年輕一代每每用可以隨便塗鴉歷史人物,政治領袖,這樣低級和低俗的攻擊手段來標榜民主與自由時,我常常苦笑這是多麽腦殘的一代,而洋人如此成功的作秀與洗腦恰恰反映出這個民族今日在精神與信仰上的虛弱與無知。

關於文革的對錯,實在是一個很難用一兩千字的回復解釋的清楚的事情,我和齊天先生的觀點很類似:文革的出發點是好的,結果卻是災難。毛澤東理想裏的用大民主打倒官本位封建文化的運動演化成了一場失控的民粹。我們需要註意的是,毛應該是中共第一代領導人裏很少的幾個沒有出過國的人。或許,如果他早些接觸到西方的法制文化,以法律作為運動的手段,而非階級鬥爭,或許歷史則會被重新改寫,而我們的文化,或許將前進一大步。

然而,歷史沒有如果,我們作為年輕一代,可以追尋錯誤的來源,可以探討歷史的無奈,但對於偉人,對於為我們這個民族,這個國家,做出貢獻的偉人,一位已經逝去的老者,智者,應該抱有基本的尊重和感恩,無論你同意他或者喜歡他與否,這種尊敬與感恩,是基本的禮節,這種懷念和瞻仰,那主席紀念堂外密密麻麻的人群,真的不是個人崇拜,而是這個時代裏,這個內憂外患的時代裏,對主席所代表的精神,對第一代共產黨人所追求的夢想的一種呼喚。

這種精神叫做獨立自主,自力更生,這種夢想,叫做民富國強,公平公正。

不要忘記死去的國王,不要忘記這種精神與夢想。

PS:附上一個視頻,過去貼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或許能從另一個角度看看毛澤東和第一代共產黨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杂文
上一則: 準心與力度
下一則: 豐碑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